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视频下载最火软件站

      赵姬听了他的话,却彻底呆住了,怔怔的看着此时的嫪毐,见他神色认真,目光清冷,那漂亮的眼眸倒映着她的面容,竟似能看透她的内心深处一般。

      她的目光一转,不知为何,此时竟是不敢与之对视,这倒不是她心虚,也不是还想跟吕不韦藕断丝连。

      她抱着嫪毐的手臂情不自禁的紧了紧,缩在他的怀中,静静地听着那强劲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他身体的强壮与肌肉的线条。

      这个俊美的男人,跟他儿子一般的年纪,身上却有股特别的味道,让她深深迷恋。

      “我从没想过要那样......”

      说着,也不知是心里委屈,还是自怨自伤,赵姬的美眸中渐渐泛红,微微动了动鼻息,嗅了嗅让她迷醉的味道。

      她的美眸低垂,神色间有些黯然,良久,才幽幽地继续道:“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生性银荡的女人?”

      一语出,两行清泪已然自眼角落下,冰凉的泪珠落在了嫪毐光着的胸口,宛若珍珠一般,在灯火通明的寝殿里,反射着莹莹光泽,又顺着嫪毐强壮的胸肌滑下。

      望着怀中梨花带雨的容颜,嫪毐眉头微皱,柔声道:“没有,我的思想本就跟别人不同,而且这个年代,女子不是也可以再嫁么?”

      “我说这些,只是明说出我的忌讳,我们现在这个状态,虽无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虽然不能娶你,但我在心里,你早就是我的女人。如果我那样认为,就不会把你当做我的女人了。

      夫妻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有什么就说什么,交流,沟通,才能更好的了解对方,更舒服更长久的在一起。”

      “我知道你虽然贵为太后,是天下至尊至贵的女人之一,但也是一个需要关爱的女人,我会疼你爱你,有什么,我也会说什么。”

      “夫妻二人之间的关系,是需要经营的,经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沟通,不要有什么事就憋着,不然早晚会爆发出来,结果只会坏到一发不可收拾。”

      嫪毐语重心长的说着,目光温柔的望着怀中那颤抖轻泣的蜜桃,此刻的她,看起来那般柔弱,那般怜人,好似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般。

      她赵姬,历史上的千古yin后,其实不过是一个感性的渴慕柔情的小女人罢了,她贪恋着丈夫的温柔,痴迷着夫君的狂野与柔情。

      她从来不想做什么权倾朝野的监国太后。她是大秦的太后,早就尊崇已极,她还渴求那些权势做什么?

      其实,自始至终,赵姬都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子,对于权势,她并没有什么贪念,这从他放权吕不韦,对他言听计从,任他权倾朝野,位高权重就可以看得出。

      她只想做一个相夫教子,被丈夫疼爱的小女人,也可以说,她一直都是一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小女人。

      在赵姬心里,跟大多数女人一样,都只是希望当个幸福快乐的小女人,小鸟依人,温柔解意,能有个疼她爱她的夫君,相濡以沫,恩爱缠绵,说着体己的情话,相夫教子,也便知足了。

      这是她与芈月最大的不同,同样与人通奸生子,芈月,用女政治家、谋略家去评价她,似乎更准确。

      一个是感性重情的女人,为了你可以不惜一切,可以宠你爱你,任你妄为;

      一个是理智有格局的女政治家,可以让你玩她几十年,还可以为你生儿育女,却在不需要你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的一刀杀了你。

      试问各位,别提什么客观公正,别提什么大义,只作为男人,让你选,你选谁?谁更值得你怜惜?

      不知不觉,窗外已然亮了,早朝的时候也到了,赵姬贪恋床笫温柔,又实在累的精疲力竭,腰酸腚疼,本想称病不去,一切大事一如往常,放权吕不韦,交由吕不韦自己决断。

      这傻女人,估计心里还很是感激吕不韦不辞辛苦,为他们母子操持政务。

      不过,在嫪毐的百般催促下,赵姬还是一瘸一拐的下了床,在六名宫女的服侍下,穿衣打扮,一脸不情愿的继续早朝。

      嫪毐同样起了床,乘着一架马车出了甘泉宫。

      昨日赵姬给了他很多东西,比如内侍长的名头,比如千金,比如一块能够随意出入甘泉宫的信物。

      本来内侍长是啥他都不知道,因此想要婉拒的,他也不想当什么官,一来懒,实在没兴趣当什么内侍长,二来他也着实看不上。

      有那个时间,咱撩撩妹子不香吗?好好修炼,提高一下真气修为不好吗?

      不过,赵姬已经先斩后奏,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公布了出去,而且还劝他说只是挂个虚名而已,不用他管事,所有的职务,都不用他费心,自有下面的人去做。

      见蜜桃太后盛情难却,本着小白脸的职业素养,嫪毐也就只能答应了,除此之外,还开口要了一座距离甘泉宫最近的四进宅院,那是之前一名卿大夫的府邸,后来对方犯罪,被抄了家,宅院就被收了回来,一直空置着。

      这座宅院并不大,不过四进院落,但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却是很大了,嫪毐把它要了过来,算是成功的又吃了一顿软饭。

      帮嫪毐赶车的是一名郎官,也是卫尉竭的一名手下,是赵姬亲自吩咐卫尉竭,让他派人为他驾车的。

      卫尉为统率卫士守卫宫禁之官,乃是宫廷禁军首领,说起来,卫尉竭此人在历史上跟嫪毐还是死党的关系,嫪毐叛乱时,他曾带着叛军攻破了章台宫,还是有些能耐的。

      本着多一个朋友多条路的原则,昨日他还特意结交了一番,今日他外出,卫尉竭便亲自派了一名好手为他驾车。

      七国征战,似乎并没有波及到咸阳,这里一派平和,让嫪毐感受不到一丝战争的味道,似乎,列国的征伐,也确实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就这么在两千年前的秦宫,活了下去。

      只是他很疑惑,这又是卫庄又是罗网的,到底是不是平行世界啊,如果是,那会不会有不一样的历史轨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