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直播邀请码怎么弄

      弘治皇帝看着地上跪着的王宝,笑着说:“王宝,太子既然给了你们银子,切莫辜负了太子,日后好好服侍太子。”

      “是,奴婢日后一定好好服侍殿下”,王宝刚忙说到。

      “好了好了,都退下吧,朕有些乏了”,弘治皇帝露出一副乏样,众人纷纷告退。

      暖阁里,弘治皇帝闭目养神,萧敬在一旁悄无声息的在一旁斟了茶,弘治皇帝猛然开眼:“去,把太子的折子拿来。”

      萧敬赶忙拿来,弘治皇帝细细翻阅,很快一个时辰就过去。

      萧敬在一旁看时间不早了,开口提醒到:“陛下,天色不早了,是不是……”

      弘治皇帝放下折子,舒了一口气:“太子终归还是年龄太小了些啊。

      大伴,去查一查顺天府宛平县县令,看看此人是不是有什么不法之事。”

      “是”,萧敬小心翼翼回到。

      弘治皇帝突然再次开口:“大伴,你说你的利在哪?”

      “啊奴婢,奴婢……”弘治皇帝冷不丁一问萧敬也不知道该如何回。

      弘治皇帝替萧敬说到:“你的利就是坐稳宫内第一人的位置啊。

      所以啊,朕还在东宫时你就跟着朕,你也最懂朕的心思,朕渴了,你就把茶水送到朕的面前,朕要是乏了,你就给朕讲上些京师趣事给朕解闷。

      你有利,就是刘公,谢公,李公都是有利益驱使,他们的利是什么呢,朕想来他们已经位极人臣了,生前名有,这要的,就是死后文正美谥啊。

      朕是皇帝,有百万之军,有不计其数的财富,能给美名,高官厚禄,所以啊,朕能驱使天下,治理天下。

      太子小小年龄,能想到这已是极为不易了,可惜啊,太子还是没能清楚,天下能坐稳,是小民利在前啊。

      大伴,从宫里拨五百两给东宫,好歹也是个太子,怎么能没有一点银子。

      嗯,算了,拨两百两吧,五百两着实有些多了。”

      萧敬领命下去,朱厚照前脚回到东宫,后脚银子就送来了。

      朱厚照乐呵呵的谢恩以后,不由的腹诽起来,自己这个老爹也太抠了些吧,要知道历史上弘治皇帝留给正德朝的內帑可是有几百万两啊,正德一朝又是修宫殿,打鞑靼,平宁王之乱,还几下江南都还没有败完,这么就两百两银子打发了自己。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啊,东宫账面上的银子都被自己拿来收买东宫人心了。

      朱厚照刚开始时壮志凌云,既然自己是天选之子,那必定要赶出一番大事业了。

      可没过两天,朱厚照就有些惆怅了,自己是太子,是储君不假,可问题是十一岁的混蛋太子能做些什么啊。

      朱厚照不是没有考虑过等自己登基以后再开始自己的宏图伟业,可现在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啊,弘治朝中勋贵的话语权全部丧失,彻底沦为了朝堂上的吉祥物,文官全面夺权的开始,等到正德朝,怕是有些晚啊。

      朱厚照认识到,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朝堂上有话语权,但这一关最难过的不是弘治皇帝,而是文官。

      自是弘治皇帝唯一的嫡长子,父子二人之间与一般帝王截然不同,弘治皇帝恨不得自己这个太子早早懂事,可文官那,他们希望的,是一个安心学习的储君啊。

      况且现在最为重要的是,自己虽然贵为太子,地位尊贵,却是没有自己的班底。

      如今八虎尚未形成,自己首要做的,就是使的东宫上下的太监宫女归心。

      可这件事哪里又想着的那么简单,朱厚照最早想的拿钱砸,利益最好的外化就是银子,自己好歹也是太子,银子这东西,到什么时候也都是好的,就是拿钱砸也得让他们跟着自己。

      可当刘瑾把东宫的账本弄来一看,朱厚照当场秧了,整个东宫场面上不过两百多两银子,东宫上上下下加起来将近三百人啊,均下去一两都不到啊,自己堂堂一个太子给手下人发福利就发不到一两银子,丢人啊,掉价啊。

      刘瑾见朱厚照这般样子,小心翼翼解释起来,原来东宫的花销是东宫自己的皇庄负担的,只不过现在由御马监代管,东宫的开销就有宫里负担,陛下节俭,自然不会有太多的银子。

      朱厚照暗叹一声,看来现在唯一值钱的,就是自己这个身份了。

      朱厚照让刘瑾传下去,东宫所有的奴婢分好队伍,自己一一要畅谈,刘瑾虽是不知朱厚照还是何意,但还是传了下去。

      最开始东宫的奴婢们听说太子要接见自己,一个个都是不知所措,他们可都是宫里地位最低的人啊,等进去时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可出乎所有的意料,太子和蔼可亲,询问些个人基本情况,家中状况,若是家中有困难的,太子亲自送上几两纹银,还对不住说到:“些许心意,补贴家用,日后还有问题的话来找本宫。”

      收到钱的太监宫女一个个跪地磕头感谢太子殿下的大恩大德,就是一两银子都没有领到的,朱厚照也会亲切交谈两句,让其感受到自己的温暖。

      朱厚照显而易见的感受到这些日子东宫奴婢的对自己的态度有着显而易见的改变,之前只是单纯的恐惧,害怕,现在,却是多了一丝亲近。

      而收集到的资料,朱厚照整理以后就做出来东宫调查报告,这一份报告才是重头戏啊。

      一来是为自己造势,文官不可能让一个十一岁的昏庸太子进入朝堂,但是,一个十一岁的天才是没有理由的。

      与此同时,自己老爹认为自己是个天才,这更为自己铺平了接下来的路。

      毕竟,人们不会质疑天才,只会觉得自己水平不够。

      至于杨廷和,那只不过是个引子,附属大礼包而已,要是能把他拿下最好,拿不下自己也无碍,想来自己的爹对杨廷和也会有些看法了,种子已经埋下,慢慢等着发芽就行了。

      在这说了,一个失去储君信任的东宫詹事还有什么前途。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通过这份报告以小见大,土地兼并,贪官污吏,只有让弘治皇帝直接清晰的感觉到文官的棘手,接下来的事,才可能让皇帝成为自己的后盾。

      朱厚照让刘瑾把东宫奴婢都召集起来,告诉了他们宫里给东宫拨了两百两银子,朱厚照笑吟吟说到:“这是父皇拨给东宫的,理应由东宫每一个人分,就是条狗,也是东宫的狗,那也得买两斤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