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APP色版

      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划过,骤然玭发艛出的光亮癉,将雨滴也映得惨白。

      这时,两个身着黑袍的人影来到了空港的下方。

      子者乃阳生之初,子时正是阳气始生之时,所獵以这时通常也是一天中最为寒冷的时候。

      “范海辛,你冷吗?”李白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空港,空港的灯火映在他的眸中,星星点点,带着一丝紂说不出的味道。

      툳 “冷?李白,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且不说平常人在此时冷不冷,뙾到赮我们这种地步,不说辟谷也至少百病不篙侵了吧?”范海辛诧异的看着李白,不清楚他的想法。

      李白并未回答他,雨滴落在他的身上,好似击打在青石板上,向着四周溅射开,却又有一些渗进了衣物中,好似如今的੅长安城,一点一点的龟裂开来。

      而这大明떈宫的灯火,如那择人而噬的野兽⎃,正张开他们的梘血盆大口,口中滴落着蚀人皮肤的液体,等待着两人的光临。

      咻——

      㵸一道破风声传来,李白两只虚夹,一支袖箭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箭尾留着一张字条。

      “你来了。”

      没有多余的话,纸上只有这三个字。

      ᣰ 李白与范海辛对望一眼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带着的一丝诧异。

      “还去吗?”范海辛盯着字条,一道闪电瞬间点亮겐了他的面庞。

      李白登时消失在了原地,他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了范海辛。

      “唉——”范海辛也消失在ⷛ原地,只留下一声叹息,被雨水吹散。

      在黑暗中,一道身影来到了两人消失的位置,脸上既有着女子的温婉,周身服饰,又为她缀上了几分男子的刚毅“能写ჭ出那样一手字的人,又怎么会是凶手?”

      声⬆音清脆且动听,像是四下无声时,水滴滴落于水面的清响,又像是清晨时分,山间的鸟鸣。

      大名宫中宫女们来来往往鬧,完成这最后的工作:为女帝整理后花园。

      女帝早已入睡,花园中只有宫女们刻意放低的脚步声。哒,哒的声音有些稀疏,仔细听来,倒有几分安眠曲的意味在其中。

      矬不过,今日女帝并未在主卧内就寝,因为门上的剑痕还未修补完毕,如她这般骄傲之人,是不会允许自己的住所有瑕疵的。

      这时﫬,一名宫女忽然打了一声哈欠,声音刚出口,便急忙用手捂住了嘴唇,脚步声也乱了些许,片刻后,便恢复了过来。

      饒李白与范海辛二人身体没在宫墙的阴影中,看着宫女们来来往往,最后返回了休息处。

      大明宫虽然戒备足够森严,但愪对于二人来说,要潜入进来并不是什么难事,就像是那日潜入进来的人一样,无声无息的就来到了女帝寝宫的门外。

      “走吧。”范海辛眼睛盯着前方逐渐熄灭的灯火,开口道。

      ̗ “先去女帝寝宫。女帝遇刺是在晚上,行刺地点在那里的可能性最大。去那里,应该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李白修长的眉毛挑了一挑。雨水从长袍的帽檐上飃滴落,挂ꡯ在了他的睫毛上,让他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范海辛点了点头,与李白一同前往女帝寝宫。

      픰“大人,有人来了。”李元芳耳聒动眠了动,耳朵上的铃铛发出叮铃的죁声响,甚是好听。他激动的推了推一旁的狄仁杰,说道。矤

      狄仁杰眸光一凝:等了这么久,终于来了吗?

      在这个昏暗的屋子里,李元芳与狄仁杰坐在一起,从午饭后剝完成各种布置,一直到现在,滴水未进。一直在等待着今晚的来人“希望今晚来的是李白吧。否则,不论你李白做什么,也不能打胖消我对你的怀疑了。”

      一道闪电划破了大明宫的黑暗,雨水落在花园里,沙沙的声音,逐渐变㳻成了哗哗的声音,而后,大雨倾盆。狄仁杰觉得,㍃好像自己的心跳,也由先前小雨时的平静,转为了大雨时的滂沱。

      “大人,我们怎么还不出去啊?”李元芳那一双大眼睛看着狄仁杰,狄仁杰的身体紧绷着,像是一支搭在弦上的箭。 

      “我在想,今日,若不是李白的话,透我又该如何?”狄仁杰站在门前,将手搭在门上,推开也不是,不推开也枅不是。他像瑙是站在一间已经着了火的屋子内,推开门带来的风,便足以将它燃烧殆尽。

      “大人,当初你在教导我时,问过我,任何犯人都有可能是我的朋友,如果我要抓的是我的朋友的话,我会怎么做。我记得,我当时回答说,我会尽力枳找到朋友无罪的证据。”李元芳站在一旁,眼睛盯着窗外的雨,眸光中似乎有着当初年少时的热血“你却告诉我,如果是你的话,只要他有罪,便绝对不能放过。”

      “元芳,发信号给程咬金,开始行动。”琕狄仁杰眼中的犹豫被驱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坚毅。他摸了摸李元芳的头“还有,谢槧谢ꍷ。”

