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比较件下载丝瓜直播在线

      “不,那时候秦国也只是战国七雄之一,七雄和天下都有共主,哪怕共主没落了,白起遇上共主也是要跪拜的,至于听命与否,至少不会当面反抗!”左慈说道。

      “师傅你是说姬姓一脉也能进得去?”张任猛然抬起头。

      “但很危险,为师不希望你进去。”左慈说道,心里顿时后悔,从小徒弟的眼中看到了,那股跃跃欲试的态度,这很危险,自己进去都很危险。

      “我可以试试,危险就逃!何况师傅你曾经说,我是应天运而生,怎么会这么容易死掉呢?”张任很坚定,危险与所得是成比例的,得到白氏相助,等于长了翅膀。

      “但应天运而生不等于不会死,不会输啊!”左慈劝道。

      “谢谢师傅,公义还是想试试。”

      “为师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你决定了,为师会帮助你,为师给你一粒药,至少能保住魂魄,如果不对,你有五息逃跑时间,只有五息。”左慈递给张任一粒药。

      张任接过药丸,双手一拱:“多谢师傅!”

      张任吃完药,五个息,也就是大概十秒左右,从马背上取下自己的枪,然后抬脚往白家村里面走,进了村口,感觉很奇怪,时间就像停顿一样,温暖的气体吹拂在自己的身上,胸前的玉一阵红光之后,红光消失,村子里的路就在脚下,自己回头看了一下村口,左慈还在外面,真的如左慈师傅所说,姬氏血脉也能进来。

      “进来一个外人?”

      一个外人进入白家村,对于白家村里的人那可是天大的事情。

      “他是嬴氏的?”

      “赶快通知族长!”

      马上来了一群村子里的人,围着张任,指指点点讨论着,每次外人进来都是白家天翻地覆的变化,因为每次带出去的都是白家精英中的精英,但霍去病的经历,二十四岁遇难,白家早就分为两派,一类极其抵制外人,哪怕嬴氏后人,当年不也没保护好霍去病?一类要效仿卫霍为国效力,但偷偷出去的十有八九都陈尸村头,于是在白家村中,更多人抵制出白家村。

      “把他赶出去!我们不需要嬴氏后人,跟着嬴氏后人的三代人都没有好下场!”

      张任自然知道他说的是白乙丙跟着秦穆公,最后殉葬下场,白起被赐死,霍去病不到而立死因不详,一百五十年前,最后也是不明不白,没人知道,哪怕族长也不得而知,一百五十年前知道的那一拨人都没传下来,而没传下来,就会让人猜测,有的时候,猜测会让人感到恐怖。

      张任站在一块平台上面,他知道这是一块晒谷子的平台,很多村子都有这么一块地方,远远的看到一群人拥着一个老者从村子最里面走出来,人群分开两边。

      这是一个八尺左右,大约五十多岁的老汉,身体很结实,眼中充满了睿智,直挺着腰,让人感觉,大山压下,这腰也能笔挺着,站在张任面前,哈哈一笑:“一百五十年了,嬴氏总算又有人来我们这儿了!在记录中,你是岁数最小的一个!我白毅真想知道嬴氏如何又有培养出这么年轻有为的后人!”

      “族长,你难道忘记了我们白家对嬴氏几十代的奉献,但都是悲惨结局吗?更何况这天下早不是嬴氏天下了,何必理他呢?”

      “我不是嬴氏后人!我只有十一岁!可否借一步说话?”

      老族长神色一凛,要知道出入白家村的除了白家之人,只有两个嬴氏人进入,没想到天下间还有第三种血脉可以进入,于是带张任到一边,张任在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在老族长的注视下写下了一个字,这个角度其他人根本看不到。

      老族长白毅看了这个字后,明白了这小孩为什么不是嬴氏后人而能进来,当年天下共主“姬”,不止这样,从黄帝开始,黄帝又叫姬轩辕,尧舜禹、夏商周,几乎都是姬这个家族或者这个家族旁支,或者亲属统治,包括嬴也可以算是一个姬姓分支,简直是刘汉之前统治这片天地第一姓氏,而黄帝也是这片天地共认的祖宗,真正意义上的黄金家族。

      “小兄弟,去白家大堂,请……”白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并没有问张任的名字。

      “谢老族长!”张任没有客气,走在老族长前面,前面有人引路。

      这白家村小巷子的路最多也就六尺半宽,用石子铺着,正常并肩也就两人走,张任故意慢走一步,让老族走在前面。老族长白毅微微一下,这孩子这方面做得真好,刚才以他的身份开始走在前面做个姿态,现在慢走半步明显是给足自己面子。

      白家村大部分家庭是土建的房子,有些木头建的房子,家家户户门有个门槛,大概半尺左右高,小孩子一堆一堆的在门口嬉戏着,还有大人用树枝在地上写着字,教孩子识字,也有朗朗的读书声,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晨念书是最好的,效果最好。

      老族长领着张任走到村里唯一的一座用大石头堆砌而成的房子,房子门上只有一个字,小篆写的“白”!

      老族长自己推开了门,对他身边的人说:“一壶凉茶!”然后转身对张任说:“请!”

      张任也不客气,走进这大堂,坐在右手上首位置,老族长坐在大堂正中间位置,然后几个族内有话语权的长者也进入大堂,正准备坐在左手一排位置。

      “各位,这里只需要我和这小兄弟就行了,你们回避吧!”老族长也不拐弯抹角,正准备坐下的几位长者都愣了,都看向老族长白毅。

      “我的话没用了吗?”白毅敲了敲身边的桌子。

      “是!”各位长者一拱手,都用好奇的眼神看了看张任。

      茶上来了,白毅跟身边侍者说:“不要照顾我了,让他们散了吧,别堆在门口了!对了,把门关上。”

      “是!”

      随着门关上,白毅看了一眼门,问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