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香草视频秋葵视频

      “是谁在吵吵闹闹的?”

      午休被打扰,楚小鱼施施然出现。

      他来了,迈着轻盈的步伐,面色一片淡然,看不出喜怒哀乐。

      一步,两步,三步……

      喧嚷的空气突然就安静了下去,万物寂静。

      “先生!”

      胖子牛,铁扇双双一副都是恭恭敬敬样子。

      卧龙擎天以及一众弟子们,他们发现了一个异常惊恐事实,他们眼前所见到的任何事情,全部都以一种诡异的静止方式,仿佛被某个可怕的邪恶力量被桎梏住了,全部都是静止的状态。

      吓!

      人世间怎么能够发生这样的恐怖事情?

      人为力量吗?还是自然的力量?

      “师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所有的东西都全部静止了?”

      真的是太可怕了啊。

      “师……师尊,我双腿忍不住要跪拜下去了……”

      迎面而来的那一股恐怖力量,让他们众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冷意飕飕,如同被刀割裂开的刺痛感觉。

      很疼!真的很疼!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闯入到我的农庄来?”

      楚小鱼问了话,言语间很清冷,听不出一丝感情。

      继续施压,如泰山压顶。

      身为大宗师的卧龙擎天,即使他的武功修为再高,可是在楚小鱼面前,他就好像一个孙子一样,见到了一个极其厉害又是霸道的祖师爷爷,别说施展武功了,连同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

      万万想不到这人世间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人类。

      不!

      甚至可以说他已经不是人类了,已经超出了“人类”二字的概念。

      “你你……你是什么人?”卧龙擎天竟是被楚小鱼的霸道气势给辗轧的震惊语无伦次。

      楚小鱼面色还是一片清冷:“奇了怪,你们突然闯入到我的农庄来,竟然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觉得吧,你们真的很搞笑。”

      非常搞笑,莫非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先生,要不将他们这些人埋作了后院果树肥料?”胖子牛一脸满满都是戏谑问了话。

      “好,如果你喜欢,随你心意即可。”楚小鱼直接一个顺水推舟。

      “啊……不要啊!我们知道错了。”

      迎面而来那一股可怕的压迫感力量,迫使他们都打了颤抖。

      卧龙擎天不由得双腿一软,人差点就跪拜了下去。

      卧龙擎天的模样还算好的,可是他身边的所有弟子们,可没有像他这样的好彩了。

      个个弟子都是惊吓的面色惶恐不安,身子都在打着颤抖不停。

      这般年纪轻轻的人,为何会如此的可怕?

      仿佛是从炼狱中窜出来的恶鬼一样,甚至比恶鬼都要可怕得多。

      啊!

      我承受不了啦!

      砰砰砰!

      连续有几个弟子们,他们纷纷受不住那一股强悍的诡异力量压迫,跪倒了下去。

      爷爷,孙子知道错了,请饶恕孙子一命吧。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赶紧起来!起来啊!”

      卧龙擎天见着自家的弟子们纷纷跪拜了下去,他不由得勃然大怒对弟子们进行了呵斥。

      可是已经跪拜下去的弟子们,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

      迎面而来那一股强悍的力量,真的是太可怕了啊。

      他们只想活着,活着如同蝼蚁一样,只求活着。

      “呵呵,看不出来,你倒是还有几分的硬朗骨头。”

      卧龙擎天倔强的一面,楚小鱼倒是有几分对他欣赏之意:“既然你的所有弟子们都齐齐跪下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也给我跪下吧。”

      楚小鱼一手轻轻拂动,万物寂静的空气中,仿佛瞬间就要被撕裂开一样。

      嗷!

      卧龙擎天顿感身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瞬间桎梏住,迫使他跪下去。

      他想要挣扎出这一股可怕的力量,可是最后才是惊恐发现,他被桎梏的竟然没法动弹了?

      天啊!

      他可是来自岭南赫赫威名的大宗师啊,怎么能够以这样的姿态在众位弟子们面前跪拜下去?

      而且要跪拜的对象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

      士可杀不可辱!

      绝对不可以!

      卧龙擎天在抗争着最后的倔强。

      “没用的,区区蝼蚁般的力气,你这是螳螂挡车不自量力。跪下!”

      忽而砰的一声!

      在尊者面前,卧龙擎天即使身为大宗师,可又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乖乖的被迫跪下么?

      楚小鱼嘴角随之勾起了一抹弧线:“这是我对你们的惩罚,知道我为什么要惩罚你们吗?”

      已经全部跪拜下去的卧龙众人,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敢回话。

      胖子牛,铁扇幸灾乐祸的看着好戏上演。

      楚小鱼继续说道:“因为你们私自闯入到我的农庄来,你们并没有经过我的允许,这是其一。”

      “其二,你们打扰了我的午休,我为此很生气。仅此两个理由,已经足够你们死上千百遍了。”

      “你你……你不能杀我们。”

      卧龙擎天目露怒气:“是你杀死了我的俩弟子在先,我作为他们的师尊,如果我对他们的死不闻不问的话,那么我就不配做他们的师尊。我……”

      “呵呵,你配不配做他们的师尊,其实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你们无端闯入到我的农庄来,要打要杀的,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一边说着话,楚小鱼一边录入了卧龙家族们的信息。

      这些人还算是良人,几乎都没有前科。

      “大师,大师……”

      正当楚小鱼寻思着要如何将他们众人给处理时候,一声疾呼,惊扰了他们。

      苏家来人,行色匆匆,也不知道他们苏家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请大师救救我们苏家。”

      苏家老爷子苏青山带着苏家人,突然整整齐齐对楚小鱼跪拜。

      那个虔诚的殷勤态度,满满都是诚意十足。

      楚小鱼眉头随之一蹙而起:“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苏青衣回了话:“大师,我们苏家眼看就要遭遇灭顶之灾了。”

      “这又是何故?”楚小鱼表示有些迷糊。

      苏青衣继续说道:“大师,因为那俩弟子的事情,他们卧龙家族迁怒我们苏家,誓要将我们苏家从东都上抹掉,他们卧龙家族可是武学世家,而我们苏家也只是个寻常的普通人家而已,根本就没有能力去反抗他们的霸气欺侮。”

      求求大师救救孩子吧,孩子们真是太难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