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今日影视的app

      顾青葶已经回到自己的小院子,刚在大厅发生的事让她耿耿于怀,郁闷的心情久久不能散去。且大哥把她送回来时还告诉她,如今外面基本上已经没有关于她的传言了。还告诉她就是因为张婶嘴碎告诉她丈夫,结果她丈夫醉酒之后在酒楼里面传出去的,这才被人听了去,惹下这个麻烦!

      顾夫人已经下令,处死张婶。自己还想帮张婶说些什么,大哥却告诉她,顾夫人平生最恨这种传主家闲话的家仆,让她不要插手,顾家不会亏待她的家人!

      e=(′o`*)))唉!

      顾青葶坐在院子里,抱着猫咪,小花去了前面帮忙打扫!她忽然觉得很委屈,明明一开始受伤害的是她,为什么最后什么事都让她来承担!她感觉死的那两个人都是因为她。对她来说罪不至死,但是却丢了性命,这让她不知该恨他们还是可怜他们。

      赵双儿是,张婶也是还有那个污蔑她的小厮,明明自己只是想好好生活下去,为什么他们都莫名其妙的找自己麻烦。

      小厮被杀掉,张婶也要被母亲处死,还有那个赵双儿,自己根本就没有招惹她,她找人散播自己的谣言,最后自己也没忍心真的抽她,可是她跟着那太尉离开之时,回头看她那一眼,眼睛里满是恶毒仇恨!如同天大之仇。

      想自己以前为人几十年,一直生活在和谐的社会主义社会,从未见过演技那么好的人,前一秒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下一秒就可以在眼睛里装那么多恶毒仇恨!

      顾青葶越想越气,那个太尉老头,口口声声说着来道歉,结果就只是想让赵双儿口头上赔礼道歉,要不是顾老爹态度强硬,估计他们家都不会想着解决此事,更别说一起控制传谣言了。到最后估计她也就只能自己生闷气了!哑巴吃黄连。

      这么一想还是顾老爹比较硬气,刚刚在大厅里,当着太尉老头的面就说,‘让人起书,当朝太尉孙女赵双儿,私通家仆,珠胎暗结!生下孽种,太尉府为掩盖事情真相,杀人灭口!’

      满头银发的太尉,当即怒发冲冠,直接摔了茶盏,怒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我顾云铮发誓,过了今天,明天以后这个事情,天下皆知!”顾云铮强硬回应。

      当时大厅里顾老爹和那太尉吵的不可开交之时,赵双儿跪着走到大厅里,拿起桌上唯一完好的茶盏,又跪着走到她的面前,哭的梨花带雨,柔弱似无声,哀求道:“求求顾姐姐原谅双儿吧,双儿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糊涂听了下人的胡说!求顾姐姐原谅双儿年少无知吧!”

      顾青葶本来听到此人是传自己谣言的罪魁祸首,气就不打一处来,只是看着跪在地上的可怜的赵双儿,实在狠不下心真的用手里的荆条打她!最后还是接了她的茶。

      烦死了!

      顾青葶站起来,丟下怀里的顾小白,在院里走来走去,等了好久小花才回来,顾青葶实在忍受不了在这小院子里生闷气,决定带小花出门散散心。

      出了门,却又不知去往何处,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好像慢慢的已经把这个尚书府当作自己的家了,在以前的世界自己也是个孤儿,还从小失忆,好不容易适应了生活却又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说是古代吧,却从未出现在历史当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历史遗忘了它们还是根本就是另外一个星球。

      一路上边想边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悦南茶楼,抬头看着这个牌匾,不自觉的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恍如就在昨日,心中一惊突然想起,凌云表哥好像被人砍了,这两日因为谣言的问题自己一直心烦,都把这事忘了,不如趁此机会去看看也好!

      又觉得自己空手去看望病号不太合适,就在路边买了些水果小吃,顺带看见有卖麻辣鸭头的小贩,咽了咽口水,心中暗道:凌表哥应该也是爱吃的吧,就买上一些,还能一起吃!

      镇南王府。

      还未进门,侍卫其魏就到门口行礼,道:“表小姐您来了,是来看世子的吧!不巧了世子跑了!”

      “跑了?”顾青葶提着东西,满脸问号。

      正说着,只见镇南王凌霄,拎着一个少年回来,那不正是凌云,这会他像个小鸡仔一样,挣扎着哀嚎:“爹我再也不敢!”

