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丽莎商务

      自家狗窝中,听着耳边听筒里传出的盲音,王诩的双眼眯了起来。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ৱ,但他已经听出了听눨筒那头的人是谁。

      不对,用人这个词来形容她好像有点不够准确。쾎

      “陈静,原来你还活着,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原来你还没死。”

      不知不觉中,王诩的脸上挂上了丝丝残忍的笑容。

      对于这个助推自己走上修行之路的朋友之‘妻’,王诩可是有很多话훞想要对它说的。

      早些时候,他曾去警㸉局调查过倪磊家后续如何,可全被一句案件正在侦破中挡了回髌来。

      ꢙ那个时候,他心中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料。

      傳现在,陈静这通电话可谓是证实他心中的猜测。

      这头披着自己老友妻子皮囊的诡异还活在世上。

      放下手中的笔,王诩挺直腰杆活动了一下身体。

      今时今日,他已经不是那个听到诡异两个字,第一时间就准备暘往警局躲的弱鸡了。

      尽管《横练铁布衫》大成后的钢筋铁骨暂时还摸不到边,但王诩相信,狼级诡异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对手,付出一些턻代价,狼级䀯巅峰的诡异他也能杀。

      活动开手脚后,王诩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自己的狗窝。

      胧月天퉸青小区住户不少,无论从地理因素还是从环境因素看,这里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场。

      出껣了胧月天青,王诩径直朝着右手边的走去。

      穿过道路尽头的沿山ٓ大道,餻王诩沿着行人摘野菜时踩踏出来的小ڽ路走进了老山。

      心中杀意沸腾的王诩周身劲气如天盕雷炸响一样迸发,蛮横霸道至极!

      一些沿途被惊动的蛇虫鼠蚁往往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凌儸厉霸道的劲气碾成渣。

      王诩最终在老山脚下一处不起眼的空地上驻足。

      呼吸着山上新鲜的空气,他心中的杀意止不住的往外溢。

      ᘈ骇的山上的小动物一点声音不敢发出。

      本来热闹的山林,在王诩到来以后立马陷入寂静之中,一些感知敏锐的小动物甚至觉也不멚睡了,连夜就逃离了巢穴,前往他方避难。

      武道已经小有成就的王诩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今夜,他要是能灭掉这头披着陈静皮囊的诡塁异,他的䱯功体与境界说不定能在心结尽去的除情况下﯌,不依仗任何丹药补品就更进一步。

      夜风本就萧瑟,山里的夜风就更不用提了。

      可无论夜风有多狂妄,都吹不灭王诩心中的火热。

      …………

      金陵玄镜司监控室。

      数十名隶属于玄镜司后勤处的文职人员,正在疯狂的翻找金陵北郊周边的监控资料。

      监控室深处,还有几名有着特殊权限的文员輐正在调动卫星,扫射北郊周边。

      他们想要找到陈静的身影再度掌握它的行踪,继而绝杀陈静。

      监控室大门处,后勤主任马如雷和自家兄弟马大勇,正焦躁不安的看着忙碌无比的监控室,一根接一根的吞云吐雾。

      “哥,毒寡妇陈静和药剂学院那头木雕菩萨像相比惄,谁更甚一筹?”

      一口吸尽烟屁股,将大量的烟留存在胸腔后,马如雷低下头思考了一下:“因该是药剂学院的那头木雕菩萨像更厉害一点。”

      “毒寡妇陈静虽然展现了不俗的自愈能力,但和那头木雕菩萨像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对上毒寡妇陈静,我们金陵玄镜司侵巢而出后,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杀了它。

      䁄 可要是对上药剂学院的那头木雕菩萨像,就算៶在我们金陵玄森镜司的老巢,我也不看好我们。”

      “是啊,和药剂学院那头木雕菩萨像相比,毒寡妇陈静确⯶实差上很多。”

      “以目前的情报来看,毒寡妇陈静的自愈能力和木雕菩萨像有很大的差距。

      也就是꜅我们几个没有王诩那样强横的实力,可以不断的破碎它的身体。”

      “除此之柖外ಛ,它的攻击力也比不上那头木雕菩萨像。”接过话茬的是亲身经历过药剂ꑰ学院事件的杨伟。

      “杨局。”

      “杨局,你怎么来了?”

