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的会员可以在几个手机上用

      大地辽阔,草木深深,满眼苍茫。

      一望无际的荒野上,两支䀿万㑽人规模的的骑兵,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接近着。

      쾦 “预备,放!”

      当两支骑兵相距百步时,太史荔慈长枪一指,狼骑瞬间弯弓搭箭。

      “嗖嗖!”

      箭矢如雨,带着密集的破空声,直入敌阵。

      “噗嗤!熊”

      “啊嘶!”

      铁簇入肉,前排骑兵瞬间人仰马翻,如秋风袭麦浪,一片片倒下徖死亡。

      “又是骑射!”

      吕布眼神一凝,心中有些烦躁。

      “咻咻!”

      一轮打击过后,眼见两军即将短兵相接,容不得他分心思考。

      不用转身,吕布也知道身后骑兵损钇失惨重,他双目赤红㝯青筋暴起,手中画戟紧握,准备入阵杀戮。

      狼骑前阵,绝影如飞,经过长时间的追逐奔袭仍녺然精神抖擞,马背上太史慈似有所觉。

      궺 他望向敌将所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今뮥日,就让你明白,谁才是骑兵的祖宗!”

      “分散,转向!勯”

      “转向!”

      贼兵骑兵训练有素,在两军快要相撞之时,整支队伍瞬间散开,太史慈以及ዏ陈东两人各自带着队伍,从从并州军两侧划了过去。

      在侧面划过的同时,始终保持箭距,逞弓弩璫之利。

      楰“嗖嗖!”

      箭矢如蝗虫齐飞,想想中的碰撞并没有发生。

      并州军中,吕布等将领憋了一肚子火气追击而来,此刻却一拳打在空气上,憋屈的要吐血。

      “噗嗤哧,”

      贼霐军狡猾,不断弯弓飞箭,并州军中每时每刻都有人身中流失,哀嚎倒地。

      យྺ“狗贼,有胆堂堂正正一战ꐐ!”

      吕布望着身边不断伤亡的兄弟,他仰天咆哮,充满了不甘与憋屈。

      这些都是并州最勇敢的儿郎,他们在北地杀胡拒宼,戊边卫民保卫大汉疆土,每一个都是不怕牺牲的勇士。

      然而此刻,却被贼军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根本摸不到贼人,便憋屈致死。 鿄

      眼见贼军仗着马力优势,对并州骑兵死缠烂打,士兵们追之不及跑之不过,此时已经有了崩溃之势。

      回望譂后阵整军的骑兵仾,吕布只得忍痛下令道:“弃马步战!”

      “下马,结阵!”

      并州边军训练௿有素,吕布麾下士兵更是其中精锐,战场混乱不堪的情况下,也能做到令行禁止!

      虽然前排骑兵损失䤧惨重,但也为后面的友军争取了整军的时间,他们果断弃了疲马列阵御敌。

      看到这里,太史慈不由暗中感叹,不愧是并州边军,哪怕被动挨打的情况下也能迅쐿速应变,若换做普通骑兵可能早已崩溃了。

      大汉朝除了中央骁骑为专职縴骑兵,有财力做到一骑双马外,其他地方武装的骑兵大都是上马为骑,下者为兵。

      马匹在他们手中華除了临阵冲锋外,更多的是作为士兵脚力,使士兵在战场或长途行军中,能够保持体力状态及时作战。 龍

      哪怕是董魔王的嫡系王牌飞熊军,也只是一骑单马,更何况并州军了。

      一骑双马的战术并不新鲜,骑射的战㈩术,也不是很强,而且早就有了,只不过真正能做到的却少之又少,至少吕布在此之前,就没有领教过双马战术,也没ڱ有领教过这么犀䂪利的骑射战术。

      以虓虎的目力,早就应ᨕ该发现敌军阵中有多余马匹未被骑乘,可惜他却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如今就吃了苦头。

      “哈哈,虓虎吕布,不过如此。”

      王修等Ꞽ一众狼骑将领策马掠阵,此刻得志便猖狂,肆意嘲笑,打击敌军士气岐!

      绝影如飞,太史慈带人从并州军阵旁快速掠过:“今日并州犬骑,就此除名㜵!”

      “天下只有我主麾下,可称狼骑!”

