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k130apk麻豆传媒无限

      第六人格:“你们还是惩罚我吧,不然我会自责的。”

      第七人格:“那个……我一直有一个疑问,第十人格也是幻想出来的吗?”

      第六人格:“应该……不是吧,专属的动作行为和专属的态度和语气加思想。”

      第二人格:“我想到了,就罚你去找与第十人格形象的相似的图片人物,关键词:邪恶的病毒医生。”

      第七人格:“这也太随意了吧。”

      第三人格:“没错,他们就是这么的随意。”

      第二人格:“随意?那好!第六人格,如果你找不到第十人格的形象图我就不再教你了。”

      第六人格:“诶!这么狠~好吧……淦!太难找了吧。”

      第二人格:“其实随便找一个大概符合的就行了,无所谓的。”

      第六人格:“……前辈,你看这个小丑,他像不像一个病毒专家,或者这个……还有这只鸟!你看这个房子,是不是像极了病毒专家。”

      第三人格:“别傻了,快点找。”

      第六人格:“你行你来啊。”

      第三人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月14日

      今天出了一趟远门,和母亲去我小学一年级生活过的家乡,为我死去的奶奶举办葬礼。

      第六人格为了找出点时间去观察和研究,直接坦白了自己是在对着死去的陌生人跪拜,是没有必要的,接着又解释了一番。

      显然并没有人理解我,然后在吃饭时,二叔来找我秀起他的那一套人生哲理,我笑了,不对,我全程一直在笑,每当有人来找我秀哲学时我都会想笑,笑他们幼稚。

      我二叔他自称没怎么读过书,却比那些读过大学的人聪明,接着让我随便提问,于是我随便提问了他,结果他说了一大堆让我不解的东西,考虑到我的日常失忆状态,所以也问不出什么,他不相信我的失忆。

      第六人格:“我患有精神科的疾病,所以记忆力不太好。”

      然后二叔又说出了一堆听不懂的普通话,我陷入了沉默,然后我离开了一会儿,等再次回来后,我直接打开了百度递向他。

      二叔:“我文盲,不识字的,你念出来。”

      第二人格:“(科普中……)懂了吗?”

      二叔:“那……是不是,你就告诉我是不是。”

      第二人格:“嗯?是……”

      二叔:“你看,这不就对了嘛。”

      第二人格:“哈?我终于好懂为什么说文盲可怕了,我说什么文盲都听不进去,只坚持自己的那一套哲理。”

      二叔:“诶!你们还是没有我聪明。”

      第二人格:“等等!我没有在夸你。”

      二叔:“你又说不过我是不是,毕竟我都三十多岁了,你怎么可能比我聪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人格:“哟!平时不是很能的吗?把第三者骂的死去活来的。”

      第六人格:“这家伙不一样,第三者好歹听得进去。”

      第二人格与第六人格异口同声道:“这家伙根本听不进去。”

      第三人格:“其实听不进去最好。”

      “他的哲学里虽然都是关于钱的,但那些都是他的生活里所需要的鼓励。”

      “反倒是我们的哲学,与钱毫不相干,对他来说也没用,如果他听进去了还可能影响他的生活质量。”

      第二人格:“第一次被你给教训了。”

      第三人格:“还没完!参加葬礼的都是曾经的一些熟人,人家在热情的向我打招呼的时候,你们两个用着身体理都不理,有时候还凶神恶煞的,也只有我才会回别人一个笑容。”

      “我真的生气了!至少现在,再有人对我打招呼,给我笑!就算什么话都不回,至少回一个笑容!”

