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ios账号免费直播app下载

      “行了,你可以退下了。”白飞羽对着戏院老板挥了挥手,转头环视大殿一圈,厉声说道,“仙界各位在座仙君,城主。皆是眼见为实,我白飞羽没有丝毫偏袒之意,既然白允并非故意私入禁地,那么当从轻发落。”

      “我等皆见仙帝圣明!”大殿之内众人俯身施礼,唯独炙宫灼不动声色,坐在原地自顾自的摸着宠物。白飞羽有些不悦,但也没有发作,示意大家坐下之后开口问道,“灼君似乎有些不悦?”

      “身份悬殊,在下可不敢。”炙宫灼轻描淡写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微微抬起头看向廊道中的白允,阴阳怪气的说道,“不知仙帝所说的从轻发落,是何种责罚?”

      “禁闭三年,夺修一层。”不等白飞羽说话,森瑶急忙开口。

      “不知灼君是否满意?”白飞羽转头看向座下的炙宫灼。炙宫灼冷笑一声,转头看向远处一位身着金白双色长袍,头戴金色顶冠的男子,“赤君,我记得两百年前金宫部一名弟子误入梨花海禁地,好像是被关进了混天大牢吧。”

      “不错。”赤金抬起头看向白飞羽,冷声道,“本宫弟子修炼时误入禁地,却不见仙帝有任何怜悯之心,也不见在座哪位仙君出面说情。”

      “两百年了。”炙宫灼抚摸着自己的宠物冷笑道,“恐怕仙帝已经忘了混天大牢里有这么一位犯人了吧。”

      “这……”白飞羽一时语塞。

      大殿之中再次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凌旭再次起身,对着白飞羽拱手说道,“仙帝,梨花海乃是仙界四脉之一,也是整个仙界的根基之一。比起落仙城,孰轻孰重,一眼可见。”

      “够了!”炙宫灼还想说什么,只见跪在审判大殿当中的白允突然怒喝一声,然后捏了捏拳头,道,“各位仙君前辈无需再为白允说情。父亲身居仙界大统,白允身为其子却无法替父分忧,我愿意……”

      “允儿休要乱说!”森瑶猛地起身。她太知道白允的脾气了,这孩子永远都是为别人着想,如今白飞羽被几人逼到如此境界,白允必定是准备给自己下大刑为父解忧。可如果这话一旦出口,那就算是白飞羽再如何袒护也无济于事了。

      森瑶几步走到大殿之中,抬手施礼,“仙帝,正如旭君所言,一个是仙界命脉,一个是游玩戏耍,本就同罪不同量,何况自仙界创立以来,何时由犯人自己宣布刑罚?”

      白飞羽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殿下的白允。白允也抬起头,和父亲的目光撞在一起,微微点了点头。

      白飞羽捏了捏拳头,起身走到白允身前,伸出手紧紧捏住白允的肩膀,一字一顿的说道,“雷宫部弟子白允听罚!”

      “弟子在!”白允低头躬身,跪倒在父亲面前。

      “雷宫部弟子白允,私入禁地,本该处死,念在无心之过,废除全部修为,打入浑天大牢!”

      “弟子接令!”白允低头接过白飞羽手中的令牌,对着父亲连磕三个头,起身哽咽道,“父亲,孩儿不孝,日后照顾好自己!”说完擦干泪水,掏出自己的扇子“哗啦”一声打开,大步走出会审大殿。

      赤磷山

      三天之后,一辆囚车由赤磷山北缓缓驶来。囚车之外,四位监察处弟子寸步不离。囚车之内,白允如尸体一般瘫在其中。此刻的白允修为全无,在仙界巨大的仙气波动下,就连站起来都是一种奢望。

      不多时,囚车便驶到了混天大牢外的桥前,只要走过这最后的百米长桥,白允的一生便要葬在这混天大牢之内。

      大牢外的黑鸟低空盘旋,“哇哇”乱叫,叫声凄惨渗人,几位弟子不敢怠慢,急忙驱动囚车加速前进。还未走远,众人只觉背后传来阵阵寒意,一名弟子正要转头,却被同伴拉住,“不要命了,敢在桥上回头。”

      “忘了,忘了。”这名弟子回过神来,吓出一身冷汗,低头推着囚车继续前进,眼看即将穿过桥头,囚车的轮轴突然“咔嚓”断裂,上千斤的囚车猛然倒向一侧,将一名监察弟子直接撞飞,重重的摔倒在地。

      随着树上的黑鸟四散而去,一道黑影从桥上闪过,众人还未看清来者模样,摔倒的弟子已经身首异处。

      此刻其他三人全身冷汗,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只得背对着桥头拼命的拉动囚车,希望可以早日离开这鬼地方。

      黑影缓缓而来,其中一名弟子突然目光呆滞,大笑着松开囚车木栅,转身跳下长桥。“有人劫囚车,有人劫囚车!”另一名弟子转头吼道。“先跑吧!”剩余的两个弟子对视一眼,松开囚车撒丫子跑过了桥,气喘吁吁的转头看去。

      囚车之上,一人漂浮于空中。此人头戴黑色斗篷,身着黑色长袍,背后一把巨大的镰刀泛起阵阵黑雾。

      “是罗刹城的城主,邪太。”一名监察弟子一眼便认出来者,抬手怒道,“你一个弹丸之地的城主竟敢私通赤磷山,劫持八部仙宫的囚车!”

      这名弟子之所以说私通,是因为罗刹城并不在赤磷山,而罗刹城的城主出现在别人领地,这是不符合仙界领地逻辑的。在仙界,除了八部仙宫之外,百城也都拥有各自的领地资源,除非是正式邀请,否则相互之间是不可能随意进入的。

      罗刹城的城主出现在赤磷山,那就表示赤磷山翻砂城的城主也在附近。果不其然,不远处的沙地之上,一个人形慢慢起身,露出了本来的模样。

      “你们要干什么?”两位监察弟子抽出武器缓缓向后退去。看着逐渐走近的二人,其中一名弟子举起武器怒道,“你们知道这囚车之内是谁吗?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一个也别想活!”

      随着两声清脆的骨裂声,翻砂城城主石本抓起两名监察弟子扔入了桥下的深壑之中。囚车之上的邪太“嘿嘿”一笑,化作一股黑雾落入囚车之内,抬起手抓住白允的脖子将其拎出囚车,缓缓飘到深壑之上。

      “动手吧。”石本有些不耐烦,要不是有命令,自己绝不会让邪太进入赤磷山吸取自己城池的仙气。

      “哼!”邪太冷笑一声,凑到白允眼前低声道,“大少爷,得罪了!”说罢嘴角微微一翘,松开了手。

      白允此刻动弹不得,满眼恐惧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不断下落。随着头顶的天空越来越远,白允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