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感言与新书【我真的不想穿越】

      新书,支持一下,晚上还有!

      ---------------

      凉州城,大凉王官邸。

      “啪”一声,茶杯摔的粉碎,吓得服侍的丫鬟一哆嗦。

      “一群废物,一千兵将,竟然被一个几十户的村落给打回来了,还折了领兵大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他…他们有神猴相助,施了妖法!”跪地的一人分辨道。

      “神猴?妖法?你仔细说来!”李轨迅速冷静下来,他出身世家,现在又自立大凉王,眼界自是比一般人要宽,知道这个世界有修行者,还有神仙妖魔。

      跪地的校尉急忙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那神猴你可见过?”

      “卑职没见过,不过飞来山下镇压了一只神猴,当地百姓人尽皆知!”

      “那就是真的了,起来吧,把梁尚书请来!”

      不久后,凉州第一谋臣梁硕被请了过来,“主公所言之事我已知晓,青石镇镇守送来了钱员外的信和玉珏,大王请过目!”

      李轨看完信后,略有所思,“恭恕,你怎么看?”

      “神猴之事应该属实,至于长寿村与神猴的关联,就不得而知了!”

      “恩,依你之见,此事该如何处理?”

      “若是不答应长寿村的要求,钱员外恐怕难以全身而退,但若是答应,那些刁民或许会得寸进尺,所以,必须想个既能彰显主公威仪,又能让钱员外安然返回的办法?”

      “恭恕有什么主意,不妨直言!”

      梁硕微微一笑,“可遣使过去,当众申斥,再让他们写一封降书顺表,然后主公再给些钱粮,以彰显仁意,他们得了好处自然会放人,如此一切便可顺理成章!”

      李轨略一琢磨,不由大喜,“恭恕之策甚妙,不知遣何人前去?”

      “军前将领不宜擅动,听闻主公新收了一名护卫,乃是修行者,或能看透长寿村虚实!”

      “你说的是张三郎吧,他算不得真正的修行者,只是有些瓜葛,不过他武艺高强,又见识广博,倒真是个人选!”

      “那就请他先用粮食换回钱员外,等真相明晰再作计较!”

      “如此甚好!”

      身材壮硕,满脸虬髯的壮汉被叫了来,梁硕嘱咐了几句,然后这位张三郎率领几十兵卒,押运粮食和银钱赶往长寿村。

      长寿村严阵以待,甚至准备好了隐遁深山,谁知大凉王李轨竟然真的送来了钱粮。

      首先要进行沟通,刘家寨成了双方话事人会面的地点。

      陈季平最适合当长寿村的话事人,但是他年纪太小,只能躲在幕后,陈元礼被推上了前台。

      两人来到刘家寨,刘长保将会面的地点放在了他家里,当陈季平看到那位带队的军官之时,不由一愣,这不是虬髯客张仲坚嘛,他怎么跑到李轨的队伍里去了?

      与此同时虬髯客也认出了他,不过他表面粗豪,却心细如发,装作不认识,朗声道:“钱员外为何没来?”

      “钱员外因为受了点风寒,目前正在敝庄静养!”陈元礼说道,不过声音微微有点打颤。

      “尔等刁民不服管束,我家大王本欲发兵征讨,但是听闻村里曾遭匪灾,也算事出有因,若是肯服王化,归降官军,可以既往不咎!”

      陈元礼不由看向陈季平,事先并没有说归降不归降的事,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咳咳,这位将军,我叔父不擅言辞,由我来代劳可好!”

      “如果你能代表长寿村就说吧!”

      “大王仁慈,我等自是愿意归顺,只是山野之人,不懂世情,还望将军指教!”

      “孺子可教也,也不用你们去凉州表示归服,只需具表上呈即可!”

      “我们愿意具表上呈,还请将军去我长寿村体察民情,顺便带钱员外回家!”

      换一个人,绝对不愿意冒险,但是虬髯客心里有数,装模作样的朗声道,“本将军正要去看看,传说中的神猴是什么样的!”

      一帮手下急忙劝解,他冷哼一声,“瞧你们那怂样,害怕就在山道这边等着,老子一个人去足矣!”

      没有了碍眼之人,陈季平和张仲坚可以自由的说话了,“张兄如何成了李轨的手下,李靖兄和红拂娘子为何没有与你一起?”

      “此事说来话长,二弟和三妹如今效力于唐王李渊麾下,我因得罪了李渊之子李元吉,不便与他们一起,至于投靠李轨,不过是暂时栖身而已!”

      “张兄似乎不看好这位大凉王?”

      “其人任人唯亲,又缺乏才具,小兄弟若准备出山,当选一明主,且不可耽误了前程!”

      陈季平心中暗暗惊奇,传说虬髯客懂得相人之术,现在看来真有其事,“多谢张兄提醒,我还小,留在家里最好,倒是你,一身本领难道就此荒废了不成?”

      虬髯客洒然一笑,“如今正值群雄逐鹿之时,若无有德之君,为兄也想做一番事业!”

      若是旁人说这话,陈季平大概会嗤之以鼻,但是这位后来在海外建国,绝对是了不起的人物。

      “以后张兄成就大业,可不能忘了小弟!”

      “哈哈,到时候封你为一字并肩王如何?”

      “张大哥也太看得起小弟了!”

      张仲坚摇摇头,“小兄弟乃神仙人物,张某与你平起平坐乃是高攀!”

      “你过誉了,长寿村的事若能和平解决,还要张兄从中斡旋!”

      “此乃小事,做做样子而已,我把钱富贵带走,回去后再渲染一番,一切就都解决了,李轨忌惮神猴和你这样的修行者,并不敢再来冒犯!”

      “如此就好,家里有酒,咱们共同畅饮一番如何?”

      “呵呵,正合吾意!”

      来到长寿村,陈季平亲自置办了一桌酒席,虽然只有六个菜,其中三个菜还都是鱼,不过这已经是家里最好的招待了。

      酒现在是不缺了,神猴好酒,只这一个借口,家里就不会断了酒,新置办的蒸馏器具,比之当初好太多了,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用孙悟空的话讲,除了缺乏一点仙灵之气,这酒不次于玉液琼浆。

      虬髯客是豪爽之人,“这酒好香,陈老爷子,晚辈先干为敬!”

      说话半碗酒一饮而尽,随后脸色变了,变成了红焖大虾的颜色,想要吐,却硬憋了回去。

      陈老汉笑道,“你这娃子恁急,快吃点炒鸡蛋压一压!”

      虬髯客终于缓过劲来,呼出一口酒气,“哈哈,好酒,此酒为何?”

      “此酒性烈,我家三郎取名为烧刀子!”

      “好个烧刀子,够劲!”虬髯客赞了一声,夹了一块炒鸡蛋。

      鸡蛋他当然吃过,只是看这鸡蛋与往日的不同,他没有再一口吞下,入口嚼了嚼,然后眼睛亮了,“好吃,这鸡蛋也如此美味!”

      陈大郎笑道,“鸡蛋算什么,张兄再尝尝这糖醋鱼!”

      虬髯客长得粗豪,但却是南方人,只吃了一口,就忍不住了,半条鱼下肚才发觉周围人都还没动筷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