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专区在线观看黄app草莓视频香蕉视频芭乐视频

      教室里无比寂静, 彼此呼吸声清晰可闻。

      沈凛凝视胡心宇。

      胡心宇脸『色』发白,他过于清瘦,皮肤上隐约可见血管青紫的轮廓, 他咬了咬牙, 说:“你和那个人, 总是形影不离, 如果想从我这儿知道什么消息, 就单独和我聊。”

      “我和你聊。”晏修一撩起单薄眼皮, 瞥向胡心宇。

      胡心宇被骇得退后一步,死磕地说:“我只跟他聊。”

      沈凛突然笑了起来,轻挑眉头问:“怎么?怕他就不怕我?”

      胡心宇『舔』了下惨白的嘴唇, 警惕地看着沈凛。

      “行,”沈凛笑得更欢快,“我单独和你聊。”

      桌面上书被他推到一边,沈凛手撑在桌面上,把身子往上一带,漫不经心地坐上背后的课桌:“一哥,你在外面等等我们。”

      晏修一从胡心宇面前走过, 他现在虽然是高中时代, 个头就颇为可观, 身材锻炼得劲瘦结实, 穿着校服也能看出宽阔肩背蕴藏的力量,站在高挑瘦弱胡心宇面前时让胡心宇非常有压迫感。

      他忐忑地咽了口口水。

      男人眼里充满了警告。

      胡心宇避开目光, 听见教室门关上声音, 抬起头看向沈凛:“说实,我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去信任其他人了。”

      沈凛神『色』淡淡,听着胡心宇。

      “恐惧让我对你们产生依赖, 我觉得我们是一样的,但我时时刻刻惦记着赵小茵的死,这让我觉得我们之中一定有一个人是潜伏的凶手,不是祈祷者也是祈祷者替身。”

      “你怀疑是谁?”沈凛问。

      “一开始怀疑是赵小茵,”胡心宇坦然地和沈凛说,“她眼神太干脆了,没有任何怀疑,我想我们在进入校舍时候都会有所疑问,但是她没有;而且,她说总是有引导『性』,似乎在想着将我们导向哪里。可她却突然死了……”

      胡心宇眼神又浮现出恐慌,颤抖着说:“我完全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而死,我怀疑人死了,金容也死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三个。”

      “那你现在呢?怀疑谁,我还是他?”

      “他,不然我也不会单独把你留下。”胡心宇说,“你一直在积极地找寻突破的方向,你行动告诉我,你想离开这儿,所以我相信你。而他不一样,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而且……他给人一很压抑感觉,我害怕他。”

      “他是和我一起来最后的房间,我们是爱人。”沈凛毫无保留地袒『露』自己和晏修一关系,“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还是相信他?”

      “可这个世界不管你们是不是爱人!”胡心宇嗓音稍微拔高了些许,他瞪着沈凛,“他只会给予公正审判,不关心你身边是人是鬼,你和其他人之间到底有多么深厚情谊,父子也好,朋友也罢,情侣、恋人在这个世界都是笑!也许他被安排身份正好是那个背叛者呢?他所做一切都只是为了蒙骗你呢?”

      胡心宇看着眼前少年,他骨架纤细,模样稚嫩,皮肤在冰冷的环境下显出一近乎透明的白,但一双漆黑瞳仁却分外明亮。

      他下意识避开那个目光。

      胡心宇嗓音颤抖地说:“我得到了一个启示,只有一个人能走出这个房间,他将是主持这场祭祀人,无论是站在梦之女巫还是极北之主的立场,其他人都会在这场祭祀中死去。”

      “哪场祭祀?”沈凛问。

      胡心宇眼神颤动了一下,说:“梦境里这场祭祀。”

      “你知道怎么破解吗?”沈凛问,“既然需要开诚布公地谈,我可以跟你坦白我身份。”

      他把手上记号亮给胡心宇看,胡心宇撩了一眼,说:“确是梦之女巫记号,我有一模一样的记号。”

      他把手腕递给沈凛,上面有一个如出一辙图案,闪烁片刻,随后消失。

      胡心宇长吁口气,他拍了拍胸口,放心地笑了起来:“还好,我赌对了。”

      “如果你是用记号区分,那一哥也有,这样是不是证明我们三个是同一个阵营?”