      凌云突然瞥见了顾青葶,顿时脸色一红,觉得面子丢大了,赶紧用手把脸捂住。

      顾青葶都能看见他脖子都红了,看着父子两人问道:“舅舅,表哥这是怎么了?”

      “这死孩子,不好好养伤,非要出去吃麻辣鸭头。”

      “不是我要吃,是娘让我去的!”凌云捂住脸反驳道。

      顾青葶看着自己手里提着的麻辣鸭头,不知如何是好。

      “放你爹的屁!老娘什么时候让你去了?”凌王妃从屋里气势汹汹的走出来,在看到顾青葶的那一刹那,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和端庄,笑吟吟说道:“葶儿也来了,快进屋坐!云儿这孩子明知道自己受伤了,不能吃油腻荤腥,还自己偷跑出去!”

      正跟着凌王妃进屋,就听见凌云一声惨叫,嗷~!

      顾青葶头一看,凌云像个小孩一样被凌霄扶着另一只手使劲抽到屁股上!

      顾青葶眼皮一跳,窝草!赶紧把手里瓜果一放,把麻辣鸭头藏在宽大的袖子后面,对着凌王妃敷衍一笑说道:“那个……既然表哥都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别走啊!等吃过晚膳再走,等你舅舅打完就好了!我今天不打他!”凌王妃笑意盈盈。

      突然手一滑,鸭头差点掉了,顾青葶赶紧把手里的一包麻辣鸭头往里藏了藏,不料却被凌王妃看到了小动作,问道:“葶儿你手里藏的什么?我怎么问道一股麻辣鸭头的味道!”

      顾青葶一脸黑线说道:“没有啊……舅母你应该闻错了,哪有什么麻辣鸭头?”

      凌王妃没多想,只道:“可能是舅母搞错了,今日不知为何特别想吃街边的麻辣鸭头,只是近几日身体不适,你舅舅不让我吃辛辣冰冷之物。”

      顾青葶瞬间明了,只能在心底为凌表哥默默哀悼,希望不会被打的太狠!她早就看出来了,镇南王最在乎的永远是这个性格跳脱的王妃,儿子什么的肯定是赠送的!

      尴尬的和凌王妃聊了一会,凌霄进来,后面跟着呲牙咧嘴的凌云,顾青葶赶紧站起来行礼,凌云脸色一红,别过头不去看顾青葶,真是丢人丟大发了!

      凌霄在和顾青葶简单聊了几句后,就让凌云带着出去玩,凌云一路上有些尴尬,顾青葶对此也是闭口不谈,只道:“凌表哥,我买了麻辣鸭头!”说罢亮出藏在宽大袖子里的鸭头。

      凌云顿时面色一变,道:“又是麻辣鸭头!从小我娘就坑我!每次我爹不让她吃的东西,都让我出去给她买,要是点背被我爹发现,都是我背锅!我已经被打了很多次了!”

      “害!”凌云揉了揉腰,道:“我这才好了刚能下床,我娘就让我去偷偷给她买鸭头,不给买就告我状!这下好了,旧伤未愈新伤又起!”

      顾青葶一时不知说些什么,笑了笑道:“表哥,吃鸭头吗?”

      “不吃!”

      ……

      镇南王府用过晚膳后,顾青葶带着小花离开。

      御街。

      两边的商铺已经开始挂灯了,而那钟鼓楼传来的闷沉声似乎能让人心神宁静,耳畔的人潮夹杂着风声,还是第一次静下来感受这恍然若梦的御街。

      前面两道身影好似熟悉,顾青葶没多想,跑上去在俩人中间一跳,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笑道:“南旋!沐二哥!”

      然而,南旋是没认错,但是旁边这位……是自己不认识的。

      “你是何人?”那长得能用‘邪魅’二词来形容的男子奇怪的打量着她。

      顾青葶那拍肩膀的手停在空中,赶紧收回道:“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我是找南旋的。”说罢向南旋看去。

      “大胆!竟敢直呼……”

      南旋赶紧把顾青葶拉到自己身后,对那男子笑道:“二皇兄,这是我一好友。”说罢又对顾青葶道:“今日我还有事,你且先回去。”为了怕顾青葶多心,对她微微使了个温和的眼色。

      “哦~好!”顾青葶知道不宜久留,说完就溜了。

      顾府。

      顾青葶这刚到兰葶院门口,小草突然在她跟前跪下,带着哽咽的哭腔道:“小姐,奴婢想请半个月长假。”

      顾青葶愣了一下,还真被吓着了,又赶忙扶起小草,柔声道:“快起来,你这不刚回来,为什么又要请半个月假?”

