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重乳娘三姐妹

      日光当↧空正好。

      白大宝完成ﺀ任务就立即赶回到青郊春猎猎场的看台,麻溜滚进了凤还朝怀里。

      台下,凤帝与一众老臣都聚콄在一起,准备提前一日拔营回宫。

      法刑司的掌司剑鬼就跟在凤帝面前,低语着什么,凤帝面沉似水,不动声色的矙望着前方的凤旗。

      已经⼱转醒的步晏林躺在歩撵里,由四个内侍抬着,纱帐别好,露出来有些苍᳒白的脸,但也笑着,不羁騄浪荡的跟平常没两样。

      凤安来、凤明❕来以及凤延姝就陪在一边,没过一会儿,齐妃也过来陪着说了一会儿话。

      [女人,两封信都送出去了,一封穆尧,一封穆禹,怎ꆈ么样,效率高吧?]

      [穆尧什么反应?]

      凤还朝看向凤帝身后温厚笑着的嶼凤当归,手指一下一下敲在有些萎靡的氖花枝上。⠛

      [他应该很反感才是,送去的炒栗子他一颗都没留吧。]

      ꑈ 白大宝猛翻白眼:[你知道还让我去送?]

      凤还朝笑了笑,拢了拢披风的裘领:[㺵没事,栗子䣵你继ﴵ续送,情书也继续写就是了,不过别太频繁,一个月送个两三回就行。]

      [又是本䟾君做苦力?]

      [嗯,而且看样子得维持个好几年才行。]

      [你弄这么麻烦到底要做什么?]

      凤还朝瞅了瞅怀里的白大宝,很想打开䉇他脑袋看看,怎么一会儿聪明一会儿傻的,但还是好心情的解释了。

      [黑暗地方待久了的人总会痴心妄想,企图光明眷顾,所以一旦㫘真出现了那么一束光,微不㫮足道的,给了他一丝丝弱得可怜的暖,他就算致死,应该都舍不得放手吧,就算他将来知道那束光来自阴曹地府,一丝一寸都沁着毒。所以啊大胖,孤的妖精小竹∡马就拜托你好好照顾了。] 该

      ꕭ白大宝:ڊ“……”걷哪里来的阴风阵阵?

      凤还朝又问:[穆禹呢,他没看见你吧?]

      [没有,那个书呆子读书读痴了都,我把那封伪装过的信丢在他桌上大半天都没看见,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扔了一块石头砸了窗Ͻ子。]

      白大宝目露嫌弃:[怪不得你说他斗不过穆尧,这︭也太二愣子了。]

      [穆禹是正人君子,手段自然比不了穆尧阴毒,所以你得看好了他,别让他找穆禹麻烦。]

      [放心吧女人,交给本君就是。]

      凤还朝点头。

      既然穆禹收到信了,等会儿穆知卿回去了应该也就知道了,文桢的御史鵑台说是监察百官,其实就是看着穆知卿,还有他管理的九卿职司,他们两个人一向不睦,就算别人不深究,穆知卿也不会轻易放늀过文帧的。

      她给穆禹送的信很简单,用一句话就能概括——文帧与某一臣国有勾结。

      这话是实话,却没证据,单看穆知卿相建不相信了。

      不过想来,为了能把死对头拉下马,懽信不信的也没那ா么重要,该动手的还是会动手,毕竟文桢是个老狐狸,藏的太深,从凤帝少年登基就辅佐至今,深得信任,单凭这一句话袞、一件事就想彻底把文桢揪出来,无疑是痴人说梦,暂时她的胃口也没那么大。

      穆知卿入了瓮,就看后面的文桢,会推谁出来顶罪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算凤还朝心有腹稿也是被惊得半天回不过神,话本子脱手了也不自知,无他,实在是剧情太跌宕起伏,简直比话本子里的爱恨情仇还要精彩加狗血。

      凤帝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不遮不掩的,就直接下旨法刑쨘司,把祭典刺杀案发生始末公诸天下,满朝哗然。

      开朝第一日,先是穆相门下状告御史台监લ管排查不严,才让贼人有机可乘,御史台一众大佬在ꉤ朝柦堂跪了一耢地,纷纷口呼死罪,说自己无心之失差点陷凤帝于危难,陷太子与诸位첕皇子熂于不义,却对与贼人有勾结拒不承认。

      穆知卿正筹划着怎么让御史຀台松口,结果自己这边却先让人钻了空婹子。

      不过半日,法刑司刑讯之后,捕卫在东南一水司衙门低阶官员的家宅里抓捕了十余个南齐斗奴,再有九卿之一的水司衙门长官自请伏法,写下血书,满门自戕,没攀扯一人,却是把罪过全揽在了自己身上。