      见自家老大来了,刚才还在吞云吐雾的马如雷与马大勇立马掐灭了嘴上的烟。

      “陈静这个心腹大患不除,Ę我哪能安得下心来。”解释一句后,杨伟将话题回转至陈静身上:“我虽然没有和木雕菩萨像正面交手过,鯟但我看过他和王诩交手时留下的痕迹。”

      “五个字,非人力可及。与木雕菩萨像相比,陈静一直以来隐藏的手段虽然也不算差,可终究还是逊色一筹。”

      就在几人讨论陈静之时,一声喜悦的呼唤声从监控室中传出。

      “马主任,幸不辱命,我们已经找到陈静的踪迹了。”

      听到这道呼唤声,杨伟三人立马迈动脚步走进了监控室。

      “陈静在那?”

      “它逃离包围圈以后在北郊卫岗大道上了一辆出租车,根据监控视频显示,那辆出租车目前正在驶向江北县。”

      “江北县?”听到这个地名,杨伟的嘴角下意识的抽动了一下,隐隐约约的,他忽然觉得他的腮帮子有些疼。

      “调动牝卫星,立刻监视那辆出租车的行踪,不能再让陈静脱离我们的视线。”

      “老马,打开武器库,횑这次,我要毒寡妇陈静死无葬身之地。”⁽

      杨伟一声令下,整个金陵玄륟镜司当即运转起来。

      枪榴弹、RPG㏲等重型火力被下发݁到一线战斗人员手中。饺

      就在金陵玄镜司为了绝杀陈静忙碌不休之时Ŵ,他们心心念念的毒寡妇陈静已经坐着出租车自胧月天青小区门口而过。

      片刻之后,保险杠凹到发动机前面的出租车停在了老山脚下。

      暗淡的月光下,陈静捧着一颗正在不停跳动的心脏开门下车了。

      鼻翼轻动,它便找到了它寻觅许久的气味。

      홖 张开樱桃小口,将手中尚在跳动的心脏,一点一点的吞进肚子以后,它苍白俏丽栥的脸上露出享受的神情。

      ᰿“开胃菜虽然油腻了一点,不过不要紧,还有一顿大餐正等着쟍我享用呢,呵呵咯咯咯……”一阵刺耳的벒笑声后,陈静的身影消失不见,原地只留下那辆ꚦ正在缓缓往外界滴血的出租车。

      老山䮺脚下的空地上,杀意盎然的王诩,在陈静下车⛰了那一刻睁开了因为假寐养神闭上的双眼。

      感知道那股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诡异气只息后,王诩的双眼渐渐亮了ꍍ起来:“终于来了。”

      룃 暗淡的月光下,他的双眼好似在发光一样。

      在王诩的视野中,他来时的方向茂密如海一般的小灌木屔林霎时间翻起惊天的风浪。

      只见灌木林正中位置,陡然射出一道黑线,黑线两边的灌木在黑线冲撞下急速地向两边倒伏。

      王诩看到那道黑线时,那道黑线距离王诩尚有三四百米的距离。

      可几个呼吸覎的功夫过后,黑影便冲到了王诩近前。

      暗ꐥ淡的月光下,黑影渐渐显露了真面目。

      标志性的鹅蛋脸让王诩确认了它的身份,正是王诩等候的那头诡异——陈静。

      仇人相籔见,分外眼红。

      ‽ 没有交谈,没有扯淡。

      直面彼此的一瞬间,王诩与披着陈静皮囊的诡异双双动了起来。

      毒寡妇陈静已经恢复的双手化作骨匕,暴起杀向王诩。

      《横练铁布衫》气劲运转,王诩的皮膜瞬间堪比金鯜石一般坚硬。

      맾 镪!

      镪!

      两口足以늅轻易割裂人体皮肉的白骨匕首,全都被王诩体表的横练劲力挡了下来。

      釁 骨橴匕与王诩的皮膜碰撞之时,迸溅出金铁交鸣的响声。

      这一幕要是让被陈静桶穿腹腔的赵敏秀与常家兄弟看到,只怕惊掉他们三个的下巴!

      同样都是鶙血肉之躯,为什么你这么优秀?

      硬抗曄两道骨匕的王诩可没有只挨打不还手的习惯。

      双臂运劲,他的一双铁拳如同工地上的打桩机一样,狠狠的轰在了陈静㤸的头上。

      炽热霸道的앢气궙血加上磅礴难防的劲力,陈静的头颅和熟透了的西瓜一样——一触即炸。

      两拳轰넗爆陈静脑袋瓜后,王诩并没有就此罢手。

      拳劲汇聚,他右拳如出渊之龙一般击穿了陈静的胸膛,轰出一道䷊足有沙包大的血洞。

      诡异终究是诡异!

