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末世>

      这辆法拉利212 inter cabriolet一共被过户了三次,但是三任车主都姓拉米瑞兹。第一任车主姓拉米瑞兹,第二任车主也姓拉米瑞兹,而眼前的这位拉米瑞兹先生、也就是这辆车的第三任车主,竟然也姓拉米瑞兹,真是太有意思了。

      看到托尼确定无误,拉米瑞兹暗松了一口气,一脸的惋惜和不舍:

      “这辆法拉利一直属于是我们家族,我爷爷传给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又传给了我,如果不是这次遇到了一点经济危机,我说什么也不会选择把这辆车卖掉。”

      拉米瑞兹的反应,就像是一个因为家里经济困难而不得不卖掉家中传家宝的不孝子。

      这倒也说得过去,姜老二点点头,倒也没有多想,因为家里经济出现困难选择出售珍藏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他拉米瑞兹一个,他随口安慰了对方一句:

      “困难总是暂时的,相信您很快就能度过这个难关。拉米瑞兹先生,这辆车您打算卖多少钱?”

      拉米瑞兹没有报价,而是狡猾的一笑:

      “托尼先生,你刚刚小心检查这辆车的动作告诉我,您很清楚这辆车的价值,事实上我也很清楚这辆车很值钱。

      不如你先给我报个价?如果价格合适,我就把这辆车卖给你。”

      这个狡猾的家伙!

      姜老二心里暗骂了一句。

      虽然他自始至终就没把拉米瑞兹当成棒槌,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家伙的狡猾程度。

      让劳资自己报价?

      劳资该怎么报?

      报个高价劳资岂不是吃亏了?

      报低了,嗯,劳资真舍不得这辆名车从我身边溜走啊。

      不过这点小事还难不倒姜老二,他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

      “拉米瑞兹先生,不瞒你说,我知道一些法拉利爱好者很喜欢收藏这款车,据说在欧洲那边一辆法拉利212的收藏价格已经超过了2万美元,但我是一个二手车商,不是古董车收藏爱好者,所以如果你指望一个二手车商用汽车收藏爱好者的心态来买下你这辆车,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顿了顿,姜老二接着补充说道:

      “不但在南加州没有这个可能,在整个米国乃至整个北米地区也不可能。”

      2万美元,其实已经不是买二手车的价了。

      拉米瑞兹对姜老二的话不置可否,既然是一个能够买的起法拉利的家族,必然是不会缺少教育,姜老二的这番话其实就是他压价的手段,这一点拉米瑞兹心里很清楚,他摇头道:

      “两万美元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我就只能说声‘遗憾’,”

      两手一摊,姜老二说道,生意没做成,不过陈耕也不失望,生意嘛,成与不成的都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没当一回事:

      “那就祝您能够尽快找到一个合适的买家了。”

      话说到这里,原本这桩生意也就应该就差不多可以说“拜拜”了。

      可这个时候,姜老二脑中有个念头如同闪电一般一闪而过,就被姜老二抓住了。

      姜老二鬼使神差般的指了指身后这辆黑色的法拉利212 nter cabriolet对拉米瑞兹道:

      “拉米瑞兹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这辆法拉利是一辆‘厄运之车’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拉米瑞兹的脸色微微一变。

      虽然拉米瑞兹的表情变化很细微,如果不是刻意留心根本看不到,可姜老二是谁啊?

      如果连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都没有,上辈子他早就被人吞的连渣滓都不剩。

      原本他就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会有人舍得卖这么宝贵的车子,所以就故意诈了拉米瑞兹一下,却不成想还真让他给猜着了,既然让自己蒙中了,那还不乘胜追击更待何时?

      “我听说过流传着一个‘厄运之车’的传说,有一辆被上帝诅咒的法拉利,从第一任车主开始,这辆法拉利的车主总会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深谙言多必失的陈耕,简单的说了几句就闭口不谈这个“厄运之车”是怎么回事,一副“其实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然后反问道:

      “拉米瑞兹先生,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

      拉米瑞兹的脸色大变,他颤抖着,脸色煞白的指着姜老二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

      卧槽!不是吧?

      什么“厄运之车”,其实压根就是姜老二临时起意,故意瞎编的,但拉米瑞兹激烈的反应却让姜老二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尼玛!不是吧,还真让劳资蒙着了?

      这辆法拉利212还真是一辆厄运之车?

      不过不管是老司机还是没驾照的人,都听说过有的车挺邪门,有些车主买回来一辆崭新的车,结果这辆车就诡异一直大小事故不断,而且全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故,你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你要说这是新手司机也就罢了,但有些人还是有着多年无事故驾驶经验的老司机,难道忽然换个车就不会开车了?

      这种情况不但国内有,其实在各个国家都有。

      在米国,这种车就会冠以“厄运之车”的称呼,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国内,遇到这种情况的车主,绝大多数的反应就是赶紧把车卖掉;

      而接下来也很神奇,这个车主再换一辆车之后,之前的情况就再也不会出现了,也让这种带着几分神秘色彩的“厄运之车”越穿越神奇。

      西方人甚至认为这些厄运之车是无意中被撒旦的力量诅咒过的。

      姜老二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来用“厄运之车”来诈拉米瑞兹一下呢?

      因为姜老二觉得拉米瑞兹不像是一个经济困难的人,他脸上看不出一点因为经济困难的愁容,西装笔挺,皮鞋擦的铮亮,连胡须都刮的干干净净,打了发蜡的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绝对能跌断苍蝇的腿,这么一个极其注重仪表的人,那有可能会是遭遇了经济危机的人?

      这不可能。

      既然不是遭遇了经济危机,车主又在明知道这车十分保值的情况下还迫不及待的准备把这辆车卖掉,再联想到车子的上次过户日期还不到一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