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新miya

      一上来就被一群女人包围着,这样的场面让陈坚有些始料未及,不过陈坚又不是初歌,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当年无论是在京师吟香阁还是盛泽归家院,或是在三年前的秦淮河,那都是在女人堆中打过滚的,现在这样的场面不过是小尅死罢了。面对一群姑娘的搭讪,陈坚应付起来游刃有余,抛过来的媚眼也尽数收下,当然,是不是会真当回事那就看机缘了,至少现在不能报之以冷脸不是?那可是非常没有礼貌的行为,会伤人家姑娘的自尊心的。

      很快,李贞丽与李香君也被院子里的热闹所吸引,赶出来查看是什么情况。

      “陈公子?”李贞丽的声音意外中夹杂着惊喜。

      “陈公子!”李香君的声音则明显地带着一丝丝颤抖,或许是早就盼望着这一刻的到来了吧?

      “陈坚见过李姑娘,见过香儿,想不到时隔多年,两位都还能认得在下,在下深感荣幸!”陈坚在三年前就称呼李香君为香儿,此次自然还是这么叫。

      “陈公子这样的大才,奴家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呢?况且,还有香儿天天念叨着,奴家想忘也忘不了啊!咯咯!”李贞丽说着还打趣了李香君一番,李香君对陈坚的心思李贞丽如何会看不出?所以,说这话也是想探探陈坚的口风。李贞丽可是真把李香君当亲妹妹看待,也非常乐见李香君能够有陈坚这样的好归宿。关于陈坚的身份来历以及对自己女人的爱护李贞丽早已打听清楚了,这样的男人可谓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要不是自我感觉配不上陈坚,李贞丽都有倒追陈坚的想法呢!

      “姐姐说的什么话啊?真是羞死人了!”当众被李贞丽揭开隐私,李香君立马被羞得满脸通红,说话的同时还偷眼看了看陈坚的反应,生怕陈坚会看轻了自己,若是因此而失去跟着陈坚的机会,李香君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去。(自从三年前在秦淮河上被李贞丽叫成义妹之后,李香君与李贞丽之间一直都是姐妹相称,实际上两人相差也不过九岁而已,姐妹相称毫无违和感。)

      “哦?是吗?哈哈哈,能得香儿姑娘青睐,陈某幸甚!陈某三年前就看出香儿姑娘是个美人胚子,还想象着现在到底长成什么样了呢,今日一见,原来远超陈某的想象,真是出落得比仙女还美上几分,实不相瞒,陈某还真有几分心动呢!嘿嘿嘿!”陈坚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李香君本就有着不逊于柳如是的高颜值,又是历史名女人,陈坚怎么会不感兴趣?说话的同时,陈坚还满含欣赏意味地打量李香君一番,与三年前相比,李香君的模样并没有多大变化,所以陈坚能够第一眼就认出来是她,只是三年过去了,李香君的个子长高了不少,毕竟这三年正好处于青少年的猛长期,三年前不过一米四左右的小萝莉此时已经长成了快一米六的婷婷少女。

      李香君在陈坚肆无忌惮的目光注视下,顿时变得娇羞不已,根本没有勇气迎接陈坚的目光,唯有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双手还不自觉地玩弄起了自己的衣角,不过,早已读懂陈坚目光中的欣赏意味的李香君,此刻心里可是充满着甜蜜,毕竟能得到心仪之人的欣赏乃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咯咯!陈公子可真会说话!哎呀!陈公子可是媚香楼的贵客,怎可让陈公子站在这日头下说话?大家该干嘛干嘛去,让陈公子进屋歇息!陈公子快里面请!”说罢,李贞丽向陈坚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姑娘说得对,这日头可毒着呢,在下皮糙肉厚倒无所谓,姑娘们可是皮娇肉嫩的,晒坏了可怎生是好?大家都进去吧!李姑娘也请!”陈坚说着,还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即潇洒地向楼里走去。

      进了媚香楼,李贞丽将李香君也支了开去,因为李贞丽准备与陈坚谈谈李香君的事,若是李香君在场的话,岂不是有点尴尬?

      待陈坚就座之后,李贞丽亲自为陈坚奉上茶水,自己也在一旁坐下,随后道:“陈公子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

      “呵呵,算不上远道而来,在下正在南京办点事,过来看看故人而已,顺便请香儿姑娘帮个小忙!”陈坚当然不会无耻地说自己就是过来看美女的。

      “哦?香儿能帮陈公子什么忙?”陈坚身份显赫,且能耐出众,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李香也不过就会唱唱曲,而且还基本都是陈坚自己教的,又能帮他什么呢?李贞丽有点奇怪。

      “是这样的,在下此次与大明朝廷合作在南京开了一家银行,过两天就要开业了,为了营造热闹的气氛,在下准备在开业当天搞一些节目助兴,听顾媚说香儿姑娘以及卞赛,寇湄等人在南京名头不小,所以在下希望她们几位在开业那天能够到现场为在下助阵,不知是否可行?”陈坚将自己的目的告之。

      “原来只是区区小事,卞赛与寇湄奴家不敢说,但香儿是必定会去的,毕竟香儿能有如今的名头,陈公子可是居功至伟,此等恩情怎能不报呢?再说奴家可知道香儿对陈公子的心思,能够帮陈公子做事,这小妮子不知道会多开心呢,怎么可能会不去呢?陈公子就放心好了!”李贞丽向陈坚打包票道。

      “既如此,在下就放心了!哦,对了,不知道这些年媚香楼的生意如何?新曲在南京接受的人多吗?”之前虽然听顾横波说过这个问题,但这次过来还是要亲自确认一下,新曲的受欢迎程度具体有多高?

      “得蒙陈公子的倾囊相授,让香儿将新曲方面的技艺学到了四五成,也以此在秦淮河挣得了一点名头。好叫陈公子得知,正如陈公子当初所言,老曲大家基本上都听腻了,新曲一出,还真就大受欢迎,媚香楼的生意也因此比以往好了数倍,在此,奴家还要向陈公子道一声谢呢!”李贞丽介绍了一下媚香楼这几年的情况,还不忘陈坚的提携之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