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三肖必选一肖

      “幽姬姑娘受了很重的伤,要不是她的命硬,可能早就死在路上了”穆茹雪说道。

      当萧寒跟随穆茹雪来到幽姬所在的房间中时,幽姬已经醒了,丫鬟正在给卧床的幽姬喂着汤药。

      幽姬看着推门而入的萧寒,她的眼角已经泛起了一层水雾,有时候沉默并不是因为不能言语,而是不知如何开口。

      两人就这样四目相视着,纵使有千言万语,在此刻一个眼神,便能知晓对方之意。

      或许,这也是萧寒与幽姬这么多年来的默契吧。

      萧寒从丫鬟手中接过汤药,悉心的吹了吹,然后轻缓的喂进了幽姬的嘴里。

      幽姬也很配合,她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豁出性命也要保护的男人。

      穆茹雪看着这一幕,她的心底竟有了一丝羡慕,羡慕幽姬和萧寒的关系,无论是主仆也好、朋友也罢,一个愿意为了对方豁出性命,一个愿意折身去悉心照顾。

      穆茹雪向丫鬟示意后,两人轻轻的退出了房间,经过如此劫难,劫后余生的两人应该会有很多话要说吧。

      “殿下……”幽姬不禁开口想说着什么。

      但萧寒缓缓的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安心静养,而他则全神贯注的在给幽姬喂着汤药。

      “殿下……”幽姬还是想开口。

      萧寒依旧摇了摇头。

      幽姬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眼,额头青筋冒气“你坐我手了!”幽姬咬牙道。

      萧寒:“……”

      萧寒仿佛触电了一般瞬间弹了起来“对不住对不住”。

      “你……没事儿吧”幽姬撇过头,声如蚊蝇。

      萧寒的嘴角缓缓的咧开了“嘿嘿……”。

      一副贱样,给人一种:我就知道你是关心我的。

      “你身子好些了么?听那穆家小姐说你受了很重的伤”萧寒关心道。

      “死不了”

      “……”

      果然,你幽姬姐还是你幽姬姐。

      “没事,咱先把身子养好再说”萧寒憨笑道。

      “不行,我们得尽快回尚京城”幽姬斩钉截铁道。

      “为什么?”

      “在路上多耽搁一天,我们就会多一天的危险”幽姬忧虑着说道。

      “这里是穆家的产业,有穆家小姐在,应该不至于吧”萧寒喃喃道。

      幽姬缓缓的摇头道“穆家的保护是暂时的,柳老板曾经说过,不能相信任何人”

      萧寒皱了皱眉,幽姬说的并没有错,一旦他回到了尚京城,必然会被卷进夺嫡的漩涡之中,他根本不可能独善其身,这次的刺杀就足以证明了。

      只要萧寒还活着,就是对太子的威胁,

      其实应该说,只要陛下没有崩天,太子还未继承大统,其他皇子都会对太子造成威胁,所以澹台家宁可杀掉一个毫无权势的落魄皇子也不愿意让太子多一丝威胁。

      可见尚京城中的形势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好,听你的,明天一早我们就走”萧寒颔首道。

      ……

      萧寒将明早就离开樊城的事告知给了穆茹雪,穆茹雪也并不意外。

      当第二天萧寒带着车悬等人来到坤字商号门口时,华丽丽的车队已经整装待发了,穆茹雪将跟他们一起回尚京城。

      穆茹雪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为什么早不走晚不走,偏偏要跟萧寒等人一起走。

      还不是想着萧寒的护卫少,又有澹台家这样的强敌虎视眈眈,和穆家的坤字号商队一起,也多了一分保障不是。

      穆茹雪没有明说,萧寒也不点破,只是向穆茹雪道了声谢,深深的鞠了一躬,穆茹雪当然侧身让开不受。

      幽姬还是在马车里歇息着,蓝冰璃在马车内照顾着幽姬,温子冉驾车,萧寒坐在旁边。

      由于没有商货,整个车马队伍只有商号的护卫和身着便服的车悬等人。

      罗不易骑马走在穆茹雪的马车旁,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萧寒等人,然后在穆茹雪的马车旁说道“小姐,我们这样做,恐会引起澹台家对穆家的不满”

