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污App

      孟夏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她原本还在北大研究生宿舍里顶着鸡窝头、一边啃着面包一边修改自己的金融学毕业论文。

      刚调出STATA准备核对一下数据分析结果,然后电脑和宿舍就同时一黑。

      她还来不及哀叹自己没保存,就一阵困意袭来莫名其妙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她发现自己趴在地上,变成了哈利波特里的西比尔.特里劳尼,也就是后来哈利波特的占卜老师。

      那个带着怪异眼镜、成天预测别人会死的疯女人!

      麦格教授曾这么评价特里劳尼:“西比尔?特里劳尼自从到这个学校来之后,每年都预言一位学生会死。到现在为止,他们谁都没有死。她最喜欢用看死亡预兆的方式来迎接一个新的班级。占卜学是魔法分支里最不严谨的一门学问。不瞒你们说,我对它没有多少耐心。真正的先知少而又少,而特里劳尼教授....(脸上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God!

      当她从原身的记忆里意识到这点时,急忙想起身找面镜子确认一下。

      然而她很快就发现,客厅里倒着两具尸体,看上去刚死不久。

      从未见过死人的她,吓得惊呼一声连连后退,然后左腿绊右腿,又摔倒在了地上。

      这一摔让她想起来了。地上的那两位是特里劳妮的父母,死于毒药。

      他的父亲是一名巫师,却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娶了麻瓜母亲。

      父亲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把自己锁在书房,捣鼓他那些毒药。而母亲对此一无所知。

      然后就悲剧了,今天父亲刚研制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混合毒药,对它简直爱不释手,于是把它带出了书房。

      不知情的母亲把那用玻璃碗装着的白色粉末当成了糖霜,给加进了他们作为晚餐的牛排腰子馅饼里。

      之后的情节很简单也很狗血。特里劳尼跟着父母一起死了,然后她来了。

      不久后,警察也来了。

      孟夏则在警察来之前,偷偷把书房和厨房里所有的毒药都藏了起来。

      她发现书房里有一块地板是空心的,里面放着一本占卜书和一个水晶球。

      没有细看,她匆匆把那些瓶瓶罐罐快速而小心的码了进去,然后把地板恢复了原样。

      为了以防万一,她又把一个书架挪动了位置,放到了地板上,并进而对书房其他摆设一一进行微调。

      谨慎过度的她,甚至在打开窗户通风后,不忘把地板给擦了一遍,防止警察从灰尘的细微痕迹上看出书架有所移动。

      然后她又把那个玻璃碗里的毒药全部倒进了水槽里并用水反复冲洗,确保没有剩余。

      至于剩下的牛排腰子馅饼,她偷偷埋进了屋里的一个花盆内,再把花盆挪到了屋子外面,找了个不起眼的架子给放了上去。

      回到屋里后,她仔细擦干净了父母嘴角的食物碎屑。

      做完这一切后,她再次进行了最后一遍检查,没放过屋子里任何一个可疑的角落。

      她不得不这么做,否则无法解释父亲为何要研制毒药。

      万一警察起了疑心,开始排查父亲平时的生活轨迹,也许就会发现魔法界和巫师的秘密。

      熟知哈利波特世界里关于《保密法》相关情节的她,目前暂时还不想和魔法部扯上关系。

      他们可不算太讲理。

      警察来了以后,孟夏对警察坚称父母死于意外的食物中毒。

      而随行的法医确认了这一点,并表示孟夏身体里也有微量的毒素,但好在中毒不深所以保全了性命。

      以这个小镇目前的警员素质和技术水平,他们也无法得到更多信息。最终和平的带走了特里劳尼父母的尸体,表示会替她安葬。

      对于痛失双亲的小特里劳尼,他们很是同情。并反复询问是否需要接她去警局暂住一段时间,他们配备有专门的心理咨询师可以提供情绪救援。

      孟夏想也没想的拒绝了,表示自己只想呆在父母生前的小屋,一个人。

      那个带头的警察表示非常理解,并且让孟夏有困难可以随时去警局找他——他留下了私人名片,上面用花体字写着“沙尼斯·希金斯”。

      孟夏双手接过名片,并礼貌的认真逐字看完了名片上的介绍,然后感谢希金斯的好意。如果有需要,她一定会去找他帮忙。

      希金斯严肃的点了点头,并很快带队离开了小屋。

      再后来,舅舅一家也来了。

      他声称特里劳尼的父母之前没有正经的工作,以这座屋子作为抵押问他借了很多钱,至今未还。

      现在他要收走这座小屋,用来偿还债务。

      谨慎的孟夏要求察看借条,发现父母的确前前后后从舅舅那里借了大约1.5万英镑。

      而至于这座房子,据她估计,应该价值2.5万英镑——她前世正好写过全球房价和通胀率相关的论文。

      她和舅舅在关于这座屋子的地理位置、再装修成本、目前的物价指数,以及对未来经济形势的判断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最终舅舅确认自己占不到便宜,不情不愿的给了孟夏一张7000英镑的支票。

      孟夏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争取更多,因为她考虑到了不动产的流动性问题。

      她要按市场价格卖房子,需要找熟悉流程并且不黑心的代理商办手续。

      而且她是未成年,舅舅是有可能成为她的法定监护人的,到时候能不能拿到这7000英镑都是个问题。

      趁舅舅脑子还没转过来,她同意了用房子抵债,但前提是必须让自己住到明年9月。

      舅舅答应了她的要求,离开前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特里劳尼,奇怪他这个平时内向而怯懦的外甥女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精明而擅长谈判。

      终于送走了所有的不速之客,特里劳尼瘫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很久很久。

      第二天清晨,她从沙发上醒来,屋外清脆的鸟鸣声和暖暖的阳光,让她一瞬间有些恍惚,不知自己为何会在这。想起来以后又是一阵沉默。

      她默默站了起来,打开窗子向外看了会儿风景,思绪开始飘飞。

      不知道在原来的世界里,孟夏是不是还活着,而自己的父母该如何是好。

      所幸她清楚父母有充足的储蓄,足够他们度过一个安稳的晚年。

      孟夏最后惆怅的叹了一口气,来到镜子前。

      镜子里是一张11岁少女迷茫而清秀的脸。

      她仔细的打量着这张脸,不放过一个细节。

      注视良久后,她尝试着对着镜子笑了笑。

      “以后,我就是特里劳尼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