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刷跑车的是什么直播

      就算尤加利知道自己再有本事,他都不敢跳到自己养父面前说三道四。

      如果说宿舍里那番反智言论,巴赛勒斯铁定会一个大耳光子刮在他脸上让他照照镜子看看他是谁。

      人就是社会的一个小卒子,你坐在什么位置就用什么脑袋想东西。

      拿着西因士的强度操巴赛勒斯的心,别瞎白活了,没用都白搭。

      在门外看热闹看得差不多了,尤加利打算进宿舍。

      好家伙,他调整完表情进去,一进去抬眼一看这满宿舍乌央乌央人头攒动。

      正义之师竟然如此人丁兴旺,尤加利不得不佩服现在年轻人真是读书多了脑子也生草了。

      看着他有些惊讶的打量着房间,刚才人声鼎沸的宿舍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他仿佛他走错了宿舍。

      说来也有趣,大家的神情就像看着一个不属于这个宿舍的人般。

      “需要我回避吗?”

      他看见自己的床位都被陌生人坐满了,他是想回去都回不去,于是尤加利只能很礼貌的问询到。

      你们可以把我的床位让出来吗。

      “没事,你来得正好,在这里签个名,大家伙都签了。”

      尤加利看了眼对方递过来的签了很多名字的纸,这些家伙还真的写了一个签名表决心的投名状。

      扛不住别考啊,混球们,在选拔里面闹革命,在残酷竞争里面寻找小确幸,你们真是玩家心态。

      “这是什么啊?”

      尤加利刚想看对方在纸上具体写了什么,没想到内容发起者发出一声不耐烦的声音,他把纸抽了回去。

      “就是签个名,喏,写这里。”

      对方还客气的指了一处纸上的空地,听这语气就是只让签名不给看内容。

      哟嚯,不给看还让我签名,尤加利内心冷笑到,只要他写了名字这纸可是有呈堂证据和法律束缚的。

      你他娘的啥都不让我看,还让老子签字,我看你就是专制本专。

      “怎么突然要签名,你上面写了什么,我能看看吗?”

      尤加利装模做样的好心请教到,您可要给个让我满意的答复,说“小孩子你不懂”我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对方的态度真的很耐人寻味。

      “你签就是了,又不是害你,你这么警惕干嘛?”

      小伙子说得很字正腔圆,他在责怪尤加利多心有被害妄想症。

      “就是就是,不签就直说,问这问那的我反倒问你你想干嘛。”

      听着赞同小伙子话的同伴应和着他,尤加利好脾气的笑笑。

      “那我就不签了,毕竟我不知道你们写什么。”

      他推开那些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示意那群坐在他床上坐得有恃无恐的人起开。

      “没意思,又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连签名都不敢。”

      听听,他们多有壮烈赴死的豪迈气概。

      你们都十八岁了,是成年人了,签名竟然还用小孩子刚勇义的观念来看待,真是无知得理直气壮。

      尤加利躺在床上听着那些把“无聊”“无趣”刮在嘴边的“青少年”们。

      您们就好好的哥们硬气吧,尤加利别的不敢吹牛,成年人的签名有多重要他敢打包票。

      就在他生活在金砂岛的那个月,在高利贷和房屋抵押上胡乱签名最后妻离子散甚至在法庭上被告得破产的例子,太他妈多了。

      你们癫你们的,我自保我的,如若后续承办方有追究——签了名的一个也跑不掉。

      看尤加利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躺着,他不签名似乎也不知道一大宿舍里面在密谋什么。

      于是那群踌躇满志的家伙不善的看着他对他阴声怪气也逐渐的把阵地移开。

      可能他们在密谋“谁不签名,谁就不能旁听”的大事件。

      先斩后奏真是好身手。

      等人群散去,尤加利对着头顶的床板叹了口气——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买单。

      这个乱套的社会,太滑稽了。

      说真的,如果这些傻狗真的千人签名上书,这件事情真的会可以重罚也可以从轻发落。

      这取决于这些正义感爆棚的小年轻把事情做得多么绝。

      他竟然幸灾乐祸起来,好想看东墙事发当天这些小笨蛋被现实毒打的惨样。

      带着这个看热闹的心态,尤加利对未来几天充满了期待。

      那群小笨蛋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果然“正义出击”就是那么不同凡响。

      就在签名后紧接着两天里,部分考生先是采取保守稳妥的无声抗议,他们大面积的装病装晕无病呻吟。

      很可惜领队人鸟都不鸟他们,他们一如既往的对考生严厉训斥谩骂外加让大家习以为常的“常规”体罚。

      领队人这不思悔改的行为激怒了那些心有不满的抗争群体,他们私以为自己给了领队人反思的余地,可是领队人无心悔过。

      这群满脑子正义的考生他们压根没有想明白一个问题——小联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选拔,他的对接对象又是哪些社会群体。

      于是,这群数量还不少的考生在短时间里再次掀起抗议,这次他们的抗议情绪更加高亢举动逐渐失去理智。

      ……

      《种子计划》开营第27天前情提要:

      ——

      《种子计划》综艺进行到第27天,很多考生对承办方的淘汰表示不满,他们声称自己在监控回放里根本就没有参加昨天的示威,承办方为什么要淘汰他们,孤岛派欠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承办方回应——所有示威者淘汰,在千人上书上签名的考生也淘汰,签名考生签名代表他们赞同上书内容,由此可见其意志和上场抗议的学生并无二样。

      除此之外,承办方希望声称自己不知情但签名的考生回家后浏览相关法律条例,成年人不知情胡乱签名不是无辜是无知。

      小联盟考生总人数:9237

      今日淘汰人数:158

      小联盟剩余考生:8048

      ——

      孤岛派的打脸快得让人难以想象,你可以骂孤岛派一刀切,但是你更加应该骂该死的自己——为什么不看清楚签,或者以为没有事而签。

      在尤加利看来,这个学生游行是有专业人士策划的,里面煽风点火的极有可能的孤岛派的人。

      “签名考生签名代表他们赞同上书内容,由此可见其意志和上场抗议的学生并无二样”这番言论就是铁证。

      这一一套一个准的作案手法太具孤岛派的舆论战精髓。

      看吧看吧,小联盟就是傻白甜的照妖镜,只要你不够明事理,小联盟就会替各大派系把你提前刷下来。

      在短短的一个月,康斯贝尔的“业界黑心”成功赚足了业内喝彩,通过《种子计划》这款综艺,白芝电视台光是买版权就大赚特赚。

      世界上惟有太阳和人心不可直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