      第三人格:“你们真的太过分了。”

      第二人格:“抱……歉”

      第六人格:“原来这就是高情商的教诲,真麻烦呢。”

      第三人格:“怎么了,难道你还要……”

      第六人格:“知道了,我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2:15

      饭后,大堂内的一角,两三个人画着装扮载歌载舞起来,我拿了一个凳子坐在门外的不远处观看着,一位老先生在门口站了站又往回走来,我索性搬出一个凳子请他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观察过,他有时也能注意到一些常人不会看到的,与很多人有过看似很有深度的交流,所以我目测他是一位有着高深哲理感悟的老者,并一直想与他交流,然后他坐在了我的旁边。

      老者:“要好好读书,将来也去造大房子。”

      主人格:“嗯,我小时候也在这里生活过,那个时候也像前排凳子上的那些小孩儿一样快乐的看着表演,可是现在却只能坐在这里回应着过去。”

      老者:“是是,我也是。”

      主人格:“你能看见未来吗,或者你相信未来吗,我觉得未来是黑暗的。”

      老者:“现在时代发达了。”

      第六人格:“不是,我是在说我的未来,我的命运,我过去的生活一直都很黑暗,所以未来估计也好不了,都是注定好了的,都是被安排好了的。”

      老者:“你是对的,没人能逃脱命运。”

      第六人格:“但是我有办法逃脱,就是和所有人保持距离,不再有任何关系,这样就可以斩断一切因果,然后独自一人住在山里。”

      老者突然有些激动,“我也想这样”,然后又冷静了下来,说道:“保持距离是对的,但是不能太过,那你爸妈呢。”

      第六人格:“我是这样打算的,等到时候再为他们打两三年的工来还抚养费,然后再隐居。”

      老者开始有些不认同我的话语,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第六人格连忙补充道:“不是……从小他们就没有给过我爱和关心还有尊重。”

      老者:“那他们也是爱你的。”

      第六人格:“我和我爸从小就没怎么说过话,我妈过去总是对我暴力对待,所以我过去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没有给过我爱,而只有物质上的抚养,那我也同样的给不了他们爱,也只有物质上的金钱。”

      老者:“你是对的……你几岁了?”

      第六人格:“16,何况我的时间也不够我给他们爱了,我观测过我会在24到25岁之间自杀,无论现在发生了什么,这都不会有所改变。”

      老者:“不能自杀的。”

      第六人格:“对,所以我为了活下去,就想要逃离这个让我讨厌的文明,到时候再为他们打两年工来还抚养费,其实改变命运很简单,只要你能彻底的改变自己,周围的因果关系也会发生改变,从而改变命运。”

      老者:“是谁教会你这些的。”

      第六人格:“教会?没人教,全凭我自己观察与感悟来的,我总是喜欢观察人类的哪些行为所可能造成的因果,一直在观察,然后总是会冥想,对了人类的因……”

      此时,我大叔突然走来把我给拉开了,说着让我早点回去睡觉了,于是我被大叔开车送回了那里的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月15日

      一觉醒来,又……醒悟了。

      在第三人格的教诲之下,我稍加思考了昨天的事,我昨晚说的好像有点多,以至于忘了自己与老者聊天的目的,是为了从他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可那个时候的我完全在自说自话,甚至可能说了不该说的,不过现在已经回想过来了,下次该注意点了。

      10:41

      老者又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要喝水吗,我去顺便给你打一杯。”

      老者:“谢谢。”

      我:“没事。”

      打完两杯水回来后。

      我:“这个村子挺不错的,生活的都是小孩和老人,风景也很好。”

      “是是是,抽烟吗?”说着,老者向我递出一支烟。

      我接过了烟,说道:“嗯,其实我不会抽烟。”

      老者看着我娴熟的动作,笑道:“诶~你只是躲着在抽。”

      我继续解释道:“我真的不会抽烟,你抽烟多少年了。”

      老者:“50多年了。”

      我:“请问您今年高龄。”

      老者:“70多。”

      我:“诶~我看您挺年轻的啊。”

      老者:“不年轻,老了。”

      我:“这长寿主要还是得靠心情好。”

      老者:“嗯。”

