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玉

      由陈虎驾车,前往海边仓库。

      到仓库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钟左右,刘勇拿着钥匙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一共两扇大门,进来一扇大铁门,眼前的这栋大仓库又是一扇大门。

      安全还是很有保障的,两扇大门的钥匙也掌握在刘勇的手上。

      刘勇又拿出钥匙,准备打开这栋仓库的大门,此刻,有一点微微的紧张。

      霸王将所有的木头全部搬运到了仓库里面,这么多的大木头,它们堆在一起是什么样子的呢?

      它们是什么木头,值钱吗?还是根本就是非常普通的木头,一文不值呢。

      老天保佑,我的希望可全部在这些木头上面,公司已经成立,到处都要钱呢。

      深深的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努力平静一些,拿出钥匙,打开了仓库的大门。

      大门一开,里面的情况清清楚楚。

      宽敞的仓库中央,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堆成山一样的木头,十分的壮观,每一根木头都比较粗大。

      最小的直径都用三、四十厘米左右,最大的一根直径可能有一米五的样子,每一根木头的表面颜色都比较深,呈现灰黑色,表面潮湿,有的表面还有污泥等附着物。

      这么多的大木头,看上去就喜人啊!

      刘勇吩咐道:“陈虎,将两道大门都关上。”

      吩咐完之后,刘勇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走到了这些木头的前面,兴致勃勃的看起来。

      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些木头,此前,只是听霸王描述过它们,仅仅在之前拿了一根较小的出来,那根木头现在也放到了这里,和这些木头放在一起。

      围着这些木头看了一圈之后,刘勇又摸了摸,闻了闻,看了看,确实看不出来它们是什么品种的木头,毕竟刘勇不是内行。

      “老板,这么多的木头,还这么大一根!”陈虎已经过来了,看到仓库之中的这么多大木头,微微惊讶。

      刘勇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开始拍照,接连从不同的角度拍了十几张照片,也近距离的拍了某一些木头的局部照片。

      陈虎也认真的看着这些大木头。

      看了一番之后,他道:“老板,这好像是两种不同的木头。”

      刘勇点头道:“我也觉得是两种不同的木头,具体怎么样,需要找懂行的人看一看才行。”

      刘勇一共拍了几十张照片,觉得这样似乎还不够,提议道:“我们将这根木头搬到旁边,我要好好的拍一拍。”

      陈虎很想说,这么粗大木头,没有一千斤,起码也有七、八百斤八,我们两人怎么可能搬得动。

      看到刘勇收起手机,挽起袖子,准备搬这根木头,他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心中想道,等搬的时候发现纹丝不动,老板就知道这根木头不是那么容易搬动的。

      马上,陈虎目瞪口呆。

      什么!

      只见刘勇双手轻松的搬起了木头的另外一头,并大声的道:“愣着干什么,快搬啊。”

      陈虎终于回过神来,蹲下来,用双手尝试着去搬动木头的那一头,使出了全身力气,脸都憋红了,终于将那一头搬了起来。

      他是特种兵退役,力量还是很大的,三、四百斤的东西勉强也搬得动,现在他手中的重量就有三、四百斤。

      “再往这边来一点。”

      刘勇一脸轻松,指挥着将木头搬到靠边一点的位置方便进行拍照。

      让陈虎更加难以置信的是,刘勇居然单手抬着木头的那一头,另外一只手居然伸进口袋之中去拿手机。

      什么!

      老板是怎么做到的。

      这根木头明明起码有七、八百斤,他手上的重量估计有三、四百斤,他单手就抬着木头走。

      “好了,放这里吧。”

      刘勇一脸轻松,陈虎则精疲力尽,刚才吃奶的劲都使出了,关键是心中惊涛骇浪,完全无法平静。

      在部队的时候,他也算是大力士,和战友们掰手腕很少输过,现在,他完全的不自信。

      老板的力气居然这么大!

      低看老板了,严重低估了!

      看他的样子,白白净净,阳光帅气的样子,以为手无缚鸡之力呢,哪里知道,根本就不是表面上的这样。

      莫非,老板是传说之中的内家高手......

      陈虎半天无法平静下来,脑海之中想了很多,刘勇倒没有去注意陈虎,而是拿着手机又拍了不少的照片。

      感觉差不多了,挥手道:“走,我们可以回去了。”

      陈虎这才回过神来,敬佩的看了刘勇一眼,跟着出了这座大仓库。

      ......

      宏达集团。

      赵振标正在的接一个电话,额头微微冒着细汗,一边小心的擦着汗,一边恭恭敬敬的回答着。

      电话是那位大佬亲自打来的,敲打了一番,也明确的要求,最多再过一个月,他必须要拿到那套办公桌。

      在电话之中他也明确的说了事情的重要性,这套金丝楠的办公桌并不是他自己使用,而是要当成礼物,送给中东A国的一位王子。

      A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产国之一,境内石油资源非常的丰富,那位王子在A国更是位高权重,掌握着A国石油资源的开采和出口,也是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这样的一位王子,肯定很多人都想和他搞好关系,给赵振标打电话的这位大佬也是一样。

      接完这个电话,赵振标的压力更大起来。

      脸色一点都不轻松,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摸出一支烟,一个人在那里抽着闷响,脑海之中在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即使出高价钱,想要短时间找到合适的金丝楠木,基本已经不可能,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也许,自然界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金丝楠木。

      新闻之中倒是报道过,在西南某省的某山村发发现了一颗几百年的金丝楠,需要两、三个人才能合抱,专家估计价值10亿左右。

      这样的金丝楠被国家重点保护,肯定是不能砍伐的。

      怎么办呢......

      赵振标的眉头皱了起来。

      脑海之中想了很多,思考着对策,甚至悲观的想了,到时如果无法交货,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