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死偶咧??

      336黑夜偷袭(4)

      王二端着步枪的手臂肌肉虬起,他原本已经有些放弃的心里,这次已经慢慢的再次升起了赳赳的热血男儿的情感,似蛟龙化型,一如风云便是龙,如鹰击长空,不由得让王二,心中涌出一股豪气,要与面前的这些敌人死在一起,或者是带着自己的哥哥活下。

      现在已经抱着死志的王一,他拖着受了枪伤的大腿,他摸着冰冷的地面向外爬去,他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蹲在沙袋掩体后面射击的王二,子弹如同流星在天空之中划过,如同火焰滔天,在黑夜之中照出芒芒红芒,尤其是在这个已经失去电力的世界之中,那些光芒是多么的刺眼,而且在没有噪声污染的现在,那一声声的枪响也是呢么的刺耳,刀光剑影,无奈的嘶吼,为这个夜空染出几多苍凉。

      在地上爬动的王一,他也不去惊扰王二,他只是一点一点的向前移动,终于它摸到自己因为受伤先前扔下的机枪,接着他拔下枪匣,弹仓空空如也,他举目四望,终于在曾经的岗亭里找到弹药箱,如今现在的这个岗亭已经被击倒,在加上敌人的自制燃烧弹的攻击,所以这些绿色铁皮弹箱已被火焰烤的卷了漆皮,现在这弹药箱还在发生着噼里啪啦的声音,看样子他随时可能发生子弹击发的危机,但是已经有了死志的王一早已经将生死忘在一边,他爬过去将弹箱拉到身前。

      只不过现在这些弹药箱已经非常的灼热,王一双手的皮肉摸在灼烫的铁皮上烫灼出了一个个的水泡,就在这样的高温下,王一将弹药箱之中的子弹一茬的快速的插进弹鼓之中,在皮肉焦灼的气味中,一个弹鼓装填完毕,王一拉开枪栓,回首向自己的弟弟望去,入眼之处是却是王二的肩膀上被鲜血沁红的血斑。

      但是王二丝毫感觉不到身上的枪伤,他飞快的抽出打空的弹夹,在身上掏摸一阵,却发现自己身上的弹药已经耗尽,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拔出刺刀,熟练的上到枪口,既然弹药已尽,那么他准备白刃相搏,哪怕死也要在带走一个。

      “老二·········”

      这时候王一一声大喝,将手中已经压满子弹的步枪扔过去,王二扔掉步枪,在半空中一把就抓住飞过来的步枪,接着他就像外面开火,嘴里还在大声吼叫:

      “哥!不是让你呆在那儿?”

      “我待着那儿等着?等着你被打死了然后我再被拖出去宰么?战死吧,也让我在临死前豪气一下。”

      两人不再说话,一个将子弹射出,一个给打空的弹鼓上子弹,战争的怒吼声在黑夜中不停的响起,此时这一刻,他们两兄弟仿佛如同战神一样,一种有我无敌的气势不停的在这个战场之上散发着,在这一刻停止,周围的那些人竟然一时间突破不了,着一个重伤一个轻伤的两个男人,在曾经自己的地盘之上与别人战斗,哪怕现在的这个地方不在是他们的家,甚至已经变成自己最恶心的地方,打一场遭遇战,他们在这营地门口阻击一场不属于他们的战役,只为了一个人的承诺,他们是男人,他们是张猛的兄弟,他们虽然不愿意过来,但是他们确是接收了这个任务,所以这两个人不会活着让敌人突破,要想要突破他们的防线,只能让敌人踏着他的尸体前进,现在再两个兄弟他们身前的空地上,已经是破烂不堪,很多只是受伤而没有死去的敌人,他们在地上痛苦的呻吟,或者是高声的叫喊,慌乱的袭击者在战场上前后失措,等到被遗弃的移动掩体重新启动,两人知道,他们剩下的时间不多。

      突然间,在移动掩体的后面连接惨叫,一个个人影不顾暴露在火线下,从移动掩体后冲出四散奔逃,王二停火了,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心里寻思着是不是有人来救援,眼瞅着一个个大男人跑着跑着,就被莫名其妙的爆炸炸死,甚至有的人刚跑几步,就被子弹击中,捂着脖子倒在地上抽搐,王一还以为看到了鬼。

      最终,他发现有一道浅浅地黑影不断的飞了出来,这些都是一个个的气弹,那些气弹划过那些男人的身侧,每当黑影闪过,必定有一声爆炸产出。

      熊熊地火焰依旧在燃烧弹的辅助下,将大门照的纤毫毕现,这时候一个全身穿着素黑的身影提着手枪漫步而来,王一没去过看一眼,他和自己的哥哥现在已经是精疲力竭,相偎而坐,王一竖抱着步枪,愣愣地看着熊熊地火焰,而他的哥哥现在则是脑袋枕在他的肩头,手中还死死的握着上满子弹的弹鼓,在他们脚边是无数的黄铜弹壳在火光下闪着幽光,这两个人不用去看,这个走过来的人影应该就是卢天怡,王一王二两兄弟在旋转的黄铜弹壳间坐着,两人对人头没有理会,也没有去多看卢天怡一眼。

      卢天怡俯身望着两兄弟,她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其实她早就藏身在两人身后,看着两人在绝望中战斗,两人的生死不弃让她心头有些羡慕与嫉妒地,由于嫉妒的心里让她想看着两兄弟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所以她看到了最后。

      这些男保镖的的形象也在她眼中大为改观,先前这些人在营地的时候,王一一直是一个唯唯诺诺,不敢与她们较真的男人,但是在战斗中,这样的一个男人却是爆发出如此的勇气,这样的勇气与气势现在却是震撼到了她,两人在大门边的对话也被她听到,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她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在张猛麾下会有如此人物,为什么她手中的那些女保镖却是找不出一个,这些女人真的不能战斗吗?她们为什么不能像自己一样战斗,难道这些女人真正不能成为能临战不惧的巾帼?或者是说这些女人没有经历过这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