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调教会所

      沈十一打电话确认了一下双刘的位置,不到五分钟就到了。

      刘军也已经买好了原石㔒,是一块半赌的料子,约莫鹅㭈蛋大小,花了六十万。开窗还不错,按刘军的说法那就是:

      种水很足;表面无裂、无绺;切面翠色集中不散,无ၑ杂质,且纹理向内部延伸;颜色破正。表现很好,这种原石要不是他下手快,还真买不上呢。

      沈十一没有用神目观看这块原石,他也想看看根据经验来赌石结果如何。对方已经买了,一会解石就好了,没必要浪费自己的精神力。

      至于刘建立,也看上鑒了一块石头,刚才和刘军研究完,基本定下来要买了。现在正和老板楧讲价呢。

      最᧺后以七十万的价格,买了这块同样和足乀球差不多大小的全赌料子。

      三人没有多谈,都兴冲冲的去楼넲后边解石鄍了。

      交完解石手工费,简单记录一下됣名字,就ณ在旁边看起了热闹。

      젡解石的人不多,看热闹的是真不少。玉石切割机前,设有一圈围栏,围栏外一堆人伸长脖子往解石机里看。

      旁边的刘军说:

      “其实在解石完毕前,什么也看不见。玉石切割机的切割刀片上镀有金刚砂层,里边的夹具夹着玉石,冷却水加上石头碎屑完全模糊了切割结果。

      你即使远远的看见有绿,但是其中全是杂质,也如同废料。只有等切片完毕,擦拭干净之后才能把切面看清楚,那个时候才能知道是大赔、大赚还是不赔不赚。“

      沈十一明白刘军的意思,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火热而又期待的朝被切割原石望去。有很多人什么也没买,就是来这看刺激、过干瘾的。也有一些玉石翡翠商人在此现场收购的。

      ⁙ 切割机旁原石的主人紧张的望着里边的玉石,鉔大约过了五分钟,切割机停了下来,解石师傅打开切割机的钢化玻璃盖子,把原石௧从夹具上松开取下。搬出石头,看着原石主人说:

      “老板,你亲自来,还是我给你擦试一下”

      原石主人说了句:ţ“我来뛸吧”就迫不及待的接过解石师傅递来的石头,也不等后者去拿架子上的湿布,直接用手擦去石头切面上的石头碎末。

      原始主人眼神一亮,喊道鰠:“出绿了,出绿了。”接着一边大笑,一边撩起自己的衣服去擦石头。

      擦了几下,原石主人双眼瞪得溜圆,好像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嘴里轻声喃喃道:“是帝王绿,是帝᳇王绿”然后大声喊道:“我发了,我发了。”

      众人听着原石主人疯了一样的叫喊,哄的一下炸开了锅졄。有人说道:“我擦庯,这什么运气。奶䞑奶的,老子怎么碰不上呢?”

      接着陆续有人回了购石大厅,蔞沈十一猜测大概率ᆗ去买石头了,这୾些人实在是刺激的빘不㇧清。

      这时,有很多人涌到原石主人身边,有对原石进行疯狂拍照的,还有七嘴八舌问买不买的,还有在看眥完石头成色直接喊价的。

      原石主人倒是慢慢的心情平复下来,喊道:“先不卖,这不是还没解完呢,只是中间来了一刀吗?”

      旁边有咙人喊道:“兄弟,我出一千万,一千万ಷ啊!你别解了。直接给我得了,你说说,万一再一刀下去,啥也没有,多亏啊。”

      旁边也有人帮腔。

      间原石主人哼了一声说道:

      “捡便宜,捡到我身上来了。这极品的帝王绿翡翠,一千傘万就想要了?打发要饭的呢?”接着不管后边人的不断加价,直接在擦出翡翠切面的对边画了条线,示意解石师傅按线切割。

      解石师傅很高心能解出极品翡翠,想着自己一会儿兴许能得个大红包,嘴都快笑歪了。连声道喜后,把石头稳稳的固定在夹具上,开始解石。

      又是五分钟过去,解石师傅也不废话直接⎹把取出的石头,交给了原石主人。

      ᩿ 这回原石主人,擦干净切面后,神色一垮,什么绿都没有。

      旁边之前叫价的人,看到石头这种表现,幸灾乐祸的说道:“你说说,不听劝,要不你这一千万不早到手了。现在我出八百万,堵怎么样?出手不?”

      原石主人明显心里不甘心,说道:“急꧵什么,再来一刀⁁。出绿了你出一个亿我都懒得搭理你。”

      接着画好线,递给了解石师傅。

      沈十一三人也去瞅了一眼出绿的切面。

      刘军说:“的确是水头很足,种也很뀭好的帝王绿极品翡翠。“

      旁边的刘建立也说到:“嗯,就单看这切面表现,当半赌料子卖个八九百万不成问题。不过这人显然不甘心,的确,要是这一刀见绿,卖个两亿都不成问题。”

      众人的心仿佛也和原石主人一样,被玉石切割机沙沙的声音牵动着神经,大气都不敢喘。

      덶五分钟过去鬿后,原石主人也不用解石师Ԃ傅,自己打开钢⣲化玻璃罩子,从里边取뀡出原石。双手ꭀ略微颤抖着擦掉切面表层的污垢,接着眼神一暗,全屋神采,之后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就要堆坐到地上。

      旁边㐱的解石师傅䔬连忙拉了他一把,榗就这样才堪堪躲过脱手砸向脚面的原石。

      原石㶖慢慢向人群滚去䕃,有人用脚挡住了石头,拿起来看了一眼说道:“完篯了,垮了。”

      旁边一堆人涌上去瞧了瞧,嘴上都连呼可惜,埋怨原始主人不早点出手,现在煮熟的鸭子-埨-飞了。刚才为什么就是不听劝?非縻得一意孤行,你看现在?哎。

      沈十一见此一阵无语。

      刚才喊价八百万那位,现在冲原石主人喊道:“就现在这石头,再切三刀顶天了,我做个好人,两百万收了怎么样?再切下去,一百万都没人要。”

      原石主人已经缓过来了,听得此话,脸色很不好看。不过想了想后,下定决心,说道:“一千万,不二价。不管䩚是这位还是其他朋友,只要你出钱,我二话不獾说把石头给你。如果切涨,我不后悔;如果切垮了,你也别怨我。”

      녘 沈十一看向身旁的刘建立,问幧道Ɔ:“刘哥,这块料子出多少绿可以ね回本啊?”

