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道一一区

      “怎么回事?”

      就在缠斗的过程中,林辰突然感到心脏跳的很快,自己血液在不断加速。对此,林辰也意思到了不对,他立马后退,就要摆脱林幸的纠缠。

      可是此时,林幸却是反过来紧贴着林辰不放。见此,林辰赶忙一使控火术,阻挡林幸的逼近,暂时的和其分开。

      被林辰逼退,林幸似乎也不打算再追。见此,林辰也停下步伐,查看起身子来。这一看林辰心就跌入了谷底:“怎么回事,三年了,我的旧疾怎么在这个时候发作了?”

      自从三年前那次发作害死了俞霍三人之后,这林辰的旧疾就再也没有发作过了。这次怎么会突然又发作呢?

      林辰抬头看去,只见林幸不怀好意的笑着,便也意思到这肯定是他在搞鬼。的确,正是林幸身上那诡异的寒气,影响到了林辰身体,才勾引出了林辰的旧疾。而也正是因为这股寒气,才使得他上个对手隐疾发作的。

      说来,林辰这病很奇怪,很小的时候身子会时冷时热。但自从黑羽出生后,林辰发病都是外发热,内发寒了。而这次,林辰的身体却是内外发冷,身体开始变得金黄色,瞳孔也转变成了紫色。

      “难得是因为对方使用的寒气,身体才发冷吗?”

      以前林辰不懂修炼,犯病根本无法压制,现在有所修为倒可以尽量压着。可是比赛还在继续进行,那就又很难说了。

      没想到呀,这看似阳光的少年,是如此阴险,想让林辰旧病复发,退出比赛。可是他不知道,林辰的病要是发作起来,控制不住,那可是会杀人的!

      这时候看台的老祖也已发现林辰身体的不对劲,直觉告诉他,林辰可能是犯病了。对此,老祖可是坐立难安的很呀,现在比赛的胜负,老祖可是顾不得了,最重要的是林辰的安危,他可不能让林辰出事了。

      此时,林辰不得不燃烧火属性真气,将体内的寒气逼出,让血液趋于平稳,这才将旧疾暂时的控制住。不过,林辰的对手可不想看到这个结果,他趁机再次发动攻击。

      林幸携带着滚滚寒流向林辰扑去,似有一掌要定胜负的架势。就在林幸一掌就要直击林辰面门的时候,林辰眼睛不受控制的变成了紫色。

      这时,林辰起身一拳就将林幸的那一掌打了回去,而林幸霜寒之气所特有的白晶,也未能在林辰的拳头上留下片刻。

      林辰现在还尚有点意识,他真怕等下身体不受控制的时候会失手杀了林幸,那罪过就大了。不想,就在这时,林辰竟不自觉地放出印龙决所特有的金色巨龙的虚影,配上他那满身的金黄色,倒是融为了一体。

      看到林辰发出虚影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林幸也不客气的放出他的虚影——一只雪貂。

      一瞬间,雪豹便冲向了金色的巨龙,就在大家认为两个虚影会相撞厮杀时,巨龙的影像突然散开,将整个雪貂包裹起来。而呈现在林幸面前的,则是一个变得高大的林辰本人。

      此时,林辰的那双眼睛紫的吓人,他那双手力大无比的掐住了雪貂的喉咙。仅一个瞬间,雪貂虚影就被林辰活活的捏散了。这时的林幸直面林辰,他的寒气已经不管用了。

      就这样,林辰擒着林幸,一把将其扔出了场外。

      比赛结束,林辰获胜!

      林幸万般不能相信自己输了,竟然向着裁判大喊道:“裁判,他作弊!他作弊!他服用了禁药!”

      林辰此时根本不想去辩解,他将虚影散去,整个瘫倒在地。这还是他头次在发病的状态下,清醒的控制自己的身体。林辰能感觉到发病已经结束,现在正是发病后最软弱无力的时候。

      林辰这次赢的方式比较特殊,再加上林幸一口咬定林辰服用了禁药。主家暂时决定保留林辰晋级的名额,并带林辰进行调查。

      林辰倒是命运坎坷,这是他第二次被叫去协助调查了。此时,老祖也急忙赶了来,给主家的人说明情况,让主家的明白这是因为林辰身有旧疾所致。主家的人一开始不信,根本没有人听说过还有林辰这样特殊的病。

      不过经过多方检查甚至抽取血液检验,主家的人最后也不得不确定,林辰的确未服用任何违禁药品,因此准许其获得晋级资格。

      林辰的检查是比较慢的过程,而比赛不会因为林辰的事情而暂停。比赛继续进行,很快的就终于轮到了林枫上场了。

      林枫分配的是第五场第一组。对林枫来说,这场比赛他不会输,也不能输。因为他明白,只有赢得了比赛,他的前途才能更加光明。

      林枫与林文儒再次在台相见,林文儒依旧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林枫兄,等会比赛结束,就按我们之前的约定共饮一杯,可否?”

