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珍珍康福爱瑜伽

      第九章内功武技

      .东方朔一觉睡醒,伸了伸懒腰;童子已经端来了清水和手帕。

      童子刚要出门,东方朔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童子。

      “今天没有人来找我吗?”

      童子笑道:“师傅,今天中午来了三个人,来的时候师傅您刚睡下不久,我们没敢打扰从您,就让他们在外面等候着。”

      东方朔点了点头,脸部没有什么表情。

      东方朔洗完脸穿好了衣服穿这才和徒弟走了出去。

      青年男还子在台阶上打盹,东方走到身旁都没有察觉;东方朔看了熟睡的青年弟子,说道:“赵青咱们的客人呢?”

      青年这才惊醒,连忙站了起来,说道:“外,外面石头上坐着呢。”

      “客人不在内屋等待怎么在外边呢?”东方朔问道。

      赵青有些得意的说道:“我让他们在外面候着,不能打扰到你休息啊!师傅。”

      东方朔听了有些气节,说道:“胡闹,你怎么能让贵客在门外面等着呢?”

      说完就朝着门口走去,此时已经旁晚时分,远处西边的山头红霞万里。

      出了门东方朔一抬头就看见清宇三人正坐在门口不远处的大石头上修炼着。

      隐隐约约看到透明的气体缓缓地流进三人的身体。

      童子想要前去唤醒,却被东方朔拦。

      “让他们好好地吸收灵气吧,此时不易打扰。”

      东方朔看着徒弟微笑道:“思凡啊,进入状态时,吸收灵气时会很通畅,把灵气转换成内力的时候更会事半功倍;这里的灵气远远比闹市的纯净而浑厚;倘若你现在叫醒他们,恰好失去了这样的好机会,若是下次的话也不一定像这次的成果显著啊!”

      刚说完话叶轩就睁开了眼睛,深呼吸一口,大声自言自语道:“这的灵气真多真纯啊!哎!只可惜本人的功力不够强,吸收不了那么多。”

      叶轩说完了话,刘德不情愿的睁开了双眼,埋怨道:“我说你小子吵什么吵啊,自己道行不够,别打断我的修炼啊!”

      叶轩听了不好意思地说道:“好了好了,等这件事忙完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在这修炼啊?”

      刘德气道:“我哪像你游手好闲的不务正业,我公务在身以后哪有时间啊!”

      叶轩被王德这么一说生气了,怒道:“自己心境不好别怨着别人,殿下怎么没被我吵醒呢?我看你就是矫情。”

      听了这话刘德生气的说道:“除了口舌之争,你还有什么能耐。”

      叶轩刚要回复,只听见旁边不远有人咳嗽了一声,两人转头看去,东方朔和两个徒弟在门外面看着他们,中间的东方朔大气凛然,气场特殊;不用说这个人就是东方。

      叶轩和刘德你看看去我看看你都觉得有些失了颜面,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东方朔哈哈笑了两声,和三个徒弟走向前来问道:“二位在争论什么呢?还这么喋喋不休啊!”

      清宇听见了东方朔的声音睁开眼睛赶紧跳下石头。

      东方朔看见清宇微笑的点了点头。

      清宇拱手问道:“阁下可是东方先生?”

      “正是老夫。”东方微笑着点了点头。

      清宇激动地拱手弯腰回礼道:“东方先生的名气我早就听说了,向想什么时候能和你见上一面,今日见到先生,真是我的荣幸。”

      东方朔听了哈哈大笑道:“你和老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不到一岁啊。那时候的你已经学会走路了,我看你天赋异禀就送了你通灵玉一块,现在你还留着?”

      听了这番话,清宇荣幸而又惭愧的心理夹杂着。

      “这块玉父皇说是无价之宝,我就一直带在身上;可惜五年前我和卫士在龙脊山回都的路上遇到大批刺客,死里逃生出来却发现丢失了这块宝贝;几天后我和士兵后山寻找此玉,可是怎么也没有找到。真是惭愧啊!”清宇很是惭愧的说着。

      东方朔听了安慰道:“这等东西也不是特别珍贵,何必为了身外之物伤神呢!”

      听了这番话,清宇释然的点了点头。

      刘德听的一头污水,从来没听过此物,但是叶轩惊呆了,惊叹的说道:“这何止身外之物啊!这可是无价之宝啊!”

      东方朔说道:“靖王此番大老远来红枫岭想必是困乏了,随老夫进阁歇息吧。”……

      在风云宗的一所庭院里,一少女在花架下打着秋千,少女五官精致,花容月貌;身材亭亭玉立,端庄秀丽;气质风华卓越,风月脱俗。

      此人正是现任风云宗掌门云端之女,云韵。

      庭院里种满了各种花草,就连围墙上也匍匐着这各种藤蔓,再加上楼阁装饰精美,高处看去,这个庭院就像一个美丽的大花园。

      少女随当着秋千,但是看起来一筹莫展个;这时一机灵可爱的丫头走了进来,小丫头甜甜地说道:“小姐,还在生老爷的气呢?”

      云韵听了更是生气,转过身去冷声道:“我不想说话,想一个人静静。”

      小丫头听了笑道:“小姐啊,这次老爷外出是办一件重要事情去办,所以不方便带上你。”

      云韵听了哼道:“,你是转成来气我的?”

      小雅听了无奈道:“这次老爷出行带走了好几位长老和大批的高手;剩下的也在等候这老爷的消息,不能擅自来开宗门,你要是出去了,这次老爷有重要的事要办,怎么放心你出去呢?”

