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社区app丝瓜下载

      杨皓对杨柏德又高看了一眼。

      竚他带回来馴那么多箱笼,也没问是什么೓东西直接就让他自己放着。

      짌 这会又用话里点出一家子兄弟姐妹要友爱。

      而且,看着也没有重男轻女的意思。

      暂时看来,这个便宜爹还算是个好爹。

      Emmm……有个好爹的话,他以后的日子也能过得舒心一些。

      唐氏自然也是欣喜。

      昨晚杨柏德已经与她说了,这新归家㎃的继子,是单户。

      也ﰎ就是分了家的。

      她本来也寄望自給己一对儿女能在杨皓身上得多少好处。没想着,她还没开始筹划呢,就都得了퐸不少东西。

      笢 尤其是小女儿。

      有这份嫁妆,女儿日后直接多出十几裏二十台嫁妆,能找个不错的婆家了。

      杨皓能主动给那些东西,她也知道满足,只让小女儿跟杨皓䵎道谢。

      小姑娘像模像样行礼,脆生生说:“黛娘谢犠过六兄!”

      只听杨柏德又说:“六郎你且更衣。稍后,爹急带你去大⤮房,拜见你大伯。也好早日上族谱。”

      …………

      分家后,你可以还当做亲兄弟一样往来,也可以当做普通亲戚䑔一样走动。

      要如何相处,纯看你心情。

      如果你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反目成仇也不是不行的。

      杨柏德明显是打算将亲大哥当做普通亲戚走动。让杨皓备下的礼,看着许多,但都是普通东西。一篮子腊肉,几十ƣ张羊皮,还有几小包乳酪。

      看着是大包小包的,还有整整一箱。这时长房中他祖父母都不在了,无需孝敬。送给大伯家这么多东西,在外人眼里,这礼很重了。

      但那些其实踨值不了几个钱。

      杨柏德交代说:“礼轻情意重,你㪕大伯也不是见钱眼开的。”又让人敞开了挑东西上门去。

      杨皓走到半路才想明白,这便宜爹果然是老奸巨猾。

      煓话说呵得好听,但却是在暗⟝示他:你大伯见钱眼开,别在雒他面前露墶了财。

      所以只送羊皮腊肉那些的东西。那些东西看着占很大块头,却不值钱。送这些玩意,就是想让人知道,䏿他带了许多东西回来。但都不值钱。

      说明白点放,就是让他大伯:不用惦记着。

      这下他们敞开了,让人看着去送礼。杨柏德见着了其他乡亲,ꯙ还特地停下说上几句:“这不,孩子回来퉪了,就带些孩子做买卖的货物送去给他大伯。”

      听说了ᗾ的人,这么一想也就心里平衡了些。

      “怪不得那么多货呢。原来是做买卖的。”

      做买卖的肯定要本钱。赚的钱齂应该不会还很多。

      而且,又都听昨天帮忙搬东西的人说了。杨皓带回来的箱子和麻包大多是挺轻的。那应该就鮋都是羊皮那样的东西,未必能值多少钱。重的那些,大概就是帇是腊肉了。

      最值钱的,反而是那些牲畜了。算着,值得两三万㈸贯吧。

      这个数字依然会让人眼红。但有了个确切的数字,其实能让人心里反而好受了些。

      对于真正的富人来说:那些东西不过是浮财。

      还比不上族长家千几百亩良田䠷来得实在。

      奵…………

      杨皓的大伯⧀叫杨昌德,是五丰村憂杨氏族长。

      他住的老宅,比杨柏德家更大一倍以上。当然,人口也更多。

      杨昌德有一妻两妾,生了八子六女。前面五个儿子都已经成亲生子。中堂里乌压压的满是人,仅仅见礼,就用了杨皓好一阵子。

      不过见礼时,或许是看他送见面礼简单。那些堂兄弟面色并不是很好看。 בֿ

      杨昌德将儿子们都赶走,只留下大儿띪子杨旺在侧。

      “小六能回来,也是漚祖宗保佑。”杨昌德嘴角含笑。“如今要认祖归宗,也是理所应当。不过小六到底是离了家的。这事还得要请族老一同主持。”

      杨柏德目光一沉,笑说:“大兄说得在理。六郎当初因軎为出家,才被移出族谱的。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随着弘一道长周游列国,前两月才自阳关归国。

      “如今他奉师命回乡톇认祖归忠,却已经是单门独户,要重新写入族谱,确实麻烦些。룖是该请族老一同主持。”

      杨昌德坐直了身子,面上一板,沉声说:“你糊涂!《唐律펥·户婚》有制:诸祖父母、父母在而子孙别籍੺异财者,徒三年。你是六郎父亲,他如何能单门独户?”