      贼军骑兵,在这个时代,确实有资格称一声狼骑。

      毕竟就连北方霸主鲜卑部族,也不过是上马为骑下马为兵的时代,他们还没有充分发挥部族族骑兵的优势。

      若无意外,可能要等到千年以后,才能迎来巅︢峰。

      所以李唐麾下的骑兵,可称当世狼骑,不为过。

      李唐眼中真正合格的骑兵,不但要会骑射,还要像一代天骄时期那样,一人驾驭三马괬,乃至五马的轻重骑同时并进。

      不但如此,还要在颠簸的马背上日奔百里,同时保证完好的精力,能够随时进入战斗。

      所以对骑兵的定义不一样,练出来的兵也就不一样。

      严格来说,太爣史慈这支骑兵。也不过是发挥出了狼兵݆的皮毛战术,仗着战术与装备优势,欺负一下吕布这个小朋友。

      真正的狼骑,可以连续数日在奔腾的马背上吃喝拉撒睡,还能保持旺盛的精力。

      唐军最多也就是会骑马射箭,同时驾驭双马已经是极限了,这一点与从小生活在马背上的民族,是真没得比。

      “狼!狼!狼!”

      咆哮声响,狼骑优游猎伺机而动。

      냺为了时可保持马匹,与人的体能精力,狼骑裂队,分成数支大틅小不一的队伍。

      这些队Ꮨ伍ㅣ,由陈东王修邴原等一众心腹兄弟统领,轮番上阵袭轎扰消耗。

      “今日犬骑就此除名!”

      震天的呐喊声响彻云霄,万余狼骑加上太史慈本部三千黑骑,却将吕布所部一万五千多并州骑兵围堵在临汾平原上,进退不得。

      吕布双目喷火,怒视敌将,咆哮道:“狗贼卑鄙,有胆堂堂正正来战!”

      “三合之内,吾必取你首级!”섷

      “蠢货!”

      颠簸的背鞍上,阿⃽东策马掠阵,闻听气急败坏之言不由嗤笑,而后大喝道:“箭矢不停,继续射!”

      “老子要让这些所谓的犬骑知道,谁才是祖宗!”

      䣽 “盾,举盾!”

      并州军中一些携带圆盾的士兵,迅速结阵举ẫ盾,将箭矢格挡在外,至于没有盾的,只能自求多鉼福。

      “哈哈!”

      箭矢无果,阿东也不气ࣆ馁:“哈哈,菊花虎也確不过如此!”

      “老子一枪能挑你十个,尔等何人不服,杵一杵....”

      骑兵狡猾如猎狼,没有঑贸然冲阵,只是不停的在一旁游击骚扰,同时用言语疾风嘲笑,挑动并州军队情绪。

      并不是每个士兵都能配备圆盾的,同样也不是每个士兵都能配备弓箭的。㒇

      望着只能被动挨打的敌军,阿东此时也明白了,大哥先前为什么要避开锋芒。

      若直接开战,并州军马力十足,狼骑想要像现㾡在这样吊打对方,可能很困难。

      都是骑兵马匹,即使有三宝加持,短时冲刺,差距也ӄ没有那么明显,并州军若发现不对也可以撤入吕梁山中。

      但是此刻不同,并州骑兵没有贼军奢侈,不能做到一人双马轮换骑乘,所以在长途追击过程中,马力消耗可想署而知,现在面对贼军的游击战术只能挨宰。

      “噗嗤嗤,”

      随着时间推移,贼军骚扰士兵伤亡,吕布所部情况越来越遭,伤亡其实都是次要的,最难受的是这种只能被动挨打䎕的情况,不但将领恼火,士兵们也大受打击,

      “将军,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军阵中,郝萌眼色凝重:“若任由贼军숁这样袭扰消耗,兄弟们早晚要完了!”

      “趁现在还有余力,下뼅令撤吧!”

      “是啊将军㥊,这样下去,兄弟们会被耗死的!”

      “将军,不能在犹豫了⭻,若等到大军溃败.....”

      身边箭矢穿空,兄弟们不断负伤倒地,每一个卜士兵伤亡,都会影响着身边的袍泽,众将知道这么下去不行,但却毫无办法,心中愤懑,只能齐刷刷的看向主将,把希望寄托在吕布身上。

      他们从来没打过这样的窝囊仗,哪怕是面对当初的匈奴鲜卑,烪他们也没有如此憋屈过。

      如今他们连敌军的毛都撸到,就被人家射了一脸血,不可谓陟不憋屈。

      “哈哈,一群怂货!”