      胡心宇轻轻皱了下眉头。

      “而且,在听你说完这场祭祀之后,我开始怀疑你选择‘相信’我还是觉得我比较好拿捏。”沈凛眉头浅浅一皱,『露』出无奈样子,“好吧,我确实开始担心了,如果只有一个人走出房间的,一哥会不会背叛我们的感情。”

      他脸上淡然笑容渐渐消失,胡心宇看着少年漆黑眼里沉着一抹深邃光:“他曾经单独离开过,没有和我一起。”

      胡心宇:“……”

      胡心宇放缓呼吸,试探地问:“他背叛过你?”

      沈凛垂下眼睫,他淡淡地轻笑了一下,抬眸看向胡心宇,问道:“你单独找我,是想和我合作?因为你觉得一哥比较难对付,是么?”

      “是,”胡心宇用力点了点头,“他太危险。”

      沈凛审视着看着胡心宇,他长出口气,从桌子上站起来:“既然你说这里有个祭祀,那祭坛在哪儿?”

      “还不清楚,”胡心宇摇了摇头,“这是我们最终目标。”

      “说说你计划。”

      “我们合作找到祭坛,共享消息。”

      “我不认为我对你有什么隐瞒,”沈凛说,“就在不久前,你向你阐述了一条完整的故事线。在这情况下,你合作还有意义吗?”

      “现在不会,不代表以后不会,”胡心宇远比他看起来的小心谨慎,“越是接近真相,盟友之间的信赖度就越来越低。你很聪明,和你合作我不会吃亏。相反的,如果大部分信息被掌握在那个男人手里,我很害怕……”

      “害怕可能存在的战斗轮,”沈凛续上他,“玩家之间的战斗轮。”

      “是的。”胡心宇凝重地点了点头,“你果然很聪明,稍微点拨就能理解我意思,怎么样?不要试图在这个世界找到什么温暖和可以依赖人,这里就是一坨狗屎,它消磨我们的意志,撕裂我们的灵魂,一边宣称这是一个合作类的游戏,又一边要在最后分出一个表现最好的玩家。”

      他神『色』狰狞地咬牙说:“为此,多少朋友反目,多少恋人被迫分离。还有那些愚蠢的享乐党,沉浸在这个世界虚假繁荣中,只有离开这儿才是真正的解脱!”

      kp提议道:“你可以过个心理学,辅助你做出判断。”

      沈凛沉『吟』一声,他有几个方向猜测需要一些证实,但现在还用不到心理学出场的时候。

      “确像你说的那样,每个房间都是虚构,他存在于kp脑内幻想,很多房间都有隐『性』的bug,比如说一些不重要面目模糊npc。但这并不影响其npc在那个房间里是有血有肉存在。我们都沉眠在海底,做着拉莱耶的美梦。”

      kp:“拉莱耶的美梦,我喜欢你这个说法。”

      “就像是这个房间,在你搜查和灵『性』的启发中,你看到了一个故事和两个相依为命的兄妹,从一开始,kp就提醒过我们,通关房间的要旨之一是扮演,我们必须扮演好自己角『色』,善用自己技能。那么,胡心宇,我还是想问你那个问题,你觉得那对兄妹俩应该是什么样子?”