      “那也要等到我赢了再说。”

      “看样子,林枫兄很是看中这场比赛咯。”林文儒见林枫蓄势待发,势要一决高下的样子,便也摆开了架势。

      “这场比赛我必全力以赴,来吧!”

      林枫努力了这么久,他是决不允许在最后关头输的。正如他母亲雷氏所说的那样,只有在这次宗族比武上出人头地,得到了老祖赏识,林枫他才最大可能获得将来的主事之位。

      而且,林枫的心看的更远,他不仅想让老祖赏识,而且要引起主家的注意。若是能得到主家长辈的青睐,那未来的他定会辉煌腾达的。

      比赛开始,两人各亮出兵器,林枫拿出长鞭,而林文儒却是拿出一把长尺。这林文儒不仅修为比林枫高,而且他的属性也是特殊属性——风属性,现在连兵器都那么奇特。显然,此人必是非同一般。

      此时,两个人都进入了战斗状态。只见林枫率先发动攻击,他的长鞭如长蛇一般,向着林文儒狠狠的甩了过去。而林文儒面对攻击也不躲,单手一起,一阵强风从他手中放出,直接将林枫的鞭子弹了开来。

      接着林文儒发起了反击,只见其竟直接将手中的长尺,向着林枫飞掷而去。见此,林枫惊讶不已,这尺子只是上品法器,根本不具有法宝那般隔空操纵的能力。这将兵器脱手而出,难道林文儒一上来就要舍弃兵器不成?

      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但面对已近在眼前的长尺,林枫也不多想,鞭子一甩,就将飞来的尺子挡下。却不想,尺子受阻之后,竟然好似被隔空操控了一般,倒飞回到林文儒手中。

      “怎么回事?”

      原来呀,这乃是林文儒利用其风属性的特性,将尺子吸了回去。这林文儒果然厉害,竟能将风能力利用的如此巧妙,硬是把上品法器用成了法宝。如此一来,林枫长鞭所具有的远程攻击的优势,便根本发挥不出来了。

      眼见此,林枫反而是主动出击,他脚往地上一踩,一条粗壮的电弧,就向林文儒袭去。面对奔袭而来的电弧,林文儒不紧不慢的一跺脚,整个竟瞬间悬浮在半空中,避开了电弧的攻击。

      林文儒还真是把风属性能力用到了极致了,竟能平地起风托起自身,不过林枫可不会就此放弃进攻的。只见,林枫再次放出一张雷电大网,就向着林文儒扑去。

      对此,林文儒也适时做出反击,幻化出千把风刀,直接将巨网割破。同时,在大网消失的瞬间,林文儒再次放出长尺,向着林枫杀去。

      林文儒对长尺的控制非常了得,每每都能从林枫挥舞的长鞭的空隙中穿过。不过数个会合,林文儒就把林枫逼入了绝境。

      此时的林枫疲于应对林文儒飞尺的攻击,致使其体内的真气急剧的下降。林枫已然意思到了,这林文儒是想要耗死自己。

      不过呀,这林枫可是个狠人,他为了赢,可是能不顾一切的!

      这时,眼见林文儒的尺子再次飞了过来,林枫竟毫不躲闪,硬是用肉身去对抗飞尺的攻击。就在尺子刺中林枫下肋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长尺。

      “什么!”

