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趴着被狂作爱动态AV

      午时。

      出发之后的第三个时辰。

      此时骄阳似火,太阳高照之下热气腾腾,已经不适合继续在阳光下赶路,仇天魁他们也迎来了第一次休息。

      一颗奇特的胡杨树,他一半已经枯萎,干裂的树皮下能看到树干。另一半却绿意盎然,抽出来的绿叶正好遮挡住了天上的太阳,是一个难得的休息地。

      仇天魁他们将马匹聚拢在树下,五人躲在树荫下,一边补充水分干粮,一边在交谈中恢复体力。

      而,仇天魁下马之后,就手持着陌刀,像是一个永不倒下的战士一般,第一时间担当起了警戒任务。

      “仇郎,你也不必一直保持着警惕,反正现在没有阿拉伯人的追杀了,倒不如陪我们一起安心休息一下”黛绮丝手拿着水袋,慢慢走向仇天魁,她递过水袋的时候如此说道,眼中尽是柔情,还伸手插了一下仇天魁额头的汗珠。

      “谢谢!”

      仇天魁接过水袋喝了一口,温柔一笑,心安理得的让黛绮丝擦拭,道:“我觉得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既然我们已经来到了荒野,就应该恢复以前的状态,这才是万全之举”

      黛绮丝又递了一个馕饼,仇天魁拿在手中咬了一口,再道:“我如此警戒实际还有一点,现在虽然没有阿拉伯人追杀,但别忘了那个随时会出现的马家帮就在狄丽拜尔外围活动。而且,单就随机性而言,这帮家伙可能比阿拉伯人更麻烦”

      卑路丝坐在地上的,手拿着干粮,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仇兄,这话怎么说?”

      仇天魁道:“阿拉伯人尾随追杀我们,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甚至他们人员的大体组成结构也知道,所以我们可以针对性的调整路线,布置防御手段。可要是马家帮突然袭来,从那个方向来,有多少人来,又是什么样的人来,我们都不知道。所以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之下,被这些马匪袭击不一定比阿拉伯人追杀好,主要是他们的随机性太强,我们人少应对的手段也不是很多”

      仇天魁从战略的角度在分析自己想法,简单来说就是有准备的狙击战跟无准备的遭遇战之间的差别。

      他们跟阿拉伯人的交手就是狙击战,每一次布置都在已知的情况针对性回击,尽量发挥手中人员的优势。

      但要是随即劫杀他人的马匪,一旦相遇就是突发性的,也就是遭遇战,这种战斗通常都打的很仓促。不过,因为马匪本身已经做好随机劫杀的准备,所以他们是有备而来打的这场遭遇战,反倒是被袭击一方可能是在没准备的情况被迫选择大打出手,非常的不利。

      也正是马匪这种随机性,突发性,这才使得过往商队头痛万分,稍不留神就会阴沟中翻船。

      接着,仇天魁又说了一件更重的事,他道:“而且,据我们停留在狄丽拜尔这两天了解到的,马家帮的人数可能会很多,虽不一定有千人之众,怕也不低于当时的阿拉伯人,如此一来,这马家帮哪怕都是一些杂鱼虾米组成,总体战力怕都不会比阿拉伯人低多少,实在是大意不得”

      这几天一来,仇天魁他们不管去哪里,多少都会听到马家帮的传言,虽然风言风语中有很多事被夸大,但被人传到了这种地步,也变相说明马家帮的确不可小觑。

      “所以,有备无患终不会有错!”仇天魁很快吃好东西,递回黛绮丝手中时如此总结道。

      “魁哥言之有理,看来我们还是需要像以往一样,每一次休息的时候都要有人担当警戒工作”乌依古尔已经吃好了东西,拍了拍身上赞成仇天魁的想法。

      “说的也是,那就让仇伯分配一下工作吧!”普刺巴尔斯牛音传出,伸手抓起了新得到斩马长刀站了起来,但却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估计是心口不一的普刺巴尔斯正想拿袭来的马匪试刀,也真不知道他的心到底有多大。

      仇天魁见样,无奈的笑了笑,猜出了自己这个侄儿的想法,撇了一下嘴说道:“今天中午就由我来警戒,等到真正需要轮流休息的时候在换着来吧!”

