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禅怎么解

      雨夜。

      电闪雷鸣,暴雨倾盆,雨势又快又急,眼前一片朦胧不清。

      林克与乘捕男子,两人正一追一逃。

      站台的另一侧,是一片防止人畜闯进铁轨的铁丝网围。

      乘捕男子显然是个练家子,身手不凡,动作灵活,冲步一跃,连踩三下铁丝,便直接掠过铁丝网,然后人往广阔密林中奔去。

      林克目光微闪,紧随其后,很轻松的翻跃过铁丝网,旋即在后面追赶,死死咬着乘捕男子不放。

      刺客居然敢当着他的面,接连开枪干掉议员们。这要是不缉拿回来,怎么回去交差?刺客简直是胆大包天!

      况且,他心里头有些好奇,刺客的幕后黑手会是何方神圣?

      上次潇洒楼田议员被杀,这次火车站又有三名议员中弹身亡。

      接连不断发生刺杀事件。

      市政厅里肯定有内鬼。

      只有抓到刺客,带回去审问,才有可能将其揪出来,还滨海市一个朗朗乾坤。

      虽独自一人贸然追捕刺客,实在有些危险,但突破《心意拳》第二层后,林克自认有几分底气在身。

      现在的实力比之前可强了一倍不止。即便不敌,也有一定的把握安然撤离。

      他可不信随随便便追个刺客,就能碰到位武林高手。

      思及此。

      林克脚程快速追赶。

      冷冷的豆大冰雨打在他脸庞,寒意入肤,前方黑黝黝一片,只能模糊看见山林的整体轮廓,视线受到极大的干扰。

      但他还是凭借敏锐的五感,准确判断出乘捕男子大概的逃离方向。

      与之同时。

      火车站。

      王恒脸色阴沉无比,正听着手下的报告。

      “队.....队长,三名议员已经丧失生命特征。”有人结巴说道。

      “把他们遗体暂时带回巡捕局。”王恒语气冰冷。

      随后。

      转过头,看向一干大小官员,尤其是晕厥倒地的铁路司司长,周贺。

      眼神极其厌恶。

      若不是有众人在,王恒恨不得把他当场打死。

      真是废物中的废物!

      连乘捕中有内鬼,都不知道。居然捅出这么大篓子,还牵连到自己。

      要知道,这可是在巡捕眼皮子底下刺杀,而且还刺杀成功了三名议员。

      事件影响非常的恶劣,若被人传出去,巡捕局的公信力将大大降低,各大报社会争相报道,引起社会各界的一片哗然。

      这让上头人如何看待自己?

      越想越恨,王恒怒声道:“来人,把周司长押回去调查。”

      随后。

      目光扫视全场,强硬道:“这事,铁路司要负极大责任!”

      “你们也一样,我有理由怀疑,幕后黑手就在你们当中。”

      此话一出。

      大小官员顿时脸色惨白,惊慌道:“王队长,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

      “就是。这事说来说去,是你们巡捕局和铁路司的过错。一个出内鬼,一个保护不力。和我卫生司有何干系?”

      “许兄,说得对。也和我财政司没瓜葛,我只是代表领导来迎接三名议员,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大家都别吵,听我说一句。我说句公道话,铁路司有问题,巡捕局有问题,我们是没问题的。王队长要把我们扣下来,这不合规矩吧。”

      “...”

      一时间,众官员议论纷纷,打着太极将责任推来推去,最后经过统一商讨,把皮球踢给了周贺和王恒。

      只不过现在周贺晕厥过去,且片刻白头,脸上苍白无力,显然身体彻底垮了。即便醒来,也是够呛。

      最后问题还是落在王恒头上。

      谁叫他的那支小队是最靠近议员的,就守在车厢出口。

      不怪他,还能怪谁?

      周遭几个巡捕局其他的队长,一点都没有上去帮忙解围的意思,皆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谁让王恒平日出尽风头,这次还主动和上级申请要守卫出口。

      这下好了吧?

      出大祸咯!

      有人心中冷笑,巴不得王恒早点倒台,日后还可以少个竞争对手。

      王恒对此,自然心知肚明,即便他现在有苦难言,但还是得尽力弥补。

      这么大的黑锅,他一人可背不动,只有把其他人一起拉下水,才不会被上级当弃子扔出去。

      “哼!”

      “你们明显就是做贼心虚!”

      “议员们的行程和时间,都是保密的,只有各部门的领导才知道。今晚刺客明显是有备而来,指不定背后就是你们安插的人手。”王恒气势汹汹。

      话完。

      不顾官员们的反对,直接带人请走问话。

      只要这些人捏在手上,到时侯自然有办法分担些压力。

      王恒双眼微眯,心绪百转。

      恰时。

      方辛悄悄来到他身旁,小声道:“王师兄,林师兄去追刺客了。”

      “噢?他还没回来么?”王恒拧眉,疑问道。

      他以为林克只是追一段路程,应该能很轻松的把刺客逮捕回来。但没想到,过去这么久,还未回来。

      方辛摇头道:“没有。我带人赶过去看了,林师兄和刺客都跑得没影。估计是钻进山林之中。”

      顿了顿,又接着道:“王师兄,要不要派人手进山搜查一下?”

