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安全网站你懂得

      四天后的清晨,帝国学院里依旧如常,但很多人却发现,那个打扫地面的男子却消失不见。

      学员们对此并没有什么意外,在他们看来,估计对方是找到了新出路,甚至成为了某个佣兵团中的小头目。

      然而直到此刻,也没人发现帝国图书馆中的异常。原因很简单,没人会一大清早就钻进这么个枯燥乏味的地方。

      视角转换到黑市,布姆一边清洗着碟碗,一边计划着今天的修炼事情。而六花却早已跑出了院门,看看能否遇到新的兽群。

      高大的芦苇丛成了人与人之间的完美屏障,只见一道身影极速向着某个森林奔去,而另一道则绕了个圈,但目的地却是相同的。

      熟悉的小山坡,熟悉的白糖糕,熟悉的自由散漫。六花无聊地望着天空,期待着今天能有什么事情发生。

      似乎众神听了她的祈愿,一个男子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地将水囊一饮而尽。六花的小脑袋缓缓伸出了背坡,眼中闪烁着缕缕寒芒。

      此人正是那个在帝国学院里,清扫了近十年的“寄生虫学员”。而此时的他,却再无先前的谄媚,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

      休息片刻后,他挺直了自己的背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就在昨晚,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将帝国图书馆三四层的书籍一扫而空。那怀中的两个储物袋内,装着的不是什么归心似箭,而是吉恩公国的未来。

      身为契约兽的灰毛大鼠爬出了长袍,它能感受到自己主人的心情,自然也是激动不已。

      男子望着不远处的奥古城,有些失神地沉默不语。哪里是自己青春的坟场,更是尊严的堙灭之地。

      轻叹一声,他缓缓转身,打算一口气赶回吉恩公国。但就在此时,一声娇柔的言语却在耳旁炸响。

      “大叔,你是不是从奥古城逃出来的呀?杀人了嘛?”六花穿着那件维京战裙,一脸兴奋地问道。

      然而男子闻言却差点没把心脏吐出来,自己的实力如此强大,但对方又是何时近身的呢。

      “小...小姑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不过就是个过路人,再见。”男子不自然地笑了笑,转身欲走。

      但六花却并不是个傻子,对方先前眼神中分明充满了怨恨,像极了那些犯罪者的样子。并且只要是逃跑的犯罪者,其身上大多携带了无数值钱之物。

      “哎呦喂,既然大叔不是杀人犯,那就更我返回奥古城怎么样?我知道一间酒吧,老板人很好呦。”六花一闪身,拦在了男子身前。

      花月是风的季节,但不知为何,此刻却悄无声音。男子见对方的架势,没有出现丝毫意外,但自己的契约兽却吱吱狂叫,好似如临大敌一般。

      “首先我不想与你这么个小娃娃动手,其次老子很年轻!并不是什么大叔!”男子摊了摊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

      然而六花却始终盯着那只灰毛大鼠,同为契约兽的她,自然已经知晓了这个小东西的真实身份。

      “能拥有契约兽的非富即贵,既然我们这么有缘,那就留下点东西给人家嘛。”六花抬头看着对方,依旧在东拉西扯着。

      这并非是六花优柔寡断,只因她想确认对方是否真的孤身一个人,还有没有藏匿在四周的同伴。

      “这里有一些金币,全当是我倒霉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吗?”男子皱了皱眉,但还是掏出了自己的钱袋。

      在他看来,对方不过是个小毛贼,要不是自己重任在身,早就挥手斩杀了。可那样做却有暴露自己行踪的危险,适才如此委曲求全。

      “第一,我要的不是这些金币,而是你的命。第二,家人只有一个哥哥,也只会对那个人叫哥哥。第三,你这只契约兽十分恶心,不过却要比主人懂事。”六花提了提陨铁双剑,有些冰冷地说道。

      但回答她的,却是一股极为强大的魔力气旋。因为男子直到此刻,才想起了那个“白色死神”的传言。

      “蝎尾之芒,狼蛛岩洞,深埋土中的石笋,刺穿万物的巨大獠牙,以吾之名,地刺术!”巨大的魔法光芒在六花脚下浮现,一根根尖锐无比的石矛破土而出。

      硝烟弥漫,男子再次后退几步,依旧是一副警惕的样子。而那只灰毛大鼠,则呆呆地站在原地,仰头看向了自己的主人。

      “你是不是有病!这可是人家昨晚才擦干净的衣服!”六花灰头土脸地冲出了烟尘,虽然看上去十分狼狈,可却毫无伤痕。

      男子见此瞪大了眼睛,身为魔导师的他,还从未有人能在自己的法术下安然无恙。更不要说,对方似乎连一点皮也没擦伤了。

      然而他既然能代表吉恩公国潜入帝国学院,自然有着异于常人的心性。只见其瞬间祭出了一根单手魔杖,口中再次念诵起咒文。

      “柔软的泥土化为晶石,桀骜、闪亮,爬行的铁之公主,近在咫尺的刀锋,以吾之名,晶石铠甲!”随着他的话语,其身体表面逐渐被些许淡粉色的晶体覆盖,这正是现有魔法体系中的绝对防御,足以抵挡巨龙一击。

      “隐藏于虚空里的钝物,请以魔力为引,聆听这绝望的召唤,击碎一切吧,以吾之名,召唤巨石!”一颗足有小山丘般大小的火焰巨石凭空出现,瞬间砸向了六花所处的位置。

      男子做完这些后,有些脱力地坐在地上,但身体表面的晶石铠甲却依旧存在。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契约兽早已蜷缩成一团。

      不过他却并没有多想,只认为其是被自己的法术所震撼。适才一反常态,甚至表现得胆战心惊。

      “这就是你的所有实力么?如果没有更强的,那我可就要动手了。”六花的声音再次响起,依旧是那么平静。

      咕咚!男子的头颅滚落在地,身为土系魔导师的他,直到死亡也没再说只言片语。至于那只灰毛大鼠,则虽着主人殒命而闭上了眼睛。契约兽就是如此悲哀,即便察觉到对方的强大,却也阻止不了注定悲剧的战斗。

      一团火焰在神迹平原上升起,六花甩着那两个储物袋,蹦蹦跳跳地走向了奥古城。期间,无数帝国铁骑轰鸣不断,看其行进方向,却是北面的西塞公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