      就在这时候,离仇天魁他们很远的位置,有一个极其模糊的人影骑在马背上,默默地看了仇天魁他们这才勒转了马绳,向着远处而去。

      只见他奔行了一里路后,与停留在此处的颜西北汇合,见面就说道:“颜朗将,你说的那些人正在前面休息,要我们现在就杀上去吗?”

      此人正是张维从武市找来的亡命之徒之一,远视是他的拿手本领,所以他一直奉命尾随在仇天魁他们身后,在仇天魁他们视线外跟踪,为颜西北通报情况。

      “先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颜西北在斗篷下露出了阴沉的目光,扫视了一下这人如此说道。

      “这有什么好等的,对方不过区区五人,我们现在只需要一波杀过去,就能替你抓到那两个波斯人”此人神色冷漠的说道。

      他们这次来了四十五人,都是在武市阴暗角落活着的人,每一个身上都背着人命,同样也是行伍出生,所以他们有自己的底气。

      “你就安心监视好了,需要你们动手的时候自然会通知你们”颜西北这次自己也带了十四人,伪装了一番混在了这些亡命之徒里面,都是他信得过的部下。

      “好吧!我们都听你的,不过希望你能兑现自己的承诺”此人再次说道,完事后他安静的骑马离开,从新回到了监视点。

      颜西北道:“放心好了,该支付的报酬都会给你们,至于你们留下的案底,也会一并被消除,到时候你们尽管带着钱远走高飞从新去别的地方生活,不会再有人记得你们,也不会再有人追捕你们了”

      张维之所以能找来这些人,一是报酬足够多,二是答应替他们洗白身份,让他们有机会重见天日,不必躲藏在阴暗的角落担惊受怕,如此一来,这四十五人才答应帮颜西北袭击仇天魁他们。

      就在这时候,离开的张维回到了颜西北身边,抱拳道:“禀颜朗将,王凯他们就在我们身后五里地停了下来,看样子已经发现了我们在尾随前面的人”

      “嗯!”

      颜西北点了点头,又问道:“你觉得王凯发现我在这里没?”

      “不清楚”

      先是如此回到,接着张维再说道:“属下想应该发现了!如若不然王凯这些人怎么会如此平静的跟着我们,所以属下认为,他们正是因为颜朗将的身份,才不敢轻举妄动”

      实际上,张维在知道颜西北对付的人是仇天魁他们之后,就在猜测仇天魁这些人是不是跟王凯有什么关系。所以他按照自己的思维想了一下,觉得仇天魁他们如果真跟王凯有关系,当王凯发现有五十来号陌生人尾随仇天魁之后,其多少都该有点反应才对,而不是单纯的跟在他们身后。

      但现在王凯他们没有太大反应,不正说明他们知道了颜西北在这些陌生人里面吗?因为也只有颜西北在这里被发现了,王凯才会忌惮颜西北的身份,选择了观望的态度。

      “言之有理!看来这王凯的情报工作做的还不错,就算我悄悄离开还是被他发现了”

      如此评论之后,颜西北嘴角露出嘲讽的表情,再道:“可这又如何,既然被发现我就来明的,趁他不敢动我的时候出手,等到生米做成熟饭,他王凯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时,张维问道:“颜朗将,前面这五个人到底什么来头?王凯这些人居然会一路追着他们”

      颜西北到现在都没告诉张维有关宝藏的事,而且他也没打算告诉张维,因为颜西北想独吞宝藏。

      “不该问的不要问,安心为我做事就够了”颜西北一个阴狠的目光扫过张维,低声如此说道。

      “属下知道了!”张维连忙抱拳低首,避开了颜西北的视线。

      就在这时候,王凯也在听从斥候的汇报。

      “王朗将,前面那跟踪我们目标的五十余号陌生人已经停下,需要我们解决他们吗?”

