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架空>

      “我是成才,跟覽许三多都是下榕树的老乡。”

      “我周向杰大湖乡的,跟许三多是朋友,咱们也算是老乡。”周向杰的姖话让许三多眼神一亮,몺朋友这个词许三多캖知道很久,似乎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朋友吗?

      “郑光武,跟周哥都是大湖乡的。”

      飮 “我,我许⯚三多。”许三多看三人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憋了半天说㺋了一句。

      뭀 周向杰和成才叹了一口气,不管许三多相互之间攀谈起来。

      一番交谈下来,果然成才的性格跟电视剧里差不多,为人圆滑处世世ᒗ故。

      周向杰对成才没有不喜,反而觉늦得很正常,只是相比同村年轻人成才生活条件优渥养成的毛病,在成才眼中只有自己,只有自己的ੑ目标,自己周围的人和事都是他脚下的台阶。

      似꣰乎周向杰刚才劝说许三多的话,让成才对自己很好奇,开始打听α周向杰的情况。

      还向许三多借了周向杰买的书,只是成才看了几眼就不感兴趣了,毕竟书哪有푉电视和电影好看,对成才来说书本上的内容太枯燥了。

      对自己的情况,周向杰只是挑简单地说了촽说,ણ不过成才还是从郑光武嘴里知道周向杰不少事情。

      当然从郑光武눘嘴里知道的情报,都是前任资料,早就过期了,成才却在了解굱后对周向杰的兴趣大减。

      就算是在成才眼里,郑光武话里那个人,似乎跟村里混子差不多,典型的代表就是许三多的二哥许二和了,根本没有交好的必要。

      儛新兵换完火车,因为跟拉装备的车合在一起,大家只能在装货的൫车厢里铺着垫子席地而坐웢。

      虽然人多了,因为没有班长约束,车厢相比刚才的气ﰕ氛却是热闹许多,大家都三三两两聚在一졜起闲聊交谈。

      当然在火车上睡觉就别想多舒服了,作为新魋兵大家都很年轻,周向杰找了蠄个角落睡了一宿Ȥ,随着火䘕车缓慢减速,班长史今拿着手电筒走进车厢大声剑让所有人列队。

      在车厢里灯光昏暗,接着手电筒的亮和门缝透进来的光,一车厢的新兵像誒是被赶鸭子一样,在车厢里站成一排,听着班长史今嘱咐等会不要乱要听指挥按顺序下车。

      ⰶ周믋向杰知道,许三多新兵连的名场面来了。

      火车站稳,被两个早就等在外面的鋩老兵第一时间缓缓打膖开车门。

      火车大门和滑道发出刺耳的尖叫,不过大门一打开这些声音却몀全被车外震天响口号声压住。

      号 논随着口号声还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声靠近,大门完全被打开,早晨刺眼的ꭶ阳光让人睁不开眼。

      前车厢的新兵已经开始按照顺序下车,跟着自己家的班长高声喊着口号。

      不过最吸引人目光的是,在队列一旁一串串钢铁洪流。

      史今看洲着被坦克和装甲车吓뤼到的新兵,心里带着䛵些许笑意,可是还没等史今笑߅出来,一个坦克ꓰ炮口缓缓转动,正好对着周向杰和许三多所在车厢。

      삉 周向杰队列的位置比较靠前,许三多则是在后面,只能听天由命了。

      被黝黑的炮口指着是一种极差的体验,☾只是这些䳈新兵相信眼前这个大铁疙瘩,一定不敢向自己开炮而已。

      只是这些自信归自信,他们现在没谄有相互看看对方的表情都有些苍白。

      就算是有心理准备的周向杰,看着黑洞洞的炮口,也想着如果里面飞出一发炮弹的輐话,情不自禁씉地咽袍了一口口水。

      单纯、软弱的许三多表现最쮬为糟糕,同样许三多的表现也让周向杰很欣慰。

      不知道是昨天谈话的作用,还是许三多看了革命前辈事迹,又或者不想给老爹许百顺和史今丢人。

      许三多缩着身子向后退了一步,导致还算整齐的列队出现混乱。

      好死不死的,恰巧这一幕被七连连长高城看到,对于这个雷㬼厉风行的汉子来说,许三多表现出来的软骨头,是让高城最看不起的一种品质。

      加上父亲是军长的原因,高城身上还带着一股子孩子气剪的理想主义,听着坦克连发出的笑声,高城更是拉﹖不下来脸。

      几步走到门前指着许三多一顿训ᒏ斥,还好这次许三多没有做出投降的㼂手势。

      ᗌ 蛞高城生气归生气,但是这气来的快,去得也快,ㅘ想到坦克连的欺负新兵,扭头又给坦克连的老蒄兵伐一顿臭骂。

      被骂的老兵也不敢言语賑,高城在团里那是出了名的横,面对团长都一ꃴ样横,其他几个摝连长把他当弟弟也宠着。

      最关键的是他们连的坦克在对抗的时候经常被钢七连干掉。啱

      ᛐ 坦克连的老兵也只能灰溜溜地开着坦克跑开궪了。

      关于周向杰收获四百分,八百分商城系统提示已有物品可买,只是现在时间不合适,已轮到他们下车准备去新营房。

      矵站在队伍后面的周向杰心里又有几分欣慰,只要他知道原著中许三多有多丢人,可以说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因为许三多举手投降的行为对于702团来说就是一个禁忌。

      要知道ᢘ当初这支部队协助拍戏,这支部队的士兵,情愿演躺在冰冷地面上的死人,也不愿意演舒服的投降者,当然懧是导演被气得要死。

      可想而知,原著许三多的亮相是有多么震撼!

      춍最后高싩城还是用比较平和的语气欢迎了车厢里的众位新兵。

      只是说完高城要走转头正好看到史今,猛的又想起许三多丢人行为,竟然是在自己的得力干将的车厢,气得也没理会跟自己䝐敬礼的史今,顺鸷势꺯还用手推开了史今。

      周向杰跟在队伍后面满意地笑着,鞭因까为刚才连长高城说完话,系统出现提示。

      开启主线任务

      특ࠪ已完成主线任务(一)入伍。副 藝

      获得主线任务(一)大礼包。

      等꠪到周向각杰下车的时候,看到史今正在擦淠车,估计这台吁就是战车207了。

      就算是不远的距离,周向杰的视力也能看出⣜史今眼神里带着浓浓的不舍。

      随着队伍混进方阵,周向杰不在东张西望口里大声喊着号子,步步紧逼地跟着自己队伍。

      点击打开礼包,看又一次收获的3点属性点。

      辴 周向杰脸上露出笑容,毕竟是主线任务,奖励的东西就是爽,可惜还没等周向杰看完剩下的内容。

      就在这时候,周向杰听着新兵队伍里发出一阵哄笑声,特别是璻周向杰他们的队伍笑得声音最大,似乎想要找回刚才被坦克吓骈得场子。

      周向杰似乎想起来什么,忙得收逎敛表情,可㛮是낑已经晚了。

      “笑什么笑?你们一帮没上揉过车的新兵蛋子,懂个屁。佞”一个二级士官对新兵队圹伍中笑⨯得最灿烂(最帅)周向杰吼道。

      周向吲杰明白自己这算是枪打出头鸟,严肃地回答。

      “报告首长,我没有笑你们,我只是高兴是因为自己终于得偿所愿,进入军营成ꖏ为一名中国人民ഐ解放军,并没有嘲笑你们的意思。”

      “还挺会狡辩㺞。”显然这位二级士官賎不相信周向杰的解释。 㟱

      “如果你‘认为我是诡辩的话,你就当我是嘲笑你好了,反正我解释你不信。”周向杰清楚,误会已经种下,这个时候解释是解释不清楚的。

      訢再者周向杰本来不亏心,至于这些人的如何揣测,꫎自不待言。

      二级士官看周向杰表现强硬,果然脸色有些迟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