      与普通人相比,它们的生命力实在是太顽强了。

      不等王诩抽回右臂,陈静四分五裂的头颅便再次粘合在一起。

      就连刚才被他破开的胸膛,都生出肉芽想要相互勾连。

      “超速再生!索狼级巅峰的诡异全ڨ都标配有这个本事?”硬生生轰杀了木雕菩萨像的王诩见到眼前这一幕后十分淡定。

      淡定到甚至有闲情逸致开口调侃一两句。

      ᗧ 右臂轻震,即将将王诩右臂包裹出的肉芽,在炽热的劲力烧灼下瞬间化作飞灰。

      面对如此霸道的攻击,披着陈静皮囊的诡异有些坐蜡,双臂扭动变✻化,取代了手掌的骨匕瞬间化作一对分水峨眉刺。

      肘部弯折,两根惨白的分水峨眉刺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狠狠的扎向王诩的双眸。

      咫尺之间,又是这种诡异至极完全超出常理䧧的招式,王诩根本来不及躲避。

      当然了,他也用不着躲避。 ū

      眼皮向下一合,骨质的分萙水峨眉刺便撞到了铁板。

      修行《横练铁布衫》的王诩全身上下没簚有任何罩门。

      《横练铁布衫》的气劲保护下他浑身上下全都刀枪不入。

      锃。 倛

      锃。

      两道金铁交鸣声响起后,陈静寄予厚望的两道分水峨眉刺无功而返。

      㚕 抗下两道来势汹汹的分水峨眉刺以后,王诩立马送上了自己的反击。

      化拳为掌,他猛地俯下身子斩出一记凌厉䃃至极的掌刀,将陈静的身体从胸腔位置一分为二。 

      扎西合金长刀都砍不动的骨骼在王诩手中没比木头硬到哪里去。 롁

      “死。”一击得手,王诩并没有就此打住,他的右腿似一杆大枪一般迅猛射出,一脚蹦碎了陈静的半边身体。

      ꬊ “不。”陈静尚未被崩碎的另外半边身体伤口处的肉芽忽然暴涨十数公分,想要拉住自己分崩离析的半边身体,减少超速再生时损耗的本源。

      可王诩那会如它的意。

      看着只剩一条腿,半个人向后倾倒的陈静,他衊弯腰抓住了陈静的脚腕。

      狰狞一笑䟵,王诩瞬间化作一头愤怒的暴熊,抓起陈静就往不远处一块大青石赶去。

      快步来到大青石前方,王诩朝着依靠肉芽勉强粘合住身体的陈静露齿灿笑。

      砰。

      砰。

      砰。

      右臂挥动,王诩将手中的陈静当做破烂的布娃娃,在坚硬的岩壁上狠狠的摔砸멆了三下。

      三下摔砸后,陈静刚才勉强粘合㍞到一起的身体瞬间血肉模糊。

      它才再生出来的头颅又变成了一堆汖碎肉。

      “你不是有超速再生的本事吗?继续再生啊!”

      王诩此刻气势如虹。

      和木雕菩萨像一战后,他这段时间做过多次反思,想要推导出最佳的应对方式。

      限于木雕菩萨像三头六臂力大无穷的特性,手段憎单一的王诩想了很多应对招式却又被他自己一一否定了。

      最终,他想到了这种借力俆打力的方式。

      很简单的一种方式。

      但就是这种简单的方式往往却很有效。

      你一拳我一拳的对轰虽然看起来感官炸裂,﬊但那种滋味,谁真尝试鳁过谁ꮫ知道。

      经历过上次与木雕菩萨像一战后,犢王诩知道,拥有超速ᅯ再生手段的诡异本源不枯,便能一次又一次的再生自愈。

      所以,他并没有急着继续摔砸陈静破烂不堪的身体。

      而是等到陈静的身体稍稍有点人形以后,才会再度抓着它往坚硬的大青石上砸。

      这一过程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反反复复上演了数百ʹ次。

      以杨伟为首的金陵玄镜司一行人全副武装的赶到时,王诩选定的大青石都被摔砸时的反震力震成一地碎石了。

      ᄌ 看着像是在摔布娃娃一样摔砸毒寡妇陈静的王铛诩,杨伟一行人的下巴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

      这……这是什么诡?

      “ꁊ我要是没看错的话,王诩手里拎着的那堆烂肉,因该就是上午杀的你们溃不成军的毒寡妇陈静吧?”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这一幕的琖杨伟掐了掐身旁的马如雷,想要跟马如雷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发梦?

      “咳咳,单看身形的话,那堆烂肉应该就是毒寡妇陈静,它怎么会撞到王诩那个煞星手里?”

      黑人问号脸布满了正支队伍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