      见到林枫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林文儒着实吃惊不小。

      林文儒的飞尺速度很快,林枫要是太早做出抓尺子的动作,林文儒定会立马的将尺子收回。可要是林枫的动作慢了,那尺子就会插入林枫的腹部,那林枫必是输定了。

      可谁也没想到,林枫对时机的把握是如此之准。但这样不顾一切的行为,虽然没有让尺子真的插入腹部,但也是让腹部见了血。而且林枫抓住尺子时太过用力,手掌上也被划出深深的血痕。

      尺子已经被擒住,那现在的林枫,可要尽情发挥他长鞭的威力了。对此,林文儒当然也是明白的,但他可不愿意就此坐以待毙。只见,林文儒率先腾空而起,真气一提,便放出他的绝学——狂风大作。

      这时,只见以林文儒为中心,整个擂台上刮起了大风。这大风之猛,势有将台上的一切都刮走的意味。面对如此强劲的风力,连裁判都不得不选择先站到台下去避一避。

      在这擂台之上,林枫没有东西可以给他以支撑,光靠双脚,林枫很难抵御这袭来的巨风。显然,如果林枫再不作为,那他只能被刮到台下去了。

      可是林枫且能如此认输?只见其双腿跪地,拿起那把长尺,猛的就将其扎入地下。林枫握紧尺子的一段,借用尺子作为支点,硬是将自己牢牢的钉在了台上。

      不过,林文儒的攻击还没完。这风中可是夹杂着把把风刀,那是一个劲的向着林枫袭去。对此,林枫幻化出雷电铠甲以作抵抗。只是呀,刀子太多,风力太猛,林枫身上还是被刮出了道道血痕。

      眼见得林枫一直在被动挨打,但其并不是没有反击的可能。林枫注意到,在大风之下,林文儒的身子一直没有移动半分,显然这是因为功法的特性,让其动弹不了。对此,林枫明白,现在只要能抓住林文儒,便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于是乎,林枫逆着风,拼命的甩着鞭子,他誓要将林文儒擒住。也许是因为对胜利的太过渴望,以至于老天爷都偏向了林枫。就在林枫在失败了十几次后,终于将鞭子套住了林文儒的脚。

      乘此机会,林枫立马通过长鞭,将雷电导向了林文儒。

      林文儒受到电击,痛苦的叫了一声,但他并没有放弃攻击,反而是加大了风力。现在双方都在僵持着,就看谁先坚持不住,是林枫顶不住风刀的阵阵袭击,还是林文儒顶不住雷电的攻击。

      为了让对手屈服,林枫放出了自己的虚影,一副誓死一战的架势。对此,林文儒也毫不示弱,也放出了他的虚影——一只苍鹰。

      此时,只见得巨狼在风中咆哮,而苍鹰却在拼命煽动翅膀要将缠在脚上的鞭子扯断。两个人一时相持不下,可是林枫知道即使自己再有毅力,也顶不住真气的急剧消耗,再耗下去他也只能是个输字。

      “对不住了,娘!”林枫心里默念道,他现在必须要使用那最后的一招了。

      林枫手上的这根鞭子,乃是他母亲所送,也是他母亲一直以来最喜爱的兵器。这次林枫比赛,雷氏特意将这根长鞭交给林枫的,就是为了寄托一位母亲对孩子的期许。

      对于这根长鞭,林枫自然是珍惜的,可是现在他却想要毁掉它。林枫知道,这根鞭子虽是一件极品级的法器,但在当初对付林怀安母亲吴念君的时候,这鞭子就被吴念君的情夫钟归一掌给打坏了。后来这鞭子虽然修好,但要是通电量太大的话,却是有发生爆炸的危险。

      而现在,林枫为了赢,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一发狠,将自己全部的真气灌输到鞭子上,他要将这极品法器引爆,将对手炸飞!

      “不好!这法器要炸了!”林文儒感到鞭子上的电量突然的猛增,整个鞭子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

      就在鞭子一松脱的时候,林文儒便吓得赶忙后退。可是还是来不急了,鞭子瞬间爆炸,林文儒受到冲击,直接被炸飞到了场外。

      此时的林枫也不好受,虽然他在即将爆炸的时候,将鞭子从林文儒脚上松开的同时丢弃法器,可是爆炸的威力太强,他也受到波及。趴在地上的他也被掀翻了个,只是还好没有掉到台下去。

      比赛结束,林枫经过苦战,终于获得了胜利,终于进入他梦寐以求的十强。

      此时,林文儒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林枫叹了口气,这林枫实在太拼了,就冲这点他林文儒败的也不冤呀。

      竟然输了,林文儒便也不矫情,拖着伤腿就转身走人。他的腿在刚才爆炸中受了伤,还好林枫及时松了鞭子,要不然他这条腿可能就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