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岛津实西装裤子裂开

      走过孤坟。

      往前一里就是松木林。

      两人靠近,能明显感应到一股阴沉。

      ……

      走进林中,双脚无声陷入厚厚一层腐烂的松叶上,两人只觉身体一寒,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遮掩住了。

      模模糊糊,看什么东西都被一层灰雾给遮挡住了。

      “嘶~”

      身体开始冷颤,梁有才苦着脸走到梁凡身边,哆嗦道:“好冷呀小凡,你怎么什么事也没有?”

      “冷吗?”

      梁凡挑眉,而后撤去覆盖全身的功德之力。

      一股阴风刮过。

      顿时打了个冷战。

      “确实有点冷!”

      抱着胳膊,梁凡又将功德之力覆盖到全身,周围寒气瞬间就消失了。

      梁有才体内只有一丝功德之气,可不敢像他这么挥霍。

      只是护住心口,身体还是在不停的打着摆子。“还……还要……走多远?”

      “快了,我感觉到那个东西就在前面。”随手指向不远处的一颗矮松木,梁凡迈脚,高高提起了手上的煤油灯。“看到树上那坨东西没有,一会过去摘了它。”

      “哪个?”

      梁有才眼睛一凸,仔细看了看矮松上那坨东西,而后不可置信的说道:“那不是蜂蜜吗,你大半夜的跑来,就为这?”

      “不然呢?”梁凡反问,而后走到矮松树下,提着煤油灯摘下了树枝上的野蜂巢。

      嗡嗡嗡……

      蜂巢嗡响,而后扑涌出密密麻麻的一群黑蜂。

      说来也奇怪,明明是梁凡摘的蜂巢,黑蜂却极为针对的扑涌向了梁有才。

      “我……”

      欲哭无泪,梁有才拔腿欲跑,双脚却生根似的定在了原地。

      抬头一看,原来是被梁凡给捏住了灯脚

      “你……”

      此时要是再不看不出那就真是傻子了。

      “什么时候!”怒吼一声,梁有才身体开始急剧膨胀,一根根钢针似的黑色毛发从脸上、手上、脚上涌出,瞬间覆盖住了全身。

      头圆,耳大,眼小,吻短而尖,鼻端裸露,足垫厚实,前后足具5趾。

      可不就是一只黑熊?

      “鬼物……不对……妖怪?”

      “也不对!”

      提着煤油灯,梁凡满是好奇的观察着眼前的黑熊,不时啧啧有声。“啧啧!造物主还真是神奇,明明是一只动物,跟脚却是一团鬼气,似妖非妖,是鬼却又不像鬼,真是稀奇…………”

      吼~

      “混蛋!”

      “梁凡……”

      黑熊口吐人言,不住拍打着身上的黑蜂,明明皮粗肉厚却被蜇的嚎叫不已,看样子痛苦极了。

      “煤灯还我!”

      “我把梁有才还你!”

      吼叫声渐小,黑熊明显妥协了。

      “看样子这盏灯对你很重要啊!”手提着煤油灯,梁凡凑近了去看灯芯,而后嘴巴鼓起,用力的吹了一大口气。

      呼……呼~

      强风中,灯火忽明忽灭,眼要看就要被熄了火。

      “不要!”

      黑熊惊恐大叫,然而还是晚了。

      火光一闪。

      而后黑暗一片。

      “不……”

      灯火消失,黑熊像是遭受到了重击,身体剧烈挣扎着,竟一举挣脱了束缚。

      吼~

      “我要你死!!”

      黑熊咆哮,在地上踩出道道深坑,石柱似的熊掌向梁凡合拍而来。

      砰!

      熊掌合击,声如惊雷炸响。

      可怕掌风扫过,林中掀起一道龙卷飓风,乌乌咆哮。

      “吼吼……吼~”

      黑熊陷入了狂暴,巨大身躯像坦克一般向四周野蛮冲撞。

      一时间。

      林中松木成片倾倒。

      黑熊在轰鸣声中发出咆哮,正四处找寻着梁凡的身影。

      吼~

      ……

      数十米外。

      大松木顶上。

      梁凡坐在枝头,熄了火的煤油灯被挂在一旁。

      “呵……还真是个熊瞎子!”

      看了看在松木林中乱窜的黑熊,梁凡收回目光,往林中鬼气最为浓郁的一个区域望了过去。

      动静这么大。

      你也该现身了吧!

      轰!

      轰轰!

      黑熊还在肆虐,只是这次好像察觉到什么,突然嘶吼一声,埋头向梁凡位置冲撞了过来。

      途中猛地抬头。

      熊眼望来。

      赤红一片。

      吼~

      “原来你在这里!”

      看见梁凡,黑熊变得更加狂暴了,巨大身躯竟又膨胀了一圈。

      远远望去,就像一辆疾驶的重装坦克。

      一路横推。

      势不可挡。

      砰砰砰……

      终于,黑熊冲到梁凡身下,一头撞在了树干上。

      砰!

      一声巨响。

      松木倾倒,梁凡凌空飞跃,自树顶急坠而下。

      地上。

      黑熊人立而起。

      张着血盘大口迎接向了高空坠下的梁凡。

      这时。

      梁凡人在半空,无处借力,怎么看都是必死之局。

      只是。

      以他凡事谋而后动的性格,难道就没留有后手?

      “喂……你看这是什么!”

      果然!

      梁凡早有准备。

      没有召唤阴兵,只是将挂在腰间的煤油灯扔了出去。

      吼~

      熊目一瞪。

      黑熊吼叫着,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接煤油灯。

      梁凡嘴角微翘,身体灵活翻转,轻飘飘的落到了一旁。

      与此同时。

      一缕黑气自黑熊眉心飞出,悄无声息的钻来。

      身体一顿,梁凡扭了扭脖子,目光又落到了黑熊身上。“多了一只,不如坐下谈谈?”

      此时煤油灯已重新燃起,被挂在了熊脖子上。

      黑熊眯眼。

      恨恨的瞪过梁凡一眼,嗡声道:“算你运气好,还有人替你求情,这次就先放过你了!”

      “哦?”

      梁凡挑眉,饶有意味的看着黑熊,道:“有人替我求情?谁啊?我认识他(她)吗?”

      “哼!”

      明显不能说。

      颇为忌惮的瞥过一眼梁凡右手,黑熊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等等!”

      梁凡再次出声,而后走来,认真道:“你可以走,但梁有才得给我留下。”

      吼~

      “你别太过分了!”黑熊怒吼,如果不是暗中存在警告,它早就冲过去将这个可恶的人类给撕碎了。

      “……”

      这时暗中有人轻语。

      而后……

      呼~

      夜风拂过煤灯,火光明灭,黑熊不禁打了个冷战。

      “等等……我这就走!”

      太恐怖了。

      仅一缕气息便能威胁到本源,若是真身前来……

      不行,得赶紧离开这里。

      念及至此。

      黑熊转身就跑,连场面话都敢不说了。

      “别走,把梁有才给我留下!”

      梁凡起身拦截。

      “……”

      黑熊不语。

      低头绕过,而后继续狂奔。

      “你也给我留下!”

      事关梁有才性命,梁凡哪能让它离去,紧追不舍,连功德之力都用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