      听了这些话云韵有些释然了,并且疑惑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劳师动众?”

      小雅不确定的说道:“好像有两件事情,听人嚷嚷的说要去黑虎帮出气还要去什么什么万寿山。

      小雅难为的有些说不出,但是在云韵的注视下吞吞吐吐地说说道:“听说,听说黑虎帮说咱祖奶奶一把年纪了还爱管闲事;还说,他们还说咱们风云宗的一帮爷们靠着一个女人耀武扬威呢。”

      “什么?”

      听了这些话云韵气的快要跌倒起伏。

      平息了气息大声的说道:“这些有眼无珠的登徒子,是该好好教训一下了。什么黑虎帮,我看是黑心帮才是,真没素质。以后要是遇见黑路帮的我一两个杀一双。”

      这时云韵又想起了什么,说道:“还有,你记住了,我不需要人保护,我有自保的能力。”

      小雅急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

      还没等小雅话说完,云韵跳下了秋千,双手伸开,脚一蹬,小鸟般的飞出了围墙。留下小雅一人呆呆的看着云韵飞走的方向。

      黑夜之中,星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想到前天杨雪儿给自己讲魔兽和妖兽还有人类的世界的时候,几番心潮澎湃想要到外面看看。但是想到杨雪说凡是村里人内功达不到五重是不能外出的,想到自己竟然连一重都没有,离外出还远,想到这里星炎叹息一声,闭上眼睛。

      刚闭上眼睛,突然听到外面传来阵阵刀兵碰撞的响声;好奇心一起怎么也睡不着,就穿上了衣服走去想看看究竟。

      顺着响声爬上了山坡,有些累的星炎刚想坐地休息;但是又被这兵器碰撞的声音牵着耳朵站了起来。

      抬头一看,父亲杨明赴在和本村的三名男子打在了一起;三人拿着手上的长刀狠狠的攻击着杨明赴,杨明赴格挡攻击、剑法伶俐,每一招都能巧妙的卸下三人的攻击,婉转利落没有丝毫退让,四人速度之快,撞起了一道道电火花。

      星炎心里想到,‘三个人打一个人根本不公平,有本事单打独斗啊。’

      但是看到三位慢慢的败下阵脚来,也就平息了自己对于公平理念的性情。

      星炎这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精彩的决斗,眼睛里眼花缭乱,心里激动地也开了花。这下子看情况父亲更厉害了,但是同时也担心要是父亲失手伤了那三人怎么办啊!

      ‘咯噔’的一声响,其中一人的刀被杨明赴击飞了,剩下两人见状由此一惊,挥刀就向杨明赴的腰间砍去;杨明赴顺势跳了起来一脚踢到失去剑的这位男子的肩膀上,接着在空中一个翻过身来,又是一脚踢在其中一持剑人的背上。

      空手的男子身体不受控制倒退了数十步,一个踉跄摔了一个四脚

      朝天;持剑的两人不敢怠慢,一人跳起来一刀劈下,在攻击杨明赴的上盘,另一人一个扫堂腿带着长刀从腿上甩来,在攻击杨明赴下盘。

      杨明赴赶紧双腿一蹬,向前一扑,像一杆长枪横在两刀之间,巧妙的避开了两人的攻击。

      两人扑空在此转身时,杨明赴已经站在地上,一记鞭腿踢翻了一人,这男子长刀脱手而出朝着不远处抛去。

      这时只留下一人拿着长刀,但是此人还没有完全转过身来,杨明赴落地已经把剑架在了此人的脖子上;这整个过程之快只在两三秒之间。

      抛出去的这把长剑‘咻’、、从上空落了下来,星炎感觉不对

      抬头一看这刀竟然从自己的头顶射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星炎赶紧斜过身子,这把剑从星炎的右肩不到一尺的地方插在了地上;星炎不有喊出声来,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就在这个时候杨明赴和其他三人听到“诶呀”的一声叹息,都朝着这边走来,星炎见状害怕父亲骂他那就蹲着身子悄悄的跑掉了。

      等四人走到此地发现没人,拿起长刀细看上面还挂着一绺儿布条,但是刀上面没有一丝血迹,这让四人不得不奇怪了。

      杨明赴转过身,嘴角上扬,朝着前方说道:“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了。”

      杨明赴此话一出,另外三人不由得朝着四周张望着,难不成受刀的那人还没走,或者还有其他人在附近。

      这三人周围找了又找什么也没有发现,一男子不由得向杨明赴问道:“我说老杨,这周围没有人啊!你在和谁说话呢?”

      杨明赴微微一笑,有朝着前方说道:“再不出来我可要出手了啊!”

      只听见前面不远处树丛一响,有中年男子朝着这边走来。

      随着越走越近,杨明赴四人看清了他,他是本村人,无野。

      无野看着杨明赴笑道:“杨老弟果然内功深厚,我离的那么远都能发下,这全村武功第一不是白叫的啊!哈哈。”

      另一村民看到无野到来,气冲冲的说道:“你小子鬼鬼祟祟的藏在树上干什么?”

      “什么叫鬼鬼祟祟,我是吃饱了睡不着在村边转悠,听见有打斗声这才过来看看,”

      无野在此说道:“看你们斗的正欢就没有前来打扰,所以站在树上观看你们。我还要问你们呢,这么深夜为何在此比武呢?”

      杨明赴停了,点了点头说道:“再过几天我们有任务外出,这不熟练一下大伙的武技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