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装惑2

      阳霸道被圣闲打脸了,薛焰与白莹,愤怒而看着阳霸道,准备着阳霸道一有反抗,就准备拼命,没有人比薛焰与白莹,更了解活在社会低层的悲哀与无奈,有些时候活得生不如死,死了反而解脱了。

      苍淼微微笑了笑,对圣闲行礼而语:“圣闲大兄弟,这打脸呢,也打了,我觉得,做为上位者的我们,还是玩得比较干净,更符合民众之义,有义于群体。

      我这就让我夫君,散了后宫,一心一意,努力修炼,以真本事而立世。”

      圣闲听后,看着阳霸道,阳霸老气横秋,正气而语:“圣闲大兄弟,老哥我知错了,此事于私与妻不忠,于公与民无利,的确是有些过份了。

      圣闲笑语而言:“你不应该向我道歉,你应该向那些快生活不下去的人道歉。”

      圣闲话说完,艾曼搂着圣闲,微笑着撒娇:“还是夫君你心善,只是善良的我们,就只能吃点狗粮了。”

      此时汉思?保罗与特思?罗宾,娜仁,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四人走了过来,汉思?保罗微笑着讲:“喝茶呀?我说圣闲主持,喝茶都不叫我,你也忒不厚道了!”

      圣闲笑了笑讲:“这不你们忙嘛,所以就没叫你们。”

      特思罗宾微笑着讲:“一开始很忙,只是生意理顺了,就没那么忙了,现在我们都雇人干活,估计三天后,事就会越来越少,落得轻松懈意了。

      只是圣闲主持,我得跟你商量个事,就是研究空间灵宝穿梭舰的事,可不可以让我妻子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也参加研究。”

      圣闲微笑着问:“你们也有这眼光?”

      特思?罗宾叹气而语:“其实我们野荒部落,总被疯野部落给打,在看了小宝?乔恩的本事后,我感觉我野荒部落,没疯野部落,有真本事。”

      圣闲笑了,笑语而言:“名额有限,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若要加入研究,这得争取小宝?乔恩的同意。”

      特思?罗宾微笑着讲:“主持,你可是我们善义理共会的主持会长。”

      圣闲笑语而言:“我善义理共会,怎能我一人说了算,我看还是选一个方丈,来办理内务。”

      汉思?保罗哈哈大笑着说:“不用选了,方丈之位,我有四票,圣闲主持你们夫妻俩在给我四票,我赢了选票,内定我就是方丈。”

      圣闲面皮抽搐,心想:“还真无语嘞,这汉思?保罗,还真聪明。”

      汉思?保罗笑着讲:“我以方丈的名誉,特派遣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管理团队衣食住行,协助研究小团队,尽快的研究出成果。”

      阳霸道看了一眼苍淼,苍淼微笑着讲:“几位兄弟,妹子,都坐下来喝茶嘛,坐下来谈。”

      圣闲坐了下来,微笑着讲:“谢谢苍淼嫂子。

      阳霸道老哥,打你脸的事,你会怀恨在心吗?”

      阳霸道叹气而语:“不敢,的确是我的不对,错了,就是错了,你这是替我妻子打,我无力反驳。”

      圣闲微笑着讲:“其实我与妻子艾曼,来这小镇做生意,都是亏本的买卖,整得我们都得陪着黄沙皮明戒,吃狗粮,我还是吃了没本事的亏呀,这经验教训,值得我铭记于心。”

      圣闲如此说,艾曼泪眼汪汪,一滴泪珠滑落,悲泣而小声哭泣。

      圣闲摇头叹气,深深出了一口气,叹气而语:“还好我们天玄郡实诚,狗粮都是良心食品,如若不然,我们夫妻俩都不知道该怎样过活。”

      阳霸道皮笑肉不笑着心想:“你就拉倒吧,佛修炼气士二星修为,跟自己家狗抢狗粮吃,你们究竟意欲为何?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圣闲一脸的无奈,替艾曼擦拭眼角的泪珠,黄沙皮明戒一脸认真着讲:“主人,我知道你们善良,为了不给你们曾加负担,我那后宫遣散费,就不向你们要了。”

      圣闲叹气而语:“怎能这样呢,做为一条狗,你怎忍心,两千多条怀了你种的小母狗,放任着它们不管,那简直就不是畜牲干的事,连野生动物都不如。”

      黄沙皮明戒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圣闲,圣闲叹气而语:“两千多条母狗,那是多大的资源呀,一般的狮群野兽,见之都能吓抖,以之为棋子,你可高整无忧,当然了,你得有能力,震慑住这些小母狗,何以震慑,唯有狠毒,方能震慑不忠之心。”

      说话的圣闲,笑眯着眼看着艾曼,艾曼怒斥:“看我干嘛?你在说我狠毒吗?”

