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天堂v在线播放

      姜直树步入术师界满打满算不超过一个礼拜,所以他对相关知识폻的理解还只在常识的阶段。

      诅咒,说白了就⊡是鬼怪。

      如果让直树不假思索地餶说出来,那便是更low的鬼魂。뾴

      花子老师说:“看来直树同学的⃉基础的确不够텫扎实,我这里刚好有点东西,我觉得应该对扅直树同学你有点帮助。”

      说完,姜直树只觉得眼前一花,漫天的信息流瞬间涌入他的脑中。

      【诅咒之所以称之为诅咒,的确与怨气有关……】

      튼不过,信息中的怨气跟死人关系不大,反而更靠近于活人。

      䭼 人们每天学习工作生活,难免不如意。

      ‖ 姜直树Ϯ上辈子听说过一句话,叫做“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ߘ”。

      │也就是人这一辈子8、90%的时间过得都不算如意。

      ſ愤怒啡、悲伤、恐惧等等心理会产生负能量,而这些能量并不因为这些␎情绪的消失而消失。

      它们以刁肉眼不可见的方式游荡于人间,积少成多,或者遇见某种契机,即会变成诅咒。

      ₜ “怪㕡不得我在久田市的这一年里经常会看见诅咒,还有那些诅咒普遍是没啥攻击力的普通型。”

      ᣺ ⵨ 姜直树有种恍然大悟之感。 尐

      迂医院里的诅咒茫茫多,是因为那里太过꿁容易积累负面情绪。

      暴 普通人哪怕生活不如意,抱怨㞃两句就算了;医院不一样,那里一张纸一句话便能让人产生极端绝望的情绪,年年有、月月有、日日有,生出大怪物都不值得奇怪……

      嗯,差不多,这就是诅咒。

      仍然不够全面。

      不过能让姜直树这种小白学员䶞读懂,花子老师决计是下了工夫的。

      뜕接下来,是咒术师。

      专门对付诅咒的咒术师。

      高木健曾经빎说擘过一句럆话,“术师的力量来自于诅咒。”

      当时直树没来及问,过后没心情问,花子老师在此给出了答案。

      例如,一场地震中朞,妈妈为了保护孩子,用双手举起数倍重量于身体的石뾭头。

      넴一场战斗中,战士分明已经身中无数子弹,且大部分为要害中弹,依旧能继续开枪,۞甚是冲进敌人௔的队伍引爆手༈雷。

      从某些角度看,这很不科学。 υ

      但从咒术的角度뱒看,秞这便很正常。

      情绪可以制툙造怪物,令怪物伟拥有神奇的力量,蝆反过来,人类也可今以通过情绪获取力量。

      “愤怒的一拳!”

      䝷 “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都是这个道理。

      而人类与诅咒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力量。

      ……

      一节课的时间眨眼即过。

      姜直树只是眨了个眼,高木三人则正常完成了今日的专业课程。

      最后一节课结束前,花子老师与每一名学生单独谈话,进行心理疏导。

      成为咒术师的第一年里,情绪化最严重,酒门老师关注孩子们的身体,花子老师负责憷大家的心灵健康。

      这时,学了一整节理论课的姜直树已醒来,好容易恢复些许的精神再次萎靡了下去찐。

      小諘迷弟高木健第一个出去,回来立马眼泪汪汪,差点抱直树的大腿说:“直树哥,假如我在言语上冒犯了你,你会不会跟我绝ఴ交,不把游戏动漫发给我?”

      纸类咒术师话痨神经的毛病又犯了…ⱃ…

      姜直树道:“突然想起来,我说的ᦐ游戏全部是在梦里玩的,现实中可能还真没有;不过没关系,觅井上家不是极㓓道产业之父么,我把设定告诉井上,大不了再请青山田学长把原画画出来,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玩上,而且很可能是全免费。”

      高木小弟颓废,“直熄树哥,你果然变了,到了那一天我虽然会胡说八道ꙝ,但我相信,我一定不㣳会冒犯直树熹哥,如果我没能把持住䈔,还请你把我打晕!”

      一年二班教室门珣口。

      “直树同学,麻烦出来一下。”

      花子老师轻笑着招手。

      交换精灵。

      完成心理辅导的井上英雄归来,姜直树出去。

      擦肩而过왊时,井上断断续续念了一句,“我对,那种东西,一点,不感兴굹趣。”

      意思是他对自家的产业极度撕排斥?

      呵呵呵,姜直树不信他的小䂻说里只描写脖子以上。

      ꌞ 走廊上,靠窗的位置,春风吹乱了花子老师的发丝。

      “唉,长头发最难打理了,是不是直树同学띫?”花子老师轻笑道。

      峥来到比自己矮不少的花子老师≔跟前,姜直树先行施礼,“老师,我有个疑问。”

      왰 렉 “关于情绪日?”

      直树的反应很快,“那我能问两个问题吗?”

      花子老师掩住小口,说:“当然,为学生答疑解惑是老师的义务。”⤍

      “谢谢老师。”

      姜直树放下一半的心,随狧即问道:“您认识我叔叔吗?”

      花子老师笑道:“我追过他。就是他用拳头帮酒门改掉了酗酒的坏毛病。他曾是生神谷学院最优秀的学ﰭ生,可惜后来ƅ叛变了,当然你是你,他是䤸他,老师并不会因为他而刁难你。”

      “……”

      这就是花子老师的癖好吗?信息量一如既往隹的好⬢大。

      ࢇ 对面,老师的话还没说完,“关于情绪日,是高木告诉你的吧,直树同学在上课的第一天便交到了好朋友,老师为你感到高兴。”

      “我猜以高木的性格,没和你说清楚;情幂绪日,每名术师都有,因为我们的力量来自颀于情绪,一年级的学生在控制情绪这方面做得最差,每隔一个月左右,便会出现一次情绪失控的状况。”

      姜直树:“情绪뛶失控?”

      䁙峡花子老师微笑,“大概就是把憋꺁在心里的话说出来,打个架,干一些平时不敢干的事情。”

      ᖀ “比如줤老师突然跟你说……姜一川,我这辈子是没可能报复你了,但是你的侄子落在了我的手里,我一定亳会瑛好好教育他三年,不,四年,꼡五年,我ᗠ手里有让他留级的컰权力,哈哈굆!”

      “……”

      “只是打个比方直树同学,千万不䫞要当真。”

      “......”

      姜直树:为什么我越来越想退学了?我“小时候”得罪过一川叔ি叔吗?为什么他要把我送到这种鬼⣥地方来上学?!

      䑆 ……

      㼚人生第一堂咒术课,对直树的冲击力很大。

      詗准确的说,到达神谷学院以来,一直有个叫牮做冲击力的小伙伴陪着姜直树玩耍。

      神奇的诅咒,神奇的术师,神奇的叔叔,神ঌ奇的情绪日。

      更加离谱祻的是,花子老师对他䚇说:“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信任,术师是一个团队没错,个人实力同样重要。我知道你很强直树……可只有让䕓大家都知道你很强,然后放心,大家才能让你防放心,你明白我的意思ᦑ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