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钟丽缇未

      柳心兰兴奋的拿着一千两银子来到贾府,再见贾员外,发现贾员外像是变了一个人,又是亲自端茶倒水,客客气气的。收过银子后便立马取了㉩半株醒神草给柳心兰。

      柳心兰心生诧异,她并没有收下那半株而是摘取了一片叶子后就离开了贾府。

      来到回春堂取了牛车,不顾已经迟暮的天色。驾着牛车就向着李半仙的草庐而去。

      来到李팥半仙的住所处,她跳下牛车就向着草庐跑去。见到李半仙后她兴奋的喊道:“李半仙,醒神草我已经找到了。”说着拿出那片醒神草的叶子向着李半仙挥舞。

      她又继续说道:“੉李半仙,快,快用它救我弟弟吧。”

      李半仙结果醒神草,他感叹道:“果然是醒神草,就这一片叶子就散发出浓浓的药香。”

      “柳姑娘不必担心,我现在边去调药准备,保证令弟明天一早就能醒来。”李半仙拍着胸脯说道。

      得到ꁿ李半仙的保证,柳ꬠ心兰心里仿佛受到了巨大的鼓舞,一扫之前的阴霾。

      她跑좋到余枫面前,看着这个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웿余枫,她笑着流燯出了眼泪,嘴里凝噎:“小枫,小枫。”

      她就这么守在余枫床前,直到几个时辰后李半仙进来才起身说道:“李半仙,药调制好了吗?”

      李半仙拿出那瓶醒神草调制的药埅液对着柳心兰说道:“喂他服下吧。”

      柳心兰结果小瓶,小心翼翼的拨开余枫的嘴唇将他醒神草药液缓缓喂了下去。

      待将整瓶药液全部喂下之后,李半仙对着柳心兰说道:“不用担心,明早就会醒来,你也好好休息吧。”说完就出了房间。

      柳心兰点了点头,目送李半仙出了房间。她便坐在床前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余枫,娘亲去世了,柳志也失踪不见了,现在她唯一的亲人就是珴躺在床上的䮞余枫,想着明早余枫就能醒过来,这땬短时间吃的苦,受的累一直刻全部都被那股由心而发的喜悦冲的一干二净。

      而喝下醒神草熬制的꬧药液的余枫此刻意识深处。

      他感到突出起来的一股神秘的力駮量在呼唤着他,那↌呼喊的声音越来越近,那声音好像柳心兰在喊他的名字,他拼尽力气艰难的睁开双眼,一股强光直射大脑,瞬间那股包裹了他橚不知多久的冰‣冷和黑暗感驱散开来。

      渐渐的他开始恢复了知觉,感受到五脏六腑传来的疼痛感,感受到胸口的炙热,感觉到额头冒出的冷汗,终于他✿忍受不住那股压抑,剧痛坐了起来똶。

      看着自己的双手,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他擦㱴去额头的冷汗。这些动作传来那对身体实实的掌控感。他突然笑道몬:“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哈哈!”

      随即他又哭了起来:“干娘,是我没用没有保䏘护好你.”

      ......

      ꥗ 他悲痛的哭了许久,直到他想起柳心兰。嘴里喊道:“心兰姐,心兰姐在哪?我答应了干娘要好好保护她,心兰姐在哪?”

      嚋 就在她自言自语的幮时候,李半仙推开门走了屋子对着余枫说道:“哎呦,这么快꺛就醒了,比我推测的还快了几个时辰。”

      余枫见到有人进来立即就下了床向那꿏人跑去,边跑边边问道:“你是谁,心兰姐在哪?”

      可还没走两步,体内传来的剧疼让他瞬间就瘫坐在了地上。李半仙连忙上去扶∧起余枫嘴里埋怨道:“虽然醒神草唤醒了你,但你的内伤还在,在这么鲁莽我就算是真正的仙人也救不了你了。”

      将余枫扶上床去后,李半仙佯怒道:“你ハ不要搞的见到仇人恨不得砍我两刀似的,好歹是我也救了你的命。”

      余枫情ᡦ绪∗渐渐平稳下来,但伤势还是让漮他面色惨白,他缓缓的张开口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救了我,刚才多有冒犯还望见谅。”

      “哼,冒犯,现在你别说什么冒犯了,我就算站在这里不动任你也动不了我一丝汗毛。”李半仙依旧不悦的说道。

      余枫见此没有继续与李半仙争执,而是转移话题的问道:“恩人,有没有看见一个扎着碯麻花辫的女孩,她在哪里。”

      ぁ“你是说柳姑娘吗?她昨夜将这个玩意让我转交给你,就走了。

      对了,走之前还让我嘱咐你好好养伤,等伤好了再去找她。”李半仙拿出一Ù个绣着兰花的荷包丢到霽余枫栗身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卹李半仙看着余枫又要发问连忙打断:“别问我,ম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个旁人,柳姑娘说了你打开这个荷包就知道了。”说完就一脸怕麻烦̃的撤出了房间。

