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口邪恶少女漫画全彩本子

      罗广亮真的挺争气。

      在外是踏实蹬车挣钱,在家里把日常杂活几乎全包了。

      这让康术德相当喜欢,甚至为此都甩话敲打上宁卫民了。

      “瞧瞧人家广亮,多能干,多勤快,多厚道。人家眼里老有活儿,比你小子可强多了。”

      于是眼瞅罗广亮的生活一步步被自己一步步引上了正轨,宁卫民的心总算是踏实下来。

      就连一开始,他有点怕老爷子和罗广亮处不来的顾虑,也全部一扫而空。

      幸好是如此啊!

      否则他怕是没办法全神贯注去应付骤然忙起来的公司事务的。

      不得不说,春节过后,对于皮尔·卡顿公司所有员工而言,都有点猝不及防。

      因为根本就没有缓冲,大家生态环境就骤然恶化。

      旧日的舒适彻底不复存在,一下子就忙得四脚朝天。

      偏偏这事儿吧,谁抱怨都轮不到宁卫民去抱怨。

      不为别的,就因为罪魁祸首恰恰是宁卫民自己。

      别忘了,正是拜他所赐,迫不及待想迅速打开经营局面的宋华桂,才摸到了经营脉络,找准了业务突破方向。

      而这位MadamSong不愧是个精英型的事业女性,一点没有浪费春节这几天休息的时间。

      反而充分利用这几天假期,主动加班。

      细致且深入地研究了一下宁卫民企划书那几条建议的可实施性,并就此重新更定了新一年的工作计划和目标。

      比如说,宋华桂认为,除了和媒体合作举办模特大赛的事儿可以先缓一缓。

      在京城的机场、饭店创办专营店,买断《新闻联播》的广告时间的事儿,却无疑都是越快越好,应该马上就着手去做。

      再比如说,她还充分考虑到由此所带来的一系列变化。

      像专营店的装修,销售人员的聘用和培训,和电视广告的制作。

      这些确定的要增加的后续工作,当然也得同步开始准备,不能临时现抓。

      同时她还必须得按照原定计划,和政府方面确定更多的服装订单,以及尽快完成马克西姆餐厅的合作合同。

      总之,要办的事儿太多了。

      那么一翻过年来,宋华桂就采用层层负责,专人专事的方式,在这些事儿上多线开花。

      她把公司每一个部门都调动起来,把一个人都派上了用场,公司自然就热闹了。

      那真是跟要上战场的军队一样,天天人声鼎沸,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啊。

      就连宁卫民也是一样,甚至他比被旁人还要更忙碌。

      因为能者多劳嘛,深获宋华桂倚重的他,既然待遇已经提高了,还签了“卖身契”,不能不多担待点事儿。

      他不但要陪着宋华桂去跟机场、饭店方面碰面洽谈租用合约,还要一起讨论怎么设立专营店的具体规划。

      同时,由他全盘策划的第一届斋宫雕塑艺术展,也于春节后开幕了。

      在这件事上,宋华桂也是真的顾不过来了。

      作为公司的一把手,她仅仅是评奖流程里关注了一下结果,然后又在颁奖的时候出现了一次,就没再插过手。

      这样全部的步骤和细节,实质上全是宁卫民自己来操持的,顶多也就有个霍欣从旁协助了一下。

      所以完全可以说,作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宁卫民真是自己刨了个坑儿给自己埋进去了。

      他非但没法儿因此叫苦叫累,反而还得承担别人的怒火。

      这也不奇怪,要知道,哪个公司可都有消息灵通的耳报神啊。

      何况宋华桂还没有专职的秘书,公司文件保管方面,一直存有较大漏洞。

      像宁卫民那份递交的企划书,就难以避免的被打扫卫生的前台在宋华桂的办公室里见到。

      然后给泄露了出去,随后就在公司引起发了非议。

      不用多说,底层的职工,大部分都是比较糊涂的。

      真没几个人看得出宁卫民这些建议的高明。

      大伙儿只为了工作量的增加抱怨怨愤。

      而那些部门的高层,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另一回事了。

      他们嫉妒感有之,危机感有之,厌恶感一样有之。

      所以有的人就出于复杂的心态,免不了开始动脑子,想给宁卫民找麻烦了。

      就比如行政部在后勤问题上,就开始卡宁卫民的脖子了。

      要知道,物资支持可是任何部门正常运转都需要的血脉啊。

      大动脉给你扎上还成?

      这样的玻璃小鞋儿谁穿上都难受。

      于是在霍欣生气的告诉宁卫民,说斋宫最近的物资供应出了问题,公司那边莫名其妙的开始刁难。

      宁卫民不得不来专程跑到行政部登门拜访,跟负责人沙经理问个究竟。

      “唉!沙经理啊,兄弟我得罪你了吗?你干嘛故意难为我啊?”

      “这话从何谈起啊?”沙经理装糊涂。

      “你就别明知故问了,全公司的人工作服都换新的了吧?怎么还没轮到我们陈列馆啊?桌椅板凳暖水壶的申请你怎么也给驳回来了?还有我们陈列馆用车的事儿呢?你怎么也不给回信儿啊。”

      “嗨,谁让全公司现在这么忙呢。我是焦头烂额啊,运输、库存、销售、接待、交际、宴请,每个环节都找我要东西,我应付不过来啊。你们就先等等吧,就别给我找事,给咱们公司拖后腿了。”

      最后一句话,当然让宁卫民大为不悦。

      “这什么话啊!咱们谁不都是为了工作嘛。拖后腿?给你找事儿?你这是说谁呢?”

      沙经理却振振有词。

      “嗨,事儿不明摆着的嘛。工作和工作也不一样啊。你们陈列馆又不创造什么实际效益?要为你们影响咱们其他部门运转,你觉着合适吗?”

      宁卫民一时为之气结。

      “那要这么说。你们行政部创造效益吗?财务部和人事部又怎么说?难道这些部门都是没必要的?再说了,你就是再忙,也不能连文具、纸张、印泥,都给我们断顿儿吧?”

      沙经理冷冷一笑。

      “那没办法,谁让是非常时期呢,你理解理解吧。再说了,你都能给公司战略上出谋划策了。这点小问题,你还克服不了?那不成笑话啦。”

      看着对方皮笑肉不笑的一张脸,宁卫民这才有点明白了。

      “哦,原来你是对我个人有看法啊!可把事儿做这份儿上,有点忒过了吧?国营单位整人,也没你这么狠的。”

      这夹枪带棒的话,沙经理可承受不住。

      他索性来了个一推二六五。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整你了?工作有程序,事情有缓急,这不很正常嘛。哎,要不然你跟咱们宋总要张特许令来,我一准儿给你来个加急处理,马上解决怎么样?”

      特许令?

      听见这仨字儿,宁卫民是真的恼火了。

      宋华桂有多忙,别人不清楚,他还不清楚嘛?

      他要为这点屁事儿找宋华桂诉苦,那才真是脑子进水了呢。

      可要说这就这么走了,那也不行啊。

      连正常的工作需要都保障不了,底下员工会怎么想,公司替他同事又会怎么看?

      他现在是真明白了,姓沙的这是要看他笑话,惦记着来一出大耍活人啊。

      “这就没意思了吧。沙经理,多大点事儿啊,你就非把咱们的关系搞僵吗?我敬你是前辈,得劝你一句,山不转水转!活在社会上,咱谁都有用得着谁的时候!何必呢!你有什么话不妨明说?咱们可以商量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