      圣闲微笑着讲:“不得不承认,我的妻子艾曼,的确是很善良。”

      说话的圣闲,看向了阳霸道,阳霸道笑眯着眼讲:“也许我是该放了她们,的确是树敌太广了。”

      艾曼笑语而言:“你们自己家的游戏,我艾曼无权去管,我只在意,我的小弟小妹,薛焰与白莹,在这福利小镇,快活不下去了。天授于权,替天行道,所以偶尔灭个小集体,那也是理所应当。”

      阳霸道一口鲜血吐出,看着艾曼,久久无语,苍淼起身抱手而语:“实在是对不起,家里有事,我与阳霸道先行告辞了,艾曼妹子你既然对功夫茶道感兴趣,我绿灵茶庄,欢迎艾曼你来学功夫茶道技艺。”

      苍淼与阳霸道起身告辞离去,汉思保罗微笑着讲:“主持,想不到,嫂子这么强硬。”

      圣闲叹气而语:“没实力,那是找死,绿林中人,且非是容易被欺负之辈,一个不好,就小命不保。

      做人还是得善良,那是生活之道。

      你以为,阳霸道敢明目张胆的开后宫,这福利小镇的人,会不知道,那是实力使然,才敢如此玩,一般人,也没这能力与雄心。”

      汉思?保罗一听,给逗乐了,哈哈大笑着讲:“阳霸道,我汉思?保罗,记住你了。”

      黄沙皮明戒甩甩嘴皮问圣闲:“那主人,我后宫小母狗的事?”

      圣闲无奈手扶额头叹气而语:“你可还真是畜牲牲口呀,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就带领着小母狗做我妻子艾曼的护卫吧,毕竟物尽其用,方是当今世界主题。”

      黄沙皮明戒向圣闲在次保证到:“圣闲主人,请你放心,我黄沙皮明戒,就算是带着所有小母狗都死绝了,也不会让艾曼主人,有一丁点的闪失。”

      艾曼高兴一脸认真着讲:“谢谢你,明戒,虽然实力低微了些,可我就喜欢你的狠毒,感觉忒霸气!

      你也要相信我的实力,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说话的艾曼,抱着黄沙皮明戒就亲了一下,而圣闲却向汉思?保罗问:“生意上的事,没问题吧?”

      汉思?保罗笑语而言:“没问题,只是这福利小镇,始终小了些,最多三天后,就无利可图了。”

      圣闲叹气而语:“那三天后,我们就在出发。”

      特思?罗宾微笑着讲:“喝茶呗,不能浪费如此好茶。”

      薛焰微笑着讲:“泡功夫茶的苍淼,都走了,谁人还有如此技艺,能泡出好茶。”

      圣闲却开口问白莹:“你觉得,这阳霸道的人品德行如何?”

      白莹温柔而语:“正道行业,都被绿林中人所占据,其实说实话,福利小镇,穷苦贫穷微弱者,都是他们所耍的猴子。

      在福利小镇,绿林与道门,可以翻手为天,覆手为雨,翻云覆雨。”

      圣闲笑问:“你们后悔选择跟着我否?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薛焰看着圣闲,一脸认真保证:“跟着你们,我能做人,留在福利小镇,我们过着猪狗不如的牲口生活。”

      圣闲叹气而语:“人求改变,改变自己,才能明悟生活,悟得超自然能力,不知你们悟了没?”

      说话的圣闲,看向了薛焰与白莹,小两口都微笑着讲:“悟到了!”

      圣闲点了点头说道:“悟到了就好,好好努力修炼,努力加油!”

      汉思?保罗微笑着讲:“白莹小丫头,还做妓女不?我想嫖你!”

      薛焰愤怒看着汉思?保罗,咬牙切齿着讲:“我们友谊的小船,翻了!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嫖我妻子?”

      圣闲叹气而语:“保罗小兄弟啊,你怎么这么低俗,哥们之间,有必要玩得这么低俗吗?就不能纯洁得高雅一点,那样不好吗?”

      特思?罗宾点头说:“娜仁呀!你这家教不行,如何相夫教子,保罗如此,可一点都不好哟!”

      娜仁揪着汉思?保罗的耳朵,生气着讲:“你出息了你,居然如此肆无忌惮,你这是要反了天了!”

      汉思?保罗被揪得哎呀哎呀惨叫,圣闲叹气而语:“还亏你是善义理共会成员,这核心功法理念都不懂,如此的你,实在是很悲催啊!

      一句话说出,得罪了妻子,得罪了朋友,得罪了所有成员,你如此这般,还想做方丈,我在想你会不会把集体带到沟里去。”

      汉思?保罗嬉笑着讲:“开玩笑啦,善义理共会的理念,我知道,我只是逗白莹玩呢!”

      白莹怒斥:“别跟我说谁有钱,了不起,看跳脱衣舞,还没给硬币呢,从未见过如此恬不知耻的人,我脱衣服当众表演,可是一枚硬币都没争得。”

      汉思?保罗吹着口哨,一副不认识白莹似的,特思?罗宾叹气而语:“其实我想告诉你们,在大街上跳脱衣舞,有伤风化,没抓你们审判,已经是很给你们面子了。”

      白莹泪眼汪汪,哭泣着讲:“我为了生活,我容易吗我?”

      圣闲叹气而语:“什么是干净,什么是脏,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明白。”

      艾曼微笑着讲:“做好人好事,而被邪恶逼迫上绝路的,这世间,除了薛焰,我想会有很多很多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