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条麻妃迅雷地址下载

      黑暗降临,曲竹发现自己现在完全失去了对角色身体的控制,系统顶替了他进行接下来的操作,约莫隔了个十几秒,无边的黑暗撕裂开了道小口,一张一合,隐约透露出其中忽明忽暗的景象。

      随着不断的开合,这道缝隙是越扩越大,外界的强光疯狂涌入曲竹视野,这种感觉就仿佛瞎子重见光明一般,一时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光癫痫”了。

      又过了几秒,情况终于是好转了不少,模糊的景象逐渐变得清晰,视野左右晃了晃,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似乎是间医院的病房。

      【任务2(主):逃出轮回*已完成*】

      【主线任务已全部结束】

      【接下来会播放您通关的结局,CG播放完毕后,你将被自动传送出剧本】

      角色醒来后开始努力尝试从床上撑起自己的身子,然而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不过在视野颠簸的过程中,曲竹注意到角色身上被插满了许多管子,边上接着台功能全面的心率检测器,上面标有很多数据,但他只能看懂其中很少一部分。

      “刚才果然是在做梦……”曲竹自言道,不过这话也就只有他自己能听见,“这么多诡异的现象,也只有梦境才能对之做出一个完美的解释吧。”

      角色的动静似乎是惊扰到了房间外面的人,很快就有个戴口罩的护工推门走了进来,看见床上的角色正努力撑起身子,那人直接在原地愣了好几秒,而后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人触电般转身跑了出去,口中还嚷嚷着“xx医生您快来看啊”。

      这时角色终于使上劲将身子立了起来,晕乎乎地环顾圈下四周,他发现床边的台子上有份报告样的纸质材料,拿到手里仔细一看,其封面就基本解释清楚了出现目前这种状况的原因——

      PVS情况预测报告。

      “PVS”是医学上对“植物人”症状的术语专称,虽然曲竹不是很懂这方面的知识,但由于在现实生活里的工作中曾碰见过伪装成此类症状的案件嫌犯,办案过程中又正巧查阅过相关的资料,所以他对这三个字母恰好不陌生,很显然,他先前所经历的那一切应该都发生在这个“PVS”患者的心理世界之中,换言之,他扮演的角色实际上只是这个患者臆想出来的。

      无论是棺材、海水还是贯穿始终的孤岛元素,实则都只是对角色心理状况的一种反馈,就比如“棺材”,曲竹认为这种环境的形成应该是源于一种因PVS而导致的并发性抑郁症,充满压迫的窒息感就仿佛将人关在狭小的空间之中,动弹不得且喘息艰难;环水的荒岛则是对角色心理处境的一种具体表现,孤立无援且毫无希望。

      而曲竹在心理世界中的一次次重生则拖进了角色与现实世界的距离。

      棺材变小、岛屿形状逐渐规整于床的模样、看护椅代替物沙滩椅出现、床单代替物地毯出现,甚至于棺材里直接出现了枕头……这一系列的状况无疑都是对现实环境的映射,至于植物人的意识中为什么能感受到现实世界的物品,这应该就要归结于系统了,毕竟剧本服务的本质对象仍是玩家,所以出现这种“意念感知”的状况来帮助玩家推测剧情背后真相也不足为怪。

      当角色拿起报告档案后,整个画面都放大聚焦到了纸张上,随着一次次快速的翻动,大量信息从档案里被系统用漂浮的方式提炼了出来,长到句子,短到词组,样式是五花八门的,但中心释义全部相同,无一例外都是在表达一种“放弃吧,肯定没救了”的消极思想。

      如此一来,便能理解那护工先前为什么会产生那种反应了。

      画面一转,环境是变化到了件并不算宽敞的房屋内,此时曲竹的观看视角变成了第三人称的形式,画面的中央,坐着个女人,她身前摆着份纸质档案,虽然看不清上面写了些什么,但从之前呈现出的情节以及远看的大致外观进行推断,应该就是曲竹刚才看见的那份PVS情况预测报告了没跑了,女人手里握着笔,看样子似乎是准备签写些什么。

      笔就握在手中,但抬起了好几次,女人都没能在纸上写下任何东西,眉头紧锁,焦灼且纠结的情绪溢于其形表,没有销魂落寞的叹气,也没有声嘶力竭的哭喊,眼泪顺着女人的脸颊滑下,逐渐融入窗外投射进来的夕阳光芒中。

      时间仿佛暂停了一小会儿,十几秒后,女人将笔放回了桌上,接着她将身前的档案闭合复原。

      “感谢她没有放弃我。”

      曲竹的耳畔突然响起了道沧桑感十足的男性嗓音,不用说,这肯定就是这个剧本里男主角自己的声音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曲竹不得不感叹这声音实在是太动听了,他一个男的听了都感觉虎躯一震。

      好吧,这词似乎不是这样用的。

      管它的,总而言之随着这声旁白的出现刚转场的画面是再一次以溶接的形式切换为了另一段影像,画面中,女人先是到医院向治疗医生表明了“坚持留院观察”的决定,并且用各种卡东拼西凑地缴纳了一笔不菲的费用,接着,她返回家中,从抽屉里取出了一叠便签和一支笔,并在最顶部的一张上写下了段娟秀的小字。

      画面放大,其上的内容是清晰呈现在了曲竹的眼前。

      【不管有没有希望,我愿意等下去】

      视角扩张,女人用手撕下了这张便签并将之贴在了屋门内侧,而后影像时间开始快进,女人的身影开始在屋内各处浮现,很快,整个屋子都被贴满了便签,这仿佛是女人与男主角之间特殊的交流方式,没人应答,但却宛若陪伴身边。

      好吧,说俗点儿就是人格分裂产生幻觉了。

      破坏掉这也并没有多煽情的气氛总归是有些尴尬,但至少最后展现在曲竹眼前的结局还是好的:家门打开,男女主人公搂抱着从屋外走了进来,当然,厌恶吃狗粮的你也可以把这种情形理解为“女人趁老公住院把隔壁老王领进了门”,将整个故事的色调变绿,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结局都还是好的,因为没有在心理世界中开枪打死自己,男主角残存的挣扎意识得以保留,所以才有了现在的……

      起死回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