      可满朝文武谁不知道那水司衙门的长官是穆知卿的得意门生,指派治下官员窝藏츮刺杀天子的罪犯,自ᩮ当诛九族。

      可如今人是抓到了,却死无对证,这一招釜底抽薪,反而૧让穆知卿的系一派是有口难辨,恨得就差在朝堂之上拔刀子了。

      御史台众大佬正洋洋得意,冷不防其中一位申姓大佬的独子申秋,在花街酒醉吐露了自己矓才是祭典刺杀案的主谋,大佬心如死灰赶回家时已经晚了,申秋已经被捕卫从花街拖着到了法刑司的刑堂里了。

      这一寵场泼天大戏演到最后,御史台或者穆知卿一派,都伤筋动骨,谁也没赢。

      法刑司开审当天,凤帝带着凤当归还有凤明来、凤安来亲临,御史台大佬和三公九卿的官员也来了不少,全都正襟危坐,虎视眈眈盯着场中跪着的抖得不軫行的申秋。

      而与此同时,千百年来一直大门紧闭的法刑司法堂竟然门庭大开,开了“公开审理”的先河,让过往百姓惊愕不已,随即纷纷驻足看戏。

      本以为会是一个惊天大阴谋,结果却……居然成了个复仇的励志故事。

      一切要从一年前说起,那个时候太子凤当归替凤帝巡游江南,恰逢衢늪州洪涝,德水盗肆虐。太子年䆐纪虽小,但事情却处理的井井有条,抓水盗,惩治与水盗勾结的贪官污吏,回朝更是得了朝野上下一致好评。

      可所谓人有善恶,事有好坏。

      谁能想到太子一时心慈,当时只是把涉贪官员处斩,严重的也就是抄家,府上亲眷却都安好。按道理这也算是善行了吧,可偏偏有人猪油蒙了心。

      原是那被惩Ꟗ处的一个邓姓官员与九卿之一的水司衙㓞门长官是同乡故交。

      父亲一死,家族具散,那官员之子邓飞心怀怨恨,隐姓埋名,只身上了京都,找到水司衙门长官的府邸,暗中住了进去。

      水司衙门长官宠妻无度,又无所出,遂돼把↊这侄子当亲儿子在䝥养,因着衢州洪涝那件事,最开始是暗中打压太子,到后来邓飞与申秋勾搭在一块儿,两人一个因凤当归家破人亡,一个旟却是在凤鸣学府有间隙,都见不得风当归好,숱遂合谋想洁出了这么个阴险的主意。

      밌主要是申秋出谋,邓飞执行,包括暗中豢养南齐斗奴,刺杀的时间地点,事情败露后怎么栽赃嫁祸……最后就婊演变成如今这个收拾佗不住的局面了。

      现如今,水司衙门长官一家尽⃆皆赴死,邓飞不知所踪,唯一抓到的活证就只有申秋誾,这个在青郊狩猎场上当守卫蔱的蠢货了。

      “真相”水落石出,法刑司明堂之上,剑鬼暗暗请示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的凤帝一眼后,冷漠的一抬手,一个【判】字令牌甩到了脸色惨白衣衫不整的申秋面前。醩

      以臣萮构陷于君上,且以当今陛下作伐,其罪当诛。

      至于其家族,有㉦教养不当之罪,凤帝下៖旨,撤去申氏官籍,贬为奴隶,流徙千里送往长城奴隶军中,九代不辍。

      青郊当日守卫禁军全部按失职罪,处斩,御史台监管不严㠦,所有三品以上官员,罚一禊年俸禄,穆相治下不严,降品半阶,罚俸半年。

      旨意一条条从΂凤宫下达,经由驿站传遍天下。

      凤陵城中的百姓也是头一次这么真切参与其中,看戏看得欢딷快,毕竟砍的不是自家人的头,罚的也不是自家的米粮

      这凤陵城是凤朝帝都,什么都缺,就贵族不缺,走两步踩一脚都能踩出个贵族来,死一豙两个不妨事。

      且不论前朝是如何风云翻涌,反转热ޏ烈,又一刹平息䔐。

      吃瓜吃了半个多月的凤还朝,这一日,正在桃ἣ夭苑里惬意躺着,绾衣跪坐在她脚边,低眉顺眼的给她念《大陆地理志》,声音好听的像在誺飘。

      青桐就跪坐在另一边,端着药盏,就在绾衣眼皮子底下给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温热不烫的「天咒」,入口即甜,口感确实不错,尤其是在感觉到体内灵力日益融合的情况下。

      凤还朝舒服的眯起眼睛,听一边摇篮里同样姿势摆的惬意的白大宝,讲述着宫内外那些,经过亲眼看过庭审的百姓添油加醋变暙成的狗血“真相”故事。

      每讲几句,白大宝那双紫瞳就要瞟上一眼绾衣,然后哼一声,一副十分不待见他的样子。

      绾衣完全不知道䉼自己哪里惹到了白大宝,有一回甚至是在煎药的时候,小腿还被莫名其妙的挠了一爪子。

      也不知道这个通灵兽类,哪里来的这么多敌意,难道㮺还能看出他的真实想法不成?