      王恒抬头,望着站台外连绵不绝的大雨,思虑许久,出声道:“可以,你等会带上几人进山。遇见刺客,尽量生擒,不行再开枪击毙。”

      “是。”方辛应一声后,匆匆点了几人,转眼冲进雨夜之中。

      看着他们背影逐渐消失,王恒转过头来,强硬带走这些官员。

      索性局里一众高官和探长被其他事所困扰,今晚都没来现场,有足够时间思索该如何应对眼前困境。

      ··········

      转眼间,二十多分钟过去。

      林克和乘捕男子早已进入山林的深处。

      依旧穷追不舍,丝毫没有放弃。

      像这样一直尽力奔跑,若是普通人,早就累得筋疲力竭,但林克身体各部位已经过两次强化,进化,体力并未减少多少,只呼吸稍稍有些急促。

      倒是前面的乘捕男子,速度有些慢了下来,显然是消耗了不少体力。

      二者间的距离在不断拉近。

      乘捕男子的后背,在林克眼中愈发清晰,并能听到其喘气的声响。

      “兄弟,何必苦苦追寻?我与你又无深仇大恨,你是吃粮当差,我是收钱办事。我俩井水不犯河水,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过去吧。”

      乘捕男子低沉道:“只要你放我一马,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

      金钱?

      林克不管不顾,继续闷头追赶。

      “你是要跟我杠到底了?”乘捕男子咬牙切齿,“你这么有把握和我斗?到时候鹿死谁手尚不知道!”

      “多嘴!”

      林克眸光中寒芒一闪而过,脚一踏地,猛然飞身跃起,硕大的拳头直冲乘捕男子后背而去。

      乘捕男子忽觉身后有一股恶风袭来,顿时心中一惊,知道此事不能善了,他与林克之间,必有一场生死搏杀。

      旋即。

      连忙回身一拳对轰!

      嘭!

      林克倒退一步,而那人连退三步才止。

      他面色阴沉,甩了甩手,缓解有些酸痛的拳头,狞声道:“好!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送你上西天!”

      话未完。

      他右手一翻,凭空多出一柄小刀,旋即反手抓住,摆出一个欲要攻击的姿势。

      身为刺客,他身上都会多带几个小型刺具。毕竟刀多不压身,这不,现在就用到了。

      林克目光闪了闪,沉声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想知道?问你妈去吧!”

      乘捕男子面孔狰狞,怒喝一声后,脚步连踏,很快冲至林克面前。

      随后。

      一个旋身踢,整个人在半空中翻转过来,以凛冽逼人的气势,右手小刀狠狠扎向林克的胸膛。

      林克眉头一皱,身子往右一转,雪白刀刃恰好从其眼前砍下,这一击却是落了空。

      但这还未完。

      这乘捕男子显然是玩刀高手。

      他见林克躲开后,迅速一挽刀花,从竖刺改为横捅......

      此刻。

      漆黑的夜幕,电闪雷鸣。

      雷声格外暴躁,似要将夜穹撕成两半。

      那时不时的瞬间光明闪耀,照亮了雨夜山林中正激斗的两人。

      唰!唰!唰!

      尖锐的出刃破空声。

      乘捕男子双目通红,神色凶狠,歹毒,他出刀速度极快,宛如游龙出渊,每一次出刀,都轻易将雨珠急速切为两瓣,刀刀挥向林克致命要害。

      林克运转劲力,腰身连连扭动,时而往左,时而往右,时而低头,时而弯腰......一次次灵活躲开攻击。

      人行步间,动作行云流水,畅顺悦目,显示出极好的武功功底。

      他小心翼翼的避让着,没有贸然出手,因为并不知道乘捕男子的刀刃上是否有剧毒。

      万一刺客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硬是要给他来一刀,这可就不美好了。

      是以。

      出拳机会只有一次。

      一拳就要打得对手没有一丝反抗能力!

      “来啊,不是很厉害么?”乘捕男子发了疯一样的攻击,“老子今天就要把你弄死在这里。”

      林克心头沉稳,微微眯起眼,尽量不让雨水入目,否则会干扰自己的视线,这对场上的战斗是极为不利的。

      同时人脚步后撤,暗暗寻找可出手的时机。

      忽然。

      他神色一动。

      原来当乘捕男子挥刀的刹那间,中门空出,这可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事不宜迟!

      林克眸光杀意闪过,双腿踏住实地,感受着大地之母传来的那股厚重、沉载、苍劲的支撑力,全身劲力爆发,手臂肌肉扎结,青筋根根暴起,宛如森山老林中苍天巨木的根须,蔓延扭曲开来。

      随后。

      以惊人的速度,拳影一闪而过,直冲对手空门而去。

      噗嗤!

      乘捕男子顿时面露痛苦,口吐鲜血,轰然被一拳打得胸骨断裂,倒飞出五六米不止。

      “你.....大....内的拳......”他眼神惊疑不定,捂着胸口艰难说道。

      话完。

      知道自己不是林克的对手,旋即心生死志,便举刀往自己脖子上一转。

      人当场毙命!

      快得林克都来不及出手阻拦!

      他急步赶来,探了探乘捕男子的鼻口,已然没有呼吸,脖子口的刀痕还汩汩流出殷红鲜血,与雨水混杂一起,流向低洼处。

      神色阴晴不定的林克,双手开始在尸首上摸尸,可是一番寻找后,什么都没有找到!

      良久。

      他怔怔起身,寒声道:“这莫非是死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