      “就算不与七皇子一路,难道澹台家就对我们穆家笑脸相迎么?”穆茹雪淡然道。

      “可是澹台家一次刺杀不成功,肯定还会有所动作的,小姐你的安全……”绿珠担心道。

      穆茹雪笑着摇了摇头“这七皇子并非一般人,说不定回到尚京城后,会改变如今的格局呢,这次就当押宝吧”。

      “可是这风险也太大了吧,说不好连小姐的安危都得搭进去”绿珠噘嘴道。

      “高风险才会有高回报”说着,穆茹雪看着绿珠轻声道“你记住,锦上添花永远都不会比雪中送炭让人记忆深刻”。

      “知道了……”绿珠颔首道。

      穆茹雪撩开帘子向罗不易嘱咐道“罗叔叔,这一路可能得麻烦你了”。

      罗不易是五品高手,在这商队中也算是武功最高的一个,要是出现了什么突发状况,指不定还得靠罗叔叔镇场子呢。

      “小姐,我明白的”罗不易沉吟了片刻又补充道“如果事不可为,我罗某人也只能顾您了”

      穆茹雪自然是明白罗叔叔的意思的“劳烦罗叔叔了”

      也许是早就被嘱咐过,商号的护卫们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仔细的巡视着周围。

      商队沿着驰道而走,行进的方向正是幽州城,幽州节度使孟元忠是孟家人,而孟家人效忠皇室,并未参与到夺嫡之争中,如果他们进入幽州城后,有幽州的府兵来接替护卫,大家也都会安全许多。

      幽姬所在的马车上,大家倒还是轻松,毕竟有穆家这面大旗在,以及周围百来人的商号护卫,还有那穆茹雪身边的贴身保镖,大家的心里都安稳了一些。

      “殿下”幽姬开口道。

      萧寒挪了挪屁股,便坐进了车里“怎么了?”

      幽姬从怀中取出一面黑色的铁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刹”字。

      “这是罗刹令”

      “罗刹令?”萧寒疑惑的看着手里的这个黑色令牌,入手还挺沉。

      “听说澹台家豢养了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叫夜罗刹,而这罗刹令便是夜罗刹中身份的象征”蓝冰璃思索道。

      蓝冰璃对于中土大地上的一些国家和江湖秘闻极其了解,因为密察司有大量的细作潜入四大国中收集着朝堂和民间的情报。这些情报都将在密察司整理成册,以便下一批细作熟知。

      幽姬并未去深究蓝冰璃是如何得知这么多隐秘的,有些事情细究太深反而不美了。

      倒是帘子外的温子冉听到蓝冰璃的解释后,眼神微动。

      “冰璃,这块令牌你放在身上,说不定哪天能用得到”幽姬嘱咐道。

      “还是我拿着吧”萧寒憨笑着将罗刹令揣进了怀里。

      “……”

      “方才冰璃已经将你们在山里的事情跟我说了”说着,幽姬直视着萧寒。

      萧寒内心咯噔一下,他又看向一旁的蓝冰璃。

      蓝冰璃看到萧寒投来异样的眼神,眼神躲闪着将头低了下去。

      “你这都能捡到暮秋刀,或许那天上苍眼里进了沙子了吧”一想到萧寒竟有如此运气碰到了那赫连如歌留下的功法绝学和暮秋刀,心中便有些气血翻涌。

      好不容易抑制住了情绪才缓缓道“暮秋刀在你手上简直是暴殄天物,但这也是你的缘分,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将此刀暴露在外人面前”。

