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版本视频

      “李师~!李师~!弟子错了!”

      没搭理跪地磕头的钱如年,他对这货为数不多的好感一朝散尽。上前几步,搀扶起了跪地拜谢的持剑武师。

      身后有人提醒道:“韩安修,焦城世子,武道六品修为!”

      微微转头瞥了一眼说话的女人,李长安没有说什么,好生安抚道:“韩武师请起~!我想今日种种,郭掌院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

      “不敢~!”

      原本对这位跪地感谢的武师,李长安还是有好感的。

      毕竟,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在第一时间拔剑救人,哪怕是自家后辈,也说明他坏不到哪去。

      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施展“丹青符术”的又是谁。

      对这种不畏强权的人,李长安虽然自己学不来,但确实是真佩服。

      可他接下来的话,差点没让李长安闪了腰。

      “小希是修嫡子,更是父亲最喜爱的孙子,实力低微,刚入九品,修也是一时心急才出手。毁坏神作本就不该,修定禀报家主溢价赔偿,并即刻送出七品八品武士各一位。”

      “尼玛!你认真的?自己的儿子不能死,再找实力高的赔偿俩?这是什么鬼操作?在你们眼里,人命究竟算什么?...........”

      李长安忽然有点头晕,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些人打交道了。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难道人与人之间,真的就要这么冷血吗?

      李长安在台上站了很久。

      在他的身前,除了不知所措的韩安修,还有钱如年,掌院郭仲安,以及不知何时到来的钱伯长,等等等,很多人。

      他们全都跪着,搞不清状况。李长安的哼哈二将,更是将韩安修夹在中间,不停的往他脑袋上看。

      其实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很简单,只是李长安一直不愿意接受罢了。

      不说他的前身李肃,有何种人生过往。

      就是他重生后,从阴鬼峰山寨开始,这一路的人生经历,就已经非常简单明了的告诉他,这究竟是个什么世界了。

      只是你让一个生在红旗,长在新世纪的现代人,去真正接受这个人吃人的事实?对不起,除非他本身就有心理问题。

      可李长安明显没有心理问题,所以他要是能接受这个事实,那就真是奇了怪了。

      受不了怎么办?

      改变吗?你有这个实力吗?

      “至少,至少也要让人,活的像个人吧?”

      李长安已经快要人格分裂了。

      理性告诉他,要适应这个世界。毕竟,他自己已经是特权阶级的一员,至少在三河府,他绝对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

      可放眼整个魏国呢?放眼“山南五国”呢?放眼整个世界呢?他是个啥?

      想改变,就要有实力。单纯的靠说服?那是没用的,必须要成为制定规则的人。

      这个人不是王朝,不是军队,而是“仙师。”

      李长安已经不再是小白,他已经知道了“仙师”后面有门派。

      四十多年前的那场战争,与其说是王朝间的争锋,倒不如说是门派间的资源之争。

      想要改变现状,李长安不仅要干翻“仙师,”还得打服他们身后的门派。

      自己有这个实力吗?

      没有就修炼,让自己真正站在世界顶峰,成为制定规则的人,做到言出法随,无人敢惹。

      终于,重生后的李长安找到了人生目标。

      这时候,他忽然发现曾经的自己很可笑。

      在一群低阶修士都不是的凡人中称王称霸,满足于几十枚下品五行石的收获,并自以为有多了不起............

      “呵呵~!”

      想着想着,李长安忽然扶额而笑。心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些天,怎么连他前世的求知和长生都忘了?

      唯一还站着的,就是他身后的女子。

      她叫赵紫嫣,尽管文书什么的还在路上,但她已经知道,自己被许给了大宗师做妾。这个大宗师,就是眼前这位扶额而笑的人。

      起初,她并不开心,因为她有自己喜欢的人。

      再说了,哪个大宗师,不是最少七老八十的。跟这样的人生活,又怎么会有人生乐趣。

      她也不缺反抗精神,哪怕知道悔婚会惹大麻烦,甚至可能给他们赵家带来灭顶之灾。可她最终,还是将自己面临的困局,以及想法,告诉了自己的恋人。

      可惜,迎接她的,不是安慰,更不是私奔,而是“划清界限。”

      她实在无法想象,那位所谓的年轻才俊,只听了一句自己被许给大宗师为妾后,居然就直接跪在地上,求她不要将两人之前的爱慕说出去。

      最后,还厚颜无耻的让她找机会,让大宗师收他为徒时的场景。

      那一刻,她心死了。

      只是原本以为的七老八十却并不存在。对方不仅比他年龄还小,修为更是高的无法想象。

      仅仅只是一篇从未听过的《入神经》,就让很多人提升了实力,还当场收了两个徒弟,十八个家将家臣。

      那一刻,她认命了。她知道,自己是跑不了的。

      她们赵家想生存,离不开这样的人,只要她敢悔婚,赵家必灭。

      到那时,根本就不用他动手,只要有一丝风声传出,今天在场的这些家族,全都会蜂拥而上,将早已没落的赵家撕成碎片。

      也正是在那一刻,她彻底屈服了,如同真正的妾侍一般,站在了他的身后。

      接下来,就是震撼。

      是的,震撼!

      《山河图》在魏国非常有名,传说是“厉山老祖”之作,后被魏国神符师临摹,逐渐简化之后才有流传。

      这幅图哪怕到了四品,也绝没有李长安画出的三成威力大。

      而且丹青的用材不同,使用后威力差距也会很大。

      只用有限的材料,就能画出“神作,”钱如年钱先生的失态,她其实完全可以理解。

      这毕竟是“上三品神作,”别说一个区区九品武士的命,就是一个七品,六品,甚至是五品,也不是不能牺牲。

      “德安府”的大战是停了,可小规模冲突却没断过。

      “南疆”战事正烈,魏国与“狼族”的大战时有发生。三河府的大部分入品文武,其实都不在封地,而是去了“德安”和“南疆。”

      这样的一幅丹青神作,一旦出现在战场上,绝对是一支“府军”的定海神针。

      那一刻,她倾心了。不是爱慕,而是基于对强者的崇拜。

      她可以肯定,只要李长安有纳妾的想法,如今三河府所有待字闺中的女子,全都会争先恐后的扑上来。

      无关美丑,只看实力。有了这样的神符师撑腰,在凡俗世界,仙师不出的情况下,简直就是霸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