葡萄视频高清在线观看庆余年

      末日浩劫300年后,在失落之地的废墟,一个背着挎包穿着黑色皮大衣的男人,抱着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男婴,从时空缺口跑了出来。

      这个身材魁梧,留着一小撮胡子的男人叫边鹏,在叛逃前,他曾是一名高级军官,主要负责科研点与世界联邦政府高层的联络工作。

      刚离开时空缺口的几秒里,边鹏的身体有些失去平衡,差点在平地上摔倒,感觉像是身体被注射了大剂量的麻药,而ⳃ且还有些作呕,飲不过还好男婴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边鹏环顾了一圈脚下的废墟,自认为见过世面的他,脸上竟也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初,抱着约男婴朝不远处仅有的几个遮掩物跑去,很快与废墟融为一体。

      调整了一下姿势后,边鹏利用遮掩教物的缝隙,小心翼翼地注视着时空缺口的方向,但过了好一会儿,时空缺口没有再像他们出来时那样晃动,就好像朝水面빖扔下石子后的波澜,随着时间渐渐消失一样。

      边鹏不敢放松警惕,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就目前来看,这里似乎除了远处时姭不时传来的风声,几乎没有其他的声音,也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更令他▧意外的是,附近的土地上除了沙土,几乎看不到任何蚂蚁之类的昆虫,颀这里看来早已变成一片废土。꧄

      长时间高度集中注意力,确实让他有些疲惫,看了一眼怀里的婴儿,睡梦中还吸吮着手指,幼嫩的小手半抓半握,此时的边鹏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保护这个孩子在这띫陌生的世界活下去。

      又是数十分钟的寂静,边鹏心中似乎确信了某些想法,考虑到孩子不知什么时候会醒,继续躲在这里无异于增加风岍险,于是他再次确认了一遍周围的情况后,轻轻地站了起来,朝着太阳快落下的方ꄇ向离开了这里。

      夜晚,还是在那片废墟,除了时不时传来呼啸的风声,还有一些无法用曾经世界的认知来辨认的声音,像是远处的山谷在哀嚎,也像是曾经人们幻想中野兽发出的悲鸣。

      ꛿ 就在这时,似水面般平静的时空缺口再次震动了起来,几秒后,一蝕男一女从䪅缺口中走了出来,与此同时他们身后的䐘时空缺口也开始向着中心缩小,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峙 一晃10年过去了,在废墟不远处的泥潭边,一条成年人手臂大小的泥虫正爬向侼泥潭,就在它跃身跳起,准备钻进泥潭时。

      “嗖,嗖”两声,泥虫的身上便多了两支用石头制作成的飞镖,褐色的血液从泥虫身上流了出来,几番挣扎扭动后,泥虫终于一动不动地躺在泥潭边。

      在确认⍭周围没有其他泥虫后,一个穿ἅ着编织草鞋的小男孩幒从泥潭边的大石头后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用旧世界废弃铁棒做成的찈弹弓,腰上系着一个装有石镖的小袋子,袋子上缝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天”字。

      这个男孩叫⛫小天,就是当年边㌅鹏从时空缺口带出来的婴儿,这10年来边鹏给小天讲了很多末日前的故事,从人类ࠨ文明发展史到䷈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只要边鹏想到,都会时不时讲给他听,主要是因为边鹏怕自己在这里待久了,会慢慢记不清曾经的世界。

      对于旧世界的故事,边鹏有时候会故意讲得很夸张,小天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对故事内容也是深信不疑,催着边鹏再多讲一些。

      虽说小天没办法用眼睛了解那个世界,但在他的心中,边鹏口中的旧世界,早已变成属于他的童话故事。

      至于边鹏故事中时常提到的家庭关系,每当小天好奇地问到关于自섁己的父母时,边鹏总是故意转移话题,直到有艚一次,边鹏沉默并露出了悲伤的神炷情,此后小天便没再怎么追问过了。

      对小天来说,边鹏每次提起都感觉非常温馨的父母,更像那个童话故事中幻想的生物,没必要因为幻想让现实世界的边鹏难过,毕竟在这个荒凉的世界长大,在小天的认知里,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小天捡起泥虫的尸体检查了一下,除了石镖造成的伤口,没有其他坏死感染的部位,而且这沉甸甸的感觉说明,这泥虫是靠他自己抓到过最肥킈大的一只,小天情不自禁地咧嘴笑了起来。

      在这10年里,他们并没有走得太远,主要是因为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存在着太多无法预知的危险,而且除了他们现在的家,方圆数里都找不到其他适宜雏生存的土地。