      七剑三刀这样的神兵利器,随便拿出其一便能在江湖上惹出一场腥风血雨,更别说舍离剑也在蓝冰璃的手中。

      “我拿着暮秋刀也就是唬唬人”憨笑着,萧寒将暮秋刀抱得更紧了。

      萧寒那一脸土财主的贱嗖样,不禁让幽姬的气血又是一阵翻涌。

      就在这时,马车外传来一声嘈杂声,周围的禁军兄弟们也都纵马向萧寒这边靠拢了过来。

      “有情况”温子冉将马车控停后提醒道。

      “殿下,你看着我做什么?”蓝冰璃发现萧寒一直盯着自己不由奇怪道。

      萧寒收回目光淡然道“放心吧,肯定不是刺客!”说着,萧寒便起身向马车外看去。

      只见一个黑球从天而降刚好落在萧寒所在的马车边,萧寒定睛一看,赫然是一个鲜血淋漓的人头。

      萧寒大惊之下又倒在了马车里“有杀手!有杀手!”。

      蓝冰璃和幽姬的眼神一凛,立刻撩起门帘向远处看去。

      “是他?”车悬虚着眼睛疑惑道。

      “是他!”温子冉笑道。

      “就是他!”车悬大呼道。

      “我特么还哪吒呢!到底怎么个情况?你们认识?”萧寒也探头朝前方看去。

      只见驰道正中间站着一位中年大叔,负剑而立。

      他的身前有四具尸体,要么是被斩了首,要么是被拦腰斩断了,画面极其血腥残暴。

      反观那中年大叔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抱歉叨扰各位了”

      “敢问阁下何人?竟拦住我穆家商队,还出手杀我穆家护卫”罗不易沉着脸朗声道。

      从刚刚此人出手来看,其武功之高、剑法之狠辣,品阶不在自己之下甚至比自己还要高。

      “原来是神拳狮王罗不易”中年男子嘿喝道“现在应该叫狗腿罗不易才是”。

      罗不易并未因为对方的言语不逊而愤怒,只是皱眉道“阁下何不说出姓名,藏头露尾的算什么?”

      “鄙人笑沧海,尔等可知笑某啊?”中年男人笑喝道。

      “原来是沧月剑笑沧海,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啊”罗不易心中一凛。

      笑沧海是闻名与江湖的的剑客,一把沧月剑不知夺走了多少人的性命,其武功之高已然达到了六品,远在自己之上。

      “小姐,此人笑沧海,是六品剑客,武功远在我之上”罗不易靠近穆茹雪的车驾解释道。

      穆茹雪微一沉吟“问问他想怎样”

      “我家小姐,想问阁下再此拦住我等意欲何为啊?”罗不易朗声道。

      “受人之托,取一条命就走”笑沧海如实道。

      “谁人之命?”

      “萧寒之命!”笑沧海冷笑道。

      萧寒瘫倒在马车上喃喃道“完了呀,完了呀”

      笑沧海的大名早就闻名与江湖了,幽姬和蓝冰璃都听说过此人,六品剑客可是相当厉害的了。

      “放肆!”车悬怒吼着拔出腰间佩刀“禁军卫士何在!”

      “在!”十四名禁军士兵怒吼着拔出腰间佩刀,整齐排列在萧寒的马车前,为萧寒等人筑起了一道人墙。

      “杀!”车悬双腿用力一夹,胯下之马如脱弦的箭率先朝着远处的笑沧海冲去,身后十四名禁军士兵也都悍不畏死的跟随自己的将军朝前冲去。

      “车校尉!”萧寒大惊,刚要阻止这样的自杀式冲锋,车悬便带着一种手下冲了出去。

      笑沧海嘴角一扬,沧月剑缓缓出鞘,不知是内力的灌入还是沧月剑本身如此,只见剑身绽放出了皎洁的月光。

      蓄势待发的一剑缓缓刺出,肉眼难寻的剑气骤然爆发,朝着车悬等人席卷而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嘿喝之声远远传来:

      “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取我家殿下之命!”

      人未至,一柄断刀呼啸着与笑沧海的那道剑气相撞,铿锵之声带着强悍如斯的气机震荡开来,离得近的两名商号护卫纷纷被震落下马。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萧寒喃喃道。

      听见此人声音,幽姬终于松了一口气“刀叔来了!”

      “直娘贼!他果然是扫地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