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韩国韩漫大全

      三年后!

      岐山深处

      深夜,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这样强大的雨势,将整个魔城都包围着,轰隆隆的声响硬是将不少熟睡的人儿惊醒,爬起床,看了看窗外,后怕地关上门窗后,急急地又跑回去蒙头继续睡。

      朱雀大门旁,两个带着黑色面具的守卫早已一身湿透,守卫甲仰头嫌恶的看着天,边拍着身上的雨水边语气不善地道:“这雨可真够可恶的!大半夜的,这老天没事下这么大雨干嘛!平日里,大热的天,没见它下,偏我们当班值事的时候来下,把我们淋了个透,分明是要跟我们过不去嘛!”

      守卫乙看着脚下淌流着的雨水,顺着台阶急流而下,和声道:“就是!就是!唉!真糟糕!这么湿可怎办!还得要明日一早才能回去!这可恶的老天!还真是!”

      老天似乎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对他们的评论极为不满,雨势更为加大,一声响雷震撼大地,紧接着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犹如开天辟地般。两人同时退后一步,几乎就要贴到大门上去了。

      正在此时,一道红光一闪而过,两守卫对望一眼,再往前看时,却什么也没看见,只听到大大的雨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和呼呼的风扯动树摇晃的身影,横梁上挂着的两灯笼内的烛光还在随着灯笼的摇晃而跳动着。

      “刚才那红光……!”守卫甲怯怯地呼出一声,害怕地看着守卫乙。

      守卫乙虽然也有点害怕,刚才那红光也确实是太过诡异了,从来不曾有过的诡异!可还是装出一副不屑的神情道:“亏你小子还练了点法术,平日里吹的像什么一般,现倒胆小的犹鼠一样!不过也是,就你那点花拳绣腿骗骗小孩子还差不多!你也不想想,这里头都是什么人物,这天天进进出出的,各有各的一套,或许又是哪个大人物心血来潮练就了什么了不得的大法,在这半夜里出来试试手呀什么的,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守卫甲被他这么一说,悻悻然地道:“可刚才明明就有看到……呵呵!好像也没看到什么!”见守卫乙一脸鄙夷看着自己,又忙改了口。

      “你小子比我还眼花!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守卫乙自和守卫甲到此守门,一日半夜偷溜出门的大少主看到他的面具,不知怎么的就入了大少主法眼,强要了去,也不知从哪就变了个个猪头面具给他,临走还扬言若他敢换,就真把他变成猪头,使得他带了两年的猪头面具,还好后来大少主再次偷溜出门时看到他还带着猪头面具,给他变了个正常些的还他,但他长年被守卫甲以各种方式取笑,心里受挫得很,今夜因终于扳回一次,赶紧趁机取笑起他来。

      守卫甲见他如此,也“嘿嘿”地干笑两声,看了看刚才红光闪现的地方,直摇了摇头。

      一声炸雷再起,闪电直劈而下,两人往边边再拢了拢,雨一直下,两人这样贴着门直站了半夜。

      天边微微地泛着白光,隐隐约约的晨雾中,一个十四五岁的白衣男孩,如仙般地站在山脚之下,在这雨后的山林之外的崖顶旁,显得清新怡人。

      只见他拍了拍身上沾了点点雨滴的地方,摸了摸背上的包袱,舒了口气:“还好!都没弄湿!”

      手不经意间摸到背后用灰布包着的东西,想起昨晚才踏出大门,刚入山林,那玩意出现在他面前,真真是大吃了一惊。

      他出来时,没惊动到任何人,没成想倒把这玩意给盯上了,还跟了他一路,他到山林才发现它,看他停下,它也停下,他才看到它剑身已退离剑鞘大半,剑身上还现着红光,横悬在半空,动也不动一下。

      他实在是不想跟它有什么瓜葛,可无论他走到哪,它便停在他身边一步近的地方,怎么甩也甩不了,就算是他用上十成法力,全程两个时辰不停不休,使出浑身解数,都未能成功将它甩掉,将他累得半死不说,它却始终跟他保持如初的距离,实在是难缠得很!

      最后他不得不无奈的向它投降,叹道:“唉!我说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明知我厌恶你至极,还非跟着我,这不自讨苦吃吗!你给我等着,等哪天,我找到方法,非把你融了。”说完苦笑了一下,一手伸在半空。

      它似能感应般,兴奋地在空中跳跃了几下,将剑身与剑鞘吻合住,便跌落在他手中。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包袱中拿了件灰色长衫撕了几块,将它严实包裹了好几层后,背在身后。

      回头遥望着来时方向,那个地方总算远离了他的视线,嘴角一笑,仰头向天一拱手,邪笑道:“承蒙老天爷昨晚鼎力相助!呵呵……大恩不言谢!就此拜过!”说完真的向天边拜了起来!

      回过头向南遥望,轻声道:“爹!娘!烟妹!您们看见了吗?我终于离开了那个地方!还有木姨!哦!不!是娘亲!孩儿不孝!三年了,还是习惯地叫您‘木姨!’,您一直都想跟他们在一起,而您最大的心愿便是要我离开他,孩儿谨记您遗训,现便带您离开那里,不日便可与爹娘他们团聚。孩儿知道,南山之颠的那十来年是您最快乐的日子,孩儿依然记得您看着我时那迷人的笑脸。”

      “哼!那个男人,连娘亲都不愿认他,我又岂能如他的意,任由他摆布!”男孩一想到那个男人,心里冷笑一声。

      三年前,等他醒来时,已被他们带到那叫什么岐山的鬼地方,男人告诉他,其实他才是他的亲生父亲,而木姨是他的亲生娘亲,秦易和白漓只不过是木纱让他认的爹娘而已,木姨因对他产生误会,偷偷带他离开了他,他苦寻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他娘俩,但因木姨对他误会太深,一句话还没说上,便对他出了手,秦易和白漓以为他是仇家上门,便出手相助,他躲避不急,出手阻拦,不想便把二人给伤了。

      他根本就不信,更何况木姨临死时叮嘱过他,无论他说什么也不能相信于他。

      男人见他不信,自身上拿出一块血色龙玉,他不自觉得拿出自小带在身上的血色凤玉,男人自他手中拿起,当着他的面,将两块玉吻合在一起,并告诉他这原本就是一对,凤玉是他给他娘亲木纱的定情礼物!

      他还领了一个女人和一个比他小几岁的男孩出来,那女人长得和木姨一般无二,而那男孩和他极像,他说,那女人和木姨是双生,而那男孩是和她的孩子,是他的弟弟。

      他看到他们,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如若是真的,娘亲为什么不愿认我!”

      突然想起之前有问过娘这玉的由来,娘却让他去问木姨,木姨却支吾着说以后再告诉他。

      男人见他如此,冷冷地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承认也罢,不认也罢,但你是我孩儿,身上流的是我的血!这却是你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事实!”男人说完这些便不再理会他,随后和那女人说,让她安顿好他。

      从此,他就成了他们口中的大少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