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层浪官网入口地址

      随着大楚皇帝五十大寿的日期临近,整个洛阳中的热闹氛围也越来越浓厚。

      但是随着荆州王将要迎娶公主一事,并且准备在皇帝五十大寿上面宣布赐婚一事,发酵的也越来越厉害,虽然都知道这后面有着皇室在推波助澜,但是其它的八位九州王也不是省油的灯。

      “荆州王,按照道理来说这是你的家事,我们不应该插手的,但是这么多年的规矩不能够打破。”说话的是徐州王。

      “大家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认为本王想不要就能够不要的吗?毕竟他项家才是天下共主。”荆州王洪水德撇了撇嘴,看着扬州王真不知道这位王爷没事提议开这种九州王会议干什么,一直以来九州王都是以扬州,益州,冀州三家为首,幽州和并州都是跟在冀州身后,徐州跟着扬州混的,并州跟着益州,只有他们荆州还有青州夹在中间两不得罪。

      “我等到了消息,皇室最近可能需要调用九州鼎,最近夏家的人频繁被召入皇宫谈话,但是具体因为什么事情还不知道?”冀州王看了一眼其它的八位九州王说出了一个自己最近得到的情报。如果说最有可能取代项家成为皇族的九州王,那么一定是冀州王,这一代的冀州王可以说的上是雄才大略,将冀州并州幽州经营在了一起,但是随着白马匪帮的出现,硬生生的打断了冀州王的雄心。

      对于夏家能够直接拿走九州鼎的事情,九大王室家族中也有记载,这也是他们九大王族不敢反叛的原因之一,毕竟自己最强大的底牌之一都随时能够被敌人利用,拿什么造反。

      “我记得记载中上一次动用九州鼎是为了镇压黄河水患导致的决堤之事吧。”

      “那还不是因为谁家养了一条差点化蛟的蛇,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控制下来,才导致的水患。”

      荆州王洪水德坐在一边听着其它几个王爷开始吵了起来,也知道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毕竟谁还不是一个王爷,指望真的完完全全听命行事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反正到最后也没能够商量出来一个结果,不欢而散。

      回到了自己王府中的荆州王洪水德,感觉十分烦闷,毕竟对于荆州,他这个王爷现在还不能完完全全的掌控,荆州八郡之地,现在他能够完完全全控制的地方也只有襄阳郡和零陵郡,零陵郡还已经完完全全的被蛮族摧毁了,武陵郡基本上已经是蛮族占据着,南郡是踏月派的地盘,其它四郡南阳郡,江夏郡,桂阳郡,长沙郡都有着大家族把持着。一般的官员就算是过去,也很难有所作为。

      不同于前任荆州王经营多年,现任荆州王洪水德毕竟上位时间太短了,虽然这些郡都表示服从,税收也从来没有任何拖欠,洪水德也不好发难。

      “要不要把王志涛派出去呢?”这个问题就是洪水德一直思考的问题,对于王志涛这个外界来客,洪水德一直以来都挺重视的,毕竟王志涛没有任何根基,只能够抱着上位者的大腿,这一年多以来,王志涛拿出来的玻璃配方,确实让洪水德手中富裕了不少,而且火药配方,更是让洪水德看到了自己取代项家,成为天下共主的希望。

      作为一个上位者,洪水德不怕王志涛的毛病多,贪财好色算什么,就算是王志涛想要的美女再多,凭借荆州王府的实力难道还要不来?

      自己的心腹太少,这是洪水德自己现在最欠缺的问题,毕竟这个王爷之位在以前他也是想过而已,任何人都没有敢说过。除了以前府上的一两个产业的管家之外,他基本上没有任何心腹,所以上位之后为了摆脱潘太妃的控制,不得不和踏月派合作。

      可惜王志涛没有办法弄到他们那个世界的武器,不然洪水德真的想要见一见,那种能够毁灭宗师的武器,那种可以毁天灭地的武器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来人。”洪水德朝着门外喊到。

      “王爷。”门口立刻进来了两个太监。

      “王先生,今天晚上出去了没有?”洪水德询问到。

      “没有,自从王先生带了红烟姑娘进了王府之后,这两天晚上都没有离开过王府了。不知道需不需要奴才过来唤王先生过来?”

