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寂寞av

      隔着老远,婧薰就听到伤兵营中传出的阵阵哀嚎。闻声,婧薰不禁皱了皱眉。

      看来这次的伤亡非常严重。

      走进伤兵营内,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充斥在鼻尖,地上倒着许多重伤的伤兵无人照料,得到救治的伤兵坐在地上闭目休息,伤兵营深处不断传出哀嚎。

      婧泷已经遣人召集了长青城中八成的郎中,但伤兵太多,人手依旧不足。

      一名士兵从婧薰身边擦肩而过,他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完全不像是在战场上杀戮的士兵,他走起路来有些瘸,慢慢走到一名倒在地上的重伤士兵身边。瘸腿的士兵弯身探了探地上重伤士兵的鼻息,瘸腿士兵轻轻叹了一口气,抓起重伤士兵的脚脖往营寨外拖去,瘸腿士兵脸上浑然一副麻木的神色。

      婧薰看着这幅景色,忍不住动容。她知道,伤兵营里已经放弃了这些重伤的士兵,他们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渴望救助,可是没有那么多医术高超的郎中去救治他们,他们只能等死。

      就算重伤的士兵能够撑过来,最终也只能得到一点遣散费,带着一身伤残离开军营。

      婧薰思绪有些混乱,她闭上双眼,深呼吸平复下心情。

      看着这些伤痕累累的战士们,婧薰心底涌起了深深的敬意。

      看着身侧的伤兵费劲的给自己包扎伤口,婧薰内心触动了一下,蹲下身,温和的说:“我帮你包扎吧。”

      婧薰一边帮战士们包扎伤口,一边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虽说这里是伤兵营,但是这里是最不限出入的,军中任何人都可以来这里。

      婧薰余光瞄到有一位副将来到了伤兵营,不经意间望去,似乎是在询问伤兵的情况,婧薰一边给战士们包扎伤口,一边问:“每天都会有人来这里询问你们的情况吗?”

      婧薰只当是战况紧急,将领们希望伤兵能扛能打后立即回到战场上。

      让人没想到的是,伤兵摇摇头,有些颓然的说:“如今战事吃紧,这里几乎没人管,伤好后自己回到自己编制的队伍里面。”

      闻言,婧薰就感到有一丝丝奇怪,转头看了看远处的一位副将,不禁问道:“你们认识那边那位将领吗?”

      几名伤兵探头望去,有人摇摇头表示不认识,但是也有几位士兵似乎对其有些印象,仔细回想,反复确认后说“那是陈老将军的副将,韩冬。”

      帮一位战士包扎好后,婧薰又为旁边的一位战士包扎,看着触目惊心的伤口,婧薰心里不是滋味。

      “我在队伍里就听说这位韩副将深受陈老将军重用,此番隔三差五的来伤兵营也是为了安抚将士吧!”

      “婧将军没来之前陈老将军屡吃败仗,丢了那么多营寨想必是心里有愧吧。”

      “但是每次韩副将都不来我们这边,都只是在那边询问情况……”

      婧薰听到身旁的士兵小声的议论着,心中有了盘算:士兵们口中的陈老将军就是哥哥没来战场前的统领了,作为统领重用的对象,一举一动也是举足轻重的……

      婧薰再次转头看过去,只见韩冬在角落里不知在跟士兵们交谈什么。

      等韩副将离开好一会儿后,婧薰才走过去,刚好有名伤兵的伤口裂开了,婧薰借着帮伤兵包扎,站在了刚才韩副将所站的位置。

      她观察过,自打韩副将来到伤兵营,径直的就往这边走,询问情况也只是在这里询问,她总觉得有些蹊跷。

      脚步移动间,似乎感觉有些不平,婧薰看了看地面,平滑的地板并没有凹凸不平,也没有什么坑坑洼洼的地方,但是她确实感受到脚下传来细小的不平的感觉,皱了皱眉,莫非是地下通道?

