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花瞳番号

      就在东平跟安娜婆婆交代完哈琪的事情后,不等他缓口气喝口水,一个铃声就突然响起。

      东平一看左手终端,发现没反应,迟疑了一秒他才想起来,把右手衣袖一掀起,只见他右手一个手环模样的东西正在发声。

      “差点忘了,‘替补队’给了个新通讯工具来着。”

      东平喃喃着一点接通。

      “怎么那么久?”手环上传来小翅膀清晰地说话声。

      “额……”

      “别废话了,你那么方便吗?那好,我过来了。”

      没两句话,东平身边一花,就多了个女孩。

      “来,紧急事件,牵着我的手,我们尽快走。”

      “等等我拿武器!”

      等东平把两把枪放身上后,又提着配上了剑鞘的影之牙,这才回来牵着她的手。

      “我们这次是去做什么啊?”

      “福鼎北部大漠,我们在选定总部所在后,在划定的地域附近找到了一个了不得的遗迹!”

      稀奇,神秘文物他看得多了,但遗迹还是只听过没见过。

      东平一脸好奇地问:“什么样的……”

      话说了一半,空间就突然变换,他眼睛一花,就从自己房间来到了一个荒郊野岭,在他旁边停着一个空艇,好几个人在空艇舷梯那里等着他。

      那几人中有个皮肤严重烧伤到让东平这种自诩为祛疤专家的都头疼的人,这人转过头对他狰狞一笑,然后一点眉心敬了个礼。

      “这就是传说中代号‘医师’的东平第七吧,我就是藏坤了,曾为第三博物院院长,我们可是神交已久了。”

      东平衣服受宠若惊模样还礼道:“哇,我真没想到传说中的老院长这么……年轻!”

      “哈哈哈,烧伤果然是有好处的,虽说毁坏了毛孔让散热变得很糟糕,但似乎在老了以后就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了,嘎嘎嘎~”藏坤不知是否是因为烧伤的原因,嗓音很古怪,笑起来就像乌鸦叫。

      “来,这些都是‘替补队’的元老队员,这两个你都见过,水森,负责组织工作;翼,外号小翅膀,负责应急传送;接下来的是你没见过的,这位是我们的技术担当,方圆,负责目前还没建立起来的研究院。”

      随着藏坤的手指示的方向,东平看到一个将许多古怪的光学观测镜头镶嵌到了脑袋上的怪人,这人四肢和躯干都很细长,加上外面穿的一件白色大褂,看起来就像只白色竹节虫。

      “在他旁边的是无面,他跟你见过的博物院的萨垂是同行,哦,你不用去记他长什么样,反正他随时会换。”

      此时东平看到的无面是个身着战斗服的很阳光少年,这人对着他笑了笑。

      “额,那跟天眼教的无相者比起来?”

      那少年略微不屑:“那些家伙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最后也不过是改变了外表而已,他们那套我研究过,当他们把自己弄成‘无心者’后,就告别伪装的上层境界了,终究不过是些匠人而已……”

      “好了,先别显摆你那套理论了,我们继续,接下来的是大肚,负责我们如今空旷的能举办运动会的仓库……咦,说不定我们真能在里面搞个运动会来联谊呢。”

      “哈,老大,你别开玩笑了,看我这样子,像是能参加什么运动项目的吗?”大肚挤了挤腰上的肥油,洒脱一笑道:“更何况我们这不是正要开张了吗,说不定等我们从遗迹里出来,仓库的地方就不够用了呢。”

      藏坤笑了笑:“希望如此吧。最后,让我隆重地为大家介绍,东平,负责处理一些棘手的文物回收,和一些麻烦的敌人,大家欢迎。”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东平表情很诧异。

      “所以说,我也是元老?我还以为跟博物院一样只是个不管事的研究员呢……诶,等等,我平时事情不会很多吧?我还有个美容院要管理来着。”

      “哈,哪有那么多能造成崇古之灾的文物啊,在福鼎商会的地盘上,目前也没敌人给你处理。”藏坤说完,看了看终端上的时间,然后道:“好了,欢迎仪式准备完毕,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出发。”

      等众人上了飞艇,那个叫无面的人就顶着一张变成了美女模样的脸走来过来。

      东平差异地看了看他的身上,只见略微起伏的身材将战斗服给微微撑起。

      “怎么样,姐姐漂亮吧?”这人挺了挺胸道。

      “额,你什么时候……”

      “哈哈,无面随时都会变的,你习惯就好,小心别被他捉弄哦。”大肚在旁边笑着提醒。

      “别理他,他就是嫉妒呢。你看,这里就我们两个是管战斗的部门的,以后肯定会有很多合作,要不要先跟姐姐亲近亲近啊?”无面媚眼如丝地说着,翘着手指就要把手往东平手背上放。

      东平被吓得连忙躲开,然后开玩笑道:“这位性别未知的阁下,别搞我啊,我很壮的,已经单身很多年啦,真被勾起火来你跑都跑不掉。”

      无面一副被吓到花容失色的样子,两手捂了捂脸,再放下手后他就变成了满脸络腮胡子,长龅牙的男人了,再看他身材,不知什么时候也平了下来。

      变成男人模样后,他对东平挑了挑眉毛,拿手遮住嘴低声道:“刚才那位怎么样,如果心动了我可以给你介绍,包夜八百哦。”

      “你差不多够了啊……”

      东平微微拔出影之牙,飞艇内的光线开始变暗,温度开始降低。

      那人立刻坐回座位,这时他又变成了一开始那副少年模样,他举起双手挡在身前,“别别别,快收起来,开玩笑呐,好吧,我就是被藏坤老大逼着从总部坐飞艇过来欢迎你,心情不顺呐,就想折腾你一下。”

      东平噌的一声将剑归位,影之牙不满地震了一下,停止了吸收能量。

      “哟,你这把剑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不愧是造成持续几个月的‘地狱拍卖所’事件的元凶,我听小翅膀说了,之前的那个工地碎尸案就是你用它做的吧?全副武装的四车枪手被你用它杀光,不但剑厉害,用剑的人也很厉害啊!”

      “行啦,别捧了,人家没这么心眼小,还有,无面你给我安静点吧,大晚上的,一会儿极有可能还要发生战斗,别吵到别人休息。”水森凑过来说道。

      无面连忙拿手一遮嘴,放下来后,他的嘴皮竟然就连在了一起,把他嘴整个封了起来。

      这时候东平突然响起了他传送来时的疑问,“对了,水森先生,我们这次要去的遗迹是黑暗历的还是灰烬历的?不会吧,是起源历?”

      水森得意一笑。

      “很抱歉,你都猜错了,这次我们找到的,是星海历的一整艘星际飞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