      “不用了,不要打扰王先生休息了。”洪水德看了看外面,皱着的眉头舒缓开来了。他知道王志涛这个人最大的弱点就是重感情,只要握着他的女人,而且还听说王志涛的正妻潘红樱已经怀有身孕了。

      大楚皇宫之中。

      “陛下,九州王私下聚集,长达一个时辰,不过具体讨论了什么,无法探知。”大太监曹公公站在一个穿着龙袍的老者身边,低声的说到。

      “看来九州王族是真的不希望皇族之女成为荆州王正妃。”当代大楚皇帝项潜龙放下了手中的奏折说到。

      “陛下乃是天下共主,只需要陛下下旨,难道他荆州王洪水德还敢违抗陛下的旨意不成?”曹公公说到。

      “没必要,荆州一直以来还算是比较服从皇室命令的,没必要把关系弄僵。”大楚皇帝项潜龙说到。

      “听说荆州王手下有一人奇人,名叫王志涛,如今那些琉璃器物传闻都是出自于王志涛贡献给洪水德的。当初荆州军大破荆南蛮族所用的神火也是这个王志涛所提供出来的。”曹公公继续说到,“听闻这次荆州王给陛下大寿准备了一种特别的礼物,需要晚上观看。”

      “却有此事,荆州王和朕提过此事,说是叫什么烟花。”大楚皇帝项潜龙想了一下子,确实有这件事情,当时荆州王洪水德特意和他提起过这件事情,说是这件东西比较特殊,需要晚上燃放,担心引发混乱。

      “荆州王确实是一个有心的人,不过素莹公主那边现在闹腾的有些厉害,杨妃也多少不想让素莹公主远嫁荆州。”曹公公低着头禀告到,在皇帝面前他可以做到什么都能够说,只是因为他跟随项潜龙多年,自然知道项潜龙需要知道什么。

      “无妨,这件事情不是一下子就能够确定下来的。”项潜龙也没有在意,毕竟这件事情还需要商议,不可能不管不顾的就直接下旨。

      洛阳城中荆州王府别院,王志涛的房间中,王志涛刚刚练习完五禽戏,自从有了穿越门的能量灌输身体之后,王志涛感觉自己现在根本不需要泡药浴了,就算是连续打上几十遍五禽戏,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见到了王志涛打完拳之后,红烟立刻走上前去,递上了毛巾。这时候红烟已经知道了王志涛已经有了家室,不过她也知道王志涛是荆州王洪水德跟前的红人,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六品官职,还是一个闲职。但是看着和王志涛打交道的人都是一些荆州的实权人物,并且是平辈交谈。

      或许只需要她能够趁着这些天怀上王志涛的孩子,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毕竟从这几天的接触来看,王志涛是个重感情的人。

      到了第二天,王志涛最近一直忙着前往现代世界购买烟花,不过有着军方的身份在,也没有人询问王志涛购买这么多烟花的目的是什么,毕竟几十万的烟花,也没有看到王志涛到底装在了哪里。

      再过一天就是大楚皇帝项潜龙的五十大寿,王志涛带着人将这些烟花布置在城外,毕竟需要燃放的地方比较大,也容易引起火灾。

      不过王志涛没有想到的事情是,有一批烟花居然不见了。估计是有什么人多心了,想要偷一些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结果当天晚上就发生了一场爆炸,虽然波及的范围比较小。不过王志涛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要是能够依靠这些烟花,研究出来什么,那也是别人的天赋。

      终于到了大楚皇帝项潜龙五十大寿的日子。

      王志涛也在红烟的伺候下早早的起了床,穿好了第一次穿的正式朝服,等候在荆州王府外面,需要跟着荆州王洪水德一起到皇宫中拜见大楚皇帝项潜龙。

      看着眼前的皇宫,虽然心中也想过,富丽堂皇来形容,但是王志涛还是低估了皇宫的宏伟。

      羽林卫穿着白色的光明甲胄,耸立在两旁,大楚皇帝的臣子早就已经等候在宫门外,等到九州王带着各自的臣子过来之后,皇宫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跟在工部主管鲍管仲身后,王志涛显然成为了荆州王府的第六人,虽然后面依旧有官职比他高的官员,但是依旧让王志涛走到了前面。

