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成人版ios

      “别叫他走了,缠他一阵。”

      易尚延哈哈大笑,手中长剑一改守势,招招夺命,步步进逼,与心神不宁的乐默之战了个不分上下,乐默之连退几次,又被边上的冷箭给逼得退不出去。

      索性一咬牙,乐默之横刀一磕,挡开长剑攻击,闪身扑向五丈外一直躲在易尚延身后兜圈子的黑大个,攻城车烧了便烧了,反正有蛮虎那蠢货顶在前面,怪不到他头上。

      再则有两个炼体士缠着,他也没办法安心救火,还不如先报大仇。

      易尚延招式并没用老,斜着一刺,“嗤擦”,在扭身躲闪的白袍汉子右肋划出一道长长伤口,却也被以伤换得先机的白袍汉子,游鱼一样脱出了他的攻击纠缠。

      “黑娃小心!”

      易尚延挺剑急追,听得一声弦响,便见跑在前面三丈外的白袍汉子,身形摇晃,差点闪出重影,脚下却一个趔趄,闷哼一声,显然还是没有闪过箭矢攻击。

      易尚延大喜,黑娃那家伙还真是神奇,与他近身放对的北戎修者,还没见哪个不吃亏的?

      如此好的机会,他自不会放过,挥剑朝着白袍汉子背心狠刺。

      乐默之看着近在眼前,慢悠悠取箭身体摇摇欲坠的黑蛮子,心中恨得要死,他相信自己这次定能闪过近身一箭,却不料黑蛮子不按常理出牌,一箭射中他的大腿上,太他么阴险。

      伤了腿,他速度大受影响,还如何对付两个修者?

      听得身后劲风袭近,他左脚一点地面,右手银刀反着一劈,身在空中,挡开易尚延的一击。

      借力飘落到左侧丈余外的城头箭垛上,见那黑蛮子脸带讥诮,慢悠悠抬起弓,他一个翻滚,往城下滑去,又是一败涂地,乐默之满腹酸涩和悲哀。

      大腿中这一箭,也就更加能够交代过去,他已经尽力,都怪蛮虎不得力。

      易尚延追去墙头,长箭归鞘,正准备取弓,却听得“噗通”一声,忙回头,见黑娃一跤摔在地上,右手抓着的箭矢都掉了,易尚延吓了一跳,纵身跳去,叫道:“黑娃,你怎样?哪里受伤了?”

      “没……扶我坐起,有点头晕……让我调息一会。”

      “哦哦。”

      易尚延赶紧把黑娃扶得坐正,黑木弓放他身前,盯了一阵,见黑娃气息粗旺,身上热气腾腾,才松了口气。

      他猜测与黑娃的功法或许有关,站起身,挥手让两头围观的士卒们赶去东头救援,都围着这里有什么好看的。

      把两个固本境巅峰修者赶下城去,攻城车又着了火,攻上城头的北戎士卒只是疥癞之疾,掀不起多大风浪来,他迟片刻过去,也不打紧了。

      两道身影沿着内城墙头,飞掠而来,到了近处,两人几乎同时停下。

      来的是单立文和青衫修者。

      “他怎么回事?”

      单立文挥手让青衫修者先去前方城头,问道。

      青衫修者木着面孔瞥一眼没有受伤的黑大个,没有说什么,纵身跃到对面墙头,几个起落去得远了。

      “他大战好几场,有些脱力,让他歇息片刻。”

      易尚延低声解释,又道,“老单,我守这里就可以了,你去忙吧,我和黑娃干掉了三个,驱逐了三个厉害家伙,其中两个固本境巅峰,嘿嘿,厉害吧?”

      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在老单面前,易尚延哪用得着收敛。

      把赶走那个叫蛮虎的功劳,都算头上了,黑娃不是射中那家伙一箭吗?

      “哦,这么厉害?了不起啊!”

      单立文笑着竖了个大拇指,他还一直担心这头的防守,没想到被两个弓手给提前解决了,看一眼气息正常的黑娃,笑道:“让黑娃多休息一阵,有我和宋牧,可以给北城其它吃紧的城头支援。”

      挥了挥手,往东头飞奔赶去。

      易尚延跳上墙垛,看着那道青色身影在混战的士卒堆中,挥剑大杀,很有些眼热,再回头时候,发现黑娃睁开眼睛抓着黑木弓站了起来,忙跳下来问道:“怎样?黑娃,还头晕吗?”

      常思过对于自己走三步就晕的毛病,也很无语。

      或许,等修为高了,步法再练熟悉点,会有所改善吧?

      面对乐姓男子,他不敢只走两步再射箭,那家伙上次吃了一亏,还如此有恃无恐,恐怕是想到应对的法子,他是临时改变主意射腿,否则还真有可能射不中那个闪得奇快的家伙。

      “没事了,多谢易兄,走吧,我那朋友不知怎样了,得去看看。”

      易尚延见黑娃纵身跳到外城墙垛,当先往前跑去,取箭在手,跑得还是那样姿势古怪妖娆,不见其它异常,便把心中的一句建议,又给憋了回去,长剑归鞘,边跑边取了弓在手。

      常思过没有理会青衫修者和单立文对困在城头北戎士卒的单方面屠杀,他先前跃起时候,注意到穆双全是站在两架巨大的排弩后面,于是高声叫道:“老穆,老穆你在哪?”

      目光一下子找到两架被撞得歪倒的排弩,跳过去,看到三丈远的墙边,有两个士卒正举盾护着浑身是血昏迷过去的老穆,身形一闪,到了近处。

      老穆断了半截胳膊,裹扎的布条还在往下滴血,脸上几乎没有血色。

      忙叫道:“易兄,快来帮忙,给老穆止血。”

      他空有一身真元,却没机会学会截脉、止血、粗浅疗伤等运用手法。

      易尚延搭弓射杀一个北戎小头目,闹哄哄厮杀吼叫声中,听得常思过叫他,赶紧从众多士卒头顶跳过来。

      只略一扫视,出指连点几下,止住穆双全断臂流血。

      无视两名一脸感激的士卒,再抓住穆双全右手腕,搭脉片刻,易尚延眉头微皱,“得赶紧送下去,他失血过多……算了,我用真元替他护住心脉,先送他下去治疗。”

      从小卒手中接过穆双全,易尚延用双手平稳托着,没让常思过插手。

      他已经看出黑娃不会这些初浅的真元力运用,对那边的单立文叫道:“老单,我和黑娃送个朋友去检伤舍,很快回转。”

      单立文回头扫一眼,看清穆双全额头上的刺印,和穿着的轻甲,是一个不认识的破贼军伙长,挥手道:“去吧。”

      这处城头,折损了破贼军和四荒城各一名炼体士,可见先前的战况凶险。

      也幸亏有先见之明,让老易和黑娃搭档,才解危难于未然。

      易尚延两人纵跃到墙垛,往西头快速奔去。

      整个北城也就三条蹬城道,救人如救火,耽搁不得。

      当然也得有炼体士朋友,才能享受战事还没结束,便把伤者提前送下城头的优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