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直播手机号密码

      道玄方才言罢,便听见殿外传来声音。

      “掌门,各位师叔,弟子常箭,奉命将两位小....”

      他话未说完,突然间在这神圣肃穆的大殿之竟传出一声凄厉呼喊,打断了他:“鬼,恶鬼!鬼啊!”

      众人俱是吃了一惊,纷纷望去,只见一个樵夫打扮的中年男子正一脸惊恐的蜷缩在玉清殿的角落中。

      张景瞧着眼熟,仔细一看正是那日他从那魔头手上救下的人。

      “此人也是那草庙村幸存之人,不过煞气入心,已经失了心智,浑浑噩噩,我让弟子将他带入殿中照看一下稍后再做安排,不想他煞气此时发作了。”

      道玄出生向众人解释道,声音之中充满了惋惜,此人虽然从那灾难之中活了下来,后半生却是毁了。

      说话间只见一个与张景差不多大的孩子冲上殿来,大声喊道:“王二叔,王二叔,是你么?”

      声音之中带着几分焦急,几分哭调,众人看在眼里,心里都有些不忍。

      而那樵夫只是蜷缩成一团,口中仍重复着:“鬼、鬼啊。”

      那孩子冲了过去,跑到王二叔身边,用力抓住他的肩膀,大声道:“王二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们都说村里的人都、都死了?还有,我娘呢,我爹呢,他们怎么样了?你说啊!”

      樵夫在孩童的追问下似是有所触动,暂时不再说那“鬼、鬼”的话,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孩子。

      众人打起精神,或许这是知道草庙村真相,找到那无法无天的魔头的一个好机会。

      樵夫眼中透着迷茫。又好似在极力思索着什么。

      那孩子见樵夫半天没有反应,只是死气沉沉地看着自己,心中大是着急,大声道:“王二叔,你怎么了?”

      不料樵夫被他大声一喊,全身一抖,面上惧色大做,整个人突然连滚带爬地窜到一边,又是双手抱头,缩成一团,口中不停哀号:“鬼,鬼,鬼啊!”

      大殿内叹息之声顿时四起,青云门众人脸上露出复杂之色,既有对未能查到魔头的失望,还有对这个樵夫的同情。

      张景看着疯癫的樵夫心中有些不忍,他虽非是悲天悯人之辈,也没有什么匡正天下的大决心,最起码不会正日行走天下,惩恶扬善,毕竟他还有他的道途,他的长生路,但他仍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有身为正道的责任感。

      “师父。”

      张景看向道玄,目光中带着询问,还有丝丝祈求。

      道玄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他也想自己徒弟求自己时,自己袖袍一挥,来一句交给师父就行,可眼前这个樵夫煞气入心,神仙也难救,何况自己还不是神仙。

      张景目光一暗,不过很快就调整好心态,他以尽人事,问心无愧,但世间事就是这般令人无奈。

      看着眼前的弟子,道玄目露满意,有善心又不被善心所累,正是符合道门真意的好心性。

      那孩子要追问樵夫,却被一旁的一个稍大些的孩子一把抓住。

      “没用的,他已经疯了!”

      言罢,拉着那孩子对道玄几人跪了下来。“砰砰砰”叩头不止。

      道玄真人细细看了他二人一眼,微叹一声,道:“可怜的孩子,你们起来罢。”

      那孩子却并不起身,抬头看着诸位首座,悲声道:“真人,我二人年幼无知,突然遭此大变,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您老人家神通广大,能知过去将来,请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那小一点的孩子也跟着道:“是啊,神仙爷爷,你要做主啊!”

      诸位首座看着他,听的此言面露微笑,只觉他童言无知。

      “你二人叫何姓名?”

      道玄温声问道。

      “回真人的话,我叫做林惊羽,他叫张小凡。”

      这林惊羽小小年纪,身处大变,却还能沉着冷静,言语井井有条,当真不凡。不像张小凡那般懵懂。

      道玄看着这二人,目露怀念,好似又回道了自己收张景为徒的一天,多么相似,一样的身世,一样的出色,只不过张景的天赋更高,骨子里也多了些纯真的孩子气,说起来更像是这二人性子上的结合体,聪慧而又单纯。

      道玄真人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这将来过去我是不知道的,但你们居住在青云山下,我青云门自然不会置之不理。只是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好好回答。”

      林惊羽连忙点头道:“是,弟子知无不言。请真人问话吧。”

      道玄真人点了点头,道:“你还记得昨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惊羽一呆,道:“回禀真人,我昨晚还记得在家里床上睡觉,但早上醒来却和小凡一起到了青云山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方才那位仙长告诉我们、告诉我们,村中遭到一个魔头的毒手。”

      道玄真人一皱眉头,和其他各位首座对看一眼,不想这线索又断了。

      道玄真人沉吟了一下,道:“那就是说,你们对昨晚之事一无所知了。”

      二人同声道:“是。”

      道玄真人叹了口气,叫了一声:“景儿。”

      ”师父。“

      张景连忙上前。

      道玄真人道:“这两个孩子是你救下的,昨日的情况就由你讲与他们听吧。”

      “是,师父。”张景应了一声,回身看向两个与自己差不大的孩子。

      他斟酌了下言辞说道:”昨夜我游历回山,途经草庙村,看见村中有火光,便御剑过去查看,发现村中已尸横遍野,村中有一个浑身煞气包裹的魔头在杀戮,我提剑而上,救下你们那位、那位,对,是王二叔,不过那魔头修为太高,我不是对手,后来我姬师叔赶到,惊走了他。“

      林惊羽身子抖了一下,颤声道:“这位仙长,不知除了我们,村中可还有幸存者?”

      张景犹豫了下,看向道玄,道玄则看向常箭,示意他来说。

      常箭出来,对着诸位首座行了一礼然后对着两人说道:“那夜里,姬师叔带着小师弟回山后,我便奉师父之命带着几个师弟下山查看,其中还有一个平日与你们村里交易柴火的师弟,他对你们村里村民的情况很是熟悉。经他辨认,再经过我们点数,草庙村四十二户人家共二百四十七人,除了你们三人,都死了。”

      听到常箭明白肯定的话后,林惊羽与张小凡禁不住眼前一黑,几乎又要晕去。

      道玄真人轻轻叹了口气,左手轻拂,一个静心养神的咒法使出,两人之觉一股柔和之感袭来,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