      进入了霸王殿中,看着多大的宫殿,王志涛小心的东张西望着,知道看见了一个穿着龙袍之人走了过来。

      “恭祝陛下,福运绵延,万寿无疆。”

      “恭祝陛下,福运绵延,万寿无疆。”

      此起彼伏的声音,除了九州王之外,其它人都直接跪了下来。

      “平身吧。”项潜龙说到。

      “扬州王贺礼,南海红珊瑚百株,无暇珍珠百斛,南海龙诞香百斤,……”

      “荆州王贺礼:无暇琉璃器物千件,……”

      “益州王贺礼:昆仑碧玉百斤……”

      “凉州王贺礼:……”

      “并州王贺礼:……”

      “幽州王贺礼:……”

      “冀州王贺礼:……”

      “青州王贺礼:……”

      “徐州王贺礼:……”

      足足念了两个时辰,才将九州王的送来的贺礼念完,不过最让王志涛崩溃的事情来了,皇帝居然给这些王爷一个个的回礼了。

      “朕继承大统已经十八载有余,今日能够将各位共聚一堂,实乃不易,今日不醉不归。”项潜龙看着站在朝堂上的诸王和朝臣激动的说到。

      随着宫中的公公门将桌子抬了上来,九州王带着自己的人坐在一边,朝臣坐在一边。毕竟整个朝会开完已经到了下午了。

      等到菜肴端了上来之后,酒杯中的酒也有宫中的宫女站在一边伺候着倒酒。

      九州王率先站了起来,一起敬酒,然后才是朝臣敬酒。

      王志涛看着坐在前面的三个老者,坐着动都没有动弹一下,询问了身边的人才知道原来那就是夏商周三家的家主。

      直到众臣敬酒完毕,大楚皇帝项潜龙则是端起了酒杯,朝着夏商周三位家主隔空敬了一杯酒。

      “陛下,老朽听闻荆州王一直未有正妃,这于理不合,九州王族拱为四方,正妃之位空缺,世子之位无人,还请陛下为荆州王赐婚,以安天下民心。”周家家主站起来说到,一番话下来本来热闹的霸王殿中,瞬间安静的连其他人大声出气都不敢。

      “此事是荆州王妃家事,朕怎好插手?”项潜龙连忙摇了摇头。

      “陛下乃是天下共主,荆州王自然是陛下的臣子,王位不稳,乱的是江山社稷,还请陛下三思。”商家家主也站了起来说到。

      “不知道荆州王以为呢?”项潜龙看着荆州王洪水德询问到。

      其它八位九州王皱着眉头,看着大楚皇帝项潜龙,毕竟到现在这位陛下也没有提出来要把谁赐婚给荆州王洪水德,他们虽然知道皇帝的意思,但是有些事情你明知道但是也无法说破。只能够希望荆州王洪水德能够推了这件事情了。毕竟这种事情有一就会有二,那以后九州王族都成了他项家的后代,在想点办法弄死其它的后代,九州王王族岂不是就要完全变成他项家之人了。

      “臣自然听从陛下的旨意。”荆州王洪水德站了起来说到。

      “那么不知道荆州王可有心仪对象?”

      “臣听闻陛下有一公主,素莹公主,天生丽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臣今日斗胆,望陛下将素莹公主下嫁于臣。”

      等到荆州王的话刚刚说完,其它九州王直接捏碎了手中的杯子,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洪水德的胆子这么大,敢无视他们其它八个王族的意见,执意要娶皇室公主。

      “陛下不可啊,公主乃千金之躯,怎么下嫁于这奴隶之子。”益州王直接准备翻脸了,九州王族的默契不能够打破,就算是今天在这霸王殿中和荆州王洪水德翻脸,这桩婚事也不能够达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