      王凯道:“不用,监视住他们就可以了,需要行动的时候我自然会说”

      在王凯这边,有些事刚好相反。

      第一,这些唐军们都知道了波斯宝藏的事,也知道王凯继续追踪他们就是为了替大唐弄到波斯宝藏,这才一路心甘情愿的陪王凯追下去不闹情绪。

      而这件事的起因,是因为王凯知道如此重大的事肯定瞒不下去,当时那个翻译会告诉利家栋就一定还会告诉别人,所以王凯索性坦白的告诉了自己的属下们,也打消了他们心中的猜忌,间接让仇天魁的身份得以继续隐瞒。

      当然,这只能说用一种手段在防范另一件事而已,能起到多少效果就起多少效果。

      第二,这些唐军并不知道颜西北在这些陌生人里面,因为王凯想对付颜西北,那就只能让颜西北成为一个陌生人,这样才好在马家帮出现的时候,带着人看热闹,所以侦查的斥候才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要解决颜西北的话。

      这件事连颜西北本人都没猜对,足见王凯心思深沉到了无法揣摩的程度。

      “最致命的刀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此时,王凯眯着眼睛,看着颜西北的方向心道:“颜西北,你绝对不会想到我为你准备了什么,这一次,你就让我好好收点利息吧!”

      最后,是聂军这边,他作为联络人暂时跟马家帮待在了一起,因为马家帮最后才出发,所以聂军正带着马家帮在赶路。

      不过他现在叫做魏西安。

      聂军回头看了一下,马家帮此时有明显的划分。一边是兀格台与达昂所率领的人,这些人都接受过行军训练,所以两个多时辰行军也没见他们有什么异样。另一边是马远华为首三人,还有掺杂不齐的马匪们,人数虽多,可一通在烈日下赶路,每个人脸上都挂着难以忍耐的表情,东倒西歪的坐在了马背上。

      “这兀格台跟达昂的人倒是一个大麻烦,多少还保留了点军人的素养,其他的人都是一些乌合之众,不值得一提”看完之后聂军如此心道,已经对马家帮有了更深的了解。

      至于阿合奇阿洪这个老头子,他倒是弄了辆马车跟着队伍在前进,看的老实人齐三响一脸羡慕。

      聂军嘴角不经冷笑了一下,再次心道:

      “这些人聚在一起虽然麻烦,但恩师手段高明,这就让马家帮内部分化严重了,怕是随着计划进行下去,他们自己都会打起来”

      随即,聂军看了最关注的两个特殊人物,独行侠花俞,科斯。

      花俞双手环抱无托坐在马背上,一直都在闭目养神,就那样让马随着队伍在前进。

      “这叫花俞的家伙是一个厉害的人物,也是马远华手下最得意的刺客,必须提防他一下”心中如此思索到,聂军眼冒精光,警惕着这来路不明的花俞。在聂军收回目光的时候,花俞眼珠滚动了一下,悄悄睁开眼看了一下聂军,这才继续闭目养神。

      科斯同样面无表情,在队伍的最前面策马与聂军并排而行,只是偶尔用目光瞄一下聂军,两人目光碰撞时都有精光一闪,之后都别过了头。

      “科斯吗?这个最西边来的人到底怎么回事,同样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聂军会留在马家帮,是王凯的主意,也有摸清马家帮情况的任务在里面,所以他才格外关注这些当家们,也是防备着马家帮獠牙伤人。

      “不知道我们在马家帮里面的暗子是谁,有机会一定要联系他一次”

      最后,聂军想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想要彻底搞清马家帮真实情况,也只有一直潜伏在此的暗子才知道,所以与他取得联系是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