      当年边鹏离开废墟,朝着落日的方向走了几公里,穿过山谷时遇到几条岔路,因为抱着小天,他不得不放弃从崎岖山路横穿,迅速远离时空缺口的想法。

      在思考更优路线穿越䋵山谷时,边鹏注意到了风向,一片看似过不去的杂草丛后面竟然有风刮过,在这种四面环山的深谷中,风说明这个方向肯定是有路的。

      穿过比人还高的杂草丛,边鹏似乎听到了水声,他闭上眼睛,感受风声和婴儿哭闹声以外的杂音,睁眼看去,声音传来的方向,只有一堆凌乱的岩石块。

      边鹏有些失望,看来这杂音应该是山间石堆底的小水流撞击发出的,ၢ正当他准备回去找其他路时,婴儿的哭声停了下来,小天似乎很喜欢这里微风吹过的感觉,没一会儿便睡了过去。㵑

      这时边鹏终于听清了,杂音不像是从꟥石堆底部传来,他轻轻地放下小天,三两下地爬上了数十米的石堆顶部,山谷深处由山泉形成的瀑布,梦幻般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不仅如此,边上还有一片看起来挺肥沃的土地和不少浆果丛,这ᲂ里简直就是废土世界먨里的天堂。

      在这里生活的前几年,没有带过孩子的边鹏,为了抚养小天,可谓是吃够炍了苦头豁,不仅小孩的食物是个问题,这个地区的天气还经䕸常没有规律的变化。

      在小天还小的时候,由于食物种类较为单一,气温变化无常,几次生病差点夭折,是边鹏不眠不休地照顾了好几꩚个日夜,再加上小天顽强的生命力,这才勉强挺了过来。

      后来,小天长大了一些,他们的生活也渐渐规律起来,开始对周围环境进─行探索,一个又一个的铁证,让边鹏确信这个世界已经完全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极端天气,和时不时会出来猎食的新世界野兽,而这个偏僻的山谷,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适宜人类生活的地方。

      这些年,见蠋过太多极端的地理环境,和各种已经荒废了几百年的小镇建筑,越是深入探索旧世界的区域越是危险,除了要担心建筑突然崩塌,还有提防从各种角落突然窜出来的野兽㒩。

      边鹏知道因为当争年那场末日灾难爆发于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所以打开时空缺口的装置建在旧世界比较偏远的地方,找不到太多人类活动的痕迹也实属正常,但他心中始终坚信还有人类从那场浩劫中活下来。

      不过一年又一年过去,每次边鹏心血来潮的探索带回来的只ӑ有失望,因此,现在的他早已经不对外面的世d界抱有什么期望和幻想。

      时间࿋的流逝虽㭄然能让小天䲳长大,但对边鹏来说却是非常漫长的,不仅是因为脱离了人类社会,更多的是因为没办法走出᢯这片쑻山谷,他总想着,也许等小天成年后,就可以放心地去更远的地方探索。

      虽说边鹏一直这么计划着,但重复的生活,让他已经快记不得曾经那个世界是怎样的,就像是做了一个梦,刚醒来的时候还塷对梦有些记忆画面,但时间越久퀺,越是想记起梦的细节,反而就越记不清了。

      除了重复的鴛生活,这个新世界还会时不时地用各种方式告诉边鹏一个真理,那就是“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必须处处小心谨慎!”,边鹏身上的疤痕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点。

      ɳ 但孩子有孩子的天性,好奇莽撞짫是少不了的,而恰恰又是生活在这个没有什么社会约束的世界,闯祸基本上已经成了小天的一种天赋,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他都还没有遇到什么真正的危险,直到那一天到来。

      这得从“生日”这个概念说起,由于时间的概念在这Ꜣ个世界已经变得非常模糊,他늬们只能初略估算记录时间,为了让小天有所期盼,每年他们都会选一个天气较好的日子庆祝鸹小天又长大一岁。

      虽然小天总会得到一些提前准备的礼物,但因为边鹏心里总藏着不愿分享的秘密,加上对小天从小到大强烈的保护欲,小天现在꺐心里真正想要的是边鹏的认可﯄,认可他已经像边鹏说的那样“长大了”,即使他现在才十岁。

      这一天,为뉄了证明自己,小天没有괙打招呼Ź就偷偷的溜出了边鹏给他制定的安全范围,他澲想用泥虫证明边鹏那些担心都是多余,边鹏7能做到的,他现在也能做到,回去要是被骂了就转移话题到庆祝生日上去,在小天心里自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甾。

      临近傍晚,小天肩上扛着树藤编织的袋子,里面装着刚刚那条泥虫的尸体,走在回山谷的小路上。

      在经过一个山坡时,小天忽然看见了几百远的枯树林有火光郑,和正在升起的Ḛ黑烟。

      小天第一反应觉得,这可能又是一次闪电引起的山火,正准备加快脚步回去告诉边鹏,突然小天的心里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他转头又仔细的看了看火光的方向,怎么看都觉得和以前看到过的山火火光不太像,而且没有向四周扩散。

      突然小天的心里又蹦出另一个想法,会不会是边鹏一直在寻找的“幸存者”,虽然小天有记忆以来只见过边鹏一个人,忈但边鹏给他讲故事时提到过,那些幸存者也是会生火做饭的。 ቺ

      小天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这里可是去泥潭狩猎的必经之路,为什么以前没有听边鹏说起过,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全?还是又有什么其他的秘密?

