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性激烈猛进猛出动态图

      “解开浴巾?”

      战煜薄狭长的眼眸,掠过危险的暗芒。

      他冷傲的下颌微低,垂眸看向乖巧窝在他身畔的女人。

      “苏心棠,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提什么要求。”

      男人语气低冷得吓人,修长的大掌已经再次抚弄上少女纤细瓷白的脖颈,动作危险而暧昧。

      这个女人,居然到现在还未吸取教训。

      找到机会,便想得寸进尺。

      “……”苏心棠呼吸微滞。

      少女眼观鼻,鼻观心,只用淡淡的语气说:“我……只是公事公办。不是战爷要求我替你擦身的么?我能有什么要求。”

      她不明白自己哪里有说错话得罪战煜薄,让他心生不满了。

      她只是越发觉得,战煜薄喜怒无常,心情不定。

      让她安守本分,拥有妻子的自觉是他。

      让她替他乖乖擦身的也是他。

      现在她一切照做了,只是请他解开浴巾,她好帮他擦拭腿部肌肉。

      他的语气却瞬间冷然凌厉,仿佛她犯下什么滔天大错。

      苏心棠轻咬下唇,硬生生憋着那满腹的委屈,耐着性子解释。

      “公事公办?……这真是个好理由。”

      战煜薄听完她的话不怒反笑,薄唇甚至勾起了一抹凉薄的弧度。

      他看着小女人低垂的小脸,这样一幅温顺无害的模样,看似服从乖巧。

      实则,却总是变着法,想要爬上他的床。

      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说着只是想让他答应娶她这一个条件,实则却不断地变着花样,接近他。

      现在看来,除了会主动闯入他的浴室,上次在拍卖行,恐怕也不止是一场巧遇。

      战煜薄看苏心棠的眼神,越发冰冷。

      他不讨厌人耍手段,但他却厌恶,对他耍手段,往上爬的女人……

      原本以为苏心棠至少有一些不同之处的战煜薄,脸色已经阴沉得不能看。

      那墨玉般的冷瞳里,猩红涌动。

      向来布满寒霜的眸色,一点点染上暴戾的怒气。

      若是换了旁人,他早已把人扔去黑市自生自灭。

      但换了眼前这个小东西,他竟然会生气一股莫名的躁怒。

      随着凝固的时间一点点推移,战煜薄心底那抹莫名躁怒越发扩大。

      他眼底的浑浊黑暗,也跟着扩散。

      仿佛是有什么阴翳的墨色,在瞳孔中流动。

      一些嗜血、残忍的念头,逐渐占据理智上峰。

      忽然,战煜薄抚在苏心棠脖颈上的大掌,毫无预兆地收紧。

      苏心棠眉心一拧:……

      她的呼吸被那股力道,猛然截断。

      少女纤细白皙的脖子,就那么被男人的大掌紧紧扣住。

      掌心的力道越收紧,那种呼吸缺氧的感觉,就越来越明显。

      不曾预料到的痛苦感觉,让苏心棠小脸皱成一团。

      被流水冲刷过几乎乱成一团的脸先是涨得通红,随后又一点点地苍白,直至失去血色。

      “唔……不……放……放手……”

      她的声音零散破碎,两只小手拼命地想扒开他的桎梏。

      可不管她怎么拍打,怎么挣扎。

      卡在她喉咙上的大掌,却没有半分放松。

      苏心棠早就已发现战煜薄的喜怒无常。

      更听说过他的残忍嗜血。

      却没想到有一天,他会真的对她起了杀心。

      这一刻,她终于体会到了这个男人的寒凉可怕,更后悔自己不该招惹他。

      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呼吸……好难……

      喉咙,好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