      刘建立想想ᫌ说:“这虽是帝王绿,但是看表面的色不够䨜满,纯度不够。要是这个品̟质,能掏出一只手镯,几个뀚玉牌,边角料弄几个戒面,耳钉。卖个一千多万不ḃ成问题。”

      刚才沈十一闲着无事,极为好奇,就用神目扫描了一下这块原石。见切了三刀后的原石已经满是帝王绿了,就打起了捡漏的注意,只是自己不了解柳帝王绿的价格,所以问了问刘建立。

      听刘建立如此焼说,沈十一说道:“刘哥,有没有兴趣。”

      刘建立一愣,问道:“什么兴趣?”

      还未等沈十一回话,边上的刘军说道:“刘哥你糊涂了?沈兄弟不就是想买这块石头吗?级”

      刘建立望向沈十一,见后ꦼ者点了点头,问道:“怎么?沈퀸老弟看好这块石头?”

      沈十一说道:“嗯,我觉得值得买,你也说了,就这表现拿去卖半赌料子也不会亏的。我蕢想咱们三个合伙买下来,当然二位老哥要是没兴趣,借我点钱,我自己来。”

      菤 刘建立想了想,问道:“小军,你觉得呢?”

      刘军沉默了一下,说道:“如果刘哥有意买的话,我也入伙。不过我只能出两百万,多了承受不住。”

      刘建立说道:“好,那咱们合伙买。我和沈兄弟一人四百万,小军两百万。涨了的话按这个比例平分。钱我这先出了。”

      之前喊价那位明显不想出一千万买这块料子,三人很顺利的和原石主人┮完成了交易。

      䂨 原石主人交易完直接离开了,对于他来说,自龽己没有亏就行,至于这三个人是亏是赚,他不想知道。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多了緭,自己再承受不住其他意外了,没看见就当啥也不知道。 칾

      交易完毕后,三人决定解石。不解石的话,这东西放那也升不了值,而且看着心里痒痒的頺。

      ᳸这次㍦解石,解石师傅没收钱,他也혥想看看,到底这石头能不能涨。

      由于石头实在没剩多少了,ꃺ三人都认为接着上一刀的位置继续往前切就行。

      五分钟后,解㒃石机停了纴。

      ㍪ 沈十一、刘军示意刘建立上前擦石,刘建立接过解石师傅递过来的石头和湿布,抹去⎬石头表层的污秽。

      只见一抹浓厚的绿意一䀙下映了出来,刘建立失声喊道:“涨了,涨了,大涨啊!”

      接着沈十一和刘军上前观看。三人看着切面上饱满的极品帝王绿翡翠,笑个不停。只不过沈十一相比于二刘,显得淡定了很多。

      ⦥ 人群中先前出价降到两百万勖的那人,跺脚叹息,后悔不堪。要是当时出个一千万买下来,现在自己粗䇰略估算也能四千万啊!接着冲沈十一三人喊道:

      “三位运气是真的好,我出三千万怎么样?出手訑不?”

      刘建立一笑,说道:“这位是真能开玩笑啊,你也不看看这刚开的面什么成色,⿯就敢在这随意开价。别在这逗闷子了行不?”

      叫价총的这位,刚才没细看,以为还是一开始切面那种杂色呢。听了刘建立的话,贴上前去一看,惊的差点没把각舌头咬崲掉了。

      这次切面不同于之前的白绿相间,略㌉显驳杂,而是ꗔ整个切面얂全是清一水的绿色。帝王绿也有贵贱,之前那种杂色和这种满色想比价格差儸个四五倍。

      这块东西卖个上亿不是问题,要是边上在开几刀,看看满绿的深度,那价格就跟不好说了。 黮 ꠶

      看这位哑火了,刘建立懒得理他,接着让解石师傅把这块料子掏出来,看看成色到底怎么样。

      半个小时后,料子被完整地掏了出来。截面像个不规则的菱形,厚度大约五厘米。可惜的是大半໻部都是杂色,不过沈十一听刘建立和刘军二人说的意思,可以弄出一只帝王绿๾手镯,价值五六千万左右。其他的料볈子也能值五六千多万。

      沈十一三人这回大赚,至于料子,刘建立说他有门者路。其他两个人就等着分钱就行了。

      对于刘建立,沈十一是放틏心的。退一万步说,即使对方赖账,他也感觉没什么。

      第一:如果没有刘建立的钱,即使再有意购买,那ꠉ也是空谈;

      第二ⷛ:如果刘建立真的因为四켉五千万人民币而赖账,那这个人也不值得自己深交。对自己反倒是好事。

      푍 其实,沈十一相当于空手套白狼,自己一分钱没出,动动嘴就当四百万花샫了。

      所以无论结果是什么他都可以接受。

      他心里当然希望结果是好的,在他看来,钱不重要,人才重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