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线电视剧

      陈衣和秦百首这边一对上手,立即就䟛引起了第七十六世界整个人间的注意。

      䜣二人交战桙的场面实在太过宏膖大曱,不仅是东土大陆,就连西海千岛,南北山界的众生都能清楚看到。

      꺔 ⻹陈衣⛾的飞剑横贯万里,半身黑暗巨人灵象合掌迎击。

      二者碰撞的刹那,高达千丈的浩瀚光环შ如同星河般爆发,横扫天际。

      쥣 这是将成为被载入史册的旷世之釡战。

      若不是受那返古葬仙神魔祭所化뜦的祭坛所困,仅凭二人这一击叻产生的影响,足•以让云荒十六国传承八千余载的文明灰飞烟灭。

      这就是大乘境修者交战的影响可力,陈衣和秦百首这种生死搏斗更是可能造成重启人间的可怕毁걈灭性灾难。

      僃 好在这一㦟切的可能都被返古葬仙神魔祭的炼化祭坛所终止了。

      众生虽然感受不到那场战役的巨大冲击,但还是心怀敬畏地见证着这历史的重要时刻。

      返回圣教的路途中,圣教上下十多万弟子纷纷驻足观望。

      걆 站在最퀑前面的几人中,身穿红衣,长相⛾甜美的萝莉少女神色复杂。

      她握紧手里的长剑,内心思绪澎湃,作为袖衣剑的唯一传人,她自然能够认出那划破长空的飞剑正是袖衣剑的其中一式。

      坦这一式的威力已然发挥出十成,可仍然被那神秘半身巨人灵象的双手架住了。

      可见的她的对手何其흂强大。

      想到这,她看了看站在不远处凝荜望深空的银装圣主。头

      姙 银月圣主感受到痴念的注视,回头看了她一眼,目光中闪过冷漠。

      “一定要赓赢啊。”痴念默默为在远方苦战的少女祈祷。

      ……

       롣祭坛战场,整片大地沟壑被强昪大的力量削平,地表有赤红色变成了赤白相间的奇怪景观。

      陈衣倒退⊌数䬨步,心神一辆凝,她低估了秦百ધ首的实力。

      应该说,她小看了秦百首手里的那尊神像。

      ꜝ 如果没猜错的话,是那尊神像让秦百首的街修为流失速度减缓,而神像自身所具有的神秘力量更为强大。

      与上一次交手完全不同,这次的秦百首硬接了陈衣一剑之后毫궍发无损。

      “陈姑娘,放弃吧。这无相神륭尊乃老夫数万年间用百万生灵意识祭祀而造就,有它ꨭ在手,即便你还ľ是大乘境巅峰,老夫也有把握将你؀镇杀于此!”

      秦百首两眼放光,神色亢奋。

      原来如此。

      陈衣皱起眉头,“你还是修习了魔神府内的魔道秘术。” 齶

      等等! 

      ꋥ 她的目光徒然变得无比冰冷,周身不断流失靠而吞吐的万丈灵潮散发出从所未有的杀意,“你用了百万生ັ灵的意志祀养这神像,其中可有叫陈莫的意识?”

      秦百首愣了一下,随即像是明白了Ȣ什么,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看来陈姑娘所说的需要处理的私事,就是找到这陈莫的残存神识吧。”

      “这老夫恐怕没办法回答﯋你。”秦百首用一副与他无关的语气✆说道,“那百万生灵的意识如此庞杂,老夫如何记得是否存在一个陈莫的人呢?即便陈莫元神真在其囑中,你又待如何?”

      㻨 ퟪ“那你就该死♗!”

      꼟 陈摾衣怀着沉痛和韽愤怒的心境,将袖衣剑往秦百首射杀而去。

      天地间的쎁光芒霎那间仿佛被抽空,只剩下黑白二色。

      飞剑闪动着这倵世间唯一的쑧光芒,如星落凡尘,如神入人间。

      ㌷ 袖衣剑,袖剑第四剑

      ——神袖!

      秦百首的目光变了,天地失色的瞬间,他便感觉到自己被无形的力量锁住了。

      飞剑下一秒降落,如神明裁决!

      “无相双灭紘!”

      秦百首背后的通天巨人灵象一掌横于胸前,一掌如苍天塌陷,朝着没了袖衣剑在身的陈衣拍去。

      漂 这是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

      咔嚓!

      天地ᄨ之间如有感应,一道触目惊心的雷霆ﶹ贯穿苍穹,杀入大地。

      整个人间猛ࢡ地颤栗了一下,凡第七十六世界的众生皆是心神惶恐,这种情绪与生俱来,无法抵抗。

      那是对强者的敬畏,从心灵到元神深处的自然折服。

      剑刺穿了大手,直接贯穿秦百首峾的胸膛。

      这一剑的ꂿ穿透力远超秦百首的想象,身后通天半身巨灵似乎有意识一样从天螆外发出一声震撼人间的毌嘶吼。

      秦百首半膝跪地,双目充血,深受重创的他嘴角却带着得意的笑容。

      几乎在同一时刻9,陈衣那边合天地灵气化剑意筑起了一道剑衣。鋎

      那是袖衣剑的守剑式。

      衣剑,第一剑

      ꭐ——地衣!

      可惜没有袖衣剑的加持,她的防御在无相魔神的쵏大手伣的正面打击下顷刻间便土崩瓦解。

       陈衣眨眼间被大手从高空压到大地深处,祭坛地表즒上氜出现了一个千丈的手掌状的鸿沟。

      鸿沟最深处的中央,陈衣躺在累累白骨之上,浑身是血。

      鐓她的周围也全是白骨,俨然是一片白骨地狱。

      弢 “还是输了吗?”陈衣心中竟没有多少失落。

      她定定望着遥不可及的天空,一层看不见的⊷围墙困住了她的一切,除了等待死亡她什么也做不了。

      这样的无力和绝望在过去三万年里无时无刻不勿在折磨着她,或许到了这一刻,终于可以解脱淞了吧。

      死ቘ亡,消失,何尝不是解脱。

      只是有髧点对不起那个帮了自恒己不少忙的周公子罢橶了。

      ⑔“我不是没有努力过,我已经尽力了。”

      陈衣缓缓闭上眼睛,在意识即将陷入沉睡雖的时候。 쇔

      一股无比强烈的未知恐惧剎瞬间凜遍布她的全身,明明她已经坦然接受了死亡,这样的恐惧的不应该出现的。

      不对攈!㓩

      那不是对轗死亡的畏惧,那股畏惧感,来自天外!

      陈詶衣费力睁开双眸,虚弱无神的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

      겟云荒赤地的上空不知何时被重重黑色流云ዡ覆盖,云海吞吐万里,仿佛一个狰狞的巨兽,不断喷썈涌出玄色雷霆。

      每一道雷霆都如巨龙盘旋,撕裂着人间的苍穹。

      “那是……雷劫!”

      陈衣心头巨震,那个念头仿佛本该就有,自然而然就产生了。

      “那是我的飞升劫?”

      陈衣难以置信,心中不由一阵苦笑,若是쨖无法渡过飞升劫,就会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这是修仙世界三岁稚童都懂得的道Რ理。

      说到底还是会死,就看是秦百首下手更快,还是天혻劫的力量来的更快了。

      螖这一次,她连选择怎么死的权利都没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