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皇后被

      经此一事,我彻底认定,孟醒不可能是我女朋友,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可能是。这丫头肯定有家暴倾向,要是娶了她,只怕我很难善终。

      修好车回到家时,餐桌上已经摆了两个凉菜,我爸妈则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显然是在等我。

      见我进门,我妈嘴里嘀咕着走进了厨房。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电话也不打一个。”

      我哦了一声,脱掉外套挂好,径直走进了卧室。

      换好衣服,我习惯性的拿过手机,这才看到上面有两条QQ提示信息。

      我赶紧打开,先是看到孟醒的道歉,又看到了李姐的信息:“百公里两个馒头到家了?哈哈。”

      这个女人,想必是真的意识到我知道了她的丑事,否则她怎么会突然对我如此热情呢?可是,就算她知道我知道她的丑事,她又何必如此热情呢?莫非?她还想老牛吃嫩草?

      擦!这个念头略显龌龊,不是说她,而是说我冒出这个念头本就很龌龊。

      算了,不管因为什么,她的这份热情倒是值得好好的利用一下。

      想到这样,我先给孟醒回了句“没关系”,又赶紧打开李姐的对话框回道:“到了,不仅到家了,又加满油了呢。”

      “哈哈,加满需要多少?”

      “两个馒头吗?”

      “你喜欢吃馒头?”

      看来这女人真是一个人在家闲的,我刚回了信息,她便连珠炮一般发过来三条信息。我被提示音扰的心烦,索性调整设置,把声音提示给关了。

      说实话在饮食方面我并不喜欢吃馒头,但是在男女关系方面我倒确实喜欢吃馒头。至今还记得当年跟女友在一起时经常用“吃馒头”来做暗号,所以今天看到这三个字我瞬间就就走了神儿,竟然想起了李姐的两个大馒头。

      这个念头,让我脑海里再次浮现起李姐在张馆办公室的样子,依旧是那么清晰,就像发生在我眼前一样。我不敢确定是我突然掌握了某种超自然的能力还是我天生就善于幻想,总之,那场景就是如此的清晰,挥之不去。

      “我最擅长蒸馒头了,你要是喜欢吃,改天我蒸好了给你带过去,保证又大又圆,还松软。”

      大、圆、松软,每一个都让我想歪,突然之间,我有些想念前女友林萍了。

      于是,我退出李姐的对话框去找林萍的头像,却一无所获,莫非她拉黑我了?我有些心焦,虽然当初她提出分手时我很“轻松”,可我依然保有一线希望,保留了她的QQ和手机号码,如今被她拉黑,我残存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没有QQ,还有手机号,于是,我退出QQ,又打开手机通讯录,竟然还是一无所获。

      这就奇了怪了,QQ可以拉黑,难道手机号也可以?貌似运营商还没有提供这个功能吧?就算她可以设置屏蔽我的号码,也不可能到我手机里删掉我存的联系人吧?

      我随手输入那个深深刻在灵魂深处的号码,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拨打按钮,电话接通的刹那,我有些激动,却听到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靠,这是什么鬼?怎么变成空号了?难道她销号了?犯不上吧?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听我妈在外面喊开饭,便暂时扔下手机走出了卧室。

      来到餐厅,我见桌上有清蒸鱼,还有两凉两热,明显比往日丰盛,便笑着说:“今天啥日子?菜挺硬啊。”

      我爸已经倒上了酒,看样子是打算喝点了。

      我妈笑着答道:“傻小子,今天是我跟你爸结婚纪念日呀,每年都这样,你忘了?”

      我楞了一下,搜索了我大脑里所有的数据库,也没有父母结婚纪念日的日期,这有点尴尬,可是,这个日期是我必须记住的吗?试问全体同学们,你们谁记得父母的结婚纪念日?反正我是不记得。

      我爸见我没反应,也没深究,我妈却不乐意了,她扭头看着我问道:“你是不是还不太好?”

      我赶紧摇了摇头说:“没,挺好的。”

      我妈不信,自言自语的说:“说了马上见效的,这都几天了,怎么还这样呢?”

      我知道我妈在说驱鬼的事,便笑着逗她:“怎么?半仙儿是不是不好使?哎,你是不是钱没给到位啊?”

      我妈白了我一眼,说道:“别瞎说,不能拿大仙儿开玩笑的。”

      我听了大笑,说道:“怎么瞬间升级了,半仙儿变大仙儿了?”

      我爸听了也跟着笑了起来,我妈见了很是不爽,气哼哼的说:“拿大仙儿开玩笑,早晚找上你。”

      我收起笑容,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也开始怀疑我从小到大建立的世界观是不是真的存在问题,至少存在一些偏差吧?

      所谓的鬼,只是古人对某些现象的一种理解和定义,至于是不是现代人所理解的封建迷信里的鬼,恐怕也值得商榷,如此说来,我妈的那一套理论也不能完全否定。换句话说,神啊、鬼啊、怪啊、妖啊,也是古人认识和和理解这个世界的一种表述方式,虽然没什么科学道理,也有历史成因。

      想到这里,我坐下来,一本正经的问道:“妈你说的那大仙儿,是不是不见效免费续杯?”

      “什么免费续杯?”

      我笑着解释:“就是不见效不要钱,或者说……”

      “那不可能,钱我都给了,不过倒是可以免费再驱,直到见效为止。”

      我点着头说:“对,就这个意思,反正就是不见效可以无限期的继续帮忙驱鬼,是不是?”

      我妈心里没底,迟疑了一下答道:“是不是无限期我不太清楚,反正人家说要是不见效还可以再去,还说最好把你也带去。”

      “行,那我下周一跟你一起去。”

      我妈听了一愣,瞪大眼睛看着我没说话。

      我爸也放下酒杯呆呆的看着我,那眼神,才是真的以为我病了。

      最终,我妈还是欣喜起来,她拿起筷子张罗吃饭,又一本正经的嘱咐我“拜见”大仙儿的一些注意事项,我都忍住笑一一答应了下来。

      吃过饭,我回到卧室,再次拨通那个号码,还是空号。此刻,我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得了某种精神类的疾病,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所深爱的女友,到底是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想到这些,我甚至感觉眼前的世界都是虚拟的一般。

      看来,我不是遇到鬼了就是真的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