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瞳torrent

      “玄远阁主,你这阵仗倒是起的不小啊!”

      “彼此彼此,萧府主的芭蕉扇显得越发光彩夺目啊。”

      两道寒暄之声透过云雾,传荡了开来,旷仙阁众弟子在甲板之上四周张望,才发现在船身右边飞着一支硕大的芭蕉扇,而且在慢慢向他们这边靠近。

      只见这支宝扇,前端是一颗摩尼珠,华彩耀目,尾端系着两条长长的丝绦,闪着点点金光,随着行进缓缓的飘动。扇面之上,前后两端各绘制了一道巨大的符印,扇面中间却是衍化出了一幅莲池仙境,池塘、荷花、假山、木桥等应有尽有。上面之人,三两做对,于那石桌上侃侃而谈,或也如旷仙阁的弟子般,向这边张望。

      “这样一比,感觉咱们这个,多少有些俗气。”林午馋的都流了口水。

      “要不你去那上面玩玩,反正都是要去到北疆秘境的。”渊植逗趣道,林午转身看过来,发现阁主、玄羽师叔、赢叔也都来了船板上面。

      “这次秘宝现世,动静闹得是真不小啊,虽说一看便知道足以当得镇教之宝,但如今这个时机出现,很难说不是故意为之啊,你说呢,玄远阁主?”宝扇之上,一位双髯须白之人背负双手,微微笑道。

      “萧府主也是看得明白,如今人间世战乱已起,仙妖两界也是有些暗潮浮动,万事却要多加小心为上。只是此等宝物,断不可落入宵小之手,纵是陷阱,我等仙门也当有所一试不是。”玄远笑眯眯的回道。

      “这是自然,不可妄行也不可不行,你我所见倒是相同。这还有一两日才能到那北疆之地,路途甚是枯燥,我这里前段时间得了几坛佳酿,两位道友不妨过来一品,也是闲话一遭,互解烦闷,而且,我这佳酿,玄清道友断还不能得过手。”萧府主哈哈一笑。

      “哦,能在玄清师弟之前,得此佳酿,我二人还真是荣幸之至啊,当同府主痛饮几杯。”

      “渊植,你且在船上照顾,我与你师叔同萧府主闲聊几句。”

      “是。”

      两边弟子又彼此观望了一会,看够了眼之后,也就陆陆续续回到自己屋中休息去了。

      这一路上,再没什么其他事情,终于到达那北疆之地,看着冲天的五彩光柱,一众弟子们瞠目结舌的陆续下了船,在本门弟子引领之下,入到那临时的营帐之中,旷仙阁和神照府间离了有一里之地,各自被宝物覆下,再远处,也有一处篝火营帐,只是目力之下看不清楚。

      “这北疆秘境由来已久,据当地人所讲,每十二年左右都会有五彩豪光出现,那时所围绕的烟雾会消散不少,但是凡人根本不得而进。上一次豪光出现,精绝世间,不少修炼之人前来探查,当我到时,光彩已暗,烟雾凝聚,根本无从下手。所以这次我早早的守在了这里,看其云雾变化,差不多两日时间,应该是烟雾最薄,最好下手之际。”玄清道长简单地跟大家述说了一回来由。

      “师弟,若是如此,你为何发信,要让我带宝物上佳的弟子前来,难道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奈何不得它吗?”阁主问道。

      “阁主,此处有些诡异,纵是咱们修为高深,但是却没有半分用处。在发信之前,我趁着烟雾再散去,想着去里面探查一番,挣个先手。这外面的烟雾藏着一些浅浅的毒素,并不害人,只是吸的多了会麻醉入睡,而睡着之人会触动阵法,被传送出来,这里的本地人有好多想进去看一看的,都是莫名其妙的睡在了不知哪片草地之上,后来大家也就没有过去了。玄清一边说着,一边喝了口茶。

      “我也是凭借着法宝,带着我家的小四,摸了进去,而且应该是到了内围之地,因为有一道光幕拦在前面。我和小六前后脚走了进去,但是我俩并没有出现在一个地方,我赶紧尝试用五行遁术,结果飞不起来,也穿不得山石。行走之间还碰上了精怪,我本想一发五雷术解决,结果炸了自己,要不是有法宝护身,我这一脑袋头发估计是没了。”玄清说着,还摸了摸头。

      “炸了自己?”赢叔疑惑地问道。

      “嗯,我原以为是自己久疏习练,误伤了自己,只是后来发现,不管用什么法术,怎么用,最后都会落到我自己身上,我才信了这里面的古怪,斩杀了两只精怪,就退了出来,赶紧向你们发了传信。”

      “为何退了出来,以我对师弟的了解,你宝物众多,继续探查,当不妨事啊?”阁主问道。

      “阁主说的不错,我原本依仗宝物犀利,想再多探查探查,但是不久我就发现,我修为在缓缓逸散,不仅速度很快,而且难以被察觉,若不是触动了护身之宝,我差点就把自己赔了进去。我算过,以我的修为,退到御法期,不过一日半的时间。”玄清现在说来,都有一些心悸。

      “以我推算,此五彩豪光之下,除了有阵法限制法术不得施展之外,当还有其他异宝,才会使得玄清道友修为四散。”赢叔想了想说道。

      “那如此,唤来我等,这一时也没有应对之策啊?”玄羽道长沉思道。

      “我家小四逛了一圈,因为惹了一群的精怪,逃了出来,我查了查他,发现他御法期的修为并没有什么异常。而且探查之时,同神照府清展那家伙碰上了,一番寒暄套话之下,才发现我俩情况基本上类似,所以我想,咱几个老家伙进去,这一日两日的时间,是走不到那豪光所在之处的,真要是去了,我旷仙阁怕是要没,所以才让弟子前来。会不会法术不重要,只要宝物厉害就行。”玄清继续说道。

      “不过你俩怎么选的人,怎么还把我家小十三带了过来,他那两把刷子我可清楚的狠,这入阵之后,大家在哪都不确定,谁能护着他啊!“玄清吹了吹胡子。

      “呵,你家小十三,你可能并不是很清楚啊,待会回你们自己营帐,可以慢慢问。”玄羽嘿笑道。

      林午也是得意地撇起了嘴,洋洋自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