      小草抽泣道:“小姐,奴婢爹爹病重,需要人照顾,奴婢……。”

      顾青葶心疼的摸了摸小草的头,温柔道:“嗯,好,那我给你放半个月假,不哭了,再哭就成花猫了。”

      得了允许后,小草简单收拾收拾出了府,顾青葶如今有些感慨,坐在窗边温柔的抚摸着怀里的小白,小花端了热茶上来,放下茶碗轻笑道:“小姐,要不要早些休息?”

      顾青葶轻柔的摸了摸小白的耳朵,抱起小白交给小花抱走,小家伙不情愿的叫了一声。

      “喵~”

      顾青葶慢慢喝着热茶,片刻后躺进被窝里沉沉睡去。

      咔嚓!

      轰隆隆!

      半夜一道雷声闪电在窗外响起,顿时下起了瓢泼大雨。

      “母亲?”

      一女子眉眼带笑的看着顾青葶,她很喜欢那个笑容,想过去抱住,可刚跑过去,女子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一直说到葶儿来陪母亲……

      “不要!”顾青葶似被惊醒,又似未醒,木讷的坐起来抱着被子往角落里一直缩,

      吱呀~

      李嬷嬷和小花推门而进,顾青葶被吓得一哆嗦,小花赶紧点燃了蜡烛,见顾青葶恐惧的看着她,小花伸手想安抚。

      昏暗的烛火摇曳,顾青葶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女人把手伸了过来,抱着被子哭喊道:“你走开!你不要过来!!”

      小花很是担心,又不敢再贸然上前,只是轻声唤着她,可顾青葶一直哭喊着,李嬷嬷道:“快去把大公子请来!”

      小花打伞出门。

      世安院,小花打着伞焦急的拍打着院门,夜羽刹那间惊醒出来开门,小花说明了来意后赶紧去里屋,刚推开门,便见顾青书已经简单的穿好衣裳了,他知道雷雨天葶儿定是梦魇了。

      兰葶院。

      顾青书推门进去,又吩咐小花多点几盏灯,屋里明亮了起来,顾青葶把头埋在被子里抽泣着,顾青书坐下柔声一便又一便的唤着她的名字。

      “葶儿,哥哥来了!你抬起头来看看我。”

      顾青葶微微抬头看了看来人,突然安下心来,屋里很明亮,明亮到每个角落都能看清,没有什么能藏起来。

      顾青书柔声道:“葶儿做噩梦了!梦里都是假的。”

      顾青葶恢复了意识,额头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自己刚才是怎么了,心跳得很快很快,顾青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顾青葶望着床边温柔说话的顾青书,心里有些疑惑,开口道:“大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出什么事了吗?”

      顾青书温柔的摸了摸顾青葶的头道:“打雷了,哥哥怕葶儿一人会害怕,所以过来看看。”

      顾青葶木讷的点着头,不知为何还是有些心神不定,也不知为什么大半夜就被叫起来……一时间有些无语。

      “傻丫头,快睡吧,哥哥守着你。”顾青书说罢吹灭了床头的灯。

      有人守着也觉得安心,顾青葶躺下渐渐睁不开眼来沉沉的睡去……

      翌日。

      顾青葶醒来后有些头疼,总感觉昨晚做了一个梦,什么梦呢?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洗漱好后顾青葶坐椅子上,托着下巴发呆,有些犯懒了,现在一点都不想出去锻炼,纠结一番后决定还是跑吧,总不能半途而废,站起身来坚定道:“加油!”

      说完后顾青葶又去换好衣裳,刚要出去,小花端着香炉进来了,看着她似乎要出去,问道:“小姐,你要去哪?”

      顾青葶道:“晨跑啊!”

      小花道:“不行啊小姐,昨夜里下了雨,路面还湿呢!”

      “昨夜还下雨了?”顾青葶只好作罢,其实心里还有点小舒服,至少有借口不跑了。

      顾青葶继续坐下,看着小花捣鼓香炉,顾青葶问道:“怎么突然弄了香炉来?”

      小花顿了顿道:“奴婢知道小姐素来不喜屋里点香,可这夏日蚊虫多。”

      “哦!是蚊香啊!”顾青葶伸了伸懒腰,总觉得自己没睡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