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啪网aipa522

      得到陈坚的生辰时间之后,傅山非常用心地仔细掐算了一番,总算是对陈坚勉强释疑了,因为这个生辰所推演出来的生辰八字与以前这个人现在的命格完全相符,那么,是不是说明他所说的都是真的?原来真有投胎转世这种事?更神奇的是居然还能再转回来,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既然此人的魂魄来自三百多年后,那么此人看起来不属于这个世界也可以说得通了。

      “傅兄,这个生辰八字没有什么问题吧?”陈坚看到傅山掐算之后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想来这次应该是过关了,所以问的时候陈坚也有了一些底气。

      “没有问题,看来陈兄并没有说谎,只是陈兄的经历委实令傅某太过费解,傅某不得不感叹造化的神奇啊!”傅山由衷地道。

      “是的,在下即便作为当事人,也同样搞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看来自然界还有更多的未知之事等待我等去探索啊!眼下时辰也不早了,咱们还是说回正事吧。在下此来是为求医,还请傅兄先给在下看看可好?”陈坚不想与傅山继续谈这些题外话,毕竟任何谎言都是经不起仔细推敲的,万一被拆穿可就不好玩了,因此陈坚赶紧转移话题。

      “好,那傅某就先给陈兄把个脉吧!陈兄请!”傅山说着,示意陈坚坐下并将手伸出来。

      “谢傅兄!”陈坚谢过傅山之后,在傅山对面坐好,随后将自己的左手伸了过去。中医这一套陈坚还是见过多次的,当然明白傅山的意思,这下终于可以见识一下正宗的中医了。傅山既然能够名扬后世,肯定是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的,这一点陈坚从不怀疑。

      傅山将右手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搭上了陈坚的手腕,感应着陈坚的脉搏跳动,同时,左手习惯性地抚上了自己的短须。这个时代的男人基本都有留胡须的习惯,认为这是老成的表现,俗话说的“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就是这么来的。其实傅山也就比陈坚大三岁而已,但胡须一留,看起来至少比陈坚要大上十岁。

      “咦?怪哉!”傅山为陈坚把脉十数个呼吸之后,若有所得地道。

      “傅兄可是有什么发现?”看到傅山的样子,陈坚立刻关切地问道。

      “嗯,从陈兄的脉象上来看,尺脉上略有异象,若是傅某猜得不错的话,陈兄想必是为子嗣的问题而来的吧?”虽然说是猜,但傅山其实很笃定陈坚就是为子嗣问题而来的。

      “傅兄高明,竟然仅凭脉象就能看出小弟的病情,不过还请傅兄为小弟讲解一下相关情况,小弟感激不尽。”陈坚没想到傅山仅仅把个脉就能够推断出自己身上的毛病,看来传统中医还是挺有一套啊!

      “哈哈,陈兄客气了,作为医者,为患者答疑解惑乃应有之义,傅某自当给陈兄解释一番的。从脉象上来看,应当是肾气有余而肾精不足,但这种肾精不足又与那种因纵欲过度而导致的肾精不足有着本质的区别,不是损害过多而是发育不完全。按理说陈兄这一世是万历三十八年生人,已经二十有八了,但傅某观陈兄的肾精发育水平却只有十五六岁水平,这就有些奇怪了。而按照一般情况来说,即便只有十五六岁的水平也不至于会出现没有子嗣的问题啊,这就更令人费解了。陈某想请问一下,陈兄成亲有多久了?”傅山向陈坚介绍了一下相关情况,不过仔细推敲之下又有了新的问题,因此想更深入地询问一下。

      “小弟成亲也有快三年了,虽然基本都是聚少离多,但与几个妻子相处的时间怎么也有一年之久,但是到如今却没有任何一个妻子有动静,小弟才开始考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因而才会来请教傅兄。”实际上岂止三年,与紫嫣的关系已经持续了五年多了,当然这个情况没必要向傅山说得那么清楚,三年不育和五年不育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几个妻子?相处一年以上?按理说完全不应该啊,因为陈兄的脉象显示只是生殖能力较弱而不是完全没有,应该不至于出现这样的情况的,那么傅某在问个比较隐秘的问题,陈兄与众妻子之间的夫妻之事到底如何呢?”傅山是一个职业态度非常端正的医者,对每一个患者都会尽心尽力,对于陈坚的问题自然也想研究个明白。

      “呵呵,这个嘛,不瞒陈兄,因为小弟天赋异禀,在那方面比较强,所以这几年来与几位妻子之间均是非常的亲密,几乎每天都会与他们行夫妻之事。”陈坚老老实实地答道。

      “这样的话,那就更加令人费解了!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听了陈坚的答复之后,傅山陷入了沉思之中。

      陈坚也没有去打扰傅山的思考,而是自个也开始琢磨起了自己这事。照傅山所说,自己的生殖能力应该在十五六岁水平,以正常情况来说,有这么多妻子,还基本每天都腻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的。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嗯?十五六岁的水平?自己已经快二十八岁了,莫非自己那方面发育迟缓?也不对啊,即便迟缓,这几年也应该有十三四岁水平啊,那也是有能力当爹的啊!显然这种可能性也不大。陈坚静下心来将自己的经历梳理了一下,首先,先天没有生育能力这一点完全可以排除,因为傅山已经确定了,自己是有生育能力的。那么,现在基本可以确定,问题多半会出在穿越这个事上面。二十八岁的人,生育能力只有十五六岁水平,剩下的十几年多半是损失在了穿越的过程中。经过一番思索推导,陈坚觉得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这样,在穿越过程中,自己的生殖能力应该是被彻底破坏了,穿越之后则是重新构建的过程,因为在穿越过程中身体已经被改造强化,所以重新构建之后发育速度比正常情况下高得多,六年时间发育到十五六岁水平完全说得过去,而之前与众妻子办事的时候可能就只有七八岁水平,当然不能让她们有喜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