      婧薰伸了个懒腰,直接席地而坐,捶捶肩头,轻叹一声:“忙了一天,还真是累啊!”说话间她扫视周围,发现这里的伤兵不是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就是包扎好了靠在一旁闭目,并没有人在意她的举动。

      婧薰不着痕迹的轻摁地面,发现角落下的地面凸出来了一点点,婧薰比划了一下,凸出来的地方不大,也不知道这里面藏了什么玄机。婧薰抓住那块凸出来的地方,使劲拔出来,再次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以后,她假装捶肩,另一只手悄悄的探进去,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空空的,而且看这程度很深,倒不像是用来藏匿信息的地方,反而像是一条传输渠道的入口。

      将东西塞回去,也不知道这伤兵营里面有没有细作的眼线,为了不让人觉得奇怪,她也没有立刻就离开,而是松松筋骨以后继续帮一些伤兵包扎伤口。

      ……

      直到傍晚,婧薰才停止手中的活,起身返回自己的营帐。

      一回到营帐,婧薰就唤来几名女弟子,吩咐着:“你们去伤兵营以给伤兵包扎伤口为由,去看看那里还有没有别的暗渠,别放过任何细小的角落。”

      “是。”

      “等等。”婧薰联想到一些事情,叫住了准备离去的女弟子,提醒道:“提醒一下在军营其他地方搜查的女弟子,搜查过程中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遇到事情一定要灵活变通。”军中细作只在少数,如果为了找出这些细作而引起将士们的不满就得不偿失了。

      婧薰坐回椅子上,靠着椅背,思考着:陈老将军的副将是否真的有问题,这到底是不是巧合……

      然而一想到伤兵营里的士兵,婧薰心情有些低落了,不禁想起白叶,不知此刻的他在做些什么……

      白叶离去的背影浮现在脑海间,婧薰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心口处传来一阵钝痛,眼眶不自觉的湿润了。

      只要一闲下来她就忍不住想白叶,但是现在想起白叶的同时,脑子里也出现了伤兵营的惨状……

      婧薰的呼吸变得急促,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领,脸上尽是痛苦的神色。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战士们的哀嚎声、脑海里不禁想起白叶在战场上的旧伤……婧薰不断的在心里边祈祷,祈祷白叶不要受伤,祈祷左秦将士的伤亡少些……

      她不懂战事,只是听兄长说过,两国接壤之地全部进入了战斗状态,几个战区同时开战了。她不知道白叶处在哪个战区,但是论私心而言,她希望白叶遇到的左秦将领弱一些,这样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婧薰不知道的是,她现在所处的是两国的主战区,这也就意味着白叶也在这战区里。

      婧薰努力的想平复自己的心情,如今的局势不容她多想,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任何关于白叶的事情,将思绪强行抽回,重新放在正事上。

      细作一事已经有眉目了,必须尽快解决此事。

      想到这,婧薰握了握拳,朝外面唤了一声:“来人。”

      一名女弟子闻声而至,双手抱拳,低着头问:“大小姐有何吩咐?”

      “先将今日查到的细作拿下,不能放过任何漏网之鱼!”婧薰一脸严肃,一下子将所有细作一网打尽是不可能的了,由于时间紧迫也不能放长线钓大鱼,眼下也只能发现多少先抓多少,在严刑拷打下就不信他们不会供出同伙。

      闻言,女弟子试探性的询问:“与细作有关的人也都抓吗?”

      女弟子之所以这样问,是考虑到有些细作在这安家十几年,不知要不要将其的家人也一并抓起来。

      “当然。”

      婧薰斩钉截铁的说:“但凡有半点瓜葛,不论男女老少,通通抓起来。”

      “是!”得到命令,女弟子没有半点拖沓,即可去执行了。

      婧薰揉揉脑袋,感觉有些头疼,城内的细作是查出七七八八,就差最后一步了,军中的细作……

      烦躁的抓了把头发,婧薰瘫坐在椅子上,心里想着,韩副将到底是不是潜伏在军营里面的细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