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是有容乃大佬版本

      银白的弯月高高挂在天空,黑色的夜幕星碎点缀。

      月光皓白,却照不进次元空间。

      审判协会地牢。

      霂琦手捧着一个玉盒,里面有两条肥肥的红色虫虫。

      哆哆躲得远远的,被子鼓起一个小包。

      两只虫虫是特殊的双生精灵,异色焰火妖蝶。

      玉盒里放了灵石,它们便不再啃玉盒,圆润的灵石经过几个小时,已经被啃掉了一个豁口。

      霂琦已经与它们签订了契约,能够感知到它们传来愉悦的情绪。

      ……

      茶余洗好碗,去泡了个澡。

      身体被温热的水包围,心情放松下来,浴室雾气蒙蒙。

      白炘带着阿青大黄,一溜烟跑到酒店住着了,还是因为上次那个原因。

      洗漱好擦干头发,躺在而柔软舒适的床上,一夜无梦。

      年年几只精灵七横八竖的躺在地上。

      翌日清晨,外面窸窸窣窣的下起小雨。

      茶余拢了拢被子,实在太舒适安逸了,不想起床(????????)

      闹钟响起,她秒关。

      几只精灵也体会着这难得的安逸的时光。

      茶余沉醉于妖怪床的封印。

      叮铃铃!

      手机电话响起,一连几次。

      茶余手伸出去摸啊摸,没摸到手机。

      突然,她想起来自己该上学了!

      猛的掀开被子,找到了被她踹到床尾的手机。

      9.10

      老吴的未接电话。

      茶余连忙打了个电话过去。

      “茶余啊,是不是从里界出来,身体不舒服?我给你放一天假,你去看看检查一下!”吴熙拍板决定。

      “谢谢老师!”电话被挂掉。

      茶余起床洗漱。

      王巨巨和胖胖拿着牙刷用精灵牙膏刷牙,年年跟在茶余后面,因为它爪子握不住牙刷。

      门被茶余关上,年年还在门外,里面传来马桶冲水的声音,茶余从里面出来已经换了身装扮,一身灰色休闲套装,长发扎起。

      “给年年刷牙牙!”茶余抱起毛茸茸的年年放在洗手台上,挤好牙膏,牙刷伸到它嘴巴里,左刷刷,右刷刷。

      “好了!”用毛巾给年年擦脸脸。

      “叮咚!”门铃响起。

      “这么快!”

      茶余打开门,手里还抱着年年。

      门外站的是昨天那个女孩,还有一个眉目跟她有两分像的男人。

      “他不在我这。”茶余把门关上。

      “叮咚!”

      “带着家长找场子?”

      裴榕晟开口:“你好,我是她的哥哥,我们今天是来道歉的。”

      躲在背后的裴思蓉被他推到前面。

      “对不起!”声音小如蚊子。

      直到哥哥跟她说了之后,她才知道自己给家里惹了多大麻烦。

      “嗯,还有什么事情吗?”茶余手放到门框上,准备把门拉上。

      “这个算是我们家对您的一点点赔礼,那个男孩子呢?我们想当面跟他道个歉。”裴榕晟拿出一个用透明包装盒包装的植物。

      一株元叶草,几枚翠绿的圆形叶子中间一点嫩绿色。

      “不用了,只要她以后别来找我们就好了。”

      “如果再来找我们就不好说了。”茶余警告,把门带上。

      话已至此,裴榕晟再找上去只会徒增厌恶,拿着准备的礼物走下楼。

      “哥…”裴思蓉扯着他,“我刚刚那样是不是诚意不够…”

      “没有。”茶余打开门,拿了袋垃圾,手里还抱着年年。

      垃圾丢到垃圾桶里:“你只是太烦了。”

      心底刚刚升起喜悦的裴思蓉心情一下落到谷底。

      她拿起哥哥手里的礼盒,递给茶余,头低得老低,声音跟蚊子一样:“对不起,这是我挑的叶元草,请你收下。”

      “不用,你别来烦我就好了。”烦白炘你随意。

      “呱!”年年吧唧吧唧跳下来,一下子砸到礼盒上。

      陶瓷盆啪的一下碎掉。

      “对不起!”裴思蓉哭着说。

      裴榕晟朝茶余90度鞠躬:“不好意思。”

      “哎!”茶余看一眼年年,小鱼干减半。

      捡起礼盒:“女孩子不要老哭…”

      就在裴思榕以为她要安慰自己的时候。

      “妆哭话了,吓到隔壁小朋友怎么办?”

      裴榕晟:…

      裴思蓉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

      白炘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昨天那个女孩缠着茶余,茶余面无表情的,可能是生气了,手里的盆栽还被打碎了。

      快步走上前,怒斥:“昨天的教训还不够吗?”

      “我们是来道歉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呜呜呜!”裴思蓉起身,扑到她哥哥裴榕晟怀里。

      一股清香将她淹没,裴思蓉愣了愣,这个触感,这个腰…好像不是裴榕晟。

      抬头一看,那个女孩精致的脸上满是无奈,灰色的衣服上,一块很明显的湿痕。

      白炘气的脸都绿了,内心小人气炸,还故意用鼻涕蹭茶余?

      “麻烦放手!”白炘拽着裴思蓉。

      裴思蓉下意识抱紧环着的腰,茶余猝不及防的被往前一带。

      头磕到裴思蓉的脑壳,疼的嘤咛了一声。

      长发垂在裴思蓉脸上,漂亮的眼睛睁开,双眼对视。

      裴思蓉怔怔的看着茶余精致的五官,心脏跳的好快。

      “你…”温热的气息。

      “你有眼屎没擦干净,鼻涕要流下来了…”她沉默了几秒,“好恶心…”

      “哇啊啊啊!”裴思蓉的哭声刺得她脑瓜子嗡嗡的。

      裴思蓉的手被白炘掰开。

      一个小蓝衣骑着小摩托过来。

      茶余手机铃声响起。

      “在这。”没管哭哭啼啼的裴思蓉,茶余嫌弃的脱下外套。

      “您购买的物品已送达,请在代跑跑app上确认订单。”

      “好了!”茶余将页面给他。

      “好的!”小蓝衣把放在后备箱的东西拿给茶余,“记得给五星好评哦~”

      “嗯,你等等我再下一单。”茶余说道。

      小蓝衣接到平台提示信息,欣喜若狂,他刚刚开始工作就用实力收获了一位忠实顾客!

      “谢谢亲的二次下单!”

      “把这个送到门口干洗店洗一下,谢谢。”茶余将衣服给他。

      “好的!”小蓝衣拿起衣服骑上小摩托滴滴,飞驰而过。

      茶余说话这会功夫,裴家两兄妹已经走了,不知道不知道白炘跟他们说了什么。

      “你来干嘛?”茶余问。

      白炘俯身,手指抵着茶余的额头:“我过来溜达溜达,没想到抓到你逃课!”

      “班主任批假。”茶余甩开他的手。

      拎着东西走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