      폴 “是!”李元芳笑Ꝭ道᲻,推开门,与狄仁杰一同跑了出去。他们的眼前一片黑暗,门外,好似一片无底深渊,只要踏入,便万劫不复。

      윧 ↯ 他们刚刚出了门,一道黑影便从女帝寝宫方向飞䷭出,剑鞘露在了袍子外。

      戫“追!”狄仁杰只犹豫了片刻,便说道。李元芳便与狄仁杰一同追쩫向了那道身影,他们嫌的身힘后树影摇晃,쑐在闪电的映照中,像是一双要抓住二人的手。

      ᶛ“该走了。”程咬金看到了天空上那一盏明灯,他知道ȵ自己该行动了。与周身侍卫,一同赶往了女帝的寝宫,而等待着他们的,是在女帝的寝宫门外蠏,正在寻找线索的李白与范海辛二人。

      Ს 侍卫们在身后紧紧跟随程咬金,临行时混乱的脚步声,随着第一排侍卫,和着程咬金的脚步节奏,逐渐的趋于整齐划一,盔甲之间相互摩擦发出叮当鲈的声响,步伐统一之后,哐哐的声音,便传入了大明宫的每个角落。

      “这道剑痕中所蕴含的剑意,与我的剑意有七八分的相似,这也难怪狄仁杰会对我的疑虑㟊如此之大了。”李白看酳着门上的剑痕,若有所思。

      “李白,有动静。”范海辛耳郭微颤,배眼睛瞟向了程咬金赶来的方向。

      禁卫军的盔慤甲声越来越近,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范海辛的心率之上,沉静,稳重,但步伐中明显带着几分的急促。

      “禁卫军?”李白的眉头紧了紧,暗自揣度:难不成那封信是狄仁杰给我的?如果是他给我的话,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这狄仁杰好生无耻,今日大明宫ꊉ之行,明显是他下给我们的套。这是一个局啊!李白。”放海星白色的发丝,被帽檐上落下的雨水浸湿,粘在额头上,眼睛却在闪电的短暂光亮下,写出了一丝的怒火。

      雷声响过,近卫军与程咬金的阴影,在另一道闪电的映照下,印在了花瓣上箑,被花与花之间交错的空间切割得细㥐碎。

      տ

      “究竟是何人在此扰大明宫清静?”程咬金手持两把板斧,一只提着,一只扛在肩上。雨水顺着肌肉的线条流下,畋为他描上了几分的粗犷。

      李白숗与范海辛的双眼,隐藏在黑袍的阴影之下,并未转过罐身来。像是两个不该存在于世的幽灵,早已失去了肉㺜体。

      “你们不说⿖话,便别怪我动手了。”程咬金双腿肌肉绷튲紧片刻,而后纵身一跃,来到了两人近前,双斧一旋,带起一阵劲风。

      正在下落的雨水,跟随劲风旋ꍒ转起来,形成了一片没有落雨的锥形펊地域。

      李白与范海辛二人向后一跃,而后,范海辛一道剑气挥出暗红色的剑气,与板斧撞在一起,激起了一片气浪。

      雨水顺着气浪方向飞出,⤚如同一支支袖箭。禁卫军立起盾牌,挡住箭雨,而范海馟辛剑圈一划,一片剑阵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开来。程咬金在箭雨中纹丝不セ动,那箭臣雨将他的身体切割的血肉模덦糊。

      不过下一刻,那些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他的声音混合着雨声,带着一丝浸润駻着血液的沙哑“你是李白?狄大人说的果然不错。”

      李白剑目一凝,未等范海辛说䚽话,他已经摘下了帽子。发丝荡了起来,不过瞬间便被雨水冲散“是狄仁杰让你来这儿的?”

      큐“狄大人神机妙算,心思又岂是尔等可以揣度的。”程咬金声音中带着仰慕。也是,程咬金自觉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所以,他对于狄넷仁杰十分的敬겈佩。

      “看样子,这长安城,是容不下我了。”李白话音΀一落,顿时,剑气纵横,整片雨幕,被左右分割开来。

      ꘺“左右散开!”程咬金大喝一声,禁卫军立即向两边分开,剑气在柱子上划开一道从上至下的裂纹。

      盾牌后的禁卫军见到这个裂纹,大惊失色,暗自ࡘ思索,这道剑气과,砍在自己身上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쳄程咬﷮金也是心有余悸ۆ,刚才的剑气,他虽未正面接触,但ᄧ那渗透出来的剑意,他感觉凌都要划破自己的肌肤一般。

      㠱 霞光从柱后溢出,将李白的剑气全部阻挡在外。

      “放肆!”一道厉喝声,伴随着霞光,传入了在场꜍之人的耳朵,李白与范海星只觉得耳边轰鸣,皆是望向了声音的来源方向。

      “参见陛瞀下!”ポ程咬金与禁卫军见到来者,皆是单膝下跪,喊声震天。

      来人正是长安城的那位女帝,武则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