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骗电影

      韦小平刚开始看到Ǻ高阳鬼王与其鬼卒们因为拦住狼狮兽鬼王而被阎王爷的封禁咒结﵀打下黑水河,且鬼卒们不是被打伤就是被打死时,内心感到很是自责,毕竟,鬼卒们是└因为帮他拦住狼狮兽鬼王而同狼狮兽鬼王一起跳上黑河岸,才被阎王爷的封禁咒结打着的!所以韦小平内心很愧疚自责。

      当韦小平继续策看下去,看到受伤或死掉ࢯ的㩢鬼卒们被狼狮兽鬼王一썉个个地吃掉后,掉下眼泪哽咽起来。

      ﷊一边的幽冥犬马老大与牛大花看到此情景췟,也不停地生气伤心流泪哽咽!蹮

      恙 딵 最后看到高阳鬼王今竟然也被狼狮兽鬼王慢慢吃掉时,韦小平忍不住哭出声来,情不自㋉禁地㷈伸出右手叫背后的斩魔剑出来向前冲去,欲把狼狮兽鬼王给杀了。婶

      阎王爷看到韦小平持剑⤫向前冲去,立即将韦小平喊住,说道:“小平将军,你不必为高阳鬼王和他婝的鬼卒们难过,这是他们的命,更何况他们之前在阳世时,都是十恶不赦之人,所以在他们死后,因为罪孽深重,本来是要罚他剩们个魂飞魄ꇕ散,让他们连鬼都做不成,但他们又罪不至死,故而惩罚他悝们永久禁闭黑河狱里,永远不得出狱!”

      韦小平说道:“可是,他们毕竟是因为助我䐨离开黑河狱而死뽅,我深感愧疚!更何况,高阳鬼王自从被封禁于黑河狱后,帮过很多过往新鬼开道上岸,一直开了几千年,这足以证明他悔改了很多,而今被这个狼ἰ狮兽鬼王吃掉,涨以后就很少有像高阳鬼王这样大公无私义务帮过往新鬼开褙道了!欣”

      皐 阎王爷略思了Ḃ一下说道:“关于高阳鬼王几千年来一直义务帮新鬼开道之事,我也关注过,我确实也被他在黑河狱说做之善事感动,也曾考虑是否给他减轻츥罪行,但是,没想到现在却出这样之事,怪我来晚了一些!”

      墷 听到阎王爷ㆰ考虑过给高阳减轻罪抦行,韦小平心理更是感到难♶过:要不是因为帮我出黑河狱,高阳贤兄也许将来有一天能减轻惩罚,能从新投胎传世……哎!想到这里,韦小平心䮾理又是一阵疼痛,不停在心里톜自责。

      阎王爷说道:“好了,本王这次亲自来这里的目的,除了给你知道高阳鬼王已经不在,要你以后不要挂念他之外,最主要的是,要施法送你们尽快回到青峰国,尽快回到你的肉体上,ؕ因为你们在黑河狱中,跟狱鬼们打打杀杀,又跟高阳鬼王聊私事,又跟狼狮兽鬼王打打杀杀,耽误了不䞮少时间,故而现在鸑所剩࡝时间已不多,怕你们在回去之路上,又被其它不干净东西䬱挡住去路,盉又耽误行程,砭所以,本王要亲自来施法送你们一趟!”

      听呥到阎王爷要亲自施法送他们回去,韦小平和幽冥犬马老大、牛大花立即跪下对阎王爷千恩万谢!

      阎王爷哈哈哈大笑了一下,右手指向韦小平与马老大及牛大花旁边的地上,立即韦小平他们身譚边立即出现一朵黑白色之祥云,然后叫韦小平及两只幽冥犬踏入黑白色祥云内,闭上眼睛!

      鱤等韦小平及两只幽冥犬站稳껮,阎王爷用手指隔空抬起黑白色祥云,指向东边,说道:走起!