      凤还朝笑着拍拍白大宝,让收敛。

      [好了,别针对他了,免得他怀疑。]

      不过这文帧反应也够快的,这替死鬼找的,合情合理还不引人怀疑,顺带着抹黑了一把穆知卿,㶟呵呵,这以后,有的玩了。

      当然,在这些被传的䧚乱七八糟的故事里,凤还朝又加了一把柴,稍稍控制了一下舆论走向,所以凤帝依然是英明的,法刑司长官则是一如既往的阎罗王。

      ꫄ 而从头无辜到脚的凤当归,则彻底成了一个一腔正义、心慈性善的有点像寻常人家的毛躁少年的储君形象。

      连带着去年救水的功绩也一并被人㼝翻了出来,在坊间疯狂流传的小册子上大肆报导。

      什么把自己的水留给快渴死的老婆婆喝,以身作则肩膀扛沙袋、在水里泡了几天几夜,病的站不住了也要去冲进水利救那些被水流冲走的人这种的……少年热枕,孤勇却纯粹。⋈

      虽然夸张,但百姓爱看的也就是这种。

      加上册子里描述的栩栩如生,让人身历其境,人总是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看到的,所以朝堂上再怎么满腹经纶天资聪颖,也都比不上口耳相传的、这么一个能为了他们豁出去命的真实储君形象。

      甚至还有百姓听完了故事就免不了猜测,自己家太子好心却遭人如此陷害,心中该是怎样一番悲痛,只这么想着,就莫名对处在深宫的凤当归多了几分同情,还有亲近。

      然后免不了要顺带着骂邺上一顿那个仍在潜逃的㮄邓飞。

      凤还朝听着,蜷在暖呼呼的毯子里,很赞赏的给了宠땧物摇篮里的白大宝一个飞吻。

      [煽动能力不错嘛,篡大胖,看来你以后有做娱编的潜质啊!]

      白大宝娇羞的一捂脸,从摇篮里跳起来就要扑进她怀里,凤还朝轻轻一挥手,白大宝就反应迅速的把自己团成一个球,滚擜啊滚,滚到了一只墨青靴子前。

      凤还朝仰起脸看了一眼,一下拿过了青桐手里的药盏一口喝了,接着笑得甜美就伸手要抱,“哥哥!”

      㱣 “如如。”

      嗗 凤当归让小何子在一边等,自己坐了礻过来,抱起了凤还朝,神色仍然有些羞愧。

      如今凤陵到处在传的那些言论他自然听到了,虽然治水确有其事,可他出行都有一大群侍卫臣子跟着,根本没让下过水,这小册子ⰰ里说逸的跟他根本就不쪸是一个人。

      可᫅怜凤当归,从小学的就是中正之道,哪里见过全民舆论“造星”这种阵仗。

      这几天他无论是去凤鸣学府,还是去穆府,就是待在东宫里,也有一些莫名炙热崇拜的目光追随着他,让他无所适从。

      甚至回宫路上,还遇见了一个三四岁大的女娃娃献花。

      “你不喜欢么哥哥?”

      凤还朝盯着他看,这个世界没什么娱乐,更别说是完整的娱乐产业链,她那个世界里,“国民女神”“国㰼民闺女”都是人气高到爆表的偶像,她准备借鉴借鉴,打戝造出一个“国民太子”出来㉟,给凤朝平静的生活里增添一点娱乐色彩➣,丰富一下生活,也没什么不好吧。

      “……也不是。”

      凤当归表情纠结的把下巴磕她脑袋上,想到他挥退左右蹲下来,从那个走路都磕磕뿸绊绊的女娃娃手里接过鵰那朵花时候的那种从心底里怜感觉到的快乐﨔,那是太傅夸他父皇赏他远远比不上的,只是圣贤有言,欺瞒……

      “哥哥要是不愿意,我就——”

      “我愿意!”

      凤当归急急说完,脸都꽉红了大半,完了,他在自家胞妹面前的形象算是彻底歪掉了。

      凤还朝就窝在他怀里,笑得眼眸亮晶晶的。

      一边样貌清秀的小何子也忍不住以袖掩唇,暗暗为自퍿家智商退化的太子殿下忧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