      杨柏먳德却笑说:“还是大兄你当初说得在理。六郎之前是出家枫。所谓出家,便是破家而出,成了道籍。人不在籍,确实不应该再留在族谱。”

      哅杨昌德脸上一沉,正要몑说话。

      杨柏德却不容他开口,不停넕嘴说犘着:“这也恰好合了律法。大兄当初不也说了,律法有制,僧道出家后,便脱凡俗,亲缘断绝。

      “偏偏自海外归国之人,按律都要就娟地入籍。六郎回到大唐,不得不落籍㪱沙洲。这才可以从沙洲迁嶿回本村。

      덟 “说来也是心酸,六郎他炋念着我这当爹的,律法却认定他没有宗族,也没父母。

      “若非他出家后亲缘断绝,六郎如今也无需谈什么重新上族谱了。但错有错着,他不在族谱中,自然也㪬就不论‘别籍异溵财’ࣁ。” 

      핶杨旺看自家爹黑着脸,说不出话来,忙说:“二叔此言差矣。六郎之前虽迫不得已落籍,如今既然要认祖归宗,那自然还是要落到二叔家。”

      杨柏德笑说:“何须麻烦。反正一笔写不出两个䠝杨字。他在何处落籍都是我儿子,更何况他就住在五丰村?”

      他顿了顿,又说:“虽然要另算分戄一支,在族谱Ⳑ上要多些麻烦,也不过是多写几个字。却比销户再入我家籍上便宜。大兄,你说对吧。”

      杨昌德这会耻也沉下了气,但语气还是很빓生硬:“二郎说得在理,既然是要认ㅳ祖归䚝宗,那自然是重新记在老二你名下。你还在,却要别开乔一支,那成什么样。只徒增笑话。”

      杨柏德脸一沉,拍案而起:“谁敢笑话?当初有人为了少给我家分一分家产,硬要将我六᫙郎移出族谱。那时没人᧓笑话?如今他险死还生,不远万里归国,返乡认祖归宗,乃忠孝之行,我看谁敢笑他?”

      “你……”

      杨柏德拂袖:“六郎,我们走。若是不能入族谱。你自立一宗便是。反正,你是不是五丰杨氏之人,都是我杨柏德的儿子。” 

      留下狠话롆,抬脚就走。

      㷰 杨皓匆匆一礼,也不管杨旺喊着留人,跟着便宜爹走了。

      于是,乡亲们看着杨柏德父子高高兴兴带着礼物去了族痌长家,却怒气冲冲而出。

      这可就摗奇了怪了。

      杨皓回到家乡,势必是要认祖摹归宗的。

      乡亲们猜着,杨柏德此行,䒏应当就是要跟族长킪说这事。

      如今看杨柏德这样子,难道没谈妥?

      不多会,乡亲们就收到杨柏德放出的风声。

      켹“⤵六郎思念故国,为归国不远万里,䔒险死还生,返乡认祖归宗,若是不能认祖归宗,那便自立一宗,也算是为五丰杨氏开枝散叶。也算是尽了孝义。”

      哎哟,另立一宗?

      这是咋回事啊。

      一打听,才知道杨皓因为入了道籍,又是从异国回来,回到大唐时按律就地落户。所以户籍单独落在沙洲。

      杨皓也开始发力了。

      于是,乡亲ꍍ们又听说,杨嚢皓在沙洲听说国内缺耕牛战马。就在风雪中冒险出关。他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动游牧民族赊买了数千战马和上万头耕ﶎ牛,并且安全带回大唐。

      䮘 沙洲官府感念他忠孝,便许他还⑵乡。

      还说朝廷为此赏赐了⿸一百多倾地。

      这一곅打听,五丰村民才恍然:原来官府在西边划出的那片地,是朝廷赏赐给了杨六郎的啊。

      这可了不得了。

      杨柏德方出风声之后,对杨皓잂受赏赐也是惊喜交加,忙追问孄了来由。

      杨皓说:“那确实是朝廷赏赐。不过也有让我试着养肉牛的意思。”

      ᕐ Ꞅ 杨柏德不解:“这耕牛尚且不笏够用,为何费心㡏费力样肉牛。”他不认为牛肉是必不可少的。

      ֩杨皓笑⇖说:“父亲你想啊,牛肉确实不是必须的。但훺牛皮牛筋牛角,是弓弩甲胄良才。圣人宏才伟略,视渭水之盟为耻。如今朝廷势必是励精图治ꖌ,要一雪前耻。”

      若不是为了养肉牛,他也想不起弄些牛角牛皮出来。

      磑 现在朝廷不仅自己要养肉牛,还默许他也养。那应该是他在牛进宝面前,用那些牛皮牛角做的暗示,起了作用。

      “如今我朝与突厥交恶。漠北的牛马,肯定不如以往那般容易識获得。所以,耕牛自然要ᔩ养。

      “只是耕牛不许任意宰杀,若是有了肉牛,却不仅可以让百姓可以吃到牛肉,更可耂获得弓弩甲胄良才。”

      杨柏德听了这话,恍然大悟,拍手说:“原来如此。如此说来,养那些肉牛,也算是利国利民。那你可要好好养,不要负了圣人与朝廷美意。”

      “谨遵父亲教导。”

      杨柏德还在兴奋中。

      他拍了拍杨皓肩膀,来回走动,说:“我看你大伯怕是该要坐蜡了。”

      杨皓这会起清楚明白便宜爹和大伯是真的不和了。

      只是他浐不知道为什么两兄弟的关系,竟然差到了随时要撕破脸的程度。

      “爹,我们家与大伯家之间……”

      杨柏德葘知道这会不说明白,以后这儿子说不定要受了别人蒙蔽:“罢了,本不想你忧心。如今看来,还是该细细说与你知道才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