      战场上,狼骑不停奔驰狂射,打击着并州军的士气,他们吼叫着,言出秽语珼,口喷浓痰:“怂货犬骑,今日除名!”

      “并州军,只配与犬为伍,不配苟活....”

      贼军嚣张,在武力与精神上,反复折磨并州军,让他们恨得磨牙吞血,却无可奈何。

      㘍这些骑兵层叠有序,一队队ḓ轮番上阵,不停的骚扰并州军阵,当并州军下马结阵时,贼军更加肆无忌惮。

      只要并州军稍微放松,便会有一部狼骑扑上来以箭矢打击骚扰,这让一众将士精神紧绷,不敢放松。

      太史慈让士兵分梯次进攻是有原因的,人与战马又不是机器,奔驰一段창时间需要缓和休息。

      不提马匹耐力,但是骑兵在奔腾的战马上既要保持身体平衡,又要开弓射箭便本身便很消耗体力,自然不可能一直射下去。

      有句话说得好,小射怡情,大射伤身,强射灰飞烟灭。

      此时此刻,狼骑就是这个状态,䊏轮番上阵休息的同时,啭也在积蓄体力。

      而并州军中被动挨打的吕布,现在终谮于明白狼骑真意。

      自己等人所谓的狼骑,在贼军面前,顶多算是一群牙牙学语的狼崽子,全程被吊打。

      贼军就是一群经验丰富,游击老辣的猎狼。

      他们围而不攻,激进៫骚扰,一双双阴森的眼睛,死꺚死䷖的盯着猎物,寻找机会。

      只要敌人稍有松懈節,他们쪃便龇牙咧嘴虚张声势。

      如߫果真不理他们便会궼飞扑而上,若猎物精﷌神紧绷奋起反击,贼军便狅迅速后撤。

      循环往复,直至将敌桪人折磨奔溃露出后背,否则轻易不会发起冲锋。

      吕布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这种状态뾶别说去迟滞贼军主力,能在太史慈先锋狼骑手中全身而退,就算不错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并州军早晚会奔溃,但敌将太过谨慎,哪怕并州军此时已经疲惫不堪,大阵摇摇欲坠,对方也不轻易冲阵,打定主意要磨死并州军。

      狼骑战术很凶残,因为是模仿狼的捕猎行为甚至是习性,狼这种动物,本身就是自然界妦中一种十分凶暴残忍而狡猾的犬科动物,它善于奔跑,利牙大口,捕食方法十分高明。各种野生和家养禽畜甚至人都是它袭击和伤ࡤ害的对象。

      这些潣老辣的猎手,通常集群活动,它的捕食特点一是突然袭击,乘猎物不注意时,出其不意的攻击。

      二是选择孤立찻或弱小的目标,四面攻击,有时能捕杀比它大得多的猎物。

      三是多路追杀,平行追击,狼的这些捕食方法,对作战中的战术运用有很高的参考ﶜ价值。

      例如狼群多路追击一只小鹿时,由于鹿遇到河流,绝壁等障碍物要转弯,是曲线或折线前进,运动距离长。

      而狼是直线或接近直线前进,运动距离短,并且是多路追击,因此即使鹿奔跑䩡速度很快,当它遇到障碍物转弯賓的时候,无论转到哪个方向,都很容易被从两翼追击的狼捕获。

      它们在핾攻击大型动物时,例如牛驼甚至是更强壮的黑熊,首先将其团团围住,采取疲劳战术轮番攻击,待猎物筋疲力尽的时候,群起而攻之,置之于死地。

      因此,狼常常能捕到比它大几倍的动物,狼的这种疲劳战术,对于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作战,亦是可以借鉴的。

      狼骑战术,总结起来没啥复杂的,就是学习狼群围猎的战术,总结学习应用,最后战场争锋。

      ዂ 将领的就像是狼王,他们要有貀足够的经验和指挥能力,士兵们要像狼群的纪律和耐心,相互配ꓥ合有序,将战术落实。

      将领会根据地形设置战场、精心设计包围圈、耐心等待最佳战机、进攻层次分工明确,这个过程简单而复杂,枯燥而精彩,很好用,很实用。

      因为这个战术,是狼群在大自然里应用数百万年总结ހ出来的,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哪怕是应用到战争中,也简单有效。

      佟哪怕太史慈的狼骑只是学到了皮毛,只能远近骚扰,还做不到战쮂场上那么复杂的多方围猎,但这就足够了,对付一群犬骑足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