      浟于是,黑白色祥云就载着韦小平他们向东边徐徐飞去。

      ﭪ――――――――――――――――――――――――

      青峰国军营内的将军府。

      韦小平的房间内。

      ਿ现在是正介于寅时与卯时之间,韦小平的坐骑大黄站于门槛边,一双既哀愁又警惕的双眼,一会儿看向床上的主人韦小平,一会儿又看向䪦门外。

      大黄双⽋眼带着ᧆ哀愁,是因为不知道主人何时可以醒ꂼ来釃,今天已经是进入第三天了,主人除了脸色变好了一点外,其它一点动静都没有;警惕是因为,主人是青峰国的一个大将军,主人身受重伤,又身居要职,如果不提高警惕,万一被敌国奸细趁着主人病危之时,偷偷஋进来把主人什麽样了,自己将愧对主人,愧对青峰国国民!

      张小燕此聑时也正坐于韦小平床边,虽然上下眼皮不时地打架,但她仍然不愿意躺下休㭤息。

      连续三늷天来,为了看护韦小纻平,她一直都亲自打理韦小平所有一切,给韦小平喂丹药,洗脸洗脚,换外衣,梳࿸头,查看脸色等。

      有时候和大黄轮流着给韦小平输入真元之气,以助韦小平身体尽快恢复元气。

      此时깼,张小燕因为困得实在没法挺住了,一直前后左右打困的头,突然向床沿趴了下去。

      ⴅ 在张小燕的脸向着床沿趴下去的当儿,一个仿佛由空气形成的透明的人影从门外飘了进来 。

      洬在飘进门噼来的时候,透明般的人影像一阵舒适的뇍微风轻轻拂过大黄的脸。囏

      此时大黄的双眼因为困意的袭击ꥫ,双眼上的眼皮也正在不时地打着轻架。

      忽然,大黄似乎感襹觉到什麽东西轻㬃轻拂过它的脸面一般,那种感觉就像谁在用着一小抓鸿毛在ኪ拂过它的脸上,给它的感觉很是祥和舒服!

      ळ大黄大吃一惊蟌,立即睁开菑双眼,快速地向周围扫去。

      没见到䜢任何东西,大黄就走到韦小平的床边,认真地看着孎床上的主人韦小平。

      헍 这时눌,大黄看到一个仿佛由空气变成似的半벗透明人型,正对髤着躺着的韦小平,吻合地合躺了上去,不到一眨眼功夫,那个半透明的人型就没入了韦小平的身体了。

      “呜——唔——”大黄轻叫起来,并騺用嘴巴在躺着的韦小平前面的苔一尺来愷高的上空划了几划,见没有碰对什麽,感觉自己好像眼花,就又走到门口处,守起빳门来。

      刚刚趴着睡下的张小燕,被大黄的这一吼叫惊醒过来!

      “大黄,出什麽事了吗?”张小燕看向四周,没看到什麽,又看向韦小平!

      这时,韦小平的嘴巴开始动了起来,并发出呢喃的说话声。 稶

      ꗯ“高阳贤兄,高阳贤兄,你什麽这么傻,你都已经看见我跳出黑河岸了,为什麽不离开狼狮兽鬼王,为什麽不赶紧带领鬼卒们逃离开那些狼욌狮콻兽们......”韦小平似乎在梦中一样,迷迷糊糊的呢喃着一簖些张ਝ小燕似懂非懂的话

      “小平哥哥!小平哥哥!”张小燕迷糊中听到韦小平줕说话,立即清醒起来,心中充满激动心情却用着低沉且颤抖的声音叫道。

      靕这时쀟后韦小平已经停下话닗声,张小燕看到小平没反应,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困了,听觉错了,以为是韦小平醒了,于是皅夹了一下自己,感觉自己有被夹痛之感,又对大黄低声喊道:“大黄,你过来一下,刚才你有没有听见小平哥哥说话?”

      大黄听到张小燕激动说话的样子,就将信将疑地走过来!

      “我好像听见小平哥哥说话了,我醒起来看他时,好像他嘴巴有在动,现在却不见动了!”张小燕说道。

      大黄一看,⨏看到韦小平嘴巴又动了起来,立即低吼了一下,然后用舌头舔了舔小平鋍的脸向。

      这时,张小燕也看到了韦小平的嘴尕巴正在蠕动着,立即又喊道:“小平哥哥。小平哥哥,你真的醒了吗?Ţ想说什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