      沈凛靠坐在桌子上,和胡心宇紧绷样子相比,他姿态放松,神『色』淡淡,有沉静而通透的魅力。

      胡心宇张嘴:“我不关心。”

      沈凛歪了歪头,这让他看起来有几分不懂世事天真:“怎么能不关心?也许他们是我们最终要面对boss。唔,我来说说,那个妹妹是个极其善妒人,因为得不到老师爱,就写了举报信,让其他人也无法和师在一起,她只考虑到自己能否得到爱,并不关心自己这封举报信会让她爱的人沦落到什么境地;而另外一边,她对待自己不感兴趣人又非常的冷漠,给她情书的男孩没有得到一点尊重,她甚至没有正眼看过他——一个无所谓路人,仅此而已。”

      胡心宇沉默着听沈凛说,他木着脸点了点头。

      沈凛又说:“至于哥哥,更可怕了不是吗?杀人犯的儿子,我之前过侦查发现了一条线索,有些学说杀人虽然不遗传,但后天影响会导致父子俩走向样的结局。”

      “谁知道他爸爸灌输给他什么想法,也许他也觉得这世界上但凡解决不了问题都可以用杀人来解决呢?他对他学做事情又恰恰映证了这一点。我相信所有家长和学在得知他出身和所作所为之后,都会离他远远。”

      “——两个疯子,两个披着柔弱外表的疯子,在悲剧舞台上演出着疯狂残忍戏码,他们觉得自己悲剧是这个不公正世界造,要造一个人人平等,不分善恶黑白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他们都是野兽,退化了野兽,全都是神明的奴隶。”

      “真蠢啊,用这方式来逃避,该解决的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只是将时间凝固,事件深埋在厚重雪层之下。”

      “在我看来,哥哥可怕得多,以目前来看,他也许更疼爱自己妹妹,但长久下来,一旦两人之间爆发什么冲突——只要人与人相处,就永远不可能平和而毫无冲突——他是不是会杀了他妹妹?杀人犯的儿子,也许是一个很好的,让其他人规避他伤害标签。”

      “杀人犯的儿子,也许没有说错啊。”

      胡心宇:“……”

      胡心宇一直没有回应沈凛,他垂落目光,一直盯着沈凛靠坐着桌子腿脚,两颊可见微微隆起的块状肌肉。

      “怎么不说话了?”沈凛故作疑『惑』地问,“我还想跟你讨论一下线索。”

      教室内寂静异常,沈凛不用过聆听都能清楚地看到胡心宇变得粗重了呼吸。

      “那你呢?”胡心宇突然抬起头,眼底布满血丝,一眨不眨地看着沈凛,“你又算什么?伪装出来优秀样子,学霸、天才、小帅哥……这些是你被叫得最多称呼吧?但是真正的你呢?你说别人在逃避,在掩埋,那你呢?你难道不是一直都在逃避和掩埋吗?!”

      kp:“——等等!”

      沈凛脸上从容一点点收敛起来,他目光变得冰冷。

      “你家庭,你父母矛盾,你自己选择……沈凛,你正面过这些问题吗?他们吵架,你躲在房间里,避开他们的争吵。你不想听他们争吵的内容,因为你害怕你根本解决不了。你想让他们和好,但你无从着手,所以你一直不敢正面地去解决。”

      “你害怕他们都不要你,也害怕他们都要你。”

      “因为你很聪明,你是他们的骄傲,你很清楚这一点,如果你是个不优秀、平凡的,甚至是个拿不出手孩子,他们也许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争抢你教育权。”

      “他们都知道你会为他们以后炫耀目标,所以他们都要你。”

      “要你荣誉,要你如今建立在学校和他们社交圈里形象,要你这份优秀和前途无量。”

      “他们只是想要证明,自己虽然婚姻破裂了,但依然教育出了非常优秀孩子。这份功劳不属于令他们失望另一半,而属于他们自己。”

      “一旦你形象崩塌了,一旦你变得不再突出,泯然众人,他们都不会再在乎你。你害怕从他们眼中看到失望,所以你不敢抉择,一直在逃避抉择。你谁都不敢选!”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啊,沈凛。”胡心宇冷笑着看向沈凛。

      kp:“…………”

      0号kp,审判者本人表示,事已至此,我闭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