      小天的心里开始乱了,为什么感觉边鹏总瞒着自己很多事情,尤其是关于故事里提到的每个人都有荊的“父母”,小天越想心情越蒭烦躁,不自觉地嘟起了嘴,脚步一转,朝着火光的方向走了过去。

      以前小天只有跟边鹏一起出来的时候到过几次这里,除了狩猎泥虫的泥潭附近,其他的▗地方大多只是听边鹏讲过,小天自己其实并不是很熟悉,自然也不知道这里环境有多危险。

      太阳藏进了山后的云里,天空渐渐地泛黄,小天此时正在枯树林中穿梭,眼看那火光和黑烟越来越近,很快他便觉察到有什么东西幧在跟着自己。

      在这个世界꼔生活了长大,这点警惕性还是有的,为了获得更好的视野,小煉天立刻改变了方向,朝着火光旁的山坡跑去。Ꮷ

      没有枯树遮挡视线,小驁天感觉跟着自己的东西好像离开了,就在他刚准备趴在大石头上观察山ᯃ坡下不远处的火光时,火光的方向传来了声音,仔细一听像是有人在叫喊着什么,小天看着火光旁那几顶形状怪异的帐篷,情绪开始激动了起来。

      仔细听了几遍,的确是有人在叫喊,而且不止一个人,小天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准备起身朝着声音的方向再靠近一些,没想到在他身后不远处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两只尖嘴兽正咧着嘴直盯盯地看着他。

      小天以前跟着边별鹏学习狩猎的时候见过几次尖嘴兽,但都是远远地看它们捕食猎物,这姽么近遇到还真是慞第一次,吓得小天腿都软了下来。

      据边鹏所说,尖嘴兽轠是一种比较常见的食肉野兽,一般生活在有沼泽或泥潭的附近,最喜欢的食物是泥虫这种肉质酥软的生物。

      边鹏还说籼过,尖嘴兽属于群居生物,成年尖嘴兽有几百斤重,它的尖嘴甚至可以咬碎石块,擅于伺机而动,比如在沼泽泥潭里的爬行生物回巢时瞬间扑出,好几只尖ꌱ嘴兽一起包围夹击,用尖嘴撕咬分食猎物。

      给小天印象很深的一次经历,就是边鹏带着他大老远来狩猎泥虫,没想到看到两只尖嘴兽在泥潭附近徘徊,于是边鹏立刻决定放弃狩猎,最后他们只在附近的灌木丛摘了些果子就回去了。

      小天突然意识到什么,动作很小地卸下装泥虫的袋子看了一圈,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树藤袋子里ᦙ刺进一根尖尖的树枝,让泥虫又增加了一处伤口,看来很可能是在穿越枯树林时弄的,泥虫的血都从袋子里滴了出来,他这才意识到这两只尖嘴兽有可能是自己引过来的。

      小天放下袋子,把泥虫从袋子里拿出来,不舍地看了一眼后,便朝着其中一只尖嘴兽丢了过去,本以为它们会把注意力转向泥虫,没想到两只尖嘴兽还是目肿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一跃而起,站到了小天所在的大石头边缘甑。

      上坡和下坡的路一边一只尖嘴兽,眼看着就要扑过来了,小天有些惊慌失措了,抓起口袋里的石镖用弹弓向两只尖嘴兽射了过去,连瞄都没有瞄准。

      运气还算好,上坡的那只被小天一只石镖深﶑深的扎进眼睛,一蹦一跳的四处绕圈,不过下坡那只尖嘴一挡,用牙齿咬住了石镖,一用力石뾖镖就断成了好几块,与此肌同时被激怒地向小天冲了过去。

      小天已经没멗地方躲了,只好朝上坡那只尖嘴兽的方向跑去,寄期望于它还在为失去的眼睛默哀빋,没想到那只尖嘴兽竟然注意到了小天向它跑来,停下打转,撅着尖嘴向小天冲过去。

      还好它走的并不是直线,正好撞倒了下坡冲上来的那只尖嘴兽,尖尖的嘴深入胸膛,血喷涌出来,两只尖嘴兽一㸱起倒向了小天的方向。

      췜 小天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根本停不住,为了躲开只好跃身一跳,虽然没有被一起撞下山坡,但他落地的时候群脚已经停在渘山坡的边缘。

      看着两只尖嘴兽合二为一的从山坡上滚了下去,硬䇿是支撑了一下,小天终于还是失去了平衡,一起从半山坡滚了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