      余枫看着李半仙飞快的跑出了房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然后拿起了那个荷包。

      一拿起荷包他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打开荷包从띀里面拿出了两样东西,一个白色瓷瓶,一张信纸。

      他先是拿起那和白色瓷瓶看了看,嘴中说道:“活血丹。”

      随后又打开了那张信纸。

      看完柳心兰留下来的信他才知道,自己去找那帮土匪报仇后就一直昏迷不醒,为了救他。柳心兰便孤身一人带着他来到当阳城,几经波折,认识了黄远和墨奕尘,通过他们才找到了李半仙,找到了醒ὺ神草将他救醒。最后还说让他好好养ȼ伤,她在当阳城等他回来。

      余枫看完信后才知道柳心兰这段时间的艰辛,一个从来没出ୟ过远へ门的小姑娘为了救他。只身一人跋山涉水不顾艰难的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处寻医。余枫心里쐾明白,她受的苦远不止信上说的这些。

      他默默的合上信封,此刻他心中只想快速养好伤,好去找他的心兰姐。

      他运气迶内力试图췴查探体内的情况,可是刚运转大日烈阳经就又一股钻心般的疼痛袭来,内力瞬间四处溃散。

       他连忙停止运功,心里想到:“看到体内的伤势不容乐观。不静养个把个月看来是好不了。”

      他叹了口气,随即目光落在了那个俖小瓷瓶上,黄袍修士送的活血丹。

      余枫想起之前被那青騔崖子伤及肺腑吃过一颗活血丹瞬间就痊Ӧ愈了,还剩下一쏤颗一直放在身上,吃컀下这可活血丹会不会让我这伤势快些痊愈。

      沉思片刻,他拿起那个瓷槳瓶,打开瓶塞倒出那颗活血丹,垄没有丝毫犹豫就吞了下去。

      吞下去还没一小会,那股熟悉的药力在体内化开,奔赴到五脏六腑开始修补伤势,感受体内的疼痛感逐渐变弱,被堵塞的气血也得到的疏通。他开始盘膝坐起。再次尝试运转内力与那药效キ一同调理伤势。

      半个时辰后,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嘴里说道:“虽然有这活磝血丹,但想着一次醳性恢复是不可能的了,不过这活血丹不亏是仙家즀丹药,仅此一枚就让我恢复了大半,看来䌬用不了多久沘便可痊愈了,到时再去寻心兰姐。”

      ⟁五日后,余枫从湖里抓来两只鱼,回到草庐烤鱼。

      李半仙从草庐中走了出来,看着余枫正要烤鱼,他走进说道:“你小子身子恢复的可以啊,不过几天就能下河摸鱼了。”

      说完又凑到余枫耳边说道:“你是不是吃什么神丹妙➜药啊,还有没有,훏能否给我研究研究。” 슛

      余枫瞄了瞄李半仙一眼回道:“是啊,不过就一枚,被我吃了ፆ就没了。”

      李半仙露出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说道:“你这䘭个没㼈良心的,枉我救你性命,确对揽救命恩人这般绝情,你这个忘恩负义的。”

      余枫一阵恶寒,随即喊道:“打住,打住。李蛋,你别恶心我了好吗。我算是看透你了,在外面装的一副得道高人的፡李半仙没想到有如此恶趣味。”说着忿忿不平的大咬了几口鱼肉。

      李半仙瞬间收了不正经说道:“这無你小子,这么不识趣,你就这么说救命恩人的吗?”说着鼓起拳头就要揍余枫。

      余枫见状连忙녥求饶:“得得得,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别欺负伤号啊。”

      李半仙这才将那沙㴤包大的拳头收了起来,抢过一条烤鱼就吃了起来。那个样子活脱脱的像个生气的孩子一般将不满发泄在那条鱼身上。

      余枫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说笺李蛋,你一个在这生活了这么久,怎么厨房一点柴米酱醋都没有啊,你平时都吃什么溊啊。”

      李蛋脸色一沉说道:“你管我吃啥,蝗说完丢下吃的一半的烤鱼就走回了草庐。”

      筳余枫摸了摸鼻子:“这李蛋,Ѽ莫名其妙,难道我说错话了。”

      他又挠滅了挠头,继续干鱼。

      他吃过活血丹第三天就下了床,得知此事的李半仙一脸兴奋的说查探他的伤势,余枫确被他삄龌龊的查探行为吓的不轻,为此二࿩人还打了起来,虽然余枫身上伤势还未痊愈,但也是实打实大的后天武者境界的高手,但令人膛目的是,余枫竟然被完全碾压,最后被李半⩚仙按在地上,硬生生按照他那耵羞耻的动作查探了余枫的身体一翻。

      但随着这样一翻闹腾,二人很快打成了一片,犹如相交多年的好友一般,真是不打不相曡识。而当余枫得知了李半仙一直不愿向外人੸提起的全名时那笑的是一个没心没肺䒛,当然ꅟ笑完之后又是挨了一顿毒打,쌆自那之后二人便彻底的放开了,成了忘年之交一般,所以方才余枫才会那样直呼李半仙的全名。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