      然后老者又和其他人聊了起来,我也离开四处去散了散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26

      老者的老伴也来找我聊天了,因为我之前帮过她一些小忙才认识的。

      婆婆:“成绩考的怎么样。”

      我:“很差。”

      婆婆:“你这么聪明怎么可能考差。”

      我:“聪明?不不不,至少我并不满意自己的智商和能力。”

      婆婆:“你很聪明,只是还没有醒悟。”

      我:“告诉你,其实我早就醒悟了很多次了,从初二之后就开始了,我从小就一直很贪玩,根本不会认真去学习,从小傻玩到大的。”

      “比如二年级的时候,我一个人被留学背乘法表,没认真记一直背不过,然后我为了作弊在书背面写了一遍后半段,看着在背,被后面的同学发现了我在作弊,然后我没有拿书又去背,直接过了,就因为作弊的时候认真看了一遍又写了一遍。”

      “我转过五次学,从一年级到五年级。”

      婆婆:“那你一定有过很多的朋友。”

      我:“嗯,不过还不如没有,反正才刚玩一年就分开了。”

      婆婆:“也是啊,刚搞好了关系又分开了,你要多和朋友说说话。”

      我:“朋友……我现在就是和我爸妈隔离了关系,然后也没有一个能说话的朋友,连网上也没有,但是我一般会去看日出和月亮,会因为一些小事物而开心。”

      婆婆:“开心就很好。”

      我:“我会选择在清晨出门,因为那个时候周围没人,同样有时半夜出门看星星,早晨有时能看到日出,然后走满6000步和一些小训练。”

      婆婆:“这样很好啊,但是为什么不去交一些朋友,你这么帅的肯定也有女孩喜欢你的吧。”

      我:“我没有谈过恋爱,我从初二被朋友背叛以后就醒悟了,那个时候还患上了轻度抑郁症和人格分裂。”

      婆婆:“还是要多交一些真心朋友。”

      我:“是有女孩喜欢过我,但她们都只是活在自己的偶像剧的人,只管自己喜欢我,根本不关心也没有安慰过我,有女生关心过,不过是个渣女,玩到最后把我甩一边去了。”

      婆婆:“那也要去问问为什么把你甩一边。”

      我:“哼~别傻了,就是单纯的玩腻了而已。”

      “人之初,性本善,可是玩到最后又有几个是真善,这个世界,坏人居多,你们生活在这样的环境自然是不知道的,不然我为什么说喜欢这里,这里是挺好,可外面就不一样了,就算是电视台上播报的,也不一定全是真的。”

      “美好太多都是虚伪的,所以我才选择黑暗。”

      婆婆:“还是要多面向光明,不要做坏人。”

      我:“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黑暗不一定是邪恶,也可以是看破光明的虚伪才选择了黑暗,何况……真相往往隐藏在黑暗之中。”

      “对了,成绩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学进去东西。”

      婆婆:“对,有些人死学就学成了书呆子,要学也要会运用,你肯定能考上大学的,我看你口才又不错,又帅又聪明,大学面试肯定能通过。”

      我:“我估计连个面试的机会都没有,毕竟我考分低,说多了还是因为太贪玩。”

      婆婆:“你有点不自信,我的孙子也不自信,也很贪玩……像这个时期的孩子不能多管,要让他自己发展。”

      我:“对,有些时候容易化爱为恨。”

      婆婆:“我也和你妈妈说过,你小孩很聪明,要让他自己发展,他很有前途,不信你看着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开始,看见他们都对那位老者如此恭敬,还以为他曾经有过什么丰功伟绩,其实只是因为他是长辈,做事的大人之间也都犹如亲兄弟一般。

      在两位哲学夫妇的教导下,这里还拥有着正确的教育方式,突然……有点像我幻想中的理想乡了呢,真美好啊。

      还有一天就要走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会想留下来,因为我知道我不属于这里,尽管这里是我出生的故乡。

      像我这样黑暗的人,果然还是之前的环境合适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