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电影在线播放

      “你让站住老子就站住?你当老子傻?!”元若脚下步子越来越快,嘴里还在骂骂咧咧:“老子站住等着被你揍吗?!呸!没品!”

      夜景瑄脸色越来越竓黑,捏在手里的笔啪一声断裂。

      “呵,终于不装了嘛⡏?!”他眸色沉沉,注视着逐渐消失在됂视㱳线里的女子背影,若有᪽所思。

      元若呼哧带喘一口气炨跑出老远,实在跑不动才敢慢下旇脚步扶着树干回头张望,好在身后没见有人追来,元埆若才松出口气。

      而元若前方,以㡰冬一手扶墙,一手捂着肚子满脸痛苦问道:“小,小姐,王爷没追过来吧?”

      ﮯ元若眼睛微眯,靠近以冬,一把掐住她软乎乎的脸脒蛋危险道:“少女,你刚刚有点不讲武德啊!”

      “抚,抚德?”以冬疼的呲牙ᄎ咧嘴,口齿不清问道:“森,森么意屎?”

      㷚 “抛下⏎小姐我,你自己跑的挺快啊!”元若暮手上渐渐使力。쫊

      “痛痛痛痛痛……ꋐ小姐,似你㑯嗦速到三就跑的……ে”以冬眼泪快下来了,委屈巴巴道。

      懔 뼋元若一愣⶚,好像是这么回事……

      松开手,手指有点酸,她在以冬红彤彤的脸颊上摸了큲摸:“我是说数到三,但我说的是一起跑!你拔腿就撂的时候就没注쁞意丢了个人?”

      “小姐我错了!”以冬认错干脆利落,一点不拖泥带水,水汪汪的大眼睛ﺟ看的元若一㧚口气梗在嗓子眼儿,愣是什么脾气都发不出来。

      “算了!找乐子去홟!”元若一摆手,歇了这会儿也缓过来了,她抬步朝前走去。

      以冬登时来了精神,立马跟上:“小姐,什么乐子啊?”

      很快껀,二人又站到了那个荒凉的小院门口,隐约能听到里头传出来的吆喝声。

      㕾以冬嘴角抽了抽毶……

      元若唇角斜斜一勾,朝以冬띀挤了挤眼。

      没等以冬反应明白什么意思,就听一道声音高亢又嘹亮:“王爷,㐄您怎么来了?!”

      喊声还在耳边回荡,元촰若就一脚踹开了┎房门,迈着王八步长驱直入。

      ꪾ 一通操作让以冬直接看傻了眼。

      门内,一群粗布麻衣的汉子听到外头声音早慌了手脚,匆忙间,桌案上赌资凌乱的散了满地。벉

      䥿“你们好大的胆짲子!”又是一声高喝,哗啦,屋子瞬间跪了一地。只零星几个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竫,偷偷抬眼匂看向꫎来人。

      “王,王妃猟娘嗶娘…⍽…”

      一道声音响起糮,众人纷纷抬头。看清来人,满屋顿时响起一片哀嚎。

      “这是什么态㕿度?”元若不满:“昨天刚教育过你们,正经人谁赌?!我今天就是来检查,果不其婳然,又阋让我逮个正着!”

      众人愁眉苦脸。

      ⏜ 刘书韵笑盈盈从人群中挤出来,手里握着三枚骰子,朝元若躬身道:“给王妃娘迹娘请頛安。今儿休沐,要不娘娘也来上캯两手试试手气?”

      㨸“你想拉我下水?!”元若眼神微眯。

      キ 刘书韵依旧笑意盈盈,不紧不慢:“哛哪能了!娘娘,赌场得意,万事顺意!娘娘不试试?”

      元若一脸沉思,瓞像真的在认真思考什么大问题,房间内一片安静。

      转瞬,元䪱若一拍手,皱着眉开口道:“也罢!就来上两局!”

      众人厥倒,心里疯狂吐槽……

      ꇣ 以冬默默捂上了脸。౐

      썎 眨眼已近晌午,男人们一个个肚子闹起了空城计,元若也즍恋恋不舍的被以冬拖回了碧落阁。

      用过午膳,元若刚爬上小榻预备小憩片刻,以冬撇着嘴骂ö骂咧咧进来了。

      “小姐,怀氏遣她院的丫鬟过来,说是牡丹亭的牡丹和芍药开的旺兴,邀您一同赏花品茗。”

      “小姐,那怀氏没按好心思,让勠我去把她打发了!”

      “嗯,你挤说的对!”元若眼皮有些打架,为了躲夜老二,今天起的太早了,又激扬情澎湃玩了一上午,她是真困了。

      “ꠒ我先睡会儿……”

      팠得到指㩉示핖,以䠳冬又气势汹汹出去了。

      牡丹亭外团쁺花紧簇,蝶舞莺飞。亭内二人相依而坐,谈笑间相ᕏ携如画。

      渎 怀烟今冭日身着一袭白色拖地烟笼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飞蝶氅衣,袖口处还绣着天精改致的金纹蝴蝶,훞飘然若仙,气悭若幽兰。

      她发丝只用一根玉簪松松挽着,精致中透着妩媚,显然是用心打扮过了。

      穆王依旧一身弅玄衣,发冠高竖,俊朗又不失威严。

      二人谈笑间,去铟碧落阁传话的婢女回来了。

      “姐姐怎得没来?”见婢女只一人归咣来,怀烟不免有些失落。

      “禀夫人,王妃娘娘睡下了,说是,说是夫人要赏花赏去便是,王⋀妃娘娘没空相陪。”婢女声音不大,说话间偷偷观멊察王爷脸色。 妢

      都知王鹤爷宠爱怀夫人,生怕传话中惹恼了王爷,再被牵连吃挂落。

      怀烟听了婢女回话顿时眼神暗淡:“是姐姐不喜与我一同赏花吗ᴠ?不知烟儿哪里做的不好,惹了姐姐不悦……”

      夜景瑄脸色一沉,抚了抚怀烟后背䘳,声音柔软:“你去管她作甚!”

      “王爷……”

      “好了。”穆王探身,采了朵娇艳的芍药斜斜插进怀烟发髻:“此花,与烟儿极为相称!”

      怀㩷烟瞬间展颜。这是她先前称赞过的一朵,花型饱满,颜色艳丽,极为好看。

      二人的气氛重又甜蜜起来。

      椒 元若一觉睡ᔷ了仨小时,也就是古代的一个半时辰。头昏脑胀,难受的直哼哼。

      以冬听到慓声音端着铜盆进来:“小따姐,你醒啦。”

      太阳斜斜挂在天空,元若收拾利索,趴在嗞窗台望着院外:“冬冬,我们出去走走吧。”

      “小姐,今天不能再去赌了!”以冬掐腰,鼓着腮帮子一脸严肃:“吃喝嫖赌是陋习,小姐头疼,都是因为赌的太厉害!”

      元若嘴角抽了抽:“冬冬,我头疼跟那没关系。”

      倇 “那也不能再去!小姐贵为王妃,怎能整日混迹在一䧾帮臭男人堆里얙!古话说:男困女授受不訏亲,小姐要自持身份!”

      “你῿也赌的挺起劲……”

      “小姐ຝ!”以冬脸一뒹板,元⃧若顿时鵜软下来:“知道了知道了。”

      “这会儿怀夫人应该回去